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驚天

                            點擊:
                            歷經風雨,身死道消,一縷殘魂回歸少年,重沓仙路。
                            我是天才,對不起,天才是拿來被踩!
                            我有神獸,不好意思,我家的神獸多的可以打醬油。
                            我家學淵博,財富如海,嘿嘿,龍王迷藏,道祖寶藏,三清神藏,好像都到手了吧,至于小毛神的,想去了就去,總不能都給掃蕩光了吧。
                            人生的茶幾上,總是擺滿杯具,不同是的,前世的是自己,今生的是別人。
                            無量天尊,別人倒霉,總比自己倒霉了好。

                            卷一 道心種魔

                            第一章 亂墳崗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唐代大詩人李白的這首詩,道盡了揚州陽春之美。

                            三月煙花,是揚州最美之時,寬闊的馳道上,時見少年鮮衣怒馬,三五成群呼嘯而去,路邊行人多側步躲在一旁,唯唯諾諾,馬背上恣意笑聲充斥在春風中,有一種味道在其中醞釀。

                            日頭西落,行人日漸稀少,最勤勞的農人,也完成一天勞作,歸家了,遠山吞噬了太陽的最后一絲光輝,昏黃暗淡籠罩大地,春風得意的揚州,漸漸散發著陰霾。

                            霧氣慢慢升騰,揚州城西十幾里外,是一個光禿禿的亂墳崗,橫七豎八的條石墓碑,豎立在亂墳崗上,即便是日出中天,也陰森森的,何況黃昏,微風吹過,平添了一絲陰森,膽小之人,在此時,怕要生生嚇出病來。

                            遠處的知了不知疲倦的鳴叫,不知名的獸類的吼叫,平添了一層森然,寂靜一片,毫無聲息。

                            一朵藍光,在亂墳崗西側驟然出現,突兀的緊,藍光由遠及近,藍光中一個高大的身影,打著古怪燈籠,緩緩的走上亂墳崗,身上道袍污穢,頭發胡亂的扎了一個髻,藍光之中,映照著滿臉的溝壑,最少七八十歲,可腳下卻穩健的很,崎嶇不平的山路,走的平穩異常,藍光照射之中,他布滿溝壑的臉上,眼睛突然睜開,一道精芒,在眼里一閃而逝。

                            緩緩而上,忽遠忽近,沿著上山的路,慢慢踱到亂墳崗中央,晃晃悠悠之間,停在一個墳頭前,此墳很大,足足有七八丈方圓,圓滾滾的像個包子,連墓碑都沒有,在亂墳崗上,這樣的墳地,不知道凡幾,都是一些的死于非命之人,草草葬在此地,連個墓碑都沒。

                            老道士停在這里,紋絲不動,在慢慢落下的夜色中,塑像一般,只剩下手中的藍色燈籠,在風中搖曳。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月兒緩緩的升起,淡淡的輕霧籠罩在亂墳崗上,藍色的燈籠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熄滅了,黑麻麻的山上,只剩下一人一墳,靜靜佇立。

                            天空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繁星,月亮害羞的躲入云層,遠處近處,籠罩在淡淡的星光中,平添了一層青氣,突然光芒一閃,一道白色的光芒,由遠及近,快如閃電,少頃,來到了亂墳崗前,原是一道巨大的劍光,劍光華麗而張揚,似乎看到了老道,微一晃,老道的身邊,突然多了一個壯漢。

                            好一條漢子,四十上下,一雙怒目,雙腮胡須暴挺,活脫脫的一個猛張飛,最可怕的是漢子身上,一股鋒芒直射而出,仿佛是一把出鞘的寶劍,劍氣四溢,周圍的一切,以他為中心,四下散去。

                            老道突然回頭,深深的看了壯漢一眼,壯漢心中一凜,也不說話,站在老道身旁,鋒芒之氣一瞬間,收攝的無影無蹤,壯漢束手不懂,跟老道一樣,化作雕塑站立著。墳頭的雕像,由一個變成了兩個。

                            又過了許久,遙遠的天邊,傳來了淡淡的聲息,仿佛園子里,軟香在抱的妮娜,仔細一聽,不由讓人面紅耳赤的,想要進入到那動人的境況中,墨色的天際,六點桃紅,被風吹舞,漂浮不定,忽遠忽近,緩緩的向山上來。

                            站在老道身后的壯漢,眼神一轉,笑罵道:“死妖婦,又在裝神弄鬼,老大都到了,還不快過來!”

                            聲音呼嘯,卻束而不發。桃紅的光芒一閃而逝,一個衣著暴露的美婦,體態婀娜,媚光四射,一看就是禍國殃民的主,一晃到了墳前,道:“老大,小妹來了!”

                            老道微微點頭,抬起頭的他,再也看不到一絲的老邁,眼神中神光流轉,回頭看看壯漢和美婦,兩人心中一凜,收起心思,恭敬的捉手而立。

                            “20年了,為了今天,我足足等了20年,你們都準備好了么?”

                            “老大,早準備好了!”壯漢隨手一招,一道道的劍光,從他的身上飛出,聚合成萬千光點,一個巨大而駁雜的大陣,就此布置在亂墳崗上,在凡人的視野之中,亂墳崗,仿佛一下子,變得模糊不清了起來。

                            “呵呵,二哥總是這么的暴力,我來補補缺!”女子話音剛落,無數香風飄起,花瓣漸漸落下,亂墳崗再一次的出現在了世人視野之中,一如平常一樣,陰森恐怖,不過,墳頭的三個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剛剛的變化,任何修士經過的話,肯定會驚呼,萬劍藏影大陣和萬花迷蹤陣,這是北海三兇中,二兇奪命追魂劍和三兇桃花煞女的拿手絕活,三兇修為高強,精于隱藏,縱橫天地數百年,依然威名不墮,他們到了這個普通的亂墳崗干嘛?

                            ……

                            夜色是越發的濃重了,在兩重陣法防護的中心,那個巨大的墳墓,已經變成了大洞,修真之手段,何等精奇,別說是普通的墓穴,哪怕是精鋼所制,也擋不住三兇的腳步,他們早已經下到地底了。

                            墳墓的前方三五米的地方,三兇之前所站立的地方,地面出現了一陣晃動,一個手臂從土里突然的冒出。

                            夜深人靜,又是在亂墳崗,這么一個突兀出現的手臂,若是被人看到,哪怕是膽大的,都會被嚇的魂飛魄散,從土里出來的,莫非是僵尸?

                            手的主人很是靈變,雙手在土里,如入無人之境,很快的,一個看起來十四五歲,從土里鉆出,渾身上下都泥土,只有一雙靈動的大眼睛,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遮息符和閉氣符奏效了,瞞過了三位凝嬰境界的大高手,錯非重生,我怎敢如此大膽!”少年自言自語的說道,手腳卻絲毫不停,彎著身子,進入到墓地之中。

                            “東華帝君墓!誰會想到,揚州城西的一座亂墳崗上,會藏著這么一個大人物的墓,說出去,九州四界的修真界,恐怕會引起無限波瀾吧,真虧得滅絕老道,從一個古籍之中找到端倪,足足花費了20年時間準備,這才找到地點,真有耐心!”

                            少年似乎閉氣久了,又或是心里緊張,一路的自言自語個不停,說是說,手腳靈變,不多時,順著三兇開辟出來的道路,到了一個金碧輝煌的大門前,門當然是打開的,顯然,之前的三人,已經進去好久了。

                            因在地下,大門的絕大部分,被黃土所遮擋,卻看出它的華麗,各色寶石,金銀珠寶,幾乎是應有盡有,腦袋大小的夜明珠,拳頭大小的祖母綠,隨便的鑲嵌其上,華麗的同時,卻有些暴發戶的土氣。

                            眼前的一扇門,估計凡俗皇朝,可以用來蓋一座皇宮了吧。金銀對于凡人來說,是無上誘惑,可對于修士來說,屬于是可有可無之物,除非,想要在凡俗世界發展一下勢力,否則,就跟沙土一般。

                            少年的目的,就是大門,當然他不是為了珠寶,這些之余他,雖不是糞土,可在三兇的眼皮底下,動了任何一點,恐怕他有命拿,沒命花。左右看了一下,順著門向下摸索,左邊摸摸,右邊摸摸,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不對啊,應該是在這里啊,周良,別怕,他們進東華帝君墓,沒有兩個時辰,絕對出不來的!”

                            雙手不停,周良心中有些焦急,里面的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是大名鼎鼎的北海三兇,死在他們手上的修士,就不知凡幾,至于凡人,更是數不勝數,二兇和三兇的大陣,都曾用凡人魂魄煉制,死在其中的凡人,恐怕不下萬數,一旦被發現,死都是輕的,說不定永世不得超生。

                            周良冒險來此,冒著如此大的危險,原因就在于,那件東西太重要了,關系到他之后的高度,得手的希望很高,所以才來的,可現在,急切間怎么都找不到。

                            年輕的臉上,露出了的一絲焦急,手腳卻不慢,摸著摸著,右手順著門向下,終于碰到了一個稍低的地方,眉毛一揚,用力的按下,啪,一聲輕響,在門前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洞穴,手下去一撈,洞穴不大,放著一張薄絹,不知道什么材料構成,很普通的樣子,觸手卻柔韌無比,拉扯不斷,薄絹包裹著的,是一個羊脂玉瓶。

                            “找到了!”周良一聲歡呼,伸手把兩物放入懷中,扭頭就跑,身后,無聲無息的,那個洞穴恢復了原樣,如沒有任何人來過一樣。

                            原路返回之后,顧不得查看到手的東西,挖坑把自己給埋了,一道金光閃閃的符無風燃起,周圍靈氣四溢,平地上,恢復了原樣,一絲一毫的痕跡都沒有了。

                            亂墳崗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微風吹過云彩,月亮不知道什么時候露出了臉,毫不吝嗇的把光芒播撒在大地。

                            兩個時辰之后,三兇表情欣喜的出了墓地,奪命追魂劍興奮的道:“大哥,沒想到東華老兒居然把太陽三元劍留在了這里,我們三人組成劍陣,天下可去!”

                            “對啊,大哥,還有紫霄天云傘,華蓋五蘊羅,全都是上古至寶!”桃花煞女也激動的說道。

                            “好了,寶物還沒有煉化,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走!”絕情老道隨手一揮,大墳恢復了原樣,一個亂墳崗上普通的墳地,里面的寶物也盡數取出,誰會注意到。

                            北海三兇,也算是的宇內少有高手了,來歷神秘,實力強橫,可從的東華帝君墓中獲得的寶物,依然讓他們興奮不已,這一次掘墓,三個人收獲頗豐,心情正高,沒有檢查周圍有沒有人,二兇和三兇直接撤了陣法,一起駕馭著劍光,北遁而去,修士的手段,御空飛行,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無影無蹤了,留下那個巨大的墳墓,在夜空中久久佇立。

                            第二章 重生之魂

                            北風吹過亂風崗,陣勢撤去,恢復了往日真實,可仙家手段,渾然看不出這個墳頭被動過,已經快要落下的月光,正照在墳頭之上,平靜中透著一絲的冷意。

                            三兇的劍光早已經消失在天際,得到想要的東西后,毫無顧忌的駕劍而去,三個凝嬰的高手聚在一起,又有多少人,敢直檔鋒芒。

                            小半個時辰之后,光禿禿的墳頭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一閃而去,符咒失去了效力,地下三尺的周良恢復了呼吸,他沒敢大意,聽聽周圍的動靜,整個亂墳崗上,只有微微的風聲,才從坑里又出來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