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霸氣村妞,種個將軍當相公

                            點擊:
                            小農女,種田忙,帶著全村奔小康!
                            栽個花,嫁個果,不想身邊桃花多!
                            一顆小青梅酸酸澀澀趣味多!
                            一只小狐貍瞇瞇笑笑算計多!
                            一只笑面虎溫溫柔柔甜蜜多!
                            一個小霸王猛猛撞撞情意多!

                            第001章 穿越成嫩娃

                            春暖花開,輕風拂面,柳綠桃紅,鳥語花香。

                            不過不好意思,這些都沒有!有的是呼呼吹來的北風,刮在臉上生痛生痛的!

                            胡小萌身上的衣服是布丁落布丁,據說是大姐撿大伯家姐姐穿剩的,又給了二姐,現在到了她的身上。

                            而她此時正躺在一片黃草葉子的山坡上,抬頭望天,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唉!

                            詭異啊詭異!

                            白天定親,晚上睡覺,怎么再醒來就到了這么一個窮的只能喝風的地方了!

                            “小三兒,快起來,不然小蟲子會咬你屁股蛋子!”十二歲的大姐胡漫妮叫了她一下,隨后又去黃草葉子下找剛剛發了紅芽的野菜!

                            胡小萌撇撇嘴疊著兩腿兒,喝著北風仍然看著天,她就不明白了,她一青年才俊,本分做人,好不容易混出了頭,怎么一下子就回到解放前了呢!

                            她雖然是個剩女,但也沒嫌家里給介紹的男人長的銼了點、難看點,畢竟婚事都定下了,可她怎么睡醒覺就到了這里?

                            哦,還變成了一個八歲的小嫩娃兒!

                            靠!

                            她踅摸著她是睡覺睡到這地兒的,那她就再睡回去,就這么一下子變的一窮二白,她不甘心啊!

                            可惜,她睡了三天三夜,睡的惡惡悠悠,睜開眼,她還是在這個窮的四處露風的家里。

                            然后她去撞墻,被老娘張春枝罵的狗血淋頭,胡小萌蔫了,于是胡小萌開始罵天,結果一個雷將她腳邊劈了個大坑,她老實了,她怕自己萬一沒站住掉坑里給自己埋了!

                            “姐,你發現沒發現,小三兒這些天都很不對,以前她喳喳喳個沒完,可這些天她連屁都不放一個,你說,是不是上次咱娘把她打傻了……”胡漫柔提著野菜藍子跑到胡漫妮的身邊,輕聲的說道。

                            “別亂說……”胡漫妮笑了一下。

                            胡小萌再次咬牙,三兒三兒,她怎么就是個三兒!

                            可是,這是不掙的事實!

                            她就排行老三!

                            據說大姐胡漫妮還有二姐胡漫柔這兩個名子是村里老秀才給取的,而到了她這里,胡小花,嗯,爹取的,因為老秀才死了!

                            而她的身下,小四,六歲,漫馨,多好聽啊,據說是一個油走到此的才子得了胡家媳婦一口水喝,幫忙取的。小五,四歲,是個男孩子,那是胡家老爹親自到山上的大廟里找老和尚求的。

                            胡子揚!

                            為什么?為什么?除了她剛穿來的時候,她娘生下的小六沒名子,她不但是個小三兒,還是一朵小花。

                            丫的,就是不知道她是野花還是家花!也不知道她這朵花將來會插在哪坨牛糞上!

                            胡小萌唉聲嘆氣轉頭看了一下,突然怔住了,她們這是走出了多遠?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兒的……

                            “小三兒,起來了,咱們得回家了。”胡漫柔將自己的菜扔給大姐,去拉了一把胡小萌,哦,是胡小花!

                            胡小萌坐了起來,看了看這兩個丫頭,“那個,咱們是不是走錯了地方了?”

                            胡漫妮沒明白,“怎么會錯,咱們不就是在后山……嗎……”

                            胡漫妮那話越說越小聲,這這這是哪里,山連著山,一眼望去,哪里還有山腳下的村莊?

                            ————題外話————

                            開新文了,這一篇不斗了,帶著大家重溫一下年少的時光!嘿嘿……

                            第002章 火烤‘小龍蝦’

                            天漸漸的黑了,姐仨兒從這個山坡爬上去再下了另一個山坡,可就是沒找到回家的山坡!

                            胡漫柔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再也走不動了,坐到了地上,“姐,咱們會不會被狼吃掉……”

                            其實胡漫妮也在強撐,看她蒼白的小臉還有額頭的冷汗,就知道她也沒比胡漫柔好多少。

                            “不,不會,咱們就這么走,一定能走回家……”

                            胡小萌看了看天,又細細的聽了聽,尼瑪,她本身就是個路癡,這可怎么辦?

                            只是,就像胡漫柔說的那樣,萬一碰上野獸……

                            就是不知道天老爺會不會善心大發,將自己送回現代去……

                            “轟隆隆隆……卡嚓!”

                            一個驚天大雷打過,一顆大樹被劈成了兩截!

                            胡小萌嚇的咽了口水抬眼看了一下天,老天爺,我什么也沒說,只是想一想都不行嗎?

                            “哇嗚……”胡漫柔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緊緊地抱住了胡漫妮!

                            胡漫妮再也忍不住心底的恐懼,與胡漫柔抱在一起雙雙嚎叫。

                            然而一道雷聲過后,并未迎來大雨,倒是劈成兩截的樹燃起了小火。

                            因為是松樹!

                            “咕嚕……”

                            胡小萌摸了摸其實已經叫了幾天的癟肚子,民以食為天,看來還是要先弄吃的。

                            不過那姐倆這么一個哭……

                            “Stop!”

                            胡小萌大喊一聲。

                            胡漫妮兩姐被她的大嗓子將哭聲嚇了回去。

                            “小花,你,你說什么?”胡漫妮不明白,平時最為膽小的小花今天竟然都沒有哭?

                            “別哭了,我知道怎么帶你們走出去,不過,咱們得先找點吃的……”

                            “小花,你真的知道回家的路?”二姐胡漫柔兩眼上還掛著淚呢。

                            雖然胡小萌是個路癡,但好歹一些常識性的東西還是知道的,更合況,上輩子她住在山里好幾年!

                            “嗯,來,把那個著了火的樹枝拿著,不然一會天黑了不好走路……”

                            在胡小萌的帶領下,胡家姐妹花人手一個冒著火星的樹枝,緊緊地跟在胡小萌的身后走去,沒多久就看到了一條小河!

                            哦,胡小萌路癡不假,可這耳朵好使,她早就聽到了水聲,所以才尋了過來。

                            迷路嘛,跟著水走就行,總能走出深山的。

                            “胡漫妮,會捉魚嗎?”胡小萌看著水中游來游去的魚咽了口水問道。

                            “沒沒有網……”

                            胡小萌嘆息一下,也不知道那些穿越人士是怎么在什么工具都沒有的前提下捉魚的,還一抓一個準!

                            于是胡小萌在夕陽的余光中,下了河。

                            要命,這河水撥涼撥涼的,撥的她的小腿肚子都快抽筋了!

                            然后胡小萌咬牙忍了一會,那涼意慢慢的散去,彎下腰輕輕的歇開石頭,吼吼,兩只“小龍蝦”!咳咳,好吧,其實是兩只蝲蛄趴在那里,兩手一按,一手一只!

                            沖著岸邊的兩姐妹道,“看看,一會吃‘龍蝦’,你們兩個快點就近找點干材,用那個樹枝將材點著,然后咱們回家!”

                            姐倆立馬聽著吩咐,找了些干草干枝,用嘴吹著將火升了起來。

                            而胡小萌童鞋一轉眼,外掛的衣服已經包了二三十只的蝲蛄了!

                            胡小萌找了細柳枝,將蝲蛄串了起來,放到火上烤,濃濃的味道很快出現,胡家姐妹直咽口水。

                            看著小姐倆,那因為升火而花了的臉,胡小萌笑了,其實一切從頭做起,也挺好不是嗎?

                            “給!”胡小萌將蝲蛄遞給姐倆,然后三姐妹相視一笑,一起吃了起來。

                            墊墊肚子,熄了火,小姐倆跟在胡小萌的身后順著小溪向下走去。

                            “小花,這樣會找到家嗎?”胡漫柔問道。

                            “至少這樣咱們能找到人家!”胡小萌哪里知道能不能回得了家,畢竟她才穿來沒多久,真心不熟悉這里的環境!

                            只是常識性的知識,在深山里迷路了,找到一條河,順著河水走就好!當然,運氣一定要好,別的碰上了瀑布,還得繞出去……

                            第003章 狠狠的踹灰它

                            可是胡小萌從來不知道她還長了一張烏鴉嘴!

                            繞過兩個山頭,在天馬上就全黑下來的時候,胡小萌看著腳下那一條長長的水線,聽著那嘩嘩的水聲,頓時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如果她說的這么準,沒穿越的時候,她一定多買彩票,中它個十個八個五百萬,何來她大學畢業就窩到深山去修里地球!

                            “小花,我們怎么下去?”

                            胡漫妮完全沒有主張,看著胡小萌問道。

                            “這個……”跳下去!

                            當然,她不能說這話。

                            不說這天冷不冷,萬一兩孩子虎了吧幾的真的跳下去,那可有樂子了!

                            “喂,上面站著的是胡家妮子嗎?”突然水下有人喊了一句。

                            “哇……”卻沒有想到,聽到這聲音,胡漫柔是哇哇大叫,“楊嬸子,楊嬸子……”

                            胡小萌聳肩,雖然烏鴉嘴了,可總算是見到活人了!

                            似乎還是一個屯子里的,真好。

                            “欸欸,漫柔啊,你別哭嬸子這就去叫人啊,你們老實呆在上面,別亂動啊……”

                            那聲音漸漸的遠了。

                            胡小萌聽得出,那聲音的主人,年齡似乎并不是很大,可卻很熱心。而這時,在這黑漆漆的夜里,冷不丁被什么摸到了腳你會做何?

                            當然是狠狠的踹灰它!

                            于是,就聽得“噗通”一聲,從下面傳了上來。

                            “小花,你做了什么?”胡漫妮轉頭去看她。

                            胡小萌不大自然,她剛剛踢出去的那一腳力氣可不小,然后,她的腳貼上的好像是一個人的腦袋?!

                            而這時,已經有人趕了過來,大家手里拿著火把,卻聽到楊嬸子大聲喊道,“天啊,石頭,這大冷的天,你咋還跳到水里了,快點上來!”

                            “呀!”

                            卻是胡漫妮驚呼了一下。

                            “怎么了?”胡小萌問她,還以為是什么咬了呢。

                            “你,你剛剛將石頭踢下去了?完了,完了,那小子報復心可強了,原來你就被人修里,這回他非打掉你的牙不可!”

                            卻是胡漫柔接過了話,這回她也不哭了,也不怕了。

                            “為什么啊?”

                            “你還問為什么?哪次不是你惹了人家,結果次次被收拾,上次正好讓娘遇上你挑事,結果被娘狠揍一頓,你忘了嗎,這回你又將他踢到水里,回頭,你倆還得打,到時候,咱娘還得揍你……”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