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蒸汽時代的道士

                            點擊:
                            古老諸神留下的遙遠傳說早已經無蹤!
                            蒸汽的戰車卻馳騁于大地之上,列強的飛艇貪婪的瓜分世界。
                            然而,這是一個法師作為戰場之神的世界。
                            只有法師決定戰爭勝敗,國家興衰!
                            重現的神靈們俯瞰著世間……
                            這是一個古老的道士重生在一個波瀾壯闊的嶄新大時代,走出一條嶄新道路的故事。

                            楔子

                            悶雷欲雨,野地道觀。

                            青煙繚繞之間,供奉的神像居然都有著一種張牙舞爪的猙獰味道。

                            殷勝之好像看到了自己,盤坐在蒲團之上,聽人講經。身邊跟自己一樣的道人,居然有十多個之多。

                            都是在全神貫注,聽著那云床之上的老道講經說法。

                            這老道青袍白襪,頭挽發髻,頭發已經花白,但是臉色看不出多少皺紋,只是雙目開闔之間,偶爾能夠看到一絲智慧的滄桑來。

                            “氣形盛則魂魄盛,氣形衰則魂魄衰。魂是魄之光焰,魄是魂之根柢。魄陰主藏受,故魄能記憶在內……”

                            一段段經文從他口中說出,而地上早已經跪下了一大堆弟子,正在恭敬傾聽。

                            道觀之外,卻是里三層外三層跪滿了信徒和百姓,都是滿面的肅穆虔誠。

                            卻在這個時候,黑夜之中傳來大批的馬蹄聲,和雜亂的腳步。

                            很快無數星星點點的火把從四面八方的圍攏過來,甚至傳來囂叫聲:“捉拿妖道,捉拿反賊任妖道!”

                            “朝廷有命,凡是信奉妖道者,格殺勿論。給我殺,一個都不要放過!”

                            就見火把搖曳的光影之下,一個個穿著號褂的綠營兵從黑暗之中沖出,如狼似虎一般的舉起弓箭和鳥銃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著這些只是普通的百姓的信徒開火射箭。

                            火銃射擊的火光之中,但聽得慘叫一片,七八個百姓渾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有些一時還沒有死,正在慘叫呻吟。

                            然而高踞馬上的將軍卻是臉色不變,口中依舊叫道:“殺,給我殺!不留活口,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大喝之中,更多的綠營兵沖了出來,起碼有著數百,已經將道觀四下重重包圍,抽出刀槍等武器,圍著那些信徒百姓就是亂殺。

                            殺戮和哭喊的聲音越發響亮,聲音一直傳入道觀之中,卻就有著一個高大道人沖了出來,目眥欲裂:“住手,你們這些狗賊……”

                            他一邊說著,手中已經多出一把大刀,長袖翻飛,宛如瘋魔一樣沖了過去,一刀就把一個剛剛殺死一個少年的綠營兵從頭到腳劈成了兩片,腸子內臟流了一地。

                            跟著回刀一揮,又把附近一個綠營兵攔腰斬斷。

                            那綠營兵一時間還不死,腸子拉著老長,還在掙扎爬動,一邊大聲慘叫。

                            轉眼之間,兩個綠營兵都已經變成這種凄慘模樣,四周的綠營兵見了這道人雙目發紅,渾身浴血的宛如瘋魔一樣,都是心中發寒,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啪啪啪……”

                            幾桿鳥銃開火,打在了那道人身上,讓那道人渾身巨震,然而傷口處卻是黑乎乎的,一點血也都沒有流出來。

                            受了這等重傷,那道人更怒,舉起大刀又向著綠營兵撲去。

                            “這道人有妖法,殺不死……快逃……”

                            一眾綠營兵見得如此情況,心膽俱寒,都是忍不住轉身就逃。

                            那道人卻是不依不饒,宛如猛虎下山追殺而去,又從后面砍翻兩個綠營兵,都是從頭到腳劈成兩半。

                            這等力量,絕非尋常,再加上此人刀槍不入,連鳥銃都打不死,一時間讓這些綠營兵們逃的更快。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道人腳下一緊,跟著就被絆馬索給絆倒在地,一桶污血當頭澆了上來。

                            那道人大喝一聲,身上的法術就被破了,原本受傷的傷口跟著噴出鮮血來。

                            只是這時候已經沒人分得清楚,這是他身上的血,還是污血,甚或者是斬殺那些綠營兵的血跡。

                            不過這也都不重要了,一隨著馬蹄翻飛,一柄長刀從這道人脖子上抹過。

                            那道人頭顱飛起,身體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師兄,你這狗官居然敢殺我師兄,我和你拼了!”

                            三十多個剛才在道觀之中聽說講經的道人,這個時候盡數沖了出來。

                            其中一個道人看到剛才那高大道人被人斬去頭顱,卻是目眥欲裂,身形如箭撲了過來,要和斬殺高大道人的軍官拼命。

                            然而剛剛撲過來,又聽得槍響,這道人渾身多出幾個血洞,整個人眼中的神光盡數黯淡下去,倒在地上。

                            然而其他地方,那些道人卻已經沖出來大展神威。

                            “呼風喚雨!”

                            “撒豆成兵!”

                            “振山撼地!”

                            一個個道人相繼施法,眨眼間就是天搖地動,大風刮起,飛沙走石。

                            就在這其間,影影幢幢的無數金晃晃的人影穿著古式鎧甲,手拿兵器向著一眾綠營兵撲去。

                            綠營兵更是大亂:“妖法,妖法……”

                            亂糟糟的往后退去,那些道人見了紛紛放聲大笑:“這般狗賊也敢來找死!殺……”

                            金甲兵將在狂風煙霧之中向著綠營兵追殺過去,眼見著綠營兵個個都哭爹叫娘的逃竄之時。

                            卻忽然有著一桶桶的黑狗血灑了過來,那些金甲兵將被淋了鮮血,頓時身上發出青煙,摔倒在地,變成了一個個描金紙人。

                            “黑狗血,這些狗賊準備了黑狗血破吾法術!”

                            然而,跟著卻是驚天動地巨響。

                            “轟!”

                            火光飛濺,一顆顆的炮彈從黑暗的樹林之中飛了出來,撞在一個刀槍不入的道人身上。

                            那道人身上的黃色紙符閃了一閃,就化為青煙。跟著拳頭大小的渾圓鐵球就從他的肚子之中射了過去,傷口之處變成了一個血窟窿。

                            去勢不停,再次打斷了另外一個道人的大腿,這才撞在地上再次彈跳起來,將另外一個道人打傷,這才能動全失,落在地上,再也不動。

                            “大炮,是大炮,官府動用了大炮!”

                            一時間輪到這些道人目眥欲裂,心中恐懼紛紛逃走。

                            “轟轟……”

                            又是幾炮射出,這些道人就算是再有法術,畢竟是血肉之軀,又哪里能夠和大炮硬扛?

                            “殺,給我殺!殺光這些妖人,不要留下一個!”

                            有著軍官大聲咆哮,炒豆子一般的火銃射擊聲再次響起。

                            更多的綠營兵從黑暗的樹林之中沖了出來,卻是早有埋伏。

                            一個道人倉惶沖入道觀之中,對老道說道:“師父,情況不妙,綠營兵殺來了,我們快走!”

                            卻只見老道噴出一口鮮血,悲憤叫道:“人劫來矣,壞吾道行。奈何,奈何……”

                            卻是忽然之間,七竅流出污血來,軟綿綿的不動了。

                            “師父!”

                            那道人悲哀的大叫一聲,也不敢再留,急急向著道觀外面沖去……

                            “殺,給我把這妖道的道觀給燒了,片瓦不留!”

                            火焰熊熊,綠營兵們沖入道觀之中大肆劫掠,所有值錢之物都不放過,連銅器都被搶走,最后放了一把大火,將整個道觀燒的干干凈凈。

                            。。。。。。。。。。。。。。。

                            這時候殷勝之只覺著滿腔悲憤心意難言,胸口直欲炸開,忽然大叫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
                            第一章 神竅開辟

                            這時候殷勝之只覺著滿腔悲憤心意難言,胸口直欲炸開,忽然大叫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

                            “勝之,勝之,怎么樣了?”

                            一連串的叫喊終于把殷勝之從夢中的情形帶回到了現實之中。

                            卻見自己躺在宿舍那狹小的木板床上,身上鋪著干硬的被褥。

                            然后,殷勝之就看到了兩張關切的臉龐。都是十分熟悉,說著自己十分熟悉的鄉音。

                            其中一個是自己的堂哥叫做殷策,另外一個卻也是自己同鄉好友,叫做宋成。

                            他忽然想了起來,自己叫做殷勝之,是朝廷保送前來阿利加來學軍事的留學生。

                            他是宛陽郡宛陵人,正好和朝廷南鎮雄兵第三軍第一師的師長宋昌安是鄉黨。

                            也因此,包括他在內,以大幫沾親帶故的青壯被招募入伍,成為第一師的警衛營的士兵。放在以前,其實就是主將親兵!

                            殷勝之更是因為難得的讀過中等學堂的關系,成為第一師送到丹落史瓦前來學習軍事的留學生。

                            而現在在三年學習期滿,將要畢業的時候注射了開竅藥劑。

                            記憶這下子涌來,殷勝之想起了自己昏迷前注射的藥劑,不由顫抖著雙手抓住殷策的手問道:“三哥,我開竅沒有?開的什么竅?”

                            “勝之,勝之。太好了,太好了!你開的神竅,是神竅啊!”殷策歡喜的叫道。

                            歡喜的叫聲把殷勝之從恍惚的注意力給喚了回來,他微微發呆:“神竅……神竅……是神竅!”

                            忽然之間,殷勝之自己都不由自主睜大了眼睛,幾乎要從床上跳起來,這才意識到神竅代表的是什么,幾乎失聲叫道:“我開的是神竅?”

                            殷策和宋成兩人拼命點頭,都露出了一種無比歡喜的模樣:“恭喜七弟,開啟神竅,日后飛黃騰達,光宗耀祖……”

                            語氣之中雖然帶著遺憾,不是自己開啟神竅。

                            但是他們是鄉黨親族,關系親厚,殷勝之一旦發達,他們也都要跟著受到提攜。

                            這就是大齊國情,這就是千百年來宗法社會的傳承下來的風氣。

                            以至于此刻都是真心為殷勝之高興!

                            殷勝之同樣陷入狂喜之中,難怪夢中夢到了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人身有三大密竅,其中蘊含著三種寶藏,被叫做精氣神藏,又叫做精氣神竅。

                            凡是能夠打開這三竅任一竅穴,釋放體內寶藏的力量的,都能夠擁有超凡脫俗的力量!

                            能夠打開精氣二竅的,并不算什么,盡管能夠擁有千斤之力,或者遇水不溺種種能力。

                            然而,只有能夠打開神竅的,才能成為法師,擁有真正超越世俗之上的力量!

                            而凡人之中,能夠打開精氣二竅的多,打開神竅的卻是少之又少!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