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當個法師鬧革命

                            點擊:
                            為什么穿越主角總是能馬上繼承前人的記憶,然后毫無障礙地開始新生活?
                            為什么大家穿越完都能好好地在床上醒過來,旁邊還有個妹妹(姐姐、女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太好了!你終于醒了!”
                            如果主角剛穿越就發現自己被綁架了,幾個變態女巫揮舞著皮鞭,要跟他玩捕捉愛的小游戲,怎么辦?
                            “你招是不招!”
                            主角一臉懵逼:“大姐,你誰啊?”
                            “還嘴硬!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鞭子硬!”

                            第一章 最倒霉的穿越

                            幸福的穿越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穿越各有各的不幸。

                            ——巖松·托爾斯泰·白

                            顧北感覺不太對勁。

                            從懵懂混沌中醒來,他感覺頭痛得要命。腦子像被針扎了個穿,根本沒辦法思考。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昏昏沉沉的感覺讓他很難受。

                            不過,不用腦子他也意識到了——這里并不是自己睡慣了的小床。

                            什么情況?

                            四周環境有些壓抑,空間比自己租的隔間還小,昏黃的光線挑逗著他的眼皮。身后不遠處,模糊的水滴聲隱隱傳來,讓人感覺有些胸悶……

                            以及壓低的說話聲。

                            “他好像真的死了。安妮,你下手太重了!”

                            這是一個帶著責怪的女聲。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他的身體這么弱?況且、況且我其實根本沒做什么。”

                            被稱為安妮的女人說道,聽上去有些慌亂。

                            “別說了,還是該想想怎么向米歇爾交代吧。”

                            “米歇爾……不!我們該怎么辦?米歇爾一定會殺了我們的!”

                            “別我把扯進去,都是你的錯,是你把他弄死的,和我一點關系也沒有……”

                            對話仍在繼續,有些聒噪,和頭痛一起在顧北的腦子里興風作浪。不過經過片刻的調整,他漸漸習慣疼痛,恢復了基礎的觀察和判斷能力。

                            他用力睜開眼睛。

                            這是一間狹窄的屋子,像某些懸疑電影里的地下室。四周漆黑一片,墻壁上的火把是唯一的光線來源。粘膩的青苔長在墻角和天花板,帶著濃濃的濕氣,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顧北試圖活動身體。

                            他馬上發現,自己被綁在了一把椅子上,反捆在身后的雙手被粗麻繩勒得發疼。

                            不僅如此,他還發現自己的身體異常虛弱。

                            虛弱得有些陌生。

                            “怎么辦……米歇爾……天啊,她、她來了!”

                            緩慢而堅定的高跟鞋聲,打斷了她們的對話,也打斷了顧北無力的掙扎。

                            昏暗的火光下,一個模糊的身影漸漸浮現出來。

                            那是一個裹著寬大袍子的女人,兜帽罩住了臉,根本看不清她的長相。深青色的衣袍將她遮得嚴嚴實實,不露一絲破綻。就算里面是個假人模特,估計也不會有人看得出來。

                            顧北之所以知道她是女人,完全是因為剛剛的高跟鞋聲,以及“米歇爾”這個名字。

                            雖然還處于一種懵逼的狀態,但本能告訴顧北,現在他應該裝死。

                            因此,趁著還沒有人注意到自己,他放松全身,倒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緊閉雙眼,豎起耳朵,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米歇爾,你來了……”

                            安妮的聲音聽上去戰戰兢兢的。

                            “叫醒他。”一個壓抑喑啞的女聲,從袍子里傳出來。

                            “米歇爾,我……”

                            安妮有些猶豫地開口,似乎正在斟酌自己的語句,卻一下子被打斷了。

                            “都是安妮的錯!”另一個女人突然叫了出來,聲音尖利,聽得顧北腦子一麻,“米歇爾,都是安妮的錯,是她把人給弄死的,和我一點關系也沒有!”

                            尷尬的沉默。

                            “米歇爾,我……”安妮試圖辯解。

                            “他沒死。”米歇爾卻再次打斷了她。

                            顧北呼吸不由得一窒。

                            “什么?”

                            “他沒死。”米歇爾似乎有些不耐煩,“叫醒他。”

                            “啊,是,是……”

                            顧北閉著眼睛坐在那里,忽然感覺渾身一涼,不由得打了個冷顫。身上的衣服在一瞬間變得濕漉漉的,緊緊貼著他的肌膚,粘膩不堪,非常難受。顧北感覺想吐。

                            那個叫安妮的女人潑了他一身冷水。

                            知道裝不下去,他睜開了眼睛。

                            “他沒死!”

                            其中一個女人驚呼道,顧北也終于得以看清一切。

                            房間里總共有三個人。那兩個女人和米歇爾穿得一模一樣,深青色的兜帽袍子籠罩全身,看不清面容,頗有幾分恐怖電影的神韻。

                            三個長袍怪圍著顧北,好像某種邪惡的祭祀儀式。

                            顧北感覺背脊有些發涼。

                            “你們兩個可以去休息了。”米歇爾發話。

                            那兩個女人點頭,離開,或許要去為剛才的告狀撕上一會。

                            顧北感到米歇爾的目光重新回到自己身上,仿佛一條毒蛇盯著自己的獵物。他感覺很不舒服。不過沒辦法,現下的處境,他也只能垂下眼睛,裝作什么都沒看到。

                            米歇爾也不說話,兩人就這么對峙了一會。

                            短暫的時間顯得格外漫長。

                            終于,米歇爾開口。

                            “打開寶庫的方法是什么?”

                            顧北抬起頭:“我不知道。”

                            “里瑟閣下。”米歇爾聽上去沒有絲毫意外,“反抗是沒有意義的,你可以回到王都做你的貴族天才,也可以腐爛在老鼠的肚子里。選擇權在你自己手里,我也希望你能作出正確的決定。”

                            “我不是什么里瑟閣下,你們抓錯人了。”

                            “里瑟閣下,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米歇爾說話慢條斯理的,卻帶有一種強烈的壓迫感,“或者,您不滿足于剛才的服務,需要我再把安妮找過來嗎?”

                            “……”

                            顧北欲哭無淚:大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醒過來這么久,他大概也有些明白了。

                            在這之前,半夜,他正趴在桌上,準備著第二天老板要用的演講稿。

                            那時他已經連著加了半個月的班,身心俱疲。因為實在是太困,他撐不住睡在了電腦前。而在夢里,顧北看見四十多歲的老板頭頂內褲,指著他的鼻子,大吼了一句:“巴拉拉能量,變身!”

                            腦袋里嗡的一聲。

                            然后,他的記憶就從這個地下室開始了。

                            不排除這群女人發神經,把自己當成了什么里瑟閣下,把自己綁架到這里的可能性。也不排除那個夢境過于可怕,使自己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導致自己產生了幻覺的可能性。

                            不過……

                            在開口的那一刻,顧北就意識到,自己說的并不是中文,而是某種類似英語的語言。

                            自己都多少年沒說過英語了。

                            顧北不是傻子。他是個普通人,過著普通的生活,有著不普通的夢想——他也看過不少網絡小說。因此,在意識到不對的一瞬間,他非常迅速地聯系到了自己的身上,并得出了結論。

                            他穿越了。

                            由于某種不可知的原因,他穿越到了一個叫什么里瑟閣下的身上,取代了原主。然而非常湊巧的是,這個里瑟閣下運氣不太好,被幾個神經兮兮的女人綁架了,還遭受了一些非情趣的折磨。

                            現在,輪到他被折磨了。

                            顧北嘆了一口氣,算是哀悼自己被拖了半個月的工資——財務滑雪的時候不小心肛裂了所以沒來上班。

                            他一定是最倒霉的穿越者。

                            “對于里瑟家族來說,那個寶庫不過是巨大糧倉里的一粒米罷了。里面的財寶你們擁有千千萬萬,你又何必為了這種東西,丟掉自己寶貴的性命呢?”

                            米歇爾或許以為顧北的嘆氣是動搖,開始走循循善誘路線。

                            顧北抬起頭,看著對方兜帽里的那一片黑暗,一字一句地說:

                            “我、不、知、道!”

                            他相信,自己的眼神一定像小鹿那樣真摯。

                            但米歇爾不相信。

                            “我很遺憾,里瑟閣下。你作出了一個錯誤的選擇。”米歇爾的聲音從頭到尾都那么冰冷,但這一次顧北卻聽出了淡淡的殺意,“我想,也許你開始思念安妮女士了。”

                            顧北打了個冷戰。

                            他不知道這幾個瘋女人對這個身體的原主人做了什么,他也不太想知道。為什么?因為身體的原主人被她們給打死了!

                            事實擺在眼前,他可不敢懷疑這幾個瘋女人折磨人的手段。

                            就在米歇爾轉身的那一刻,顧北叫住了她:

                            “我……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

                            顧北沒有辦法。就算摸了一手的爛牌,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打下去。

                            不管穿越與否,他可不想死。

                            “為什么?”

                            米歇爾沒有轉回來,只是停住了腳步,背著身,冷冷地問道。

                            “如果你不守承諾,我告不告訴你,你一樣不會放了我。”顧北努力搜刮著腦袋里的各種電影小說情節,強裝淡定地說,“我可以告訴你打開寶庫的方法,但是你必需保證我的安全。”

                            一聲輕笑,從兜帽里傳了出來。

                            氣氛緩和不少,顧北稍稍松了一口氣。

                            “你很聰明。”米歇爾轉過身,“我本來就不打算放你走。為了不被里瑟家族追殺。在得到我要的東西后,我會立刻殺死你,剁成肉醬扔進下水溝喂老鼠,一點痕跡也不留。”

                            顧北恨不得把說過的話咽回去。

                            “……那我不說了。”

                            “不說,我們會折磨你,直到你無法忍受地開口。”米歇爾的聲音聽上去非常變態,“你可以選擇毫無痛苦的死去,這比另一種選擇要好得多。”

                            “……”

                            真是倒了血霉。

                            顧北現在只想把那個里瑟閣下的靈魂刨出來,掐著他的脖子叫他回魂,好讓自己趕緊離開這個奇怪的世界。

                            媽蛋,自己就是個打醬油的路人而已啊!

                            “愚蠢。”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