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鄉村小醫師(曾家小少)

                            點擊:
                            不學無術的農村小子偶然間得到一本小冊子,里面竟然記載了很多神奇的醫術。鄉野少年唐逸憑借著神奇的醫術混跡于鄉村,且看他是如何混得風起水生,雄霸一方?

                            第1章 被調戲

                            唐逸嘴里叼著跟狗尾巴草,瞇著眼睛瞄了一眼正在山谷中埋頭啃著青草的老黃牛,見得牛肚已經被撐得鼓鼓的了,他不由得一骨碌仰身坐起,罵了一句:“操,還他媽吃呢?”

                            罵著的同時,他顯得有些懶洋洋地站起身來,扭身到了一旁的草叢前,拉下褲子拉鏈,掏出那兒來,放了放水。

                            待放完水后,他不由得無聊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那兒:“瞧你這蔫不出溜的樣兒,一點勇氣都沒有,還想著去城里把妹妹呢!喲喲喲,罵你兩句,你還他媽不高興了呀?”

                            正沖著自個的那兒罵著呢,忽然從身后傳來了一聲嬉笑的嘲笑:“唐公子,你那是做啥呢?”

                            唐逸聽著,面泛囧色,忽然一個激靈,慌是將自個的那兒收了起來,‘呲’的一聲拉上褲子拉鏈,然后扭頭沖身后的玉蓮嬸嘿嘿地一笑,一口潔白的牙齒展現了出來,略帶兒猥瑣的笑意:“呃?玉蓮嬸,你咋來牛蛙寨了呀?”

                            玉蓮嬸稍顯媚意地一笑:“嬸剛從山上砍柴下來,這不晌午了嘛,嬸得回去弄飯吃了不是?”

                            “哦。”唐逸應了一聲,然后說道,“那成,玉蓮嬸,我也去趕牛回家了。”

                            可是玉蓮嬸卻又是嬉笑地問了句:“你剛剛那是干啥呀?”

                            聽得玉蓮嬸再次問起,唐逸兩頰一熱,有些微紅,忙是囧態道:“沒。沒啥。”

                            玉蓮嬸咯咯地一樂:“小樣兒,別以為嬸剛剛沒看見哦。”

                            瞧著玉蓮嬸那樣地樂著,唐逸略微一怔,心里有些發毛了,心說,不是吧?難道她連我這等童子雞都不放過呀?

                            要說這玉蓮嬸偷漢子的話,那不單單是在烏溪村有名,可以說在這附近的十里八村的都傳遍了。

                            不過這種事情嘛,玉蓮嬸也有玉蓮嬸的苦衷,因為嫁給了一個駝背男人,那男人那事有不成,可她又正是處在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齡階段,白天忙里忙外的,晚上圖的就是那點兒樂子,她能不去偷么?

                            唐逸倍感發憷地瞄了一眼玉蓮嬸,瞧著她那張老黃瓜臉、大水桶腰,他趕忙甩給了她一句:“玉蓮嬸,時間不早了,我得趕牛回家了。”

                            然后,他小子扭身就溜下了山坡,朝山谷中那頭老黃牛走去了。

                            玉蓮嬸扭頭瞧著他小子溜得比兔子還快,不由得沖他做了個鬼臉,哼,你小子總有日子你跑不過老娘的手掌心,等老娘讓你小子嘗到了那樂子了之后,保準你小子會迷上老娘的!到了山谷中,唐逸一腳踹在那頭老黃牛的p股上:“還吃呢,你就不怕撐死在這牛蛙寨呀?”

                            這一腳踹去,驚得老黃牛一陣瘋跑,朝山寨口跑去了。

                            然后,唐逸也就晃晃悠悠地跟了上去。

                            這一上午的任務總算是完成了,下午可以悠然自得去村口的西苑湖釣魚了。

                            他所生活的這個烏溪村,三面環山,村口則是內陸的第二大淡水湖泊,西苑湖。

                            可以說這兒是景致優美,山清水秀,四季常青,冬暖夏涼。

                            但是常年生活在這兒的村民們則是渾然不覺。可能就像城市所流行的審美疲勞一樣吧。用村里人的一句話來說——我他媽怎么就會生在這么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呢?

                            這也正是唐逸一直想要去城里把妹妹的原因所在。

                            打自唐逸94年高中畢業,到現在96年,就一直窩在烏溪村。

                            這90年代正是南下的熱潮,近乎村里的年輕人都跑去廣東打工去了,過年的時候,一個個回來都捯飭得人五人六的、有模有樣的,聽著他們說著那大城市的生活,唐逸心里這個癢癢的呀,恨不得年都不想過了,立馬就跟隨他們去廣東。

                            可是卻是不如他愿,因為他得留在村里照看爺爺,哪兒也去不了。

                            在他八歲的時候,他爸在農田里干活被一條五步蛇給咬死了,然后他媽也就改嫁了。

                            在他媽改嫁的頭兩年還常來村里看看他,可是打自他媽在那邊有了孩子之后,就再也沒有來過烏溪村了。

                            之后,是他爺爺將他撫養成人的。

                            他爺爺本是村里唯一的一位老醫生,后來打自鄉政府在村里辦了衛生站后,老人家的生意也就被搶走了。

                            不過還算好,老人家總算是供唐逸讀了個高中。

                            就目前來說,唐逸仍是烏溪村學歷最高的‘才子’,所以村里人都愛叫他唐公子。唐逸回到家中后,進入他爺爺的房間瞧了一眼,只見老爺子正臥病在床,動蕩不得。

                            老爺子躺在床上瞧著唐逸回來了,忙是歡喜道:“小逸呀,你給爺爺去熬點兒粥喝吧。”

                            唐逸聽著,心里這個怒呀,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心說你這老東西真是折磨人呀!
                            第2章 美女求助

                            可是回想一下,要不是這老東西,哪有他今天呀?他又不由得感覺有些罪過,于是他忙是好聲地回了句:“成,我這就去給您熬粥吧,您等著哈。”于是,唐逸扭身出了他爺爺的房間,斜穿過堂屋,朝后方的廚房走去了。

                            當唐逸來到廚房時,眼睛的余光好像掃到了一個人正默默地坐在廚灶前的柴櫈上。

                            村里基本上都是這種土灶,燒柴火的。

                            唐逸感覺有些不太對勁,被嚇得有些哆嗦地扭頭望去,心說,爸,您老大白天的也來扮鬼嚇我呀?我可是您的兒子,要是嚇死了我,誰給您傳種接代呀?

                            正在唐逸扭頭望去的時候,坐在柴櫈上的那位年輕靚麗的女子忙是手勢道:“噓——”

                            唐逸怔怔地一瞧,原來是牛家的兒媳婦余文婷。

                            牛家的兒子牛成福打自去年從廣東帶回來這么一個貌美如花的媳婦后,就再也沒有出去了,一直就這么地窩在村里。

                            原本烏溪村就是個貧窮的村落,很難娶到媳婦的,所以牛成福有了個這么漂亮的小媳婦后,怕去了廣東,余文婷會跟別人跑了。

                            可是唐逸知道,余文婷也曾設法三番五次地找過他,一直在求他將她帶出村去,說她是被牛成福騙來的。

                            當時牛成福在廣東跟她說的是,他家在烏溪縣城,可是等余文婷來了才知道,他所謂的烏溪縣城就這個鳥不拉屎的烏溪村。

                            待瞧清是余文婷后,唐逸這小子不由得猥瑣地打量了她一眼,眼前的這位女子一身城里女孩的穿著打扮,一頭柔順飄逸的長發,膚色白凈,眸若秋波,顯得文文靜靜的,模樣甚是招人憐愛。

                            可是當唐逸猜測到她的目的后,忙是小聲地沖她說了句:“我真的沒有辦法帶你出村的。”

                            余文婷聽著,眨了眨雙眼,那睫毛猶如風中撲翅的黑蝴蝶一般,一雙烏溜溜眼睛盯著唐逸:“你是這村里人,肯定是有辦法的。我知道,是你不想帶我出村而已。我想,一定是你怕得罪牛家吧?”

                            這話純屬激唐逸的,還果然奏效,唐逸一臉不屑道:“操!在這烏溪村老子怕誰呀?”

                            “那你為什么就不敢帶我出村呢?”

                            “因為你是牛家的兒媳婦了唄。我總不能帶著別人家的媳婦到處亂竄吧?”

                            “借口!”余文婷故意顯得一臉瞧不起的神態,“不敢就是不敢唄!我是牛家哪門子的兒媳婦呀?結婚證都沒有,根本就不算是合法的,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兒媳婦,你懂嗎?”

                            見得余文婷那樣,唐逸則是回了句:“在我們村,啥結婚證不結婚證的呀,被人家睡了就是人家的女人了,懂嗎?”

                            忽聽這個,余文婷急得臉紅脖子粗的:“那是姓牛的那個王八蛋強迫我的,我要告他強奸罪!!!”

                            “那你告去唄,你找我干啥?我又不是公安,也不是律師,我能幫你啥呀?”

                            “現在我只要你帶著出村,你明不明白?”余文婷心急如焚。
                            第3章 帶你出村

                            唐逸不由得有些憐憫地打量了余文婷一眼:“我現在不能帶你出村,因為要是我帶你出村了,我就不能回來了。可是,我爺爺他現在臥病在床,需要人照顧。”

                            說完,唐逸又是倍感同情地瞧了瞧余文婷:“你要是想出村的話,西苑湖早上不是有船去鎮上么,你自己坐船走不就好了么?”

                            “我試過,可是……”說到這兒,余文婷的眼眶里閃爍出了淚水來,“可是那開船的,他死活都不讓我上船。”

                            見得余文婷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唐逸更是有些于心不忍地皺了皺眉頭,但他聽了余文婷剛剛那么地一說,他心里已經明白了,一定是牛家跟西苑湖上開船的那個孫老頭打招呼了,所以孫老頭才不愿載她過西苑湖的。

                            可是烏溪村就這么屁大點地兒,夜里放個響屁都能驚得全村的狗叫,所以這家家戶戶都認識,既然牛家已經跟那孫老頭招呼過了,那么他唐逸也就沒有必要再去犯那傻了,因為即便是他去犯那傻,孫老頭也不一定就會載余文婷過西苑湖的,鬧不好最后整他里外不是人的,何必呢?

                            再說了,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還被牛成福那個狗日的睡過了的女子,他唐逸才不會去犯那傻呢。

                            何況牛成福他們一家子一直仗著他舅舅在鄉政府辦公室當主任而牛b轟轟的。

                            他唐逸也犯不著。

                            所以,唐逸甚至無奈地沖余文婷說了句:“既然那開船的不愿意載你過西苑湖,那么我也沒辦法了。”

                            聽得這句話,余文婷的心都涼了半截,那眼淚唰唰地往下落,可是她仍是不甘心地含著淚珠兒、眼巴巴地盯著唐逸:“你是這村里人,你要是想帶我出村的話,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的!”

                            瞧著余文婷哭得他有些心煩,于是唐逸便是煩躁道:“操!我說,你是不是就賴上我了呀?娘西皮的,你還是趕緊回牛家去吧,別擱我家被村里人看見了,最后說三道四的!我還是剛滿二十歲的大小伙子呢,還沒娶媳婦呢!”

                            湊巧似的,正在唐逸的話剛落音時,忽聽堂屋外傳來了村長的叫喊聲:“唐逸,在家沒?”

                            里屋臥病在床的唐老爺子忽聽堂屋門外響起了村長的聲音,也不知道怎么了,唐老爺子忽然像是打了雞血似的,憤恨地喊著村長的小名震怒道:“二狗子,滾!!!別擱我家門前扮狗叫!!!”

                            嚇得正在堂屋門口探頭探腦的村長膽怯地縮了縮脖子,沒敢吱聲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