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七星創世錄

                            點擊:
                            天地大道周而復始,形成自然;五行相生循環不息,滋養眾生。三魂七魄是為生命之本,修煉魂魄,才可洞悉天機;領悟五行,才可探尋自然本源。
                            且看一位從小受盡嘲笑的男孩,如何懷揣追求天道的夢想,幾番奇遇后重塑三魂七魄飛升魂界;敢于踏破天道,幾番歷練后降服四大圣獸抵達仙界。天道至理了然于胸,天地本源納于自身,終于開天辟地,創造眾生,是為創世!
                            人界—魂修、魂師、地魂師、天魂師——飛升
                            魂界—魂仕、魂主、魂將、魂王、魂皇、魂圣、魂仙——飛升
                            仙界—司徒、司空、司天——創世

                            東方大陸

                            第一章 少年秦天

                            “撲通”,一道人影從陣中狼狽的飛出,仰面朝天的落地后灰塵四起,瘦弱的胳膊艱難的撐起了略顯單薄的身體,有些搖晃的站了起來,四周噓聲四起。秦家是東方大陸上靠近海邊的一個小鎮上的家族,族內有一座古老的陣法——梅花陣,凡是能在此陣中堅持一炷香時間未被擊敗的秦家年輕一輩,都可以獲得核心傳承,允許進入藏書閣學習魂技。現在正是新的一年族內傳承試練的時間。在歷年的核心傳承人試練中,有一位長老之子竟然從未在梅花陣中堅持超過半柱香,這個人就是剛剛又一次從陣中被狼狽擊出的秦天。

                            秦天踉踉蹌蹌的向外走去,四周諷刺的笑聲依然不斷的響起。

                            “這就是咱們秦家最有天賦的二長老之子的實力嗎,還不如去砍柴吧”;

                            “真是,浪費秦家諸多資源培養了十年的廢物,真不知道咱們還要被這個累贅拖累多久,這次族長該醒醒了吧!”;

                            “他真的是五行魂根俱全嗎?是不是測試出問題了?”……

                            “秦天,你沒事吧?”一個銀鈴般的聲音響起。秦天停下了因為魂力透支略微搖晃的身體,看了看秦雪,搖了搖頭,便獨自向自家院子走去,兩只低垂的拳頭緊緊的攥著,攥得血紅。

                            秦雪是族長之女也是秦天從小一起長大的堂妹,不僅容顏出眾,冰雪聰明,而且似乎也繼承的秦家優良的血脈,與秦天同樣是五行魂根俱全,年僅十二歲就已經成為三魄魂修,很有希望在成年之時達到五魄魂修,從而有可能五行魂力融合領悟陰陽魂力,一旦擁有陰陽魂力就成為魂師,使秦家一躍成為與七大家族平級的大家族。

                            而秦家現有的三位長老只有二長老秦風是五魄魂修,但是始終未能進階魂師。所以秦雪在家族中的地位毋庸置疑,但是從小和秦雪在一起修煉的秦天,雖擁有同樣的天資和資源,但是三歲起魂力不論如何修煉都毫無寸進,只是比毫無魂根的凡人強,所以其地位逐漸的被族內人看不起,已經成為秦家公認的累贅。

                            秦天回到自己的屋中,不顧父母的詢問,房門一鎖就把自己扔到了床上。“為什么,為什么,十年來苦苦修煉魂力,絲毫不比小雪懶惰半分,其結果卻是天壤之別。”想想自己的遭遇,秦天再次雙拳緊握,無聲的吶喊著繼而逐漸進入了夢鄉。那個經常在夢中出現的場景再次浮現……

                            東方大陸位于一片大海的中央,四周除了一些小島便是一望無際的蔚藍,其海中及遙遠的其他大陸生活著無數的魂獸。天地間的一切都是由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組成的,那么生活在這片大陸的人類中,有一些人天生會對一種或幾種元素擁有親和力,即稱之為擁有不同屬性的魂根,擁有何種魂根就可以感應到天地間的何種元素從而可以修煉出何種魂力,這種人稱為魂修。人之精神分三魂七魄,所以魂修也以魂魄修煉程度區分修為。五行魂力俱全者即可進階魂師,成為如今東方大陸上的統治者。

                            在遠古時代人類沒有現今如此孱弱,與魂獸相互爭斗并共同統治著幾片大陸。但是不知為什么突然間所有的大能力者一夜之間全都消失,整個東方大陸只剩下不大的一塊被一個絢麗的七彩光罩環抱,陽光下七色閃耀,水氣氤氳,造就了一方奇景。那神奇的七色光罩對生靈有所反應不過可以任由修煉出魂力的魂修進出,但是沒有魂力的凡人如果沒有魂修幫助,靠近光罩就會有一股巨大的阻力阻擋在身前,如果光罩外的魂獸靠近光罩就會被七色光芒瞬間滅殺,尸骨無存,似乎這光罩在保護著人類繁衍生息。

                            而如今這片大陸大部分的傳承已經缺失,只剩下七座城池,由擁有魂師的七大家族分別管理,倒也自給自足。秦家所在的魂嵐鎮就是由金魂城管轄下的一座靠近海邊的小鎮。秦家的幾位魂修長老就需要經常出海獵殺一些魂獸來維持家族運轉。

                            秦天三歲那年,二長老秦風準備例行出海獵殺魂獸,可能是藝高人膽大,出海前突然心血來潮想帶秦天一同出海長長見識,而且近海全是低級魂獸,所以大家也沒多想都放心大膽的出海去了。當秦風以魂力包裹秦天把他帶出光罩后,似乎是感受到了真正的海風和陽光,小秦天興奮異常,在甲板上高興的玩耍著,眾人皆被其感染,每個人的臉上充滿了笑容。連秦風也不例外,似乎已經將無法進階魂師的煩惱拋開,難得的開懷大笑起來。

                            第三天正午,秦天吃過午飯依然在甲板上飛奔,突然他停了下來,指著海面用稚嫩的聲音喊道:“父親,那是什么?”秦風順著小秦天的手指低頭一看,只見海面下有大批的魂獸從船下飛速的經過,這其中竟然有很多在深海活動的銀刺蝦。這銀刺蝦尾部的銀刺是一種非常好的煉器材料,而且價值不菲,所以秦風立刻高興的喊道:“所有人準備工具,獵殺魂獸!”然后立刻催動水魂力,釋放水屬性魂技——水牢。

                            頓時,船的周圍大片的水面藍光一閃,四面水墻立刻成型,將大部分的銀刺蝦困在其中。大家立刻興高采烈的開始捕殺起來,而小秦天也被公認是給大家帶來好運氣的幸運星。秦風也拍了拍他的腦袋,笑瞇瞇的說道:“這次出海收獲頗豐,有你的一份功勞,想想回去要什么獎勵!”然后便加入了獵殺的行列。

                            正當大家紛紛釋放魂技,并用大網將銀刺蝦逐漸收攏的時候,不知不覺中,天色悄悄的暗了下來,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時消失不見,整個天空悄然烏云密布,但是海面上卻沒有暴風雨來臨前的卻一絲征兆,仿佛整個大海凝結成了一體,四周形成了詭異的寧靜,大家看到這一幕,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

                            秦風也有些吃驚的看著這天地異象,皺著眉喊道:“大家全部回到船艙中去,沒有我的吩咐不要出來。”話音未落,海面突然開始迅速旋轉,一個巨大的漩渦轉瞬間形成,整艘船立刻傾斜起來,頓時,躲閃不及的眾人便亂作一團。秦風也顧不得銀刺蝦了,立刻全力施展魂技,維持船體平衡。當大家一陣忙亂時,烏云卻又突然散去,天空突然放晴,海面上的漩渦很快便消失了,就好像和大家開了一個玩笑似的,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秦風愣了一下,說道:“大家檢查一下有沒有人受傷,船體有沒有損壞。”

                            這時,一位船員喊道:“二老爺,二老爺,不好了,少爺不見了!”秦風一聽,腦中嗡的一聲,立刻催動水魂力沖入海中。因其是近海,所以海并不深,而且剛剛的事情來去很快,秦風很快就發現了躺在海底的秦天。立刻,秦風便帶著小秦天回到了船艙,檢查發現雖然小秦天昏迷不醒但是氣息平穩并無大礙。大家自然不敢耽擱,立刻返回了族中。

                            回到家里,二夫人看到小秦天昏迷不醒,立刻哭了起來,對著秦風一陣埋怨。“快去請族長!”秦風沒有解釋立刻吩咐道。很快,族長秦嵐趕到了秦風宅中。

                            “盡管昏迷不醒,但是氣息悠長,魂力也無異樣,明早再看看吧”,秦嵐把了一會兒脈象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秦風嘆了口氣說。

                            小秦天一連昏迷了三天,全族上下都在議論此事,在第四天早上,秦天突然睜開了眼睛,恢復了平常狀態,毫無異樣,二夫人這才破涕為笑,一切自然回歸正軌。然后十年過去了,大家早已淡忘了此事,只是秦天自己知道一個古怪的夢經常出現在識海中。

                            第二章 魂獸逐天

                            好像是星空中的一座宮殿,四周有銀色的護罩,一切顯得虛幻神秘。這時突然一只金色的巨掌落在上面,護罩開始銀光閃爍,然后一陣劇烈晃動而砰然破碎,整個大殿地動山搖,四周一片混亂。模糊中一道金光閃現,直接沖入到識海中,然后一陣刺痛,秦天便蘇醒了過來。揉了揉眼,望著窗外的星光,秦天睡意全無。

                            輕輕嘆了口氣,悄悄的起身下地。打開房門看著大廳桌子上的飯菜,秦天眼眶濕潤了,只有自己的父母才不會看不起自己,無論怎樣都是無微不至的照顧,一聲聲的鼓勵。秦天明白父母鼓勵聲中那殷切的期盼,但是現實是多么殘酷。秦天運起為數不多的魂力,一口氣跑到了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坐在山頂望著七色光罩外的幽幽大海,心中一陣苦澀。

                            父親的修煉天賦最好而且是五行俱全,所以家族對秦天的期望是把他當作族長繼承人來培養的,這樣一個重擔讓這個年僅十三歲的少年看起來竟然有滄桑之感。秦天揮了揮手,仿佛把煩惱拋之腦后,默默說道:但愿秦雪能夠帶領秦家走得更遠吧。

                            秦天躺在草地上,正看著天空中的一輪明月出神,不知不覺中便進入了夢鄉。不知過了多久,靜謐的山頂上月光如紗,籠罩著熟睡的少年,一切顯得虛幻起來。突然,天空中北斗七星星光大盛,連月光都顯得暗淡起來,在秦天的身體內七色光點仿佛呼吸般遙遙呼應著北斗七星的星光,此時熟悉的夢境再次出現在識海中,秦天再次被那夢境驚醒,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

                            “你醒了?”突兀的聲音在秦天耳邊響起,秦天的動作頓時一滯,搖了搖頭自嘲地說:“我已經被現實打擊的出現幻覺了吧。”

                            “我在這。”這次秦天立刻跳了起來四處看了看。

                            “鬧鬼了?不對啊,就算是鬼恐怕也進不了七色光罩吧。”秦天喃喃自語道。

                            “我在你的命魂中,你聽的到我吧?”這次秦天聽的很清楚,是一個稍顯稚嫩的童聲,分辨不出男女。

                            “你是誰?我的識海中,難道你是我的本命魂獸?”秦天腦子有點不夠用了。

                            “是的,我剛剛醒過來。”

                            “那你是怎么進到我的命魂中的?”

                            “我只記得好像發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然后我不知從哪沖了出來,正好感應到你的魂力,我當時非常虛弱而你給我的感覺很熟悉很溫暖,所以我就鉆進了你的識海,成為了你的本命魂獸了。”

                            “那為什么我一直都感覺不到”秦天像個木樁一樣直挺挺站在山頂,動作還保持著跳起來的狀態。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