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鄉村小神棍/極品小神棍

                            點擊:
                            小小神棍,醫卜星相,無所不能!
                            觀氣色,斷吉兇,尋命理,論禍福……
                            察氣運,定陰陽,看命數,推旺衰……
                            看張橫這個小神棍,如何以草根的身份,游戲權貴,逍遙花間,玩轉億萬財富于股掌,盡在《極品小神棍》!

                            第1章 地鐵遭遇

                            “啊,你這色狼,你想干什么?”

                            擁擠的地鐵車廂里,陡地傳來了一個女子的尖叫。

                            張橫渾身劇震,猛地驚醒了過來,卻被眼前的情形給震呆了。

                            此時此刻,眼前一個年紀在二十多歲的年輕少女,正羞憤交加地指著他在喝叱,四周,無數人充滿鄙夷而憤怒的目光,凝注到了他的身上,一個個指指點點著,群情激憤。

                            “這么年青就不學好,竟然在這地鐵里做色狼,真是太不要臉了!”

                            “是啊,是啊!這種色狼,跟他客氣什么,快快報警,叫警察把他抓起來!”

                            “唉,年青人好好的什么不好學,卻學色狼,作孽啊!”

                            四周指責議論聲一片,人們已自動地向旁邊退開,硬是在人滿為患的地鐵車廂里,擠出了一個空間,把張橫孤立在了那兒。

                            “呃,我,我,我……”

                            望著四周這副情形,張橫又驚又急,似是想解釋什么。但是,他我我我的我了半天,一時卻不知該如何說才好。

                            張橫,一個鄉下來城里的打工仔,今年二十二歲,如今在一家生物公司上班。

                            只是,他做夢也想不到,今天早上乘地鐵上班,卻會被眼前的這個少女指責為猥褻她的色狼。

                            他本想為自己辯解幾句,但想到剛才的事,張橫的神情卻是陡地變得難以喻意的古怪起來,心中暗呼:“真的嗎?這是真的嗎?”

                            不錯,就在剛才,張橫身上確實是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剛上地鐵,張橫就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母親告訴他,他的妹妹張秀要訂婚了,對象是村里朝百萬的兒子朝平安。

                            “不,這怎么可能,母親,你是不是搞錯了。”

                            張橫頓時被震驚了。

                            張橫自然知道村里朝百萬家的兒子朝平安是誰,那是個傻子。二十歲了,還不會說一句完整的話,整天流著口水,村里人都叫他傻子安。

                            不僅如此,自己的妹妹張秀今年還只有十九歲,剛在讀大二。

                            以傻子安的情況,妹妹阿秀怎么會突然要與他訂婚呢?

                            然而,電話里母親長長地嘆了口氣,她說的話更是無奈:我們惹不起朝百萬家啊!

                            張橫的腦袋瓜子嗡的一聲,一股極度憤怒的情緒剎那充塞了心神,讓他悲憤無比。

                            母親后來說了些什么,張橫已完全聽不到了,他的腦海中只回響著母親的那句話:我們惹不起朝百萬家,我們惹不起朝百萬家!

                            而張橫也明白了母親的意思,妹妹是被逼無奈,這才要與傻子安訂婚。

                            “不,不,不行,這絕對不行!妹妹絕不能嫁給傻子安!”

                            張橫的心在怒吼,手卻是死死地捏住了胸口的一件掛件。

                            那是一個核桃木雕鏤的掛件,雕的是一尊頭上長著獨角的怪獸圖騰。

                            也許是用力過猛,那個核桃木掛件,竟然啪地一下被捏碎。

                            陡地,手指上傳來了一陣刺痛,核桃木的碎片,扎破了張橫的手指,一縷鮮血,沾染到了上面。

                            嗡!

                            腦海轟然一震,一股熱流猛然從指間傳來,無數的信息也滾滾地灌注到了張橫的意識里。

                            “天巫之種,得天巫之種,受天巫傳承!”

                            一個蒼涼而扭澀的聲音響起,緊接著,無數的影像和符號,如同走馬燈般在張橫腦海中閃過。

                            “天巫傳承,天巫之道,醫卜星相,包羅萬象,奪天地造化……”

                            張橫喃喃地念道著意識中灌入的信息,整個人震憾在了當場。

                            根據這些信息,自己得到了一個叫天巫的傳承,其中包括了巫術以及醫術和占卜星相之術的許多神奇知識。

                            也正是在那不可思議的奇異狀態下,張橫有些手足無措,所以做出了一些無意識的動作,卻正好碰觸了前面女生身體某些不該碰觸的部位,這才會被她認為自己是猥褻她的色狼。

                            望望四周一個個或憤怒,或惋惜,或幸災樂禍的人們,再看看面前羞惱交加,憤恨無比的少女,張橫的目光落到了自己右手。

                            右手的手指還流著血跡,破碎的核桃掛件散落了一地。而腦海中那些信息,卻依舊是如此的清晰,仿佛它們本來就是自己多年的記憶一樣,早就鐫刻在自己的意識里。

                            “難道這是真的,自己剛才真的得到了那個天巫傳承?”

                            張橫又驚又疑,心情難以喻意:“可是,現在該怎么辦,貌似自己如今成了猥褻少女的色狼。難道自己真的要去局子里呆上一段時間,吃上幾天干飯嗎?”

                            更重要的是:一旦自己進了局子關上幾天,妹妹阿秀下周與傻子安訂婚的事,豈不是要落實,阿秀這不是掉入了火坑!

                            怎么辦?怎么辦?到底該怎么辦?

                            張橫急得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滾滾地流了下來。

                            第2章 天巫透視眼

                            嗡!

                            正心急如焚,突然眼前一陣模糊,面前的那個少女變得朦朧起來,她的身周象是突然籠罩了一層光氳,整個人如夢如幻般的不真實。

                            “呃,這是怎么回事?”

                            張橫一怔,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他下意識地望向了四周。

                            但是,四周的那些人,此刻也全部變得虛幻一片,每個人的身上,竟然也全似籠罩了一層光氳,光怪陸離。

                            不僅如此,隱隱約約的,還可以看到這些人骨架的輪廓,很是詭異。

                            張橫的嘴頓時張成了蛤蟆,一時愣在了當場。

                            正有些不知所措,腦海又是一震,一段信息再次傳來。

                            “天巫之眼,明察天地氣象,洞悉萬物氣運,斷吉兇,辯禍福……”

                            張橫喃喃著,神情急劇地變化起來:“原來這是得到了天巫傳承,小爺開啟了天巫之眼。”

                            張橫終于明白了自己眼前這詭異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原來是獲得了天巫傳承之后,自己所獲得的一項異能……天巫之眼。

                            按照信息的提示,天巫之眼可以察看天地萬象的氣運,從而明白吉兇,判斷禍福。

                            萬事萬物都有氣運,普通人自然無法看到氣運的存在。但是,在天巫之眼下,氣運卻是纖毫畢現。

                            就以眼前的情形來說,那些人身上籠罩著的光氳,就是這些人各自所擁有的氣運。

                            “啊,讓一讓,讓一讓,乘警來了!”

                            這個時候,車廂里又是一陣騷動,車廂一端的通道里,一名列車員和一名乘警從人群里擠了過來。

                            顯然,剛才已是有人通知了乘警,現在卻是趕過來處理這里的事情了。

                            張橫的心神陡然一震,也立刻從那詭異的狀態中驚醒。

                            望望那邊擠過來的乘警,再看看四周群情激憤的人群,張橫心中陡地一凜,知道自己再不采取措施,只怕真的要去局子里喝咖啡了。

                            “不,小姐,你搞錯了,剛才我沒有對你做什么,我是個中醫,我只是發現你身上有問題。”

                            張橫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連忙轉向了那名少女:“你身上這個部位是不是有黃豆大小的一個紅斑。”

                            張橫手指指向了少女左邊胸口的部位,大聲地道。

                            “啊!”

                            那少女原本被張橫那句他是中醫給怔了一下,但是,張橫后面那句你那個部位是不是有一粒黃豆大小的紅斑,卻是讓它象受驚的兔子一樣,幾乎跳起來,整個人更是一下子雙臂緊緊地抱住了胸前,用包包死死地護住了胸口。

                            張橫所說的那個部位,正是她的胸口。

                            少女自然知道,自己的胸口確實是生有一個黃豆大小的紅班。

                            但是,這卻是讓她陡然意識到,貌似眼前的這只色狼,不僅趁著人多摸了她,還偷窺了她的隱私部位。

                            不是嗎?她胸口有一枚黃豆大小的紅班,如果不是偷窺了她,這色狼是如何知道的?

                            不僅是她,旁邊的人也頓時喧嘩一片,許多人再次叫罵起來:“啊呀,這個家伙太不要臉了,偷窺了人家,竟然還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還怕別人不知道,真是太不要臉了,太囂張了,現在的色狼都這么牛嗎?”

                            “呃!”

                            張橫一怔,臉色也剎那漲得通紅。

                            他也猛然意識到了,剛才自己的那句話,確實是有些出格了。

                            但是,此刻話已出口,要想收回來已是絕無可能,張橫也只好硬著頭皮再說下去了。

                            “啊呀,你們不要誤會,我真的不是偷窺了她,而是從她的氣色上看出來的。”

                            張橫現在也只有睜著眼說起了瞎話:“你們應該知道,中醫有望聞問切,我就是從望氣這一項,看出了這位小姐身上有問題。”

                            說著,也不等旁邊眾人的反應,再次轉向了那位少女:“這位小姐,你的那個紅斑,平時不痛不癢,也沒什么感覺,但是,你要是來了例假,那個紅斑就會又痛又癢,甚至心臟也會時時地絞痛,對不對。”

                            “還有,你曾到許多醫院去看過,有醫生當這紅斑是紅斑狼瘡給治。”

                            張橫繼續道:“可是,治到現在,也不見有任何的見效。其實,你的這個紅斑不是什么紅斑狼瘡,而是一種怪疾。”

                            張橫喋喋地說著,對面的少女神情卻是越來越古怪。

                            原本,當張橫說到她來例假的時候,少女又羞又急,還以為眼前的這個色狼又要胡說八道羞辱她了。

                            但是,當聽到張橫后面的話,少女的神情陡地一僵,臉上也猛地露出了驚駭的神色:“啊,你怎么知道的?”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