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九道神龍訣

                            點擊:
                            九道神龍訣乃是九界至高無上,最為精妙的神典。
                            但千萬年來,無一修煉至極,而張小風無意間得到,以其獨特的機遇和個性,將九道神龍訣修到了頂峰,且看他如何逍遙世間,掌握至上之道。

                            序言

                            這世間本是沒有什么修煉法訣的,但自太古以來,人類不斷摸索探知,結合自然規律,研究自身,終于創出一部部逆天法訣。

                            然而,即使突破了凡人之身,多活上幾百年,亦能如何?于是,凡達到那種境界之人,多數都尋找靈氣充足之地,開始隱世修煉。隨著時間的遷移,這些人漸漸的脫離凡世間,開始建立屬于自己的天地,命其名為修真界,而他們摸索的功法,統稱為修真功法。而修真法決的不同,也造就了不同性質的修真者,諸如修道、修魔、修佛,但是歸根結底都是殊途同歸,成就天道。

                            如此一來,他們的生命延長了許久,但凡想超脫生死者,因是逆天行徑,故要渡天劫。天劫威力何其之大,真正能渡劫成功的,卻了了無幾。

                            雖說如此,但是人類依舊前仆后繼。

                            不知多少奇人異士,修真高手在此劫中消損,慢慢的遠古人類開始尋找天地材寶,鍛造武器,加以輔卑對抗天劫。此后修真法寶靈器不斷精深廣大,威力屬性也不斷增強。

                            中原大陸,西南青云城后,有一座仙山,山中立有一尊盤刻九條龍紋的巨鐘,故后人取名為龍鐘山。而此龍鐘來歷,卻無人知曉。

                            此鐘具有靈性,被凡人稱為九龍神鐘。膜拜敲之,傳言可以消除心魔,報得平安,故廣為流傳。

                            后有修真得道之士,游歷于此,興得仙山。而后扎根于此,開山立派,借此山之名,為龍鐘派。

                            故事便以此龍鐘開始的。

                            第1章 上山拜師

                            風云霧海,仙氣繚繞。

                            傳說修真界龍鐘派建立在海拔九千米之高的龍鐘山內,果真是不見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此刻,龍鐘派正門前,一年輕人正仰視著龍鐘派山門的名牌。龍鐘二字猶如渾然天成,兩條石龍左右盤踞,包裹著龍鐘二字,顯得極為氣派。

                            那年輕人突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今日,我張小風終于踏上了修真界大門了。未來光宗耀祖,指日可待也。”張小風大聲吼道。

                            張小風,龍鐘山下青云城張氏家族的公子,今年十六,乃是張氏家族唯一的一個子嗣。張氏家族名聲顯赫,祖輩皆經商道,家財萬貫。可如今的唯一子嗣張小風天資聰慧,但卻不求商道。父輩雖有遺憾,但是依舊了卻了張小風的心愿,以花費無數資金,買通了龍鐘山上一道士,以讓張小風上山學道。

                            對于錢財買通,張小風絲毫不痛心。在他看來,他日學道有成,金銀財寶不是舉手可得?父輩左擁右抱佳女,他日若是自己神通廣大,天下美女不是皆入懷抱?

                            正當淫笑菲菲中的張小風被一聲吆喝打斷。

                            只見一道士打扮的青年人喝道:“來者何人,竟敢在仙門外大笑。速速報上名來。我龍鐘仙門之前,不可妄笑。肅靜、肅靜。”

                            張小風一見乃是龍鐘派道士,連忙作揖道:“這位神仙,仙風道骨,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輩,在下乃是青云城人士,今日前來拜山學藝。”

                            那青年道士被張小風一句拍馬屁,頓時人也精神起來,沒有之前的嚴肅,語氣稍微和藹一點道:“原來是拜山學藝啊。敢問可有通知函?”

                            “有,有!神仙請看。”張小風迅速的跑過去,把一張紅色的通知函遞給了那中年道士。遞通知函的同時,一錠十兩白銀也隨之繳入,落到年輕道士手中。

                            “呵呵,真是年輕有為啊!你也別叫我什么神仙,我只不過是看山門的弟子罷了。”說的同時,那錠銀子也順手收了過去。

                            “看山門又如何?看前輩器宇不凡,他日必定前途無量啊。不是說天將降大任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今日看山門,他日便乘云鶴也。”張小風道。

                            “好,好,我現在就帶你去見收你的師父吧。”那年輕人道。

                            幾經跋涉,兩人便來到了龍鐘殿。龍鐘殿乃是龍鐘派的正殿,也是派門最為莊嚴的地方。里面擺設輝煌,陳列闊氣,代表著龍鐘門派的實力。

                            “小風,你就在此等待片刻,我前去稟告師尊。”那青年人道。

                            “那就有勞云閑兄了。”張小風說道,來此的路上已經知道這個年輕人道號云閑,乃是云字輩的弟子,也是龍鐘派輩分最低的云字輩。

                            片刻,云閑子就出來了,告知張小風進去面見師尊后就道別就下山去了。

                            張小風進到大殿,里面闊達顯赫之外,唯獨少了一份熱鬧的氣氛,此刻大殿顯得很是冷清。而大殿正前方,匍匐之上坐著一個老態龍鐘的道士,發須皆白,沒有那種仙風道骨的模樣。但是張小風知道,這種級別的人物,定然是返璞歸真,外表再樸素也掩蓋不了那種高手的氣質,光從那雙深邃的眼睛就足以表明,眼前之人很厲害,而且是非常之厲害那種。

                            張小風從小跟隨父輩走過大江南北,閱人無數,表面的一些東西還是能揣摩知道。所以一進殿便立刻跪在地上道:“參見真人,在下青云城張小風,今日前來拜師。”

                            殿前那人在張小風打量自己的同時也打量了下張小風,此子根骨一般,而且極為瘦弱。自己在凡間牟得高利而答應收徒,拿人手短,沒辦法之下便破例給了個后路,但是此子還真不知道怎么處理。發去挑水砍柴,他有能力?發去修煉?師門會收么?幾經思考之下,便道:“嗯,張小風,因你誠意有佳,心向修道,今日起你便到后山學道吧。”

                            第2章 蠻力敲鐘

                            來到后山,這里非常的空蕩,而且是非常非常的空蕩。這是張小風的第一感覺。所謂的師尊,在指點自己來到這里后,就安排自己去敲鐘。

                            那是一個刻滿龍紋的、刑具古老的鐘,傳說乃是龍鐘山的傳承法寶,而且也是龍鐘派的開山法寶。待那老頭簡單介紹完之后,人就不見了,留下一臉無知的張小風呆呆立在鐘前。

                            “開山法寶?傳承寶物?這么厲害的東西,就這樣陳列在荒山頭里?我不是被忽悠了吧?”張小風悶悶不解。

                            具老道士說,新入門的弟子每天都要來敲鐘,在鐘鼓的音質中領悟境界。張小風站在鐘前,摸了摸這個煞是古樸的鐘,顯然歲月滄桑之下,已經有些生銹和變形。心里有一種感覺,自己敲幾下這個古董會不會敲爛掉。

                            龍鐘邊有一根大鐘把,那是一跟大木頭,足有雙手合抱之大,被綁著立在鐘邊。張小風努力的拖拽這跟大木頭向后退,拉開了僅僅一點點距離,然后就再也沒有力氣支撐雙手一放。

                            “轟……”

                            小距離的敲擊,那震鳴便像打雷一般的,震得張小風直捂耳朵,身子也不停的發抖。全身血液也急速加快,整個人幾乎暈厥過去。

                            “我靠,這他媽的什么東西,敲個鐘怎么感覺像打雷一般。”張小風大聲罵道。敲了一次,就有種想放棄的感覺。因為鐘聲漸漸消去,但是總感覺那鐘聲依舊存在腦膜里,一直在回蕩著。

                            等鐘聲消淡,張小風再次站在了那古董式的大鐘前。開始認真打量起這個刻滿龍紋的,比自己足足高了兩個頭的巨鐘。細數了下,居然盤踞著雕刻著九條龍。每條龍都是那樣的栩栩如生,仿佛活生生的一般。遍體成古銅色,看來材質也是銅鐵之類的。這真的是法寶么?疑問的同時,張小風隱隱又感覺這個鐘很是不尋常。

                            為了以后的輝煌抱負,張小風謹記那老頭的話,努力的敲鐘,讓自己早日能在鐘聲中領悟高深的境界。

                            一次又一次的忍受著鐘聲的震鳴,張小風在這荒涼的后山轉眼就敲了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下來,張小風很是記得自己敲了八十一下。不是自己不想多敲幾下,這實在是讓人難受的要命。每一次鐘聲過后,自己起碼要休息半天時間才能恢復,待第二下時恢復的時間久越多。有一天甚至想多敲一下,最后實在是承受不住暈倒在地。

                            每天敲鐘是一件很是枯燥而又無聊的修煉,張小風依然咬著牙堅持著,讓他堅持的理由無一不是日后修煉有成,逍遙天下,坐擁無數美女。這天,也就是張小風準備敲鐘的第八天,來到后山發現鐘前站著個女子。

                            遠遠看去,那女子一頭如瀑布般的長黑,烏黑的秀發隨風飄蕩,身穿白色衣裙,身子婀娜,宛若脫塵。

                            “乖乖!這女的最好臉蛋也漂亮一點,別玷污了這漂亮的背影。”張小風口里邪邪的說道。與此同時,自己腳下的步伐也加快,畢竟如此完美的背影很是吸引人,期待和探索一直是男人的本性。但是又很是矛盾,怕與自己期望中的相反,那就是這只是一個背影殺手,其實臉蛋相貌長得跟豬有的一比。

                            “咚……”

                            在離那女子不到一丈距離時,那女子輕輕的敲擊了一下那古董式的巨鐘。隨后沒有動作,只是靜靜的立在鐘邊,似乎感悟起什么來。修煉之人一旦入定,便會一直沉迷在修煉之中,外界只要不是很是強烈的干擾,一般都不會醒來。因此,張小風此刻已經在那女子身邊一米遠觀察她都不知道。

                            當張小風來到那女子身邊時,一股淡淡的清幽芳香直撲心鼻。光是聞著就很是舒服,讓他很是期待這女子的面容。輕輕來到那女子正面時,張小風頓時有點傻眼。

                            第3章 刁蠻美女

                            雖然那女子圍著一條粉紅色的面紗,但是光從那雙微閉的眼眸就足以讓人想象,極品美女,極品中的極品。潔白無瑕的額頭,橫閉的眼眸,依舊修長且烏黑的睫毛,從面紗的凹凸可以猜測,此女擁有挺直的鼻梁。

                            精悍……

                            光看這些,張小風就有種上火的感覺,畢竟才十六歲,氣血方剛,感覺鼻子里面很是狂躁,似乎有種就要流鼻血的沖動。

                            站立一會,張小風突然有一種想過去解開女子面紗的沖動。

                            “我乃是正人君子,怎能做如此不雅行為。”張小風努力壓制自己的情緒,自責道。但是……

                            掠過耳角的秀發,手輕輕的一摘,半邊面紗垂落了下來。而眼前女子額頭微蹙,片刻即逝。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