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獵艷小村醫

                            點擊:
                            村里的嫂子們接二連三地到村診所看病,到底是啥毛病還非得要求用大號針針灸?小小村醫,醫術妙不可言,金杯銀杯不如嫂子的口碑,就連城里的各色美女也蜂擁而來,“遲凡,給嫂子掛個晚上的號,嗯,半夜治療效果好……”

                            第一章 嫂子來偷瓜

                            “嗯......呃......啊......”

                            鍋臺莊村頭的瓜棚里,令人熱血噴張的淺吟低唱聲正跌宕起伏著,竹床不堪重負的咯吱聲混雜蟬鳴聲中,讓人聽起來格外躁動。

                            此時,一妙齡少婦正衣衫半解地在竹床上扭捏哼唧,她眉頭微顰、輕咬朱唇,鼻息也稍顯粗重。

                            “桂花嫂子,還痛么?你這是耐受......還是舒坦?”遲凡將手掌從她小腹位置挪開,眉頭微皺,有些不耐煩地問道。

                            “嗯,不痛了,好舒服呢,再揉會吧好么?里面暖暖的......”

                            劉桂花嘟嘴笑笑,生拉硬拽將遲凡的手重新摁回她肚皮上,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將遲凡的手沿著小腹往下挪蹭了一下。

                            “那就好......什么東西扎手?額......”

                            遲凡隨口應著,突然指尖傳來一陣“刺痛”,他扭頭一看不禁臉紅不已:有些茁壯濃密的小調皮正從她小內內邊緣探出腦袋來。

                            “痛么?我給你吹吹?”劉桂花眉毛輕挑,挑釁地努著嘴朝遲凡啵了一下。

                            遲凡一陣懵逼無語,心里暗罵:今天真是日了狗了,劉桂花啊劉桂花,你TMD偷我的大西瓜也就罷了,我不計較,還死不要臉地讓我免費給你治肚子疼?還TMD拿那啥毛毛扎我?你大爺的,老子非得從你身上撈點好處不可!

                            遲凡是村里唯一的村醫,三個月前他那師傅兼養父蹬腿嗝屁了,他便順理成章地繼承了那破診所--確切地說就是他家那兩間南屋。

                            鍋臺莊原本就不大,再加上“嘴上沒毛辦事不牢”的印象,來找遲凡看病的鄉親們少得可憐,有時候一個星期也碰不到一個,更雪上加霜的是鎮上剛開了家西醫診所,所以他這嘴上沒毛的小中醫就悲催地被打入冷宮了。

                            好在他師傅還留了兩畝西瓜地,所以他還不至于餓死,勉勉強強還能維持生計。

                            “嫂子,你老實交代,偷了幾次瓜了?你說這筆賬該怎么算啊?而且,我還給你治病了吧?”他冷笑逼問道。

                            “就頭一回嘛......你說咋辦?”劉桂花扭動了下身子,挑釁地朝遲凡媚笑凝視,伸出手指在遲凡胸膛上游走摩挲了一下。

                            “你就不怕我......把你那啥辦了?要不然你用身子賠償我的瓜錢?”

                            遲凡擠眉弄眼壞笑說著,眼睛不安分地朝她胸口瞄來瞄去:兩抹霸道的曲線從劉桂花半解的衣衫中顯露出來,甚至連前端的那粉紅凸起也若隱若現。

                            劉桂花是村里數得著的俊媳婦,要臉蛋有臉蛋,而且身材還玲瓏有致,遲凡也曾在難眠的夜里幻想過跟她倒騰快活的場景,一想到她被壓在身下叫喚求饒的畫面,他就忍不住熱血噴張......

                            他想看清這誘人景色的全貌,不禁伸著腦袋湊近了一些,不斷小心翼翼地變換角度窺探景致。

                            “就怕你不敢......”劉桂花挺了下胸脯,魅惑地一笑。

                            “我不敢?呵呵噠,這是你自己找的!”

                            遲凡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哪經受不住劉桂花肆無忌憚地撩撥?他忍不住伸手猛然朝她其中一座山峰抓去。

                            “嗯......”

                            當遲凡的指尖碰觸的一剎那,劉桂花身體不由得一顫,她嗔怪地挑了下眉毛,不但不反對,反而“助紂為虐”地將衣扣全部撕扯開來。

                            “咕......”

                            遲凡咽了口吐沫,炙熱的天氣再加上本能的欲望被點燃所帶來的燥熱里外夾擊,這讓他躁動難耐。

                            他喘著粗氣、手哆哆嗦嗦地將她的衣衫往兩側扯了一下,兩眼腥紅地直勾勾瞪著那兩個半球。

                            “好看么?要不要咬一口?你敢咬我么?我吃你的瓜,你吃我的......”

                            劉桂花臉頰緋紅,魅惑地柔聲細語,胸脯一挺往遲凡眼前湊了湊。

                            “敢!”

                            遲凡粗暴地一把將她摁倒在竹床上,張開嘴巴撲了上去。

                            “討厭!你弄痛人家了......啊!嗯......就這樣,別停下......哎呀!你別光啃一邊啊,弄偏沉了怎么辦?那就不美了呀,輪換著來......喲,我有點受不了了......”

                            劉桂花悶哼吟唱著,抽風似的扭捏著身子,像是在掙扎逃脫,又像是在自投羅網。

                            “嗯,來了。”

                            遲凡騰出嘴來應了一聲,埋頭繼續忙活,在劉桂花的引導及他自己的摸索下,他現在已經找到了敲門,不再一味地使用蠻力,而是拿捏好力度、發力方式,時而蜻蜓點水,時而百轉千回。

                            他兩只手也沒閑著,左手游走于起伏的曲線之間,揉、捏、搓、拽......手法變幻無窮,他居然活學他用地將一些針灸手法引申了過來,效果很相當不錯,這從劉桂花那愈發“放蕩”的喊叫聲中就能印證;右手則是順著她的小腹往那神秘地帶探索,他并未急于直接包抄敵方老營,而是先在外圍排查敵情,一寸一寸地將那險惡的地形摸查清楚。

                            劉桂花本能地夾腿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轉瞬間就放棄了掙扎,甚至扭動了一下屁股去主動迎合遲凡的動作。

                            “小凡凡,怎么停下了?!來呀......”素素幽怨地低吼著,身體顫栗顫抖得更猛烈了。

                            “嫂子,你......尿了?”遲凡皺眉問道。

                            他手上滿是黏糊糊的無名液體,似乎還有股子說不出來的味道。

                            “哈哈,笑死我了,小凡凡啊你可真是個生瓜蛋子,這就是快樂的水呀!要不然那里干巴巴的,鼓搗起來怎么能舒坦?”

                            劉桂花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花枝亂顫地放蕩大笑,胸前的曲線被抖得波濤洶涌,像極了兩只上躥下跳的大白兔。

                            遲凡想抬手撓撓腦袋遮掩囧狀,可又停住了,他怕那啥快樂的水沾到臉上,他急忙爭辯說:“這個我當然知道啦,別忘了我可是醫生呀,那啥,嫂嫂你那啥水也太多了吧?就跟提開閘門似的......”

                            “來吧,嫂子今天任你處置!有啥招術就使出來吧,你千萬別跟福生那廢物似的。”

                            劉桂花急躁地三下五除二將短裙褪了下去,八爪魚似的手足并用纏住了遲凡。

                            “福生哥他怎么了?”

                            遲凡好奇地問道,嘴巴卻被她給霸道地封住了。

                            劉桂花騰不出嘴來回答遲凡的問題,只有越來越激烈的嬌喘聲回應著他。

                            雙唇傳來的溫柔濕潤感覺讓他不自覺地把這個問題暫時拋到了腦后,轉而閉上眼睛去“胡攪蠻纏”。

                            鼻息聲此起彼伏,遲凡跟劉桂花游蛇般纏繞翻滾,竹床吱咯得更慘烈了--仿佛隨時都可能因不堪重負而被壓垮,可惜他倆現在那還顧得上這些?

                            “嫂子,這事可千萬別讓我福生哥知道啊,那啥,抽空我給你鼓搗鼓搗那肚子疼的毛病,保準除根,以后啊你想吃西瓜就盡管過來摘......我給你送家里也行。”

                            遲凡拔出嘴來喘息說道,他頭一次干這種勾當,心里多少又有點心虛。

                            可是會轉眼一想,又便宜不賺王八蛋,總不能白搭上個大西瓜吧?再說了,他還免費給劉桂花治肚子疼呢,總得光吃虧不占便宜吧?那TMD是傻子,反正劉桂花那片地閑著也是閑著,適當得松松土也是助人為樂嘛。

                            像是受到了召喚,他本能地想去探索那秘境。

                            “嗯,只要咱倆不說出去,誰能知道?福生還在城里打工,過幾天才回來呢。”

                            劉桂花喘息著點點頭,抬手拍打了幾下遲凡的屁股,示意他別再磨蹭了。

                            “嫂子,我......那啥,哎,咋說呢?”遲凡剛將短褲往下拉了一點,卻又糾結蛋疼地停住了手。

                            “怎了?小凡凡你有難言之隱?不會是......哎,又一個......”素素疑惑地問道,幽怨沮喪地嘆息。

                            “算了,你自己瞧吧!”遲凡咬牙閉眼猛然間將短褲拽至腿彎。

                            “啊?!你這里......太大了吧?!你就是個驢貨,我......怕痛......你輕點!”劉桂花被遲凡那偉岸的物件差點驚落下眼珠子來,心里即緊張恐懼又渴切興奮。

                            “要不然算了吧,我也怕弄傷你,雖然你那啥地方應該挺順暢了......”遲凡撓撓腦袋,有點沮喪地說道。

                            “不!嫂子喜歡著呢!試試看吧,說不定很順利呢,嗯,痛點也沒關系,下次就會好些吧?”劉桂花不死心地說道,一把將遲凡的那啥拽住,然后挑釁地把玩著。

                            “喔......”遲凡悶哼一聲,咬牙吼道:“好,今天就讓嫂嫂嘗嘗厲害,待會可別受不了了,看我不捯你個肺!”

                            他渾身燥熱難耐,早已精蟲上腦,眼冒精光猛然將她摁倒,然后撲壓了下去。

                            “別急......小凡凡咱們再游戲一會......”劉桂花哀求道。

                            “游戲個屁!拔腿叉開!老子被你撩撥得都快噴鼻血了,麻蛋,還不讓辦實事?”

                            遲凡哪還有閑情逸致跟她扯閑篇?猴急地強行用膝蓋壓住劉桂花的大腿。

                            “小凡凡,痛啊!輕點劈叉,嗯......你先讓嫂嫂我舒服一下嘛,待會你再折騰......好飯不怕晚啊!”

                            劉桂花偏偏不想讓遲凡輕易得逞,她腰肢左右晃動著,險之又險地躲過遲凡的襲擊。

                            “嫂嫂,現在怕是由不得你了,你就閉著眼從了吧!”

                            遲凡嘴角一挑無良地笑著,抬手將劉桂花的兩條大長腿硬抗到肩上,準備就此拿下。

                            “我......我還是......黃花大閨女呢,小凡凡你輕點,嫂子怕痛......”

                            劉桂花臉色通紅地打量著遲凡那偉岸之處,輕咬朱唇嬌羞地哀求著,不過她眼神中卻滿是渴切與堅毅,還默契地挪動了下屁股調整了下姿勢。

                            正文 第二章 能動手就別叨叨

                            “黃花大閨女?嫂子你說啥胡話呢?你下邊這塊田地被我福生哥還不知道耕過多少次了,你倆結婚小半年了吧?行了,別TMD裝純,放松點......暈!還真是!”

                            遲凡不屑地說著,正要挺身而進,忽然又停住了:出于好奇心的緣故,他粗暴地將劉桂花的雙手掰開,然后將秘境分開一些,湊近一看:那價值千金的環狀輕薄物件赫然在目!劉桂花居然是完璧之身!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