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天才小農民

                            點擊:
                            落榜少年馬飛,回家務農期間,無意中得到七色神通,從此開啟了一條通往財富的金光大道。 把美麗的村花娶回家,眾美環繞,逍遙山村。

                            第1章 對臺戲

                            “噗噗噗……”天剛蒙蒙亮,古樹屯的空氣中,就傳來了大喇叭在即將說話前的前奏,隨后,大喇叭里就是支書楊大牙那透著喜氣的沙啞聲音:“這個,老少爺們們注意啦,呵呵,這個,大家伙都知道了吧,這個,呵呵,我閨女就要去咱們市報社上班啦!金城市報社啊!呵呵,這個這個,咱們楊家的祖墳上都冒了青煙啦!呵呵,這個這個,閨女有出息,老子也高興!這個這個,今天晚上,各家都要派代表,到我家來喝喜酒!呵呵,喝喜酒!我就是高興,不用隨禮哈。”

                            聽到這個消息,全村的人頓時各懷心思。

                            最特么氣人的是最后一句:“不用隨禮哈。”他楊大牙擺酒,誰敢真的倆肩膀扛一張嘴去白吃?那不是老鼠日貓腚——自找麻煩么!

                            不多時,村里唯一的小賣部的柜臺里面,就出現了一個庸懶地梳著頭走出來的美女,她穿著一身粉色的連衣裙,這女人皮膚極白,白得令人眼暈,尤其是靈活生動的一雙美眸,顧盼生姿,媚光四射,活生生一個范冰冰下鄉。能夠娶到這么美貌的老婆,而且能不讓自家女人下地干粗活,也只有村長張小丑了。

                            這女人梳著頭坐定,就沖著里面喊:“小丑,你特么真是懶驢上磨——屎尿多!不是掉茅坑里了吧?趕緊給我滾過來!我告訴你,咱妹子的喜酒,今天非辦不可!你趕緊給我去村委會喊廣播!”

                            張小丑并不丑,反而是相貌堂堂,而且整個人在精壯之外,還透著一股精明勁,要不然年紀輕輕也不可能成為古樹屯的村長。

                            不過,此時的張小丑,正皺著眉頭,從小賣部的后門系著腰帶走出來:“噓,春蘭,小點聲。”

                            美貌媳婦果然聲音小了許多:“你個死鬼,剛才在老娘身上折騰的虎勁哪兒去了?我可告訴你,你張小丑絕對不能讓他楊大牙給壓一頭!咱妹子的喜酒,今晚必須辦!別縮頭縮腦一副熊樣!”

                            張小丑忽然來了精神:“老婆說的對!就今晚!我倒要看看,古樹屯到底誰是一把手。趁著這件事,正好也看明白,到底誰會站在咱這邊!蘭蘭放心,我馬上去喊廣播!”

                            春蘭頓時偎了過來,抱住他就用軟濡的嘴唇在張小丑臉上香了一記:“這才是我的好小丑,快去吧,喊完就回來吃飯,順便叫上幾個人,操辦這事!”

                            于是,事隔半個多小時后,古樹屯的大喇叭又響起來,傳出的是張小丑洪亮的聲音:“大家注意啦,都知道,我妹子張影今年也是大學畢業參加工作,考上了縣里地干部!哈哈!這可是憑真本事考上的,大家說該不該慶賀一下?就是今晚了,我請大家喝喜酒!哈哈,每戶都要派代表參加啊!不用隨禮,白吃白喝,老少爺們不用跟我小丑客氣!”

                            村民們稍微有點頭腦的,立刻明白了,今天的古樹屯將上演一出精彩的對臺戲。古樹屯兩只金鳳凰的喜酒,就定在了同一天的晚上!

                            村支書楊大牙的閨女楊雪今年大學畢業,到金城市報社實習。市報社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擠進去的,要不是楊雪曾在幾家有影響的報紙上發表過幾篇精彩文章,就憑他楊大牙那點關系,只能在古樹屯讓女兒下地干活了。

                            女兒如此爭氣,支書楊大牙差點把尾巴撅上天,于是今天一大早就得意洋洋地在村委會廣播里喊,今天晚上請鄉親們來喝喜酒。

                            其實按照村上的舊俗,也只有婚喪嫁娶和生孩子這種事才會辦酒,象升學宴、慶祝宴之類的,楊大牙這是獨一份!

                            偏偏張小丑的妹妹張影剛好這兩天也要參加工作,張影考上了縣里的公務員,即將成為縣人社局的干部。

                            村民們都在琢磨:“支書和村長家的喜酒,應該去誰家好呢?兩邊都去?肯定不行啊!那不就成了最不讓人待見的墻頭草了?”

                            馬飛和楊雪、張影都是同班同學。從小學,初中,一直到高中,十幾年的同學。只是,人家楊雪和張影都考上了名牌大學,馬飛卻在高中輟了學。

                            古樹屯這種小地方,當年進縣城讀高中的娃只有他們仨,馬飛、楊雪、張影。而且古樹屯從來沒有出過大學生,甚至高中生都極少,馬飛雖然沒能上大學,但在村里也算是個高級知識分子。

                            楊雪和張影不僅才學出眾,論容貌也都是當之無愧的村花,都很爭氣的考上了名牌大學,古樹屯一下子飛出兩只美麗的金鳳凰,馬飛在為她倆感到高興的同時,也暗自嘆息,自己現在什么都不是,地地道道一個種田小農民,和他們的差距越來越大了,自己的那份夢想,也越來越遠了。

                            不過,馬飛并不覺得種田丟人,一家三口只要肯賣力氣,一年下來收入也能上萬。這幾年,爹手里已經攢了點錢,琢磨著找村支書批塊宅基地,給兒子蓋房娶媳婦。

                            馬飛當然也在考慮娶媳婦的事,畢竟二十多了,村里同齡的,孩子都滿街跑了。但他還有一點小心思:要是討老婆,要么是楊雪,要么就得是張影,這倆妮子可都是跟自己青梅竹馬一塊長大的,小時候一起玩過家家的時候,她們都爭著給我馬飛當媳婦呢。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日薄西山,馬飛揣著娘給的一百塊錢,走向楊支書的家,恰巧要經過臨街的小賣部。

                            春蘭從午后起,一直就坐在臨街的小賣部里面的柜臺上,一雙靈動的俏眸,打量著每一位從街上走過的村民,心里暗自盤算:我倒要看看,誰會無視我們家小丑!同時,她還存了一份心思,最好能為自家多拉幾戶村民過來,因為她上午就打聽好了,來喝喜酒的村民,肯定都要隨禮的!數百戶的村民,份子錢也不是個小數目!

                            用眼角看到馬飛走過來,卻沒有在自家門口停留的意思,春蘭立刻揚聲叫道:“小飛,你過來一下。”同時,擺出自認為最美的笑容,聲音也是那么好聽,“幫嫂子個忙,好不好?”

                            第2章 三個條件

                            “啊,春蘭嫂。”馬飛的眼珠子盯在春蘭那露在裙子外面,欺霜賽雪般的白腿上轉了兩圈。吞了一口口水,猶豫了一下,還是來到柜臺前,春蘭也湊到柜臺前,由于距離較近,馬飛的鼻端,便傳來一股成熟女人的幽香,沁人心脾。

                            馬飛裝作不在意她四射的魅力,垂下眼皮盯著柜臺:“春蘭嫂,什么事?”

                            春蘭用那雙桃花眼玩味地盯著眼前這個毛頭小子,她自然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于是故意把身子稍微前傾,凝視著馬飛的臉:“哎喲,小飛,長得挺壯實呀。嗯,你進來,幫我抬一下桌子,一會兒大家都來喝喜酒呢。”

                            “啊……”看到裙子領口露出大片雪白粉膩,馬飛一下子就看傻了眼,腦子一陣迷糊,就隨口應了一聲,“好吧。”

                            從柜臺里的小門進入院子,身后的紗窗門就哐當一聲自動關上了。裊裊婷婷走在前面的春蘭,當然知道馬飛正被自己的魅力所迷,故意說道:“小飛,嫂子這裙子好看不?”

                            馬飛的目光一直盯在春蘭那雙晶瑩玉潤的小腿上,下意識地說:“好看!太好看了!”也不知道他說的是裙子還是腿。

                            春蘭輕擺小蠻腰,轉過身來:“小飛,你是來隨禮的吧?”

                            馬飛順口說:“嗯,是啊。”腦子里只晃蕩著兩個字:粉,白……粉的是裙子,白的是腿。

                            春蘭心中暗道:這個嫩小子被老娘迷得七葷八素的,份子錢到手嘍!她嫣然一笑:“既然是來隨禮的,就交給我好了,一會兒我讓楊會計幫你寫上就完了。”

                            “嗯,好啊。”馬飛鬼使神差似地,掏出那張一百的紅鈔,遞了過去。眼前那張酷似范冰冰的生動俏臉,真是讓人著迷。

                            看著春蘭那接錢的手,馬飛愣愣地說了一句:“嫂子,你這手保養的真好,太好看了。”

                            春蘭微瞇著一雙俏眸,伸手竟然捉住了馬飛遞錢的手,輕摸了一下:“嫂子好看?嗯嗯,地球人都知道啊。倒是小飛你,這手上都起了老繭了呢。”

                            “啊。”馬飛只覺得手上傳來一陣軟軟膩膩,頓時有如觸電,竟然下意識地縮回了手,“嫂子,要抬哪張桌子?”未經人事的小毛頭,畢竟不如春蘭的大方。馬飛頓時就后悔了,干嘛縮手啊,被那只小手摸著,全身都覺得漂漂蕩蕩,仿佛要飛起來,舒爽到了極處,讓他一時留連不已。

                            在農村,無論你多大年齡,和嫂子有些曖昧舉動和語言,都被視為正常,如果當事人反感甚至挑刺,其他人反而覺得當事人心胸狹窄。但是,如果和弟媳婦或者小輩的媳婦胡說八道或者動手動腳,則讓人絕對不能容忍。

                            馬飛雖然明白農村的這個習俗,但他真的沒有勇氣再摸上春蘭的手,只能跟她去抬桌子,順便瞅幾眼那粉致光潤的美肌,算是找回一點利息。

                            抬了兩張桌子出來擺好,春蘭已經嬌喘連連,那揉胸怯弱的模樣,更添魅力。

                            馬飛忽然說:“春蘭嫂,張影去哪里了?”

                            春蘭頓時收起了笑盈盈的俏面,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行啊小子,吃著碗里的,還看著鍋里的,有前途。”

                            “嘎?”馬飛皺起了眉頭,嘟囔道:“我什么時候吃碗里的了?誰又是鍋里的?”

                            春蘭輕撫劉海,挑挑眉毛,扭了扭小蠻腰,桃花眼瞇起:“你看嫂子我象不象碗里的?”

                            馬飛的口水差點滴出嘴角:“象!”話鋒一轉,又玩味地說:“可是,我從來沒吃過碗里的啊,嘿嘿。”馬飛的目光,肆意地盯在春蘭的胸前,大有透衣而入之勢。

                            終于,在春蘭有意無意的挑-逗之下,馬飛表現的自然了許多,也找回來了原來自己厚臉皮時的趕腳。

                            “喲?”春蘭嚇了一跳,覺得在馬飛那種異樣的目光之下,自己好像根本沒穿衣服似的,不由后退了兩步:“小子,毛還沒長齊呢,就對嫂子有心思了?我告訴你,你可老實點,要不然,我家小丑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