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傲劍九重天

                            點擊:
                            天玄大陸,國家遍布,宗門林立,是一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武力為尊的世界。紫月劍宗第一廢林千里偶獲寂滅神劍,獲功法焚神霸氣訣,劍法焚神六式,橫空崛起,攜美同行,四神獸為輔,殺人千里,血濺天下,譜寫劍神傳說!

                            第1章 第一廢物

                            天玄大陸,浩瀚無邊,便是武道大能,窮一生也無法走完。天玄大陸尚武,宗門勢力更是數無勝數,共掌這一方世界。

                            大陸南方,開南國,皇城以西有一片山脈,紫月劍宗就坐落在山脈的深處。

                            “刷!刷!”

                            紫月劍宗附近的一個小谷中,揮劍的破空聲不時傳來,還伴隨著幾句帶著疑惑的自言自語。

                            “發力的方式,應該在調整一下。”

                            那是一名正不斷揮劍的灰衣少年,劍勢看上去雜亂無章,毫無招式可言。但細看的話又似乎蘊含著無上玄妙劍意。

                            只是這無上劍意一般的人看不出來,只有在劍技造詣上有著相當高成就的高手才能看破。

                            “不對,這樣不對。”

                            少年時而揮劍,時而皺眉。

                            五天了。他不管怎么練都覺得沒有將這一招劍招練對。而且,這一招好像都不是什么厲害的劍招。

                            但不論如何,少年都沒有停止練劍的意思。因為這是他唯一能變得強大的機會。

                            他怕,怕一停下他這一輩子就真的什么希望也沒有了。

                            少年叫林千里。三歲進入紫月劍宗,今年十五歲。因為一直修煉不出戰氣,所以成了紫月劍宗人人公認的第一廢物。

                            但在幾天前一次奇怪的經歷,他的腦海中多了一名黑衣人。這幾天他一直在練的劍招就是黑衣人教給他的。

                            “你的存在到底是真還是假?難道你是我太渴望實力而出現的幻覺?”

                            林千里一直咬牙苦練著黑衣人教的這一招劍招,練到手臂發麻無力舉起手中木劍才停下。

                            木劍丟在一邊,身體向后一倒,躺在草地上休息。

                            胸口急劇起伏,喘著氣,目光看著晴空萬里的天空,林千里輕輕一嘆。

                            是的,他真的太渴望實力了!他快要十六歲了,如果再不能修煉出戰氣,也許這一輩子就這樣了。

                            表面上,他現在對大家叫他“廢物林第一廢”已經習慣。誰叫他,他都能坦然回應。

                            可是只有他才知道,每一次聽到人家叫他“廢物林”。“第一廢”什么的,他都覺得像是一把利劍刺進了心臟一樣。

                            “千里,千里……”一個胖子喘著氣跑進谷中,“你小子果然又跑來這里,都幾天了,你是不是打算在這里長住了?”

                            胖子叫韓龍,是附近一個石頭鎮上的人。他并不因為林千里修煉不出戰氣或是貧窮而瞧不起他,是林千里在紫月劍宗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愿意跟林千里做朋友的人。

                            如果不是韓龍,林千里在紫月劍宗連吃飯都困難,怕是早被紫月劍宗趕出去了。

                            在紫月劍宗,可以完成劍宗里的一些任務獲得積分,用這些積分可以兌換修煉資源或是生活資源。

                            如果不做任務,那就只能靠每年自已上繳一筆不菲的天玄金幣。

                            韓龍比林千里晚三年進入紫月劍宗,雖然修煉天賦也是讓人不敢恭維,但至少也能成為一名一品劍士。

                            只是韓龍這樣的實力也是不可能完成劍宗任何一種任務,只能靠家里送錢來維持生活。他知道林千里的情況,所以每一次他都讓家里人送兩倍的錢。

                            兩人關系如同親兄弟,更加可以說是“患難兄弟”。

                            一個十五歲還不能成為一名劍士,另一個也是十五歲也只是一品劍士,所以有人將他們兩人稱之為“紫月雙廢”。雖為嘲笑之意,但這兩個家伙似乎名副其實!

                            “你的臉怎么了?”林千里在韓龍坐到他身邊時看了一眼,問道。

                            韓龍摸了摸臉,不以為然的說道:“不小心撞了一下。”

                            林千里沒說話,只是盯著韓龍看。

                            韓龍被林千里看得有點不自然,最后只好坦白:“被黃古河那混蛋打的。”

                            林千里眼中戾色一閃而逝,臉色陰森。

                            黃古河,南開國皇城第一大家族黃家的一個少爺。在紫月劍宗,要說林千里和韓龍最恨的人,黃古河絕對能排在第一名。

                            他們兩人見到黃古河只要來不及繞路走,輕則被打幾巴掌,重則就是一頓拳腳。更可恨的是黃古河打他們完全不需要任何理由。純粹就是見到他們時心情好就打輕點,心情差就打重點。

                            如果說有理由,那黃古河曾經有一次說過的一句話可能就是理由了:“怎么看你們都不順眼。”

                            林千里和韓龍對黃古河真的是恨之入骨,如果讓兩人喝黃古河的血估計都沒有二話。

                            十幾年,見一次打一次,足足欺負了十幾年啊!

                            “別生氣了,又不是第一次打,這一次也只是賠多兩顆門牙而已。”

                            韓龍見林千里臉色難看,身體向后倒,躺在地上,說道:“沒辦法啊,誰讓我們兩人不爭氣打不過他呢!這些年他打了我們幾次打了多少拳踢了多少腳我都記著呢,我是沒希望了,但我對你一直有信心,相信有一天你會將他打在我們身上的拳腳十倍還回去。”

                            “一定。”林千里眼中冷芒閃爍的厲害:“而且不需要很久了。”

                            “你有辦法了?”韓龍一聽來勁了,又坐起來。

                            “現在還沒有。”林千里說道。

                            韓龍一呆,又躺了下來,好一會說道:“我突然發現我現在最想揍的人是誰了。”

                            “誰?”林千里問道。

                            “你。”韓龍說道。

                            “滾!”

                            林千里一腳向韓龍踹去。

                            “好,我滾!”

                            韓龍身體往一邊滾開,滾到旁邊的一塊大石之下停了下來,說道:“別打擾我,我要好好睡一覺……還是這里涼爽啊,比我們住的那破地方好多了……”

                            幾乎話都還沒說完,韓龍的鼻鼾聲就緊隨響起。

                            林千里對韓龍的睡覺速度已經見慣不怪,習以為常了。

                            看著韓龍紅腫的臉,想著韓龍剛才說話透風有點不清的聲音,林千里的眼神越來越寒,寒意的深處漸漸的浮現一抹毅然。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自已被欺負倒沒什么,但兄弟被欺負自已卻無能為力,做人做到這份上真的太失敗了。這一次是擁有實力唯一的機會。寧信其有勿信其無,今晚就去那里看看,就當是確定我腦海中的黑衣人是不是我的幻覺,他教我的這一招劍法是不是真的。”

                            林千里因為韓龍再度被打受到了刺激,內心中終于對這幾天的掙扎做出了最后的決定。

                            林千里伸手拿起丟在一旁的木劍站起,再次不厭其煩,一絲不茍的練起那一招劍招來。專注的程度就好像他練的這一招是強大到能讓他無敵的劍招。

                            第2章 人比嘴臭

                            等韓龍醒來時,林千里還在練劍。

                            看著一絲不茍,一次又一次揮出手中木劍的身影,韓龍眼神浮現敬佩之色。

                            是的,韓龍的實力其實比林千里要強點,因為他已經是一品劍士。但他就是佩服被譽為紫月劍宗第一廢的林千里。

                            他佩服林千里的這份執著,這份堅持。

                            認識林千里這么久,他發現林千里不管做什么事都很執著。

                            明明知道練紫月劍宗的入門劍法不大有可能讓他有晉升為劍士的機會,但這么多年還是一如既往的堅持著。

                            這也是韓龍覺得林千里總有一飛沖天的一天。

                            在他的心中,林千里是一條龍,一條暫時潛淵的龍。一有機會定能一飛沖天,龍歸大海。

                            韓龍看了一會,發現林千里揮出的劍式并不是紫月劍宗的入門劍技,忍不住奇怪道:“林千里,你練的是什么劍技?我怎么覺得比我們入門劍技還要差?”

                            林千里繼續揮劍,嘴里說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劍技,只是這幾天有感而發,所以試著練練。”

                            雖然他對韓龍百分百信任,但前幾天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名黑衣人教他這一招劍技后就沉默的事太過于玄乎,他不打算告訴韓龍。

                            “有感而發?那不是創造武技了?”韓龍一下子站起來:“兄弟,我就知道你不簡單,這不你都快成大宗師了。”

                            林千里收劍,白了韓龍一眼。但他知道韓龍絕對沒有嘲笑他的意思。這家伙,心里肯定就是這么認為的。

                            “創造劍技,大宗師?”

                            林千里苦澀。黑衣人教的一招劍技他練了五天都練不好,還創什么?

                            “哎呀!”

                            韓龍突然一拍大腿叫了起來。

                            林千里楞道:“干嘛?一驚一乍的?”

                            “今天好像是我家里人送錢來的日子。”

                            韓龍一手拉住林千里的手臂就扯著他走,嘴里說道:“快,快回去,家里人見不到我們要是將錢交給長老院那幫家伙,他們肯定又會克扣一半了。”

                            兩人從小谷跑出,跑回紫月劍宗。

                            紫月劍宗的大門氣勢恢宏,盡顯一國大宗門的權威。兩旁的大石獅,每一只都高達十丈,看上去好像從兇獸林中抓回來的兩只兇獸那樣令人生畏。

                            進入紫月劍宗的大門口就是一個大的青石大廣場。

                            紫月劍宗其它的建筑物圍繞大廣場而建。宗主院,長老院,武技殿,丹藥殿,醫堂等等,每一座殿都有九層,每一座的氣勢據說都比皇宮里那一座金殿還要有氣勢,只是少了金殿純金打造的奢華。

                            “少爺,少爺。”

                            兩人剛進大門,就看到一個站在大廣場東張西望的老者跑過來。

                            “老黃。”

                            韓龍臉色一喜,與林千里一起迎上去。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