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九陽絕神

                            點擊:
                            最強殺手,逆天重修。
                            為報前世滅族之仇,修至尊神訣,握無上神兵,掌混沌之氣,噬天地,斬蒼穹,誅神滅魔,踏破乾坤!
                            以殺戮之名,成就更古至尊!
                            這一世,我要只手遮天,翻手滅世!
                            九天在下,唯我在上!

                            第一章 仇此此恨,不共戴天,萬世不滅
                            “我沒死。”
                            荊軻從昏迷中醒來,震撼的看著自己依舊完整的身體。
                            他的頭顱尚在,眼珠轉動起來,有神光迸射。
                            “荒天帝,你斬我頭顱,剜我雙目,斷我四肢,滅我宗族,此仇此恨,不共戴天,萬世不滅。”
                            荊軻從床上蹦起來,抖動雙臂,卻并無臆想中的神力澎湃,天兵浮現,看到的只是一雙孱弱瘦小,宛如柴火般的胳膊。
                            “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沒死嗎?”
                            荊軻閉上雙目,腦海涌現出一道道復雜的記憶。
                            等他再次睜開眼睛,雙目之中,神光暗淡。
                            “原來如此。萬年前的天下第一刺客荊軻,確實已經被荒天帝碎尸萬段。天幸我一縷神魂存活下來,無巧不巧的重生在這個叫秦軻的少年身上。”
                            萬年前,荒天帝滅絕八方,一統九州,建立起古往今來最輝煌的帝國——大荒帝國。
                            當時,荒天帝一人獨霸天道,脅迫天下所有修煉之士,全都歸于他的麾下。
                            荊軻所在的家族,就是萬年前一個較為輝煌的劍客世家。
                            由于拒絕了荒天帝的招攬,一夜之間,全族上下數萬人,被屠戮滅絕。
                            只有十八歲的荊軻,僥幸存活。
                            為了復仇,荊軻隱姓埋名,足足用了五百年時間,從一元天士修煉到十方天士,并且一手建立起,古往今來最大的殺手組織——天道殺。
                            意為替天行道,誅殺暴君荒天帝。
                            同時,“天道殺”也是整個組織,最高機密計劃的行動代號。
                            熟料,就在荊軻刺殺荒天帝之時,卻被自己的心腹弟子楚千烈出賣。
                            苦心經營百年的“天道殺”,被荒天帝旦夕之間瓦解。
                            同時,荊軻也淪為了荒天帝的階下囚。
                            荒天帝甚至因此牽連整個“荊氏族人”。
                            下詔——九州之內,屠絕荊賊。
                            荊軻親眼看著,在荒天帝的詔令之下,風云變色,天空降下數不清的神雷。
                            頃刻之間,九州大地,但凡是“荊氏族人”,全都在神雷之下,灰飛煙滅。
                            荒天帝更是揮動御筆,頒下天道禁令——九天十地,滅絕‘荊’字。
                            只憑一紙詔令,就把‘荊’字,從九天十地,徹底抹殺。
                            “荒天帝,你萬萬沒有想到,被你一紙詔令封殺的我,又回來了。”
                            荊軻胸腔怒火噴發,大踏步走到桌椅前,揮動狼毫,想要在雪紙上寫下“荊軻”二字。
                            筆走龍蛇,一道道筆墨宛如利劍般鋒銳。
                            墨寶將成,卻在‘荊’字最后一筆,無論如何也寫不下去。
                            手中狼毫,受到萬鈞阻力,不能揮出。
                            “荒天帝,你頒詔書,九天十地,滅絕‘荊’字,就是讓這世上再無‘荊’字出現。我偏偏就要寫出一個大大的‘荊’字。”
                            荊軻怒火貫沖手臂,十指運力,想要寫出一個完整的‘荊’字。
                            但是,不管他如何用力,手中的狼毫就像是被焊住般,不能前進分毫。
                            咔嚓。
                            隨著荊軻逐漸加力,手中狼毫,豁然斷裂。
                            荊軻不服輸的再次抓起一根狼毫。
                            揮筆,灑墨。
                            咔嚓。
                            狼毫再次崩斷。
                            直到把筆架上的十二根鐵木狼毫全都折斷,荊軻才嘆息一聲,坐到地上。
                            “荒天帝,此仇此恨,不共戴天,萬世不滅。既然我荊軻重生了,就算是追上神界,也要叫你血債血償。”
                            咯吱。
                            就在此時,房門打開,一個小丫鬟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看到坐在地上的荊軻,嚇了一大跳:“呀,少爺,你怎么坐在地上?快起來,要是著了涼,咱們可再也沒錢買藥了。”
                            荊軻眼珠一動,就認出這是秦軻的貼身丫鬟秦月兒。
                            被他附體重生的秦軻,是烈陽王府秦家的庶出少爺,一直不受寵愛。
                            兼之修煉資質平平,在數十個兄弟里,并無任何出色之處,就更加被父親秦烈陽冷落。
                            以至于淪落到,只有母親過世之前留下的一個小丫鬟,陪著他相依為命,居住在整個王府唯一的一座破房里。
                            生活條件和地位,甚至比秦家奴仆,都不如。
                            “月兒,我沒事,你別緊張了。”
                            荊軻很快就適應了這個身份,坦然接受:“既然荊軻已經不能重新出現,那我以后就是秦軻了。終有一日,我會手刃仇敵,君臨蒼穹,讓這九天十地,都記住‘荊軻’二字。”
                            “少爺,你快回被窩里,是不是哪里還不舒服?都怪我沒有把少爺保護好,才會讓秦豹他們幾個把少爺打成這樣。”
                            秦月兒眼眶里滿是淚珠,孱弱的身板駕著秦軻,就要往床上攙。
                            “這個秦軻以前也太窩囊了,竟然要靠一個小丫鬟保護,真是丟人到家了。這也難怪會被打死,讓我有機會借尸重生。”
                            和秦軻的記憶融合以后,荊軻這才知道,原來這個身體以前的主人竟然是被自家的幾個奴仆,給活活打死的。
                            “放心吧,這個仇,我會給你報的。”
                            聽到荊軻的誓言,腦海深處屬于秦軻的殘留執念,這才徹底消散。
                            自此以后,秦軻就是荊軻。
                            就在小丫鬟把他攙到床邊之時,秦軻抬頭,忽然看到了秦月兒另外半邊被打得通紅的臉。
                            甚至還有一個鮮亮的巴掌印,格外刺目。
                            秦軻一把抓住秦月兒的手腕,問道:“這是怎么回事?誰打的?”
                            秦軻的心里一股怒火騰起。
                            現在的他,不是那個唯唯諾諾的窩囊少爺,而是敢于刺殺荒天帝的荊軻,一舉一動之間,都帶著極大的氣場。
                            看著眼前突然變得陌生可怕的少爺,秦月兒被他嚇得差點哭出來。
                            見到秦月兒那畏懼和閃躲的表情,秦軻這才反應過來,他剛才的樣子一定是太嚇人了,十分艱難的做出一副溫柔的樣子,望著秦月兒問道:“告訴我,是誰打得你?我去斬他一只手。”
                            秦月兒明顯被嚇住了,像是受驚的小兔子般,畏懼的往一邊閃躲,更加不敢去看秦軻那冷冽如刀的目光。
                            “是,是秦豹。”秦月兒雖然有點不適應突然變得可怕的秦軻,但是卻知道秦軻和他是最親的人,躲避著秦軻的目光,低聲說道:“我去給少爺抓藥,秦豹他們看到,就要搶藥,我不給,他就打了我一巴掌,還,還把藥搶走了。”
                            小丫鬟說完后,偷偷瞧了一眼秦軻,傷心的自責道:“對不起少爺,都是我沒用,沒有把藥保護好。”
                            “傻丫頭,你看,我已經好了,根本不用吃什么藥。”
                            秦軻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溫柔,撫摸著月兒的腦袋,心疼的說道:“以后別這么傻了,不就是幾包藥嗎?他想要你就給他,別再把自己弄傷了。”
                            “嗯。”
                            秦月兒乖巧的點頭。
                            轟隆。
                            突然,破落小院的木門,被暴力轟碎。
                            激蕩起大片塵埃。
                            灰塵散盡,三個身穿秦家奴仆裝的少年,大踏步闖了進來。
                            “秦軻,你這個病秧子怎么還沒有一命歸西呢?看來小侯爺的擔憂真是對的,也罷,既然你沒死,那就讓我們,來送你上路吧。”
                            為首的秦豹遠遠就猖狂大笑。
                            秦珂雙目寒光一閃,把嚇得身體發抖的秦月兒護在身后,冷冷的瞪著院子里的三人,喝道:“好大膽的狗奴才,竟敢以下犯上,以奴欺主,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秦珂氣勢何等龐大?
                            這一聲斷喝,對于秦豹三人,宛如晴天霹靂,嚇得三人幾乎腿軟的跪下去。
                            但是,秦豹三人畢竟欺負秦珂慣了,很快就冷靜下來,以為秦珂只是垂死掙扎。
                            “秦珂少爺,你說的不錯,我就只是個奴才。不過可惜我是小侯爺的奴才,至于你這個廢物少爺,想做我的主人你還不配。”
                            秦豹冷然大笑,出手如電。
                            雙手變爪,十指顛簸,宛如蒼鷹捕兔,帶出呼嘯風聲,朝著秦軻抓去。
                            “瞎了你的狗眼。”
                            秦軻眼中寒芒暴漲,斷喝一聲,霹靂出手。
                            秦軻后發先至,掄起拳頭,沛然大力灌注其上。
                            轟!
                            一拳,就把秦豹打得倒飛出去。
                            噗嗤。
                            秦豹跌落到倒塌的大門之上,無巧不巧的被一根斷裂門柱,直插心肺,噴出一口黑血,死不瞑目。
                            “秦,秦少爺,是我們不對,我們瞎了狗眼,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們當個屁放了吧。”
                            “這都是小侯爺的吩咐,我們也都是聽命行事,秦軻少爺,你就饒我們一命吧。”
                            啪嗒。
                            兩個跟隨秦豹而來的奴仆,早已經嚇得半死。
                            連秦豹都被秦軻一拳震死,這等氣勢,早就已經把他們嚇得亡魂大冒。
                            到了生死關頭,全然已經顧不得許多,只盼著能夠保住一命。
                            秦軻也有些意外,沒想到秦豹竟然就這樣死了。
                            原本在一拳震飛秦豹后,他就已經有些力不從心,幸好這兩個奴仆都是廢物,此刻被秦豹的死嚇破了膽,若不然,這兩人此刻動手,秦軻可就只有挨打的份。
                            “我現在的身體太差了,竟然連一元境的修為都沒有,看來要盡快增加修為了。”
                            秦軻暗自思索,眼光卻依舊冷冽如刀,瞪著跪在地上的兩個奴仆,冷喝道:“大膽的狗奴才,死到臨頭,竟然把臟水往小侯爺身上潑,真是死有余辜。”
                            秦軻斷喝剛剛落下,兩道澎湃劍光就從院落外射來,直接貫穿了兩個奴仆的腦袋。
                            “竟敢污蔑到本侯頭上,下輩子做狗,就要擦亮你們的狗眼。”
                            高傲冷漠的聲音從天空傳來,一身鎏金蟒袍的小侯爺,乘坐虎攆,降臨下來。


                            第二章 實力為尊,真龍精血,三寸劍痕
                            “秦蟒。”
                            秦軻眼光一寒,感受到方才倒懸在頭頂之上的那一股恐怖殺氣消散不見,這才松了口氣。
                            方才秦軻正是感應到了天空中秦蟒的存在,才會如此斷喝兩個秦家下人。
                            若不然,現在的秦軻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尸體。
                            秦蟒端坐在虎攆之上,居高臨下的望著秦軻,嘴角浮現譏笑:“十八弟,幾年不見,看來你的修為有所增長,真是恭喜你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