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風流小農民(有煙的幸福男人)

                            點擊:
                            悲催小農民戀上都市富二代的妖嬈女友。沒錢,沒權,沒地位,那只能憑借俺擎天之術,讓她瘋狂,讓她愛上我! 土生土長在農村,我的偉大理想就是把農村改造成我的后宮,關進滿園春光。 把上流社會改造成老子的廁所,別跟我提你們多有錢,你們多有文化教養! 這是一部風流而不下流,就算是下流也不是很下流,就算是很下流也不會非常下流的農村小伙翻身的風流故事!

                            第一章:村里的寡婦都喜歡我

                            俺們村兒可是遠近聞名的寡婦村兒,別看村兒只有百十來戶,光就是三十五歲以下的寡婦就有十幾二十家。夾答列傷

                            隔壁鄰居張小花,今年才二十六,病死了丈夫。村西頭的劉月月,今年才二十一啊,剛結婚第二天早晨丈夫就死在床上了,醫院一檢查,說是什么勞累過度!還有村口的韓夢,三十出頭,如狼似虎!死了丈夫晚上孤獨……

                            這其中還有俺嫂子劉翠翠,這還要從五年前說起,俺哥許大多跟嫂子結婚后這就出城打工了,大哥一走這就是五年,期間一個電話也沒有打,就像是徹底的失蹤了一樣,因為走得急,也沒有給老許家留個種,這一晃就是五年,眼看著嫂子就要進ru寡婦軍了,許二多的心甚是擔憂……

                            就是因為寡婦多,俺們村村長的位置可是一個寶座,感情跟在女兒國的皇帝一樣,寡婦為了生活也能被潛規則!

                            好在目前為止俺許二多的老爸許全有是這村兒的村長,寡婦有啥事,還是需要找我許二多……不過俺許二多還是特別中意嫂子,大家不要誤會,俺許二多只是中意嫂子做的飯,心中也有點擔心嫂子晚上會不會寂寞什么的……

                            “妹子……”

                            “你叫誰妹子呢……”

                            寡婦韓夢瞪著眼,有點不樂意的從許二多的大腿上站了起來。

                            許二多咽了咽口水,韓夢就像一頭狼,一頭漂亮的母狼,雖然她比自己大了將近十歲,可是韓夢確實村里出了名的肥臀美人兒,身材雖有些高大,卻很勻稱,完美的大S身形,雖然帶著一些農村的樸素,可卻是一個十足的美人兒,只不過就是脾氣有些熱了點,村里的野漢子都想把這一匹上等的烈馬服服帖帖的征服在胯下,開以顯自己男人的威嚴與實力,當然許二多也想,尤其的想。

                            許二多看著韓夢的表情,嘿嘿笑著搓了搓手,只能暫時用軟話說道:

                            “別!姐,夢姐,別生氣,我這都叫習慣了,來坐,別客氣”

                            許二多又重新讓韓夢坐在了腿上,雙手也搭在了韓夢的大腿上,不時的在輕柔一下。

                            “那事兒你跟你爸說了嗎?”

                            “這個你就放心吧,低保的事兒都差不多了,三兩個月就下來了,可你當初答應我的事兒你也沒有辦啊”

                            “你急什么,過兩天我去縣城,你想來就跟著來吧”

                            韓夢白了許二多一眼,站了起來,扭身就走,許二多一聽這話,頓時春心蕩漾的嘿嘿一笑,有一手“啪”的打在韓夢的肥臀上,這小騷hu?去縣城還能有啥事兒,看那自己不出幾天就要成為村里的真男人了!

                            一想起韓夢的身材,許二多的哈喇子都快流了下來。

                            今年鬧了旱災,田里的莊稼眼看著就沒了收成,這農村人一年的收入可都在這莊稼上呢,村長許全有坐在大門口抽著旱煙,嘴里還在望著老天謾罵著!

                            “爸!依我看啊,這旱災是不可避免滴,我現在倒是有個好想法啊!”

                            許二多走過來,鄭重其事的說了一聲。

                            許全有白了許二多一眼:

                            “你個兔崽子能有什么辦法讓老天下雨,別給我出些什么歪門邪道的”

                            許二多搖了搖頭:

                            “爸!我實話跟您說吧,我在縣城里認識一個黃半仙,那黃半仙那叫一個厲害,算命祈雨,占卜算卦那叫一絕,人稱黃半仙,甚至有京城那邊兒的大身份大背景的人都來找黃半仙算上一卦,可黃半仙有個規矩,只給有緣人算啊,還好您兒子我是黃半仙的故交,也算是個有緣人,我請黃半仙來為我們村兒做法事祈雨一場,這旱災不就是過了嘛……”

                            “滾犢子,你不知道老子從來都不信這玩意兒的!我怎么不知道你還認識一個什么黃半仙!”

                            “爸!你可想好了,有句話說得好,只要有一分的希望,也要用十分的努力去爭取啊!爸,你身為一村子長,村兒里那么多良田很可能就是因為你的一句話而全部死在田里啊!爸,我身為您的兒子,不想讓你成為千古罪人,這才好言相勸的啊!爸啊……”

                            許二多像是在哭忠一樣,一句一個感嘆,一句一個悲憤,終于讓許全有的心動搖了:

                            “那你個兔崽子就幫我把那什么黃半仙請來吧”

                            “可是爸,請黃半仙友情價差不多也要五千”

                            “這個我知道,你先去把黃半仙請來我在給錢!”

                            “可是爸,我去縣城找黃半仙也要錢啊”

                            “多少?”

                            “一千吧!”

                            “什么?”

                            許全有眼珠子一瞪,站了起來,看著許二多:

                            “一千!老子十塊錢借頭驢去縣城能跑個來回,你敢問我要一千?”

                            許二多搖頭故作嚴肅的嘆道:

                            “爸!你也知道,黃半仙那可是半個仙人啊,雖然我與他是故交,可是就是因為是故交所以見面禮輕了也不合適,你說是這個理兒吧”

                            “哼……要真的是半個仙人,那就沒有這么俗,只有五百,愛要不要,不要拉倒!”

                            許全有有些生氣的甩給了許二多五百塊,這一個農村老漢,雖然是個村長可五百塊錢也不是一個小數。夾答列傷

                            許二多拿了五百塊,雖然面兒上時無奈的點頭答應,可心里卻早已笑的春心蕩漾:

                            “爸!這也行,那你就在家等著吧,我這就去把我的老友黃半仙給你請來,下雨是必須的啊!”

                            把錢揣進口袋,許二多這就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可許二多沒有去什么縣城,而是直接來到了村西頭劉月月寡婦家的墻頭外。

                            站在墻頭外,許二多想探頭先看看院里有沒有人,劉月月的婆婆張嬸兒也是一個寡婦,可張嬸貞潔精神非常好,居然能守寡三十來年,現在劉月月撞到了這么一個婆婆,二人共同照顧著一個四歲的妮兒也是苦了劉月月了,讓劉月月更苦惱的是婆婆居然都要管著自己跟村子的漢子說話都不能太久,自己今年可才二十剛出頭,要是就這樣過一輩子,那還不如真的早點死了算了。

                            可劉月月天生骨子里就帶著叛逆勁兒,沒嫁過來的時候親娘都管不了,何況還是婆婆。

                            “小婷婷……”

                            許二多躲在柴堆里,沖著門口正在獨自玩耍的小妮兒叫了一聲,又拿著手中的棒棒糖揮舞一下。

                            那門口可愛的妮兒認得許二多,許二多也不下于十次拿著棒棒糖來這樣賄賂小婷婷。

                            也沒有說話,小婷婷拿了棒棒糖就進了屋!

                            到屋里寡婦劉月月二話沒說,心里就明白了,這就像是一個地下黨的接頭暗號一樣,一看這女兒從外面拿了一個棒棒糖,就知道這棒棒糖是許二多的!

                            “娘……俺去村口買包鹽啊!”

                            “嗯去吧……”

                            劉月月擦了擦手,這就帶著一抹微笑走了出去,轉身到了柴堆前,這麥稈柴堆很大,劉月月也是一個高手,他來那柴火都是從中間掏,慢慢的這柴火就被劉月月掏出了一個大洞,而這大洞以后就成了她跟許二多的秘密會點。

                            劉月月看四周沒人過,彎腰就進了柴堆洞里,許二多就在洞內等著劉月月。

                            看劉月月進來,許二多話都沒說,直接就忍不住撲了過來,把劉月月按在身下,倆手不停的亂摸,嘴也跟著湊了過來。

                            “別!別!別啊!”

                            劉月月反抗著,把許二多從身上推了下來,有些不樂意的怒道:

                            “干什么啊,大白天的你還不害臊啊!”

                            許二多擦了擦嘴角的麥稈皺眉道:

                            “那你晚上也不肯出來啊,月妹子,你說我們都這樣秘密約會也要好幾個月了,你差不多也有點急了吧,你看是不是該有下一步進展了”

                            許二多試問了一聲,試探著把手放在了劉月月的大腿上,又來回的摸了摸。

                            “進展什么啊,要是被外人發現了我可是要浸豬籠的啊”

                            “操!這都什么年代了,要是浸豬籠,你婆婆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不許你說我婆婆壞話!”

                            劉月月的口氣有點凌厲,翹著嘴看著吊兒郎當的許二多說道。

                            許二多皺了皺眉眉,又試探著輕輕的撲在劉月月的身上,這次劉月月居然沒有反抗,許二多一看機會有了,雙唇就沖著劉月月的小嘴蓋了上去,二人翻滾了一會兒,許二多的手也有點不安分了。

                            許二多正要有下一步的動作,劉月月就把許二多給推開,看著許二多有點兒失望的眼神看著自己,劉月月輕輕的咬了咬嘴唇:

                            “現在還不行,我要回去了,下次吧,娘還等著呢”

                            說完話,劉月月就要往外走,許二多連忙拉住劉月月笑道:

                            “別慌還有事兒”

                            說話間,許二多從口袋里拿出兩百塊錢遞給了劉月月又說道:

                            “這錢你拿著,給婷婷買點好吃的”

                            劉月月接過錢,看著許二多眼中帶著幾分感動:

                            “你對我真好”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卻聽的許二多得意自豪的一笑:

                            “那要是看對誰了,哦對了!我過幾天要去縣城辦事兒,你想要什么?我給你買”

                            “真的?”

                            “我還能騙你嗎?”

                            “我要這個……”

                            說著話,劉月月有點兒不太好意思的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托了托。

                            許二多瞬間就明白了劉月月的意思,臉上露出了y?n蕩的一笑,身子湊了過去問道:

                            “行!我給你買全套的,到時候你要傳給我看看啊”

                            “討厭……”

                            “哎……你穿多大的?”

                            許二多盯著劉月月的酥xi%u14Dng又問了一聲。

                            劉月月小嘴一翹,頗有些自豪的說道:

                            “36b”

                            許二多眉頭一皺故作疑惑的搖頭道: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