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修神邪尊(上)

                            點擊:
                            一次橫禍,非但沒有讓孤兒葉炫喪命,反而得到上古逆天傳承,修逆天功法,得鴻蒙星辰塔,神秘玉牌……
                            從此以后,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動念間,天地變色,神魔皆避。
                            欲以無盡劫力,練不朽神體,破碎蒼穹,登臨無上至尊神位。

                            第1章 少年葉炫

                            福利孤兒院后山,一個穿著單薄的灰色衣衫,體型偏瘦,頭發略微有些枯黃,一臉病態般蒼白的男孩斜靠在一棵青松樹上,望著天際西下的夕陽,眼神中充滿了與他年齡不相符的滄桑與睿智,不甘與憤怒。晚霞的余暉映在病態般蒼白的臉上,突然顯得有些蠟黃。

                            半響,男孩收回遠眺的目光,低下頭,緊緊地握緊拳頭,眼中閃過一絲怨毒與仇恨,陰冷的自語道:“你們加在我身上的侮辱與打罵,總要一天我會十倍百倍的討還回來的!你們等著吧!”

                            而后松開緊握出現白印的拳頭,苦澀的嘆息一聲道:“難道,真的就沒有一點辦法嗎?這些年,一直堅持的鍛煉身體,依然改變不了結果嗎?”眼中的無力顯得更加濃郁了一份。

                            而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想從山腰處傳來。

                            “炫哥哥,炫哥哥……”

                            男孩聽到清脆如同風鈴般悅耳的聲音,眼中仇恨與怨恨快速的隱藏眼底,仿佛從沒有出現一般。而后站起來望著山下面那道纖細,卻很努力向上攀爬的身影,目光中充滿了溺愛與疼惜,臉上的笑容如同大雪初晴,在這一刻,雖然有些蠟黃的臉,卻充滿了陽光。

                            男孩咧嘴輕輕地笑了。笑的那么的幸福,那么……讓人心疼。

                            “啊!”

                            徒然,一聲驚恐的尖叫驚醒了正沉侵在幸福當中的男孩。驚醒后的男孩,臉上充滿了擔憂與焦急,而后如同一頭獵豹般,直奔出事之處,很難想象,如此瘦弱的身子骨,在危機之際,竟然爆發出獵豹般的速度,當真驚人無比。

                            “靈兒,你怎么了?”聲音中充滿了恐懼與焦慮。

                            女孩子抬起精致的俏臉,眼中充滿委屈的淚水,憋著嘴,低聲啜泣道:“炫哥哥,蛇……蛇……”

                            “什么?蛇?在哪兒呢?靈兒,咬在哪兒了快給炫哥哥看看”男孩心中一陣恐懼與刺痛,感覺腦子一陣發懵,心臟也因為女孩子的話狠狠的一陣緊縮,如同一把抓住隨即狠狠的捏了一把般的疼,恐懼波濤洶涌般侵襲著男孩子的心神,就連說話都已經帶上顫音。

                            要是丫頭被蛇咬了,中了蛇毒,這可怎么辦?

                            可見女孩在男孩心中的地位有多高,多重要。

                            女孩子梨花帶雨的臉上,充滿了驚恐,可是,一看到男孩子,眼中的恐懼如同冬雪遇到驕陽一般,快速的融化。

                            女孩就這樣疼惜的看著男孩的臉,心疼的輕輕撫摸道:“炫哥哥,那些混蛋又打你了?”

                            男孩氣惱道:“死妮子,快點說蛇咬在哪兒了?不行,來哥哥背你去醫院,不然遲了就麻煩了。”說著瘦小的身子蹲了下來,示意女孩子爬上去。

                            女孩子破涕為笑,一雙好看的黛眉此刻化作九天銀月,彎彎的,好看極了。突然,女孩俏臉一紅,狡黠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孩,弱弱的說道:“炫哥哥,其實……其實,我并沒有被蛇咬……”

                            嗯?

                            男孩一愣,而后咆哮道:“死丫頭,你是不是要嚇死我啊?”吼完,臉上突然出現病態般的潮紅,就連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這一幕嚇壞了眼前的女孩。

                            女孩滿臉驚慌害怕的撫摸著男孩起伏的胸膛,急聲解釋道:“炫哥哥,你聽我說,我是看到蛇了,但是沒有被咬,你看,你看你后面的那棵白樺樹上,你看嗎,靈兒沒有騙你啊,炫哥哥,你不要嚇靈兒好嗎?靈兒好怕,嗚嗚……”說著,名叫靈兒的女孩,竟輕聲哭了起來。

                            聞言,男孩轉過身,瞳孔一陣緊縮,果然,就在大約五步距離的地方,一條如同青草綠菜般顏色,嬰兒手臂粗細的菜花蛇盤踞在碗口大小的白樺樹樹杈上,朝著自己吐著腥紅的信子,男孩頭皮一陣發麻。而后,胸中的怒氣也漸漸的散去。

                            “好了靈兒,是炫哥哥錯怪你了,我給你道歉,你不要哭了好嗎?”臉色漸漸恢復的男孩,有些疼惜的揉揉懷中女孩的小腦袋。

                            “炫哥哥,你沒有錯,以后我再也不惹你生氣了,你不要再給靈兒生氣了好嗎?”女孩邊擦著眼角的淚痕,一邊后怕的說道。

                            男孩笑著點點頭。

                            而后,女孩看著男孩臉上的淤青,氣憤的問道:“炫哥哥,你臉上的傷是不是有是徐牧那個混蛋打的?”

                            聽到徐牧這兩個字,男孩眼底閃過一陣怨恨與殺意,但,卻以極快的速度隱藏了起來,他不想她看到,怕她擔心!而后,笑著搖搖頭說道:“不是,這是哥哥不小心摔的,好了丫頭,時間也不早了,再不回去,院長又要說話了”說道院長是,男孩眼中掠過一絲感激。畢竟,要不是好心的院長,也許,自己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經喂了野狗了。

                            女孩深深的看了男孩一眼,隨即從懷中拿出一些消炎的碘酒和棉簽,疼惜的說道:“炫哥哥,我先給你清洗一下吧,不然時間長了就會感染呢”至于院長一說,在女孩眼中顯然沒有男孩臉上的傷重要。

                            只是,女孩懷里怎么會有棉簽與碘酒呢?男孩子看到女孩手中的碘酒和棉簽,心底某一個最柔軟的地方狠狠的一顫,看向女孩的眼神越發的柔和深情。

                            “傻丫頭,你為什么要對我這個將死之人這般好呢?”男孩心底一陣黯然與刺痛。

                            不一會兒,女孩細心的把男孩臉上的淤青用碘酒擦拭了一番后,兩人便手牽著手,開開心心的向福利孤兒院走去。

                            兩人離開了小樹林,卻留下了許多的歡聲笑語,在樹林間飄蕩。

                            …………………………

                            男孩名叫葉炫,今年十八歲,是在福利孤兒院長大的孤兒,由于從小身體不好,身子骨有些羸弱,臉色也有些病態般的蒼白,長相雖然普通,整個人卻給人一種陽光的感覺,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不算高,但也不算低。

                            而女孩,名叫夏靈,如白玉般白皙粉嫩的瓜子臉,一雙水靈靈會說話的眼睛,小巧精致的鼻翼,,柔順烏黑的長發隨便扎在腦后,笑的時候,有一對好看的酒窩,雖然年齡只有十六歲,但卻已經有一種驚人的美散發出來,喜歡穿粉紅色的衣服,尤其是連衣裙,整個就是一美麗動人,可愛清純的林家小妹模樣,而家就在孤兒院不遠處的安居小區,算是葉炫的青梅竹馬。

                            青陽市,一座人口在兩百萬左右的大都市,更是一座與國際接軌的經濟大市,而福利孤兒院就坐落在青陽市北部,龍田區郊區。

                            這里偏僻安靜,遠離塵囂,風景也很秀麗。

                            葉炫熟稔的牽著夏靈冰涼的小手,漫步走入福利孤兒院,看著孤兒院中十幾個三四歲的孩子在一起嬉鬧,葉炫與夏靈對視了一眼,皆從眼中看出一絲疼愛與憐惜。

                            如此可愛天真的孩子,卻是孤兒,孤兒也就罷了,還幾乎全是殘疾人,不是有心臟病,就是有小兒麻痹癥,又或者是畸形等。

                            而院中的孩子們看到葉炫兩人,頓時親熱的跑過來,圍著葉炫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葉炫輕笑一聲,蹲下羸弱的身子,抱起一個扎著馬尾巴鞭子,小臉如同瓷器娃娃般晶瑩剔透,可愛至極的女孩,疼愛的在小臉上輕輕的捏了一下,笑著問道:“小小,告訴炫哥哥,今晚有好好吃飯嗎?”

                            小小在葉炫的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咯咯的笑著說道:“炫哥哥,小小今天吃的好飽哦,慈心奶奶做了了好多好吃的呢!”

                            慈心奶奶,是福利孤兒院的一位做飯的義工老人,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在孤兒院已經有十幾年了,老伴兒死的早,有一個名叫鐵牛的兒子在外地打工。

                            葉炫捏捏小小的小鼻翼,溺愛的問道:“都有什么好吃的啊?”

                            小小搖著頭,做出一副沉思的模樣,然后一下子鉆進葉炫的懷中,接著又鉆出來,扮了一個一個鬼臉,古靈精怪的咯咯笑道:“炫哥哥,小小忘了……”

                            夏靈被小小的古靈精怪搞得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溺愛的點了一下小小的額頭,笑罵道:“真是個人小鬼大的鬼機靈!”心底卻哀嘆一聲:“哎,這么可愛的小寶貝,卻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想到心臟病,夏靈一臉疼惜的看著自己的炫哥哥,眼中閃過一絲黯然與哀痛。因為,她的炫哥哥同樣也是這個病。

                            夏靈看著在院子里和孩子們嬉鬧的葉炫,眼中的疼惜更加濃郁。好想為自己的炫哥哥做一些事,希望能改變炫哥哥身上的痛苦,可到頭來卻發現,一切都是那么的無力與徒勞。

                            “丫頭,想什么呢?這么出神?”這是葉炫清瘦卻菱角分明而不失秀氣精致的臉突兀的出現在夏靈眼前,嚇的夏靈一跳。

                            夏靈深情的凝望著眼前的男孩,迅速的隱藏掉眼底的那一抹悲痛,露出兩個好看迷人的酒窩,搖搖頭,柔聲說道:“炫哥哥,我在想,我們的院長大人此時在干嗎呢?怎么還不回來呢?”

                            葉炫聳聳肩道:“誰知道呢,那可是大忙人呢!”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不知覺的,便已經到了晚上九點多了,這時,葉炫滿臉柔情的看著夏靈說道:“靈兒,天已經快黑了,你回去吧,要是回去晚了,夏姨又要說話了!”葉炫口中的夏姨,當然就是夏靈的媽媽,不過,對于女兒和葉炫的交往,很是反對,故,葉炫才會這樣說,他不想讓自己喜歡的女孩為難。

                            “炫哥哥,就讓我再待會兒嘛,沒事的,媽媽問了我就直接說在陪孩子們玩呢”夏靈嘟著嘴,有些孩子氣的抓住葉炫的手說道。

                            “好了丫頭!”葉炫刮了一下夏靈的鼻翼,疼愛的說道:“已經很晚了,趕緊回去吧,明天還要上課呢!”

                            “哼”夏靈嬌憨的哼了一聲,最后還是離開了,只是,葉炫不知道的是,夏靈轉身走的那一刻,眼底淚花涌現。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