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女人村

                            點擊:
                            云南某地的詭異習俗,村子里的女人會用殘忍方式…

                            第一章 云南深處

                            幾天前,我的初中同學齊大柱,從部隊退役回來,許久不見,我主動出錢請他去飯館喝酒。

                            酒過三巡,齊大柱忽然壓低聲音,用種神秘的語氣講道:“小杰,我在部隊聽說了個好地方,早就他媽想去了,今天終于有了機會,你要不要一起?”

                            齊大柱雖然家境貧寒,但從小喜歡旅游,總是省吃儉用窮游各地,于是我問他哪個景區?

                            齊大柱喝了杯酒:“在云南的十萬大山里,有個全部是女人的村子,她們生了男孩子就送養外村人,或則直接掐死,絕不在村里留男人,但為了繁衍后代,每年的九月份,都會對外開放一段時間,讓男人進去隨便挑女人做那事…”

                            齊大柱色迷迷的眼睛看著天花板,表情猥瑣,口水流到了衣服上。

                            我讓他少白日做夢了,真以為有女兒國啊,齊大柱擦了下口水,把眼睛一瞪:“你不信的話,咱倆打賭!如果我輸了給你一萬,你輸了給我一千就行,敢不敢?”

                            我動心了,因為如果真有這么個村子,玩下才出一千塊,那也值了,如果沒有,能凈賺一萬!

                            看著一本正經的齊大柱,我仰頭喝下杯中的白酒,道:“行!我和你賭!”

                            豎日,我和齊大柱收拾了下行李,有帳篷,水,食物等,然后,齊大柱借了一輛基本上除了喇叭不會響,其他都會響的皮卡車,帶著我往云南去了。

                            齊大柱早就把地址給打聽清楚了,我們趕了三天路程,便到了云南的大山中,很多地方都沒有路,坎坎坷坷,還好齊大柱在部隊學的是開卡車,技術精湛,不然非沖到山底下。

                            齊大柱把車停在了一座山腳下,指著遠處說:“就在前面,咱們得走走。”

                            我們把東西收拾了下,徒步趕路,十幾分鐘后,一個村子出現在了視野里,齊大柱笑著說:“怎么樣?現在信了吧?”

                            我說這里最不缺的就是村子,等真能玩了再笑。

                            齊大柱胸有成竹,泰然自若。

                            村口已經搭了一個黑色的帳篷,齊大柱笑著說:“有人比我們還早呢?”

                            掀開帳篷,我們看到一個胖胖的男人坐在里面,手里拿著本羞羞的雜志,正看的入神。

                            他察覺到我們后,立刻抬起頭,臉上掛著猥瑣的笑容:“胖爺還以為花花來找我了呢,原來是同道中人,快請進寒舍一坐。”

                            胖子給我們騰出個地方,我和齊大柱互相看了看,躋身進去。

                            齊大柱問:“兄弟,你也是來玩村里女人的嗎?”

                            胖子厚顏無恥的回答道:“這叫什么話,胖爺我是來幫她們繁衍后代的。”

                            齊大柱大笑著拍胖子肩膀,說自己也是熱心腸的人,專門跑來為村里貢獻呢,又問兒的詳細情況,胖子把那本雜志塞到枕頭下面,說:“我也才來兩天,這里的女人啊,那真是美若天仙,看都能把人看去了,但就是有一點不好,規矩太多。”

                            胖子講的時候,還一副色迷迷的表情,似乎在YY。

                            齊大柱問:“什么規矩?”

                            胖子回答:“這里的女人天黑后,會把自己的紅肚兜掛在門外,你喜歡哪個,摘了肚兜推門進去,就隨便給你弄,但奇怪的是,天亮雞一叫,她們連話都不和你說,完全變了個人似的,有次胖爺我忍不住,窮追猛問,她們說是規矩,哼,胖爺我為幫她們繁衍后代奮不顧身的,就這樣對我這個大恩人,真是群白眼狼。”

                            齊大柱和胖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忽然外邊傳來了叮叮當當的聲音,胖子把煙捻滅,道:“天快黑了,她們在穿著肚兜跳舞,兩位兄臺,和胖爺一起去認肚兜吧。”

                            三個人來到村里,在一處空地上,有二十多個身材性感,美若天仙的女人,上半身只穿了件紋圖不同的紅肚兜,下1半1身穿著黑色的短褲,裸露著白玉般的玲瓏腳丫,手舞足蹈,那些響聲,正是她們身上裝飾品發出來的。

                            胖子指著個肚兜上紋了一朵花的女孩說:“這是花花,我都和她做兩天了,真的讓人飄飄欲仙,死了也值,你倆可別和我搶啊。”

                            齊大柱讓他放心,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我家庭條件不好,畢業又沒啥好工作,也沒有女孩子看上我,存貨快三十年了,瞧見這么熱舞美女,自然血脈膨脹。

                            齊大柱拍了下我,嘿嘿笑著說:“小杰,錢準備好了嗎?”

                            我咽了口口水,讓他放心,回去就轉他一千,雖然是我大半個月工資,但值!

                            天色暗下來后,我們幾個人開始分頭行動,我在村里轉了幾圈,最后停在了一個紋蝴蝶的紅肚兜前,這是我頭次碰女人,心跳加快,走路都有些晃,我深吸了幾口氣,猛的扯下那個紅肚兜,用力推開了門。

                            只一眼,我便按耐不住了。

                            屋子里有個女人,正直勾勾看著我,她精致的面孔和白皙如玉的皮膚,更是讓我呼吸急促,興奮不已。

                            女人看樣子正在倒茶,她嫣然一笑,攝人心魄,繼續手頭動作,然后端了一本茶走了過來。

                            我能聞到一種特有的香味,大概是女人香吧。

                            她站在我面前,把茶伸了過來:“小帥哥,先喝杯茶吧,能提升戰斗力哦。”

                            我貪婪的吸著她口中吐出的香氣,她用手遮住嘴巴,優雅的笑了聲:“以前沒碰過女人嗎?”

                            我忙不迭點頭,哆嗦著手去接茶,結果沒端好,杯子摔在地上碎了,茶也灑了一地。

                            我覺得很尷尬,女人倒沒生氣,她慢慢關上屋門,從里面鎖住后,又幫我倒了杯茶,我手依然抖的厲害,為防止再摔碎,我猛然喝了下去。

                            女人溫柔的拉著我的手,帶我到床上后,開始用手摸來摸去,我忍不住把她壓在身下,一陣猛親,可我又不知道親哪里,干脆就去咬脖子,舔耳朵吧。

                            她身上特別的香,皮膚還特別的滑,讓我特別的舒服。

                            我想到胖子那句話,這一刻,死了也值!

                            女人脫掉了我的褲子,可就在這關鍵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心中升起了一股戾氣!怎么說呢?就是特別憤怒那種,想要殺人!

                            什么情況?

                            但是,原始的渴望讓我壓制住戾氣,可正打算和她負距離接觸,戾氣感竟然更加的濃重了。

                            我忍不住捂著腦袋,側身倒在床邊,女人很奇怪,問怎么了?

                            我從小脾氣就好,別人打我都不一定還手,今天這情況也太反常了,連我自己都不清楚咋回事。

                            那種戾氣越來越濃,我望著眼前這個女人,竟萌生了種掐死她的沖動!

                            這個地方,我也似乎來過,反正給我一種蠻熟悉的感覺。

                            女人笑盈盈的幫我弄了幾下,我忽然更加的憤怒了,狠狠抽了她一巴掌,為防止不干出啥可怕的事情,我在女人驚愕的目光中,穿上衣服跑出了屋子。

                            然后,我聽到那個女人在我后背大罵:“你神經病啊?”

                            跟著,就是一聲門被重重關上的聲音,這把我給尷尬的,還能再尷尬些嗎?回到帳篷里,齊大柱他們還沒回來,我暗自嘲諷:“楊小杰啊楊小杰,平日里不總是想是個女人都要嗎,咋今天這么漂亮個女人,還不滿意了呢?”

                            抽完了煙,我拿出手機,玩貪吃蛇打發時間,忽然意識到一個詭異的問題。

                            女人說了,那杯茶是提升戰斗力的,那不就是wei哥嗎?咋我喝了啥反應沒有呢?難道她在騙我?

                            真是的,自從進了這女人村,全他媽是怪事,我又玩了幾個小時游戲,困的睜不開眼了,就回帳篷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齊大柱回來了,進帳篷就把我推醒,說:“你小子咋回來這么早?昨天那女人沒給你伺候舒服嗎?”

                            我哪里敢說自己見到美女太生氣,那不成腦殘了嗎,笑著說玩的很好,只是大半夜她求饒了,齊大柱一臉的羨慕啊,自言自語:“沒想到你這么牛。”

                            齊大柱伸了個懶腰,說昨天晚上他碰到那個,特別的妖嬈,把部隊里的存貨全給用上了,今天晚上還要去找她,真會玩。

                            看著鼾聲如雷的齊大柱,我是欲哭無淚啊,人家都是去玩一晚上女人,我竟然是玩一晚上貪吃蛇…

                            中午的時候,我們三個在一塊吃飯,齊大柱和胖子兩人談起昨晚上的經歷,各個繪聲繪色的,胖子說:“有一點你們絕對不能和我比。”

                            齊大柱點了根煙,問哪一點?

                            胖子說:“我發現花花喜歡我了。”

                            齊大柱哈哈大笑:“兄弟,這村子不能留男人的,你別多心。”

                            胖子很生氣的從口袋里摸出樣東西,我和齊大柱面面相窺,都不懂什么意思,聽了胖子的解釋,我倆忍不住笑噴了…

                            正文 第二章 小倩,寧采臣

                            胖子淫笑著掏出幾片橘子皮,我和齊大柱面面相覷,不明白他要表達什么,他雙眼放光,得意洋洋地解釋說:“早上回來時,花花還特意給了個橘子,說是剛醒吃水果對身體好,花花這么關心胖爺,一定是愛上我了。”

                            胖子把橘子皮放在鼻前,深吸了口,猥瑣屌絲氣質側漏。

                            我是強忍著沒笑,對胖子的意淫本領傾佩不已。

                            下午村子里的女人聚集在空地上,圍成個圈,手舞足蹈,在中心位置搭了個很高的木臺,上面跪著一個赤果上半身的女人,她正雙手合十,兩目微閉,像是個虔誠的佛教徒,顯得冰清玉潔。

                            齊大柱和胖子又開始對女人的美貌評頭論足,唾沫星子亂飛,忽然,外圍站著的女人齊刷刷跪了下去,這把我們仨給看懵逼了。

                            只見一個六十七歲的老太太,拄著拐杖,拿著肚兜走上了臺,女人們又站了起來,老太太把臺上女人也扶了起來,看到她臉的剎那,我險些癱倒在地上。

                            精致的五官,玲瓏的面孔,白皙如玉的皮膚,這是張何等俊俏的臉,美的令人窒息。

                            老太太親自把紅肚兜穿在那個女人身上,然后和她說了幾句什么,臺下其他女人紛紛鼓掌,胖子和齊大柱不知道啥時候已經湊到人群后面了,我急忙跑過去,齊大柱拉了拉一個女人的手臂,問:“你們這是干嘛呢?”

                            那個女人像是個木偶一般,身子一側,又慢慢轉過去,繼續鼓掌。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