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劍道邪君

                            點擊:
                            無盡大陸,家族宗門林立,實力至上,強者一怒,屠尸百萬,血流成河。 劍者,唯心不滅,殺戮不止,可勇往直前,登上武道的巔峰,傲劍凌云。 風云變幻,一代邪君,逆勢崛起。

                            第1章 不能出鞘的劍

                            清晨,陽光朝氣蓬勃,散發著盎然生機。 .

                            流云鎮,劉家練武場上,一道身影天微亮就盤膝坐在石墩上呼吸吐納,修煉真氣。

                            少年清秀消瘦,身子略顯單薄,鼻梁高聳,眉宇間帶著一絲堅毅之色。

                            他叫劉星,是鎮上劉家之主的兒子,修煉武道十年,迄今為止,依舊沒有踏入武者之列,眼看要到十六歲,還不能踏入武道之門,只怕以后是沒有希望了。

                            少年起的很早,所以練武場上很清靜,片刻有清掃場地的老奴來清掃衛生,看到石墩上盤膝吐納的少年,那老奴都嘆息搖頭。

                            “多辛勤的少年人啊,怎么會是廢物呢?”掃地的老仆人扼腕嘆息,老人每天準時來,每天都能看到劉星在此呼吸吐納,比族內那些子弟勤快幾倍。

                            很快,練武場上人越來越多,三三兩兩的少年人一起說笑而來,當看到盤膝坐在石墩上呼吸吐納的少年時,他們都露出了一絲鄙夷之色。

                            “什么東西,身為家主的兒子,劉家少爺,享受最好的修煉資源,最高的修煉氣功,到現在還是廢物,真不知道這廢物是怎么修煉的?丟盡了我劉家人的臉面。”一少年冷笑出聲,諷刺獰笑聲音,在這清晨聽去格外刺耳。

                            “易飛大哥,要不要教訓他一頓?”劉家子弟都圍了上來,站在劉易飛身邊。劉易飛身穿紫衣,劍眉星目,身材頎長,眼角帶著陰鷙光芒。

                            “怎么是教訓?家主的兒子誰敢教訓?是切磋。”劉易飛瞪了那說話少年一眼,后者連忙嘻笑道:“對對,是切磋,易飛大哥一定要好好和這廢物‘切磋’一番。”

                            少年盤膝坐在石墩上,充耳不聞,靜心定氣,呼吸吐納。

                            在他體內,一條粗壯如手指的經脈,從膻中穴連接小腹,在這條經脈之上,有著許多氣旋,他呼吸吐納來的精氣從氣旋內冒出來后,融入體內消失不見。

                            “唉,又失敗了。”少年嘆息了一聲。十年來這已不是第一次失敗,那一根粗壯的經脈就像是一根石條根本無法打通。

                            “劉星,聽說你修煉了中品烈陽掌,我也修煉了下品暴風拳,你我來切磋一番吧。”劉易飛帶著劉家子弟來到劉星面前,冷冷說道,臉上盡是嘲弄之色。

                            中品武術,烈陽掌,又如何?

                            一個廢物修煉再高的武術,依然是廢物,根本爆發出來中品武術的威力,完全是暴殄天物。

                            劉星緩緩睜開雙眼,看了劉易飛一眼,以及劉易飛身邊那些嘲諷的面孔,冷冷道:“沒時間。”

                            “哈哈哈哈哈……這廢物修煉再高的武術,也是無用,易飛大哥可是氣脈一重巔峰,即便修煉最低的氣功心法和武術,都比這廢物強大無數倍。”站在劉易飛身邊的少年們,嗤笑了起來。

                            劉星不和他切磋,讓劉易飛臉上嘲弄之色更重,冷笑道:“廢物,你整日閉門修煉,不與眾人交流,如何能進步?修煉再高級的武術有何用?”

                            “膽小鬼。”

                            人們紛紛出言諷刺,刺激劉星,讓他與劉易飛動手切磋。

                            劉星緩緩站起來,根本不與劉易飛等人爭辯什么。劉易飛氣脈一重巔峰,即便不動用武術,隨便一掌他都接不住,和后者切磋,就是找虐。

                            “廢物,你給我站住,我讓你走了嗎?”劉易飛冷冷喝道。

                            劉星臉色平靜,轉過身看著劉易飛說:“你想怎樣?”

                            劉家子弟三十多人,劉易飛實力中等,就這樣遠遠比他強大。

                            “廢物,整日背著那把不能出鞘的破劍,是想讓別人知道你是劍修武者嗎?”劉易飛冷笑不已。劉星整天背著一把破劍,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那把破劍出鞘過,一把劍不出鞘,要它何用?

                            “這和你有關系嗎?”劉星眸子很冷,背后的劍是他母親所留,盡管他無法拔出,但他相信早晚一天,他能拔出劍,用它來殺伐天下。

                            “廢物,我也不欺負你,拔出你的劍,讓我看看你修煉的劍術吧,或者施展出烈陽掌,讓我們這些修煉不起中品武術的子弟瞧瞧烈陽掌的威力。”劉易飛咄咄逼人,嘴角帶著冷笑,陰冷的凝視著劉星。

                            “沒興趣。”劉星冷冷說道,轉身離開。

                            “轟。”

                            陡然間,一股陰冷的風力在背后動起,凌厲的攻擊對著他的背影襲來。

                            劉易飛惱怒了,暴風拳施展而出,一股風力在拳頭之上繚繞,看上去無比的強烈,吞吐著光芒,轟擊向劉星的后背。

                            “烈陽。”劉星亦是大怒,劉易飛太卑鄙了,竟然偷襲他。他反身就是一掌,烈陽掌,似乎有著一股熱流在他掌心之間閃爍,但和劉易飛的暴風拳相比,威力弱的可憐。

                            轟。

                            兩人拳掌瞬間撞擊在一起,劉星那里是劉易飛對手,一拳被后者打的身子晃動,連連倒退,腳下絆住石墩,翻身倒地,體內氣血翻涌,一口血劍噴出體外。

                            “哈哈哈……”

                            頓時,周圍人們仰頭大笑了起來。

                            “什么狗屁烈陽掌,一個廢物就算修煉上品武術,依然是廢物。”人們嘲諷不已。

                            劉星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冷冷的凝視著劉易飛,這仇他記下了,早晚一日,他要劉易飛十倍償還。

                            “哼,廢物就是廢物。”看著劉星離開的背影,劉易飛冷哼一聲,帶著眾人開始在練武場上修煉,等待武師的到來。

                            ……

                            流云鎮外陰魔河流旁邊,劉星來到這里,用清水洗去臉上的灰塵,坐在小溪旁邊,想著之前劉易飛用‘暴風拳’偷襲他,讓他無比氣惱。

                            他若是打通經脈,成為武者,根本就不懼劉易飛。

                            可惜,修煉十年,到現在經脈都無法打通,像是石頭一樣。提煉而來的精氣也在轉瞬之間消失在血肉內,更是讓他迷茫不已。

                            “還有三個月多就是我十六歲生日,若是還不能突破成為武者,我劉星這一輩子只怕無法踏入武道之門。”劉星心中極為不甘,他父親就他這么一個兒子,對他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可如今,他一點成就都沒有,讓他父親很是失望。

                            以至于最近幾年,他都不敢去見他父親,偶爾遇到,看到他父親那失望目光,他心如刀絞,總是埋頭走過。

                            取下背后那把古樸的劍,劍是十歲的時候,他父親交到他手中,說是他母親生前唯一留下來的物品,做了他十歲生日禮物。

                            劍跟了他五年,卻從來沒有出過鞘,不是劉星不想讓它出鞘,而是根本拔不動,至今為止,他都沒有拔動這把劍。

                            不知道他父親能否拔動這把劍,總之他沒有見過這把劍真正的樣貌,誰知道是不是一把斷劍呢?

                            把劍放在身邊,雙手抱著頭躺在草坪上,休息一會兒準備繼續修煉烈陽掌和烈元氣功。

                            烈元氣功是中品氣功和烈陽掌是一套完整的氣功武術,烈元氣功能增加烈陽掌的威力,這一套氣功武術他配合修煉了三年,至今毫無威力。

                            “咦?”劉星站起身,正要修煉,突然看到河流上游漂下來一物體,仔細看去像是一具死尸,這讓他一驚。

                            “這又是那位武者進入魔獸山脈內歷練,被兇獸殺死了?”劉星來到跟前,用劍鞘搗了搗那具尸體,人已經死透徹,可是身體上卻沒有一點傷痕,有些古怪。因為沒有打斗痕跡,不像是被兇獸殺死。

                            “好吧,我劉星就做一次好事,把你給埋了。”劉星俯下身,丟下劍,伸手去撈那尸體,往岸上拉扯,然而他的手剛觸及到那人衣服。

                            突然,一只浸泡泛白的手掌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十分用力。

                            “啊……”那一瞬間,劉星毛骨悚然,尸體竟然沒死,嚇了他一陣顫抖,可是怎么用力都無法甩掉那浸泡泛白的手掌。

                            嗡……

                            然在這時,旁邊那不曾出鞘的劍,突然震動了起來,一股奇異力量從劍鞘之內呼嘯而出…

                            緊接著,劉星就看到一道耀眼的光芒從劍鞘內沖出,瞬間從浸泡泛白的手腕上劃過,直接斬斷后者的手掌。可是卻沒有鮮血飛濺而出,尸體也沒有發出痛叫聲,一點聲音都沒有。

                            “劍。”劉星極度震驚,從來不曾動過的劍,竟然震動了起來,還自動劃出一道劍光斬斷了后者的手腕。

                            噌。

                            接下一幕,更是讓劉星難以忘懷,只見長劍‘唰’的出鞘了,一股寂滅般的氣息從劍鞘之內沖出,壓的他喘不過來氣。

                            在耀眼的光芒內,一把泛著血光的長劍,嗡嗡震動,似乎擁有靈性,對著河中尸體斬去…

                            劉星吃了一驚,心想:難道河中尸體真沒有死?

                            “啊……”就在這時,河中尸體內終于響起一道慘叫聲,爾后歸于平靜。

                            長劍飛回,沖入劍鞘內安靜了下來。

                            這一切,快的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奇異一幕,從河內尸體上出現,令得劉星全身麻木僵硬。

                            一枚泛著光芒的圓珠緩緩從被長劍劃破的尸體內沖出來,飄在河岸上空,一股無比濃烈的香氣,彌漫在天地之間,充滿著無比澎湃的能量。

                            “這是……”劉星的眸子徹底凝住,死死盯著那一枚發光圓珠,僵呆當場。
                            第2章 天賦異種

                                “這是……”陰魔河邊,劉星驚呆的看著面前那枚散發著光芒,還彌漫著奇異香味的圓珠,他可以十分肯定,這是一枚丹藥。

                            只是這丹藥……太大了點吧。

                            自小到大吞吃過很多丹藥,自然知道丹藥香氣是什么味道,這枚拳頭大小的圓珠,絕對是一枚丹藥。

                            只是,丹藥怎么能這么大呢?拳頭大小?

                            “咕咕……”劉星猛咽一口口水,表情很是僵硬。他吞吃過那些丹藥,要么黃豆大小,要么指甲蓋般大小,從來沒有見過丹藥如拳頭般大。

                            “這人肯定是吞食這枚丹藥修煉,卻又無法煉化丹藥上的能量,被丹藥之力撐爆,暈死了過去……”劉星心中暗暗想著…

                            他對著丹藥招了招手:“過來……”

                            丹藥散發著琉璃光芒,澎湃的能量在丹藥上翻滾,在空氣中嗡嗡震動,丹香之氣飄過,那些枯萎的小草瞬間吐出嫩芽,生機盎然。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