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重生在神話世界

                            點擊:
                            故事從聊齋開始。
                            刻骨銘心的聶小倩,割頭換面的陸判,仙凡相隔的畫壁,秀外慧中的辛十四娘,化蟬而去的蘇仙,令人啼笑皆非的罵鴨,苛政猛于虎的促織……
                            妖狐,女鬼,書生,官吏,閻王,仙人,光怪陸離,千變萬化,演繹出一個又一個離奇的神話故事。
                            重生的少年郎陳巖紅塵煉心,修道明神,攜三尺法劍,斬邪神,滅妖鬼,堅定信念,只為長生。
                            只是,聊齋才是開始,西游和封神也不是結束,時空連綿,神話不斷。
                            同樣的人物,不一樣的故事,非無限流,非同人向,重新演繹,不喜勿入。

                            第一章 前世今生

                            金臺府東去五十里,有山名虞山。

                            遠遠看去,纖麗奇峭,石骨嶙峋,晴雪洗后,若螺髻斜插,明媚可愛。

                            正值仲春,冰皮始解,晚梅未謝,浮香氤氳。

                            猿啼,鶴唳,蟬鳴,鹿呦,熏熏然若畫。

                            每到這季節,就有三五成群的士子書生,攜美姬醇酒,集于山中,吟詩作對,放浪形骸,好不快活。

                            有一天,暮晚,夕陽照山,晚煙裊裊。

                            士子張某游玩尚未盡興,舉杯向同伴們提議,“諸位,我們何不到山下陳兄家暫住一晚,明日繼續游玩?”

                            “山下陳家啊,”

                            士子王某接了一句,道,“王兄,你可能還不知道吧?”

                            “三個月前,陳巖已經臥病不起,時常胡言亂語,神志不清,狀若瘋魔。”

                            “陳家散盡家財,到處請名醫診斷,也無濟于事。”

                            “現如今,家中仆役皆去,只剩下一個侍女和他相依為命。”

                            “生不如死,已是廢人。”

                            “還有這樣的事兒?”

                            張某聞言大驚,杯中酒都灑在地上,訝然道,“記得去年我游山之后,還得陳兄招待,他本人真的是文思敏捷,聰慧天成,平生少見。還以為他以后在科場肯定春風得意,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慘事。”

                            “哼,”

                            崔生長眉細目,嘴唇很薄,顯得刻薄寡恩,冷笑道,“陳巖年少氣盛,恃才傲物,只以為他自己秉承圣賢之道,喜歡訓斥旁人,言辭不留情。聽說他這次是堵在神廟祭祀之時,故意堵在神廟前,痛斥神婆,要出風頭。”

                            “沒想到,報應不爽。回家之后,卻一病不起,每日瘋瘋癲癲,如同傻子。”

                            “我看啊,陳巖就是咎由自取,自取禍端。”

                            “神廟,神婆,”

                            張生眼皮子跳了跳,面色陰晴不定,好一會才道,“陳巖膽子不小啊。”

                            大燕王朝,皇帝冊封百神,許之享受香火,令其坐鎮三十六州,有天子耳目,監察天下官吏的權力。

                            舉頭三尺有神明,就是最鮮明的寫照,神靈無所不在,力量深扎。

                            這樣的局面,縱然是當朝的清流文官都無可奈何,最多是抨擊幾句。

                            一個小小的童生還敢呵斥,說什么要持圣賢之道,重祭祀,滅邪神,豈不是自找罪受?

                            “子不語,怪力亂神。”

                            王某搖搖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道,“那早就是老黃歷了,陳巖是太過固執。”

                            “不是固執,是愚蠢,”

                            崔生心胸狹窄,和陳巖起過齷齪,深嫉其文采,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道,“識時務為俊杰,不敬鬼神,下場就是這樣。”

                            “不多說了,咱們喝酒。”

                            張生明智地結束這個話題,重新斟上酒。

                            他只是和陳巖有一面之緣,根本談不上親厚,對于陳巖現在的遭遇,恐怕還是暗喜多一點。

                            要知道,陳巖可是輕松地過了縣試和府試,以他的才學,考上一個秀才是十拿八穩,說不定還可以成為廩生,入官學。

                            這樣輕輕松松沒了一個競爭對手,算是好事啊。

                            陳家大院,出門就看看到虞山。

                            院子里,竹樹蒙翳,景物陰森,橫藤雜草,綠苔幽石,隱隱之間,有一種衰落和蕭索。

                            正堂中,木榻上,一個少年昏迷不醒,夕光自小窗而入,照出他眉間的黑意,已是傷神入骨,藥石不可救。

                            “哎,”

                            林郎中看了看,搖頭嘆息道,“只能看天意了。”

                            “林伯,”

                            阿英聽到這句話,眼淚刷的一下子就下來了,嗚咽道,“公子不可能這么命薄的。”

                            “丫頭啊,”

                            林郎中看了眼身前弱不勝衣的少女,勸道,“你得看開點,不要累垮了身子,你的所作所為,我都看在眼里,已經問心無愧了。”

                            “謝謝林伯,”

                            阿英一邊幫忙提藥箱,一邊道,“以前老爺和老夫人待我親厚,有再造之恩,我做的再多,也是應該的。”

                            “你啊你,就是倔。”

                            林伯背著手,往外走,道,“只希望吉人天相了。”

                            “林伯,我送你。”

                            阿英小碎步跟上,到了這個時候,她早拿不出診金,林伯能夠上門,可是大德。

                            兩人出去后,不知何時,木榻上少年眉間的黑光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郁郁青意,絲絲縷縷流轉,轉瞬而逝。

                            “唔?”

                            陳巖第一次睜開眼,眸光明亮,沒有了以往的固執,只有從容堅定,道,“沒想到我會在這樣的時候蘇醒上一世的記憶。”

                            “這一世,”

                            陳巖揉了揉發脹的眉心,若有所思。

                            有深山小廟,窮書生邂逅善解人意的女鬼,紅袖添香,其樂融融。

                            有荒郊野外,少年郎初見狐女,兩情相悅,海誓山盟,永不分離。

                            有大澤江湖,有緣人或能遇仙,進入龍宮,水底一日,世上百年。

                            有郡縣城府,孝子夜入城隍廟,據理力爭,替父申冤,感動天地。

                            總之,這個世界上,神靈顯化,狐鬼出沒,讀書人上人,王朝大一統。

                            “真的像聊齋啊。”

                            陳巖從木榻上坐起來,看著窗外,霜風西來,梅影橫瘦,竹陰展新,清輝落下,遠遠看去,或大或小,影子斑駁,疏疏如殘雪。

                            上一世,他生在末法時代,縱然天資驚人,也只是勉強修煉到陰神境界,還沒等凝練道基,就在劫難下化為灰灰。

                            現在這一世,卻是道法顯圣,完全不同。

                            正在這個時候,出去送林郎中的阿英正好回來,一眼就看到坐在木榻上的陳巖,她先是不敢置信似地揉了揉眼睛,發現真的沒有看錯,喜極而泣道,“公子,你醒了?”

                            “是啊,好一場大夢。”

                            陳巖笑了笑,神情溫和,輕聲道,“只是這段時間來,可是苦了你了。”

                            “阿英不苦。”

                            少女的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似的,撲撲往下落,心中卻只有喜悅,道,“只要少爺健健康康的,阿英受再多的苦也沒什么。”

                            “嗯。”

                            陳巖不喜歡多說,但都記在心里。

                            “少爺,我就說老爺和老夫人積善行德,你不會是沒福之人。”

                            “這會大難之后,肯定一飛沖天,將來考進士,中狀元,光耀門楣。”

                            “到時候,天子還會御口金言封神,讓老爺和老夫人享受香火。”

                            阿英真的很高興,走來走去,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直到發現陳巖眉宇間的疲態,才停下來,道,“少爺剛醒來,肯定很累,你先歇著,我去給你熬粥喝。”

                            說完,阿英蹦蹦跳跳出去,哼著小曲,像一只歡快的云雀。

                            第二章 六甲上元功

                            半夜。

                            山高月小,斐綠疊丹,落花滿徑,松影參差。

                            陳巖躺在榻上,東首而寢,側身而臥,如龍之蟠,如犬之曲,一手曲肱枕頭,一手直摩腹臍,一只腳伸,一只腳縮。

                            未睡心,先睡目,致虛極,守靜篤,神氣自然歸根,呼吸自然含育,不調息而息自調,不伏氣而氣自伏。

                            不多時,陳巖就覺得額頭凸起,狀若金剛珠空懸,又似天庭在上,晶瑩剔透,閃爍著莫名的光華。

                            身為曾經差點凝聚道基的人物,陳巖對上一世修煉的六甲上元功駕輕就熟,氣動而神住,調和陰陽,固本培元。

                            很快,四個時辰過去。

                            陳巖睜開眼,從榻上起身,推開窗,就見大日出山,紫氣東來,金芒游走,重重疊疊的山峰上氤氳金色,赤光搖晃,霞氣沖霄。

                            陳巖抬起頭,眸子放光,仿佛要將這紫氣攝入眼中,吞吐精華,調和神魂。

                            好一會,陳巖才停下來,神采奕奕。

                            不得不講,六甲上元功不愧是在末法時代都能讓他入道的引導之術,只是一個夜晚,就讓陳巖體內的力量大為恢復,整個人上上下下活潑潑的,非常輕松。

                            道經上有云:生者神之本,形者神之具。神大用則竭,形大勞則斃。

                            由于過去神婆作法,導致陳巖惡鬼壓身,噩夢不斷,使得心神大傷,進而影響到身體,才會有三個月臥病不起,奄奄一息。

                            現在陳巖重生,首要的就是養生固神。

                            “唔,”

                            陳巖一邊拿捏架子,活動氣血,一邊念頭轉動,心中想,“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嘗試進行感應,正式踏入修道之路。”

                            陳巖這么有信心,不光是他擁有前世經驗,駕輕就熟,還有就是他已經發現,自己的這具肉身根骨上佳,資質不俗。

                            修道有三關:感應、養氣、周天。

                            感應者,神駐丹田,引動元精,煉精化氣,真氣自生。

                            看似簡簡單單,可是入門極難,資質,悟性,機緣,缺一不可。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