<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移動藏經閣(上)

                            點擊:
                            白晨的腦袋里藏著一個藏經閣,藏經閣里收盡天下武學……

                            第一章 學霸的終焉

                            白晨很倒霉,去嵩山少林旅游,居然被突然坍塌的藏經閣壓死。

                            當然了,如果當時不是為了救一對母子的話,他也不會慘死在藏經閣下,也算是舍生取義吧。

                            白晨心里那叫一個憋屈,靠,小爺我的全學分和全學年制霸計劃都還沒實現,真他娘的天妒英才。

                            當白晨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嵩山,腦子有些混亂。

                            自己不是已經死了嗎?

                            痛——

                            痛,證明自己還沒死,至少死人不會感覺到痛楚。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斥鼻的腐臭,白晨的臉色有些難看,左右張顧一陣,發現這是一片荒地,四處都是歪曲的墓碑,還有一些露出地面的棺木以及尸骨。

                            “這不會是地獄吧?怎么地獄還有亂葬崗?”

                            “這不是你所認知的時代,也不是你所認知的世界。”

                            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在白晨的耳邊響起,白晨整個人都是一個激靈,在這種環境下任何動靜,都能讓他嚇得亡魂皆冒。

                            “誰?誰在說話?是人是鬼?出……出來……小爺我不怕……”

                            “我?我不是人……”

                            “救命啊……鬼啊……”白晨就像是打了雞血般,腰也不酸腿也不疼了,直接蹦出老遠,一熘煙就沖出亂葬崗。

                            一邊跑一邊怪叫著,看起來那個聲音真把他嚇得不輕。

                            不過那個聲音依舊如影隨形,漫漫的在白晨耳邊回蕩:“我也不是鬼……”

                            白晨一愣,腳步突然停滯在原地,茫然的看著周圍:“那你是什么?你現在哪里?”

                            “我在你的意識海中。”

                            “意識海?在哪里?”

                            “就是你的腦袋瓜子里。”

                            白晨差點沒嚇暈過去:“你在我的腦子里做什么?”

                            “你當我愿意在你的腦子里嗎?”那個聲音顯得極其不耐煩,或者說是不情愿,淡然道:“這么說很麻煩,你給我進來!”

                            “進……進來?”白晨還沒明白怎么回事,突然感覺天旋地轉,整個人突然失去意識般,癱倒在地上。

                            眼前飛花霧繞,轉眼間便化作清明,一座金光閃爍的高塔豎立于前。

                            霎時間,梵音漸起,祥云纏繞——

                            只見高塔前立著一塊石碑,三個金燦燦的大字蘊藏著深邃的佛理,藏經閣!!

                            紅漆大門緩緩洞開,白晨立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

                            氤氳之氣從門縫中流溢而出,白晨心中不斷的念叨著,自己不會是來西天見佛主吧?

                            大門終于大開,只是下一瞬的視覺沖擊,差點讓白晨窒息。

                            藏經閣內站著的不是一位慈眉善目的佛陀,而是一個五大三粗,披著灰袍袈裟,半裸上身的頭陀,金箍束著散亂的頭發。

                            那頭陀滿臉胡渣,看起來就像是一輩子都沒有修過邊幅,不但是一臉兇相,更是滿身邋遢,這形象不是強盜就是屠夫。

                            “大……大師……”

                            “大你大爺,老子法號戒殺。”這個法號戒殺的頭陀一張嘴,便是憤恨的叫罵起來。

                            “原來是戒殺大師,小子白晨,拜見大師。”白晨不敢有絲毫冒犯,自己現在身處他處,也不知道對方什么來頭,所以還是縮著腦袋做人的好。

                            “老子知道你的來頭,你叫白晨,現年二十,大四沒畢業,成績優宜,得了晚期胃癌,跑出來熘達,結果為救一對母子,舍身取義,你死的也夠冤的。”

                            白晨瞪大眼睛:“你做戶口調查的?”

                            “做你大爺,是我師父掐指算出來的。”劫殺不耐煩的說道。

                            “敢問大師師出何門?尊姓法號?”

                            “如來。”

                            白晨差點一口老血沒吐出來,佛主如來能教出你這貨來?

                            “干你大爺的,你這什么眼神?你當老子愿意當如來的徒弟?”戒殺憤憤不平的叫罵著,似乎你大爺是他的口頭禪,也不知道如來老大是如何容忍這么個徒弟的。

                            白晨干笑兩聲,似乎沒必要解釋什么,事實就擺在眼前。

                            “老子前世是盜匪,你別不信,老子這輩子從來沒濫殺無辜過,結果遇到如來老和尚化作的老僧,將我誆……渡化,入我佛門,賜法號戒殺。”

                            戒殺那一臉郁悶的模樣,白晨能猜到他此刻的心情,一個殺人如麻的強盜,突然讓他放下屠刀,過起清心寡欲的生活,是人都受不了。

                            戒殺似乎是找到傾訴對象,哭喪著臉接續說道:“遁入空門也就進了,這沒什么大不了,可是看到惡人不能殺,看到善人不能幫,你說他娘的,這樣的和尚有什么意思?”

                            “然后呢?”白晨鬼使神差的問道。

                            “然后……然后就是大爺我這輩子都沒機會得道成佛,修了三百年才修了個羅漢金身,老子也不是稀罕那個佛號,只是看著那幫子菩薩、佛陀,整日里慈悲為懷,卻從不插手人間善惡,心里就不舒服,我家師父也看出我本性,所以派我出來公干。”

                            “公干?啥公干?”

                            “就是補償你咯。”戒殺四下看了看,一指指天:“這,就是你的意識海,師父塞給你的。”

                            “啥意思?說清楚。”

                            “這么說吧,我師弟看他當年創的山門日漸墮落,宣佛門口號卻行背離佛門之事,所以便要將藏經閣歸于塵土,結果沒想到你會為了救那對母子,舍身成仁,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雖然那對母子本就命該如此,可是你善行之所,并不能抹殺,再者說你本命不該絕,可是你肉身已毀,除非佛主幫你重鑄金身,不過地球上不適合出現金身佛陀,怕干擾地球的命脈軌跡,所以就幫你在這個神州世界找了一具肉身,重塑一生。”

                            白晨已經聽傻眼了,戒殺依然侃侃而談,絲毫不理會白晨的呆滯。

                            “其實佛主知道,你對武功心懷向往,所以特意選擇了這個世界的漢唐王朝,這個世界與地球十分相似,就連文化與地理也極為相近,還送了你一座藏經閣,助你實現夢想。”

                            “我草!”白晨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我沒打算讓夢想變成現實,你家師父老子進水了吧?”

                            “我也這么……額不,我師父參透世間萬物,這么安排必有其深意,還有你剛才說的話,估計已經記在我師父的小本本上了。”

                            白晨頓時納口,自己剛才一時失控,不會遭到什么報應吧?

                            “放心吧,我師父沒那么小氣,頂多下輩子當牛做馬之類的。”戒殺滿臉無所謂的態度,白晨白了一眼,這還叫沒那么小氣。

                            “對了,你剛才說的師弟是?”

                            “達摩,那小子運氣比我好,當年也是以武入道,而且成佛之前又立了山門,創下無量功德,短短幾十年就得道成佛。”

                            “那你呢?佛主他老人家派你來這干啥?”白晨心里嘀咕,你這個樣子,若是能夠成佛愛有鬼。

                            “還能干啥,我家師父說讓你重塑今生,你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必要的時候讓我幫你一把,你得到多少功德我就得到多少功德,然后我就夠功德成佛了,所以我的下半輩子,就全靠你了。”

                            “隨我怎么活?那我要是為惡呢?”

                            “哈哈……那也要你有能力才行。”戒殺指著藏經閣道:“藏經閣內藏有天下所有的武功秘籍,紅塵三千世界,各有神妙,雖然佛主完全賞賜給你,可是如果你沒有功德,一本秘籍都別想得到。”

                            “靠。”白晨忍不住發泄一番,雖然沒打算行惡,可是一聽到武功秘籍需要功德獲取,就忍不住一陣郁悶,天下間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

                            “走,去里面看看。”

                            白晨步入藏經閣內,眼前不由得一亮,一排排的書架,就像是圖書館一般。

                            “天下武功千變萬化,總體分為四大類別,內功心法類別、外功法門類別、五行秘術類、以及拳腳刀兵類。”戒殺指著藏經閣內的書架,每一個書架明確的標明秘籍分類。

                            “這里是藏經閣第一層,只有下乘九個品級的武功秘籍。”戒殺又指了指二層:“如果你的總功德到達十萬點,就可以進入到第二層。”

                            白晨走到哦內功心法類別的書架前,剛想伸手取下一本,戒殺突然叫住白晨:“對了,你先前因為救過一對母子,所以有二十點功德。”

                            “救一人有十點功德嗎?”白晨愣了愣,好奇的問道。

                            “救一人十點功德,救一位善人一百點功德,救一位大善人一萬點功德,救一位九世善人十萬點功德,殺一惡人一點功德,殺一大惡人一百功德,殺一魔頭一千功德,殺一魔王,殺一絕世魔王十萬功德,不止如此,如果你做了一件善事,也會有不同的功德獎勵,或多或少,這就要看天道懲獎。”

                            “靠,這么復雜,要不要拿筆算啊?”白晨抱怨道。

                            “那倒不用,這功德自在心中,自可查詢自己的功德值。”

                            “這么高科技?”

                            戒殺立刻抬著頭,得意道:“當然,這可是科技與仙法的完美結合,這還只是小兒科,馬上你就知道什么才叫高科技了……對了,以前你玩網游不?”

                            “啊?什么意思?”白晨一時沒反應過來,他對戒殺談話的跳躍度感到無力,莫名其妙就來了這么一句。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