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野香

                            點擊:
                            山村小醫生牛根醫術高明,為廣大村民尋藥治病,帶領大家一起邁向小康社會!

                            第1章 陰差陽錯

                            “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水了,差點兒尿褲子……”傍晚,牛根剛從診所回到家,就往廁所里跑,一邊跑,一邊扯自己的腰帶。

                            可是誰曾想,廁所里面居然有人。

                            農村的廁所比較簡陋,都是挨著墻根兒圈出一片空地,根本沒有門,所以牛根也沒在意,等他沖進廁所,正準備開閘放水,這才注意到對面蹲著一個大活人。

                            “啊!”

                            不等牛根回過神,便是一道刺耳的尖叫聲響起。

                            牛根的眼睛一瞪,心底咯噔一響,被嚇了一大跳,頓時就懵逼了,手跟著一抖,褲子像降落傘似的,跐溜一下滑到了膝腕處。

                            “小牛,你怎么……”

                            “嫂子?”

                            四目相對,看到蹲在對面的人是嫂子林蓉,牛根更是瞠目結舌,禁不住脫口驚呼起來。

                            撒泡尿都能在廁所碰見嫂子,牛根也是醉了。

                            此時,林蓉蹲在對面的石墩上,一臉驚恐的看著牛根,平時白如凝脂一般的臉頰現在一片通紅,猶如熟透的水蜜桃。

                            就在這時,廁所外面傳來母親苗桂花疑惑的聲音:“蓉蓉,咋的了?”

                            林蓉臉色刷的一變,猛地站起身,一把提起褲子,有些慌亂的應道:“媽,沒啥,剛才有只老鼠突然跑進來,嚇到我了。”

                            老鼠?

                            牛根暗汗,心說老鼠都是偷偷摸摸,我可是光明正大進來撒尿的。

                            想是這么想,但在這個時候,牛根可不敢亂說話,萬一讓母親聽到他和嫂子一起在廁所里面脫了褲子撒尿,那可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天還沒黑,哪兒來的老鼠?”苗桂花嘀咕兩句,然后問道:“小牛回來了嗎?我剛才好像聽見他說話了。”

                            “沒、沒有!”林蓉趕緊搖頭。

                            苗桂花似乎有些懷疑,頓了片刻說道:“那你趕緊出來,媽要進去解個手。”

                            “啊?”

                            一聽這話,林蓉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苗桂花這是要沖進來“捉奸”的節奏啊。

                            牛根也被嚇得不輕,提起褲子,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墻頭,慌道:“嫂子,你先穩住咱媽,我翻墻出去。”

                            “媽,你先等一會兒,我馬上就好。”林蓉朝外面喊了一聲,然后怒瞪牛根一眼,紅著臉走過來,埋怨道:“死小牛,都怪你,進來之前也不知道吱個聲!”

                            “嫂子你不也沒吱聲嘛,我哪知道你在這里……”牛根一臉的冤枉,翻身就跳出廁所。

                            第2章 短信

                            牛根現在已經二十歲了,而且從小就跟著爺爺學醫,對人的身體構造十分熟悉,所以用腳丫子也能想到發生了什么。

                            繞著自家院子兜了一圈兒,牛根再次回到家的時候,剛好苗桂花從廁所里面出來,看到牛根,苗桂花愣了一下,問道:“小牛,你剛從診所回來?”

                            “對啊。”牛根點頭。

                            “剛才我好像聽見你……”

                            “憋死我了,我先去撒尿。”俗話說言多必失,牛根沒敢和苗桂花多說,腳底抹了油,像條泥鰍似的,跐溜一下就竄進廁所。

                            牛根的父親死的早,是苗桂花一手把他和大哥牛奮拉扯大的,兩年前大哥娶了林蓉當老婆,可是為了掙錢,大哥經常出去跑長途給別人拉貨,十天半月都難得回一趟家,所以家里除了牛根以外,只有苗桂花和林蓉這兩個女人。

                            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能把她娶回家當老婆,別人都說牛奮是祖墳冒青煙,走了狗屎運。

                            牛奮雖然是牛根的大哥,但有時候牛根也覺得大哥配不上嫂子,因為嫂子不僅人長得漂亮,如花似玉,而且身材非常好,那修長的腿,那纖細的腰,那白花花的皮膚,那水靈靈的臉蛋兒,簡直能迷死個人,和電視里那些美女明星有的一拼,估計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會忍不住對她心猿意馬,想入非非。

                            牛根也有那個賊心,卻沒有那個賊膽,不管怎么說,林蓉畢竟是他的嫂子,平時開個玩笑也就罷了,他可不敢真打林蓉的主意。

                            牛根撒完尿從廁所出來,苗桂花已經把晚飯端進了堂屋,可奇怪的是,牛根四下瞅了一圈,并沒有發現嫂子的身影。

                            “媽,嫂子呢?”牛根疑惑道。

                            “在屋里呆著呢。”苗桂花指了指對面林蓉的房間,嘀咕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從廁所出來以后就躲在屋子里。”

                            牛根的臉一黑,心說嫂子該不會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在想什么辦法把!

                            就在牛根胡思亂想的時候,苗桂花已經轉身走到林蓉的房間門口,伸手敲了敲房門,喊道:“蓉蓉,趕緊出來吃飯。”

                            “知道了。”林蓉應道。

                            林蓉的聲音本來就好聽,如果放在平時,牛根倒不覺得有什么,可是現在,他怎么聽都感覺不對勁。

                            “媽,嫂子不會病了吧?要不……讓我進去瞧瞧?”牛根趁機提議,話音剛落,他不等苗桂花點頭,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間。

                            那玩意可是個技術活兒,林蓉一個人肯定不行,牛根雖然不敢打林蓉的主意,但是該幫的忙,還是得幫。

                            林蓉似乎聽到了牛根說的話,牛根剛走到她的房間門口,她突然吱呀一聲拉開.房門,怒瞪牛根一眼,氣道:“我就是白天上班有點兒累,沒啥好瞧的,先吃飯。”

                            牛根腳步一頓,差點兒撞在林蓉身上,見林蓉出來,他不免有些失望,但是注意到林蓉紅彤彤的臉色,他可以肯定,那東西還沒有取出來。

                            林蓉原來穿的牛仔褲,而現在卻換成了一件水綠色的裙子,這就更加印證了牛根的猜測。

                            “蓉蓉,你……你真的沒事?”苗桂花擔心道。

                            “真沒事。”

                            “那你的臉怎么紅得跟猴屁股似的?”

                            “我……”林蓉張了張嘴,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好搪塞道:“可能是皮膚過敏,晚上睡一覺就好了。”

                            苗桂花點點頭,欲言又止。

                            吃飯的時候,牛根專門留意了一下,發現林蓉坐在他旁邊的小板凳上,每隔一會兒都會不自覺的扭兩下,換個姿勢輕。

                            可是當著苗桂花的面,牛根也不好多說什么。

                            飯后,林蓉連碗筷都懶得送,站起身就往房間里鉆,牛根見狀,真是啼笑皆非,忍不住開口提醒道:“嫂子,你要難受的話千萬別憋著,有病就得治,正好我是醫生,近水樓臺先得月嘛,實在憋不住就喊我一聲,我隨叫隨到。”

                            “呸,你才有病!”林蓉腳步不停,回頭嗔罵一聲,鉆進房間以后直接反鎖了房門。

                            苗桂花一頭霧水,問牛根:“小牛,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

                            “我哪知道?”牛根站起身,也鉆進了自己的房間。

                            農村的房屋結構都差不多,正門這間是堂屋,相當于城里的客廳,兩邊分別有一間套房,也就是臥室。

                            苗桂花一直睡在東邊那間套房,而西邊那間原來是牛根和牛奮一起住的,自從牛奮和林蓉結婚以后,林蓉就取代了牛根的位置,牛根則是搬進了廚房旁邊那間單獨的西屋。

                            往床上一躺,突然,一陣刺耳的短信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把他嚇了一跳。

                            愣了愣,牛根掏出手機,打開那條短信一瞧,眼珠子瞬間就瞪得猶如銅鈴那么大。

                            短信是林蓉發過來的,內容只有一句話:“小牛,咱媽已經睡了,你趕緊過來幫幫我。”


                            過來幫幫我……

                            牛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話,十六個字,但是給牛根造成的視覺沖擊和心理震憾卻難以想象,傻子都知道這個忙不好幫,既要冒著天大的危險,又能占到天大的便宜。

                            半晌,牛根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緊接著就咕嚕一聲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躺在床上想了林蓉這么久,褲子都脫了,眼瞅著就要來一發,偏偏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收到林蓉的邀請短信,要說不激動,不興奮,那純粹是蝦扯蛋。

                            “忍了半夜,看來還是沒能忍住啊……”咧嘴一笑,牛根提上褲子就跳下床,悄悄溜出房間來到了院子里。

                            苗桂花的房間已經熄了燈,似乎真的睡著了。

                            牛根踮著腳尖來到堂屋門口,先是豎起耳朵聽了聽,確認里面沒什么動靜,這才伸出手,推開一條門縫兒,身體一斜走進堂屋。

                            堂屋里面黑漆漆一片,牛根摸黑來到林蓉的房門外,深吸口氣,試著推了一下,隨著吱呀一聲弱不可聞的輕響,房門立刻就被推開了。

                            “嫂子,我來了。”牛根心中一喜,沒有任何猶豫,壞笑著走了進去。

                            林蓉倚著枕頭斜靠在床上,正在打電話,看到牛根,她頓時一陣緊張,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牛根不要吭聲,然后笑道:“大牛,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你在外面跑長途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牛?

                            一聽給嫂子打電話的人是大哥,牛根愣了下,臉一黑,額頭的冷汗都他娘的冒出來了,心說來的早不如來的巧,依著大哥的暴脾氣,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后退兩步,牛根乖乖站在墻角,悄悄咽了口唾沫,噤若寒蟬,別說吱聲,連大氣都沒敢喘一下。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林蓉才掛掉電話。

                            “嫂子,大哥他……他對你說啥了?”牛根突然感覺自己像做賊似的,而做賊必定心虛,抬頭看了眼床上的林蓉,他小聲問道。

                            “沒啥,就是問問家里的情況,還說……”瞪了牛根一眼,林蓉嘆了口氣道:“又跟我提孩子的事兒。”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