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移動藏經閣(下)

                            點擊:
                            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 真龍天子

                            那股龐大無比的壓迫感,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除了公孫大娘、小紅和李隆基三人之外,所有人都噴血。

                            “朕蟄伏一千六百年的時間,你們真的以為朕是在長眠嗎?”嬴政舉起右掌,重重一握,所有人都感覺,嬴政像似握在他們的心頭上一樣。

                            不過,眾人發現了一件事,嬴政的手背上,似乎有鱗片,非蟲非蛇!

                            軒轅劍在嬴政的手中,散發著淡淡的黃光。

                            “這天下是朕的,朕歸隱千年,本以為后世之中,能出現一個兩個蓋世英雄,可惜……”嬴政嘆了口氣:“可惜后世居然一個讓朕看的上眼的都沒有,到如今這天下居然被一個女流所占,真是奇恥大辱!”

                            “女流之輩?總比你這個不人不鬼的家伙好。”公孫大娘哼道。

                            “不人不鬼?真已經是真龍之身!不要將朕與那些低級的怪物相提并論。”

                            “一個死了一千多年的死人,也敢自稱真龍之身?”老司徒滿臉的不屑。

                            “住口,膽敢頂撞朕,你該死!”嬴政大喝一聲,立刻提高音量,高聲叫道:“白起,還不前來見駕!”

                            一團黑云從遠處狂涌而來,白起與他的棗紅戰馬踏云而來。

                            棗紅戰馬落到地上,白起從馬上跳下來,三步并作兩步來到嬴政面前:“陛下,末將來遲。”

                            “將這些刁民給朕殺了!”嬴政大喝一聲。

                            “是,陛下。”白起轉頭看向眾人,最后將目光落到公孫大娘的身上,不過臉上沒有半點波動。

                            公孫大娘上前一步,擺出出招的姿勢:“來吧。”

                            白起手中長戟在半空中揮舞,腳步飛速的沖向公孫大娘。

                            突然,八荒老人搶在了公孫大娘的前面出招了,只見八荒老人突然化作一個青面獠牙的巨神,一掌拍向白起。

                            白起一時不察,直接被巨神拍中,身體化作一陣黑氣,落到遠處。

                            八荒老人一直以來,都沒有表現出真正的實力,可是如今他也不得不出手了。

                            “請神!”老司徒驚疑的叫道。

                            白起被八荒老人這偷襲一擊擊中,卻沒有受到傷害,而是回到棗紅戰馬上。

                            揚起韁繩策馬沖向八荒老人化作的巨神,八荒老人巨掌再次拍來,棗紅戰馬蹄子用力一蹬,戰馬飛躍而起,四蹄重重的踏在八荒老人的巨掌上。

                            八荒老人連退數步,白起也已經從馬背上跳起來,長戟朝著八荒老人當頭噼落。

                            突然,一團白色焰火沖向白起,剎那間白起被火焰包裹。

                            “教主,我來助你!”醉圣出手了,醉圣的實力也是相當的不俗,他是四圣之中最為低調的一個,可是同時也是四圣之中最強的一個。

                            白起被白炎焚燒,卻分毫不懼,甚至是無傷分毫,火焰漸漸熄滅后,白起依舊從容。

                            只見醉圣手中的酒葫蘆一灑,大量的酒水灑到白起的身上:“白日焰火傷不到你,那就用三陽真火試試。”

                            醉圣再次從嘴里噴出一團火,火焰落到白起的身上,身上的酒水遇火燒的更兇。

                            可是白起依然是站定不動,火焰依然無傷他分毫。

                            “哼!雕蟲小技!”白起不屑的哼道。

                            醉圣滿臉通紅,也不知道是醉酒后的紅潤,還是被白起的話傷到了自尊。

                            “酒鬼,真沒想到你我會有聯手的一日。”八荒老人的語氣頗為無奈。

                            “若是可以,我真不想與教主聯手……”

                            “你以為老夫愿意與你聯手嗎。”

                            “死到臨頭,還在那貧嘴。”白起沒等身上火焰熄滅,再次舉著長戟沖向醉圣與八荒老人。

                            “死到臨頭?你說是你吧。”醉圣突然擲出酒葫蘆,酒葫蘆立刻變大百倍……千倍,直接朝著白起碾過去。

                            棗紅戰馬提起前肢,直接用粗壯的軀體頂住了酒葫蘆。

                            八荒老人大步跨前,抓起酒葫蘆就掄了過去,棗紅戰馬和白起立刻就被砸飛出去。

                            “白將軍,咱家來助你!”趙高立刻故技重施,天空中重新黑氣彌漫,伸出無數的黑色觸手。

                            突然,無數的紅綾從地上升起,卷向半空中。

                            那紅綾似是無窮無盡,居然將天空中的黑氣包裹住了,同時還卷向半空中的趙高。

                            “這……”老司徒驚疑的看著小紅,這個小姑娘居然有如此法力?

                            不說其他的,小紅就憑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恐怕就不在八荒老人之下,甚至隱有超過八荒老人的可能。

                            其他眾人也是滿臉的驚疑,他們本以為八荒老人應該是他們之中最強的了。

                            卻不曾想,一個幾乎被眾人所遺忘的小姑娘,居然表現出如此的法力。

                            所有的紅綾全部都是連接著小紅,小紅雙掌牢牢的拉著紅綾,天空中的黑氣已經被完全的包裹住,一絲一毫都漏不出來。

                            同時紅綾還將趙高也捆成了粽子,小紅每拉動一下紅綾,趙高就感覺更大的壓迫。

                            “陛下……陛下……救……救老奴……”趙高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

                            嬴政看向小紅:“你與趙國祝巫氏什么關系?”

                            “趙國祝巫氏,小女子綾紅女。”小紅遙望著嬴政,在她困住趙高的同時,居然還有閑心余力與嬴政交談。

                            “綾紅女!?這怎么可能?你不可能活一千六百年!!”

                            這次終于輪到嬴政變色了,不過小紅的話也嚇到了其他人,除了八荒老人之外。

                            “既然你能活一千六百年,小女子為何不能?”綾紅女看向嬴政的目光里充滿了怨恨。

                            “呵呵……好……好!你能……你當然能。”嬴政不怒反笑:“朕當年收羅天下奇術,卻唯獨漏了你祝巫氏的秘法,看起來當年的天下第一奇門的確不是浪得虛名。”

                            “你想要我祝巫氏秘法?今日便看你消瘦的起不。”

                            “朕當年橫掃你祝巫氏,卻漏了你這余孽,今日正好將你殺了,斬你祝巫氏最后根基。”

                            嬴政手中軒轅劍揮舞而出,可是公孫大娘卻出手了,雌雄劍架住了嬴政手中的軒轅劍。

                            只是嬴政的實力卻遠非衛衣兵所能比擬的,嬴政這一劍比之衛衣兵的威勢還要大上十倍。

                            公孫大娘噴出口一鮮血,身體連退數步,雙手幾乎握不住雌雄劍。

                            “跳梁小丑,也敢阻朕腳步!”嬴政怒喝一聲,手中軒轅劍再次舉起。

                            清虛一見公孫大娘危險,立刻將所有的黃豆灑出,數百個青甲天兵同時出現。

                            清虛瞬間就虛弱的癱坐到了地上,萎靡不振。

                            原本以他的實力一次召喚百個青甲天兵已經是極限了,可是如今卻一次將所有的青甲天兵都召喚出來,幾乎將他的所有法力全部抽空。

                            清虛覺得這幾百個青甲天兵至少也能發揮出一點點的作用,可是沒想到嬴政只是揮出一劍,剎那間所有的青甲天兵全部化為粉麋。

                            “一個個都是廢物,還要朕親自出手,誰再來受死!”嬴政不可一世的吼道。

                            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嬴政背后,李斯!

                            李斯毫無征兆的摸到了嬴政背后,重重的撓在嬴政的背后,將他的背部衣服撕碎。

                            可是李斯卻感覺自己沒有抓到血肉,嬴政惱怒的轉過頭,一劍揮過來。

                            李斯來不及躲避,腹部直接被軒轅劍掀開了。

                            李斯驚慌失措的逃竄開來,腹部已經開了一個一尺多的傷口。

                            “亂臣賊子!”嬴政冷哼一聲。

                            “你……你背后怎會有鱗片?”李斯的臉色鐵青。

                            “因為朕是真龍天子!”嬴政理所當然的說道。

                            李斯看到嬴政眼中的殺意,心頭一寒,連忙控制著三個金人,攻擊嬴政。

                            “哈哈……居然用朕造出來的東西來阻擋朕!好笑……真是好笑。”嬴政大笑起來:“給我定!”

                            三個原本包圍向嬴政的金人,突然頓住了。

                            緊接著,三個金人轉過身子,看向李斯。

                            李斯的臉色慘白,嬴政儼然勝利者的姿態。

                            李斯眼珠子一轉,突然轉身逃竄。

                            而他卻不是盲目的逃竄,而是朝著司徒父子、水道人和布偶和尚他們的位置逃竄。

                            眼見三個金人朝著他們過來,司徒等人也被嚇得慌了手腳。

                            公孫大娘驚呼:“你們快逃!”

                            “逃不了了,你們誰都別想逃……”

                            突然之間,嬴政的身體開始變大,而且變長,最后變成了一條黑色的蛟龍,并且這條蛟龍還握著軒轅劍,身長十丈,張牙舞爪的騰空而起,朝著司徒等人沖撞過去。

                            公孫大娘想要去援救司徒等人,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她剛一動,就牽動了傷勢,差點沒跌倒在地上。

                            轟——

                            一個金人一拳砸非了兩只青銅獅子,嬴政化作的黑色蛟龍血盆大口已經咬住了布偶和尚。

                            布偶和尚慘叫一聲,半截身體跌落在地上,嘴里嘔著血。

                            “禿驢……”水道人驚呼一聲,黑色蛟龍再次沖撞過來,水道人來不及做出抵抗,砸出十幾丈外。

                            “你該死!!”公孫大娘怒吼著,雙眼赤紅的看著嬴政。

                            “螻蟻,你能奈我何?”嬴政得意的回過頭,看著公孫大娘:“螻蟻始終是螻蟻,除了叫囂之外,你什么都做不了。”

                            第二千七百二十章 真龍?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