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私密關系

                            點擊:
                            老婆安語早上穿著黑色絲襪出門,晚上下班回家卻沒有穿絲襪,膝蓋上還有青色印記,陳偉疑心頓起,開始偷偷跟蹤安語,卻發現......

                            第一章黑色絲襪不見了

                            今天老婆安語一回家,陳偉就發現她很不對勁,哪里不對勁又說不上來,直到他的目光從安語的翹臀往下看的時候,看到那兩條嫩白光滑的大長腿,他才意識到,安語早上出門穿的那雙黑色絲襪不見了!

                            這條絲襪是上個月陳偉去香港出差的時候買的,好幾百元一雙,今天早上安語第一次穿,怎么回到家里絲襪就不見了?

                            陳偉憤怒的看著安語,安語換好了拖鞋,醉眼迷離的看著陳偉:“老公,你怎么了?怎么這么看著我?”

                            “你又去喝酒了?”陳偉心中不悅,哪個男人愿意看到自己的老婆每天醉洶洶的回來。

                            “我這工作,你也知道,沒辦法的,少不了應酬!”安語是一家上市公司項目部的職員,公司最近有個很大的收購項目正在進行,安語膚白貌美,一米七二的個頭,進這家公司以前,做過模特,身材性感妖嬈,是公司項目部,乃至整個上市公司的一枝花,項目部的領導,每次出去,都少不了帶著安語去撐門面。

                            安語看到陳偉不悅,趕忙展開了溫柔攻勢,她柔滑-嫩白的小手輕輕的撫摸著陳偉那張帥氣的臉:“親愛的,你生氣了,我答應你以后再也不去喝酒應酬了還不行嗎?”

                            陳偉看著那張嬌艷如花的臉,強壓著心中的怒火,盡量用平和的語氣問道:“我問你,我在香港給你買的那雙黑色絲襪在哪里?我今天早上親眼看到你穿上絲襪去上班的!”

                            “你說絲襪呀!不好意思呀!老公,我不小心把絲襪刮破了,就順手扔了。”安語說話的時候,臉上劃過了一絲不為人察覺的慌張,但還是被陳偉捕捉到了。

                            安語今晚喝了很多酒,感覺到一陣眩暈,柔軟的身體靠在陳偉的身上,連站都站不穩了。

                            扔了?新買的好幾百塊的絲襪,穿了一次就扔了?安語的公司,陳偉去過很多次,辦公設施相當好,安語的絲襪在哪里刮破的?陳偉疑竇叢生。

                            安語看到陳偉依然陰沉著臉,笑魘如花的看著陳偉,如藕般白嫩的胳膊圈著陳偉的脖子,撒著嬌說道:“老公,不要生氣了嘛?我也知道那雙絲襪很貴,可我真的是不小心刮破的,我也心疼了很久才扔掉的。”

                            安語豐滿挺拔的胸部抵著陳偉的胸膛,陳偉看著醉眼迷離的安語,那紅撲撲的小臉蛋,更加增添了幾分讓人迷醉的味道,陳偉看著嬌妻那嬌艷若滴的性感紅唇,心中忍不住一種潮動,可是一想到那雙黑色絲襪莫名的不見了,陳偉心中的欲望被壓制住了,胡思亂想了起來。

                            “那我問你,你的絲襪在哪里劃破的?”陳偉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安語。

                            “公司今天有個辦公室裝修,把一些建筑垃圾放在了走廊里,我經過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絲襪就掛破了。”安語眨巴著漂亮的大眼睛說道。

                            陳偉將信將疑,扶著安語去了房間。

                            安語坐在床上,摟著陳偉的脖子,在陳偉的臉上親了一口,柔情似水的說道:“好了,老公,你不要生氣了,我今天太累了,你抱我去浴缸洗澡好不好?”安語說著,嘴巴湊到了陳偉的耳邊,輕咬些陳偉的耳垂說道:“今晚我們洗鴛鴦浴,好不好?”

                            陳偉看著性感妖嬈的妻子,一掃心中的不快,可能真是自己多想了,以前每次安語想要了,就會輕咬她的耳垂,陳偉一把抱起了安語,朝著衛生間走去了......

                            周末的陽光明媚,林然一大早就起床了,女兒小雨要去參加興趣班,她要送女兒過去。小雨磨磨蹭蹭的走到了車邊,林然拉開了車門,催促著女兒上車,小雨爬上了車,林然正要關門,猛然間看到后排坐墊的縫隙里好像有東西,她伸手去拉,居然拉出了兩條黑色的絲襪,其中一條絲襪,很明顯被劃破了。

                            林然一時之間傻在了那里,她做夢也想不到,在自己家的車上,居然會出現別的女人的絲襪,她很少穿絲襪,尤其是這種極具誘惑的黑色絲襪。

                            林然氣得渾身發抖,手顫抖著拿出了手機,打給了還在睡懶覺的老公陸峰:“陸峰,你給我下來,到車子跟前來,馬上!”

                            一向溫柔賢惠的林然,狂怒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般痛,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深愛的丈夫,居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陸峰穿著睡衣,揉著惺忪的睡眼下樓走到了車子跟前:“老婆,怎么了?昨晚上喝多了,讓我多睡一會也不行嗎?”

                            林然心中的怒火在升騰,昨天車子是陸峰開的,今天絲襪就出現在了這里。

                            “老婆!你怎么了?”陸峰伸手去拉林然,卻被林然用力的甩開了,憤怒的用手指著后排座椅上的黑色絲襪:“我問你,這雙黑色絲襪是誰的?”

                            陸峰朝著后排座椅看去,當他看到那雙黑色絲襪的時候,頓時傻眼了......

                            金色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落在了大床上,陳偉擁著酣睡正香的安語,安語總喜歡抱著陳偉睡覺,不僅如此,香唇還要貼著陳偉的臉才能安然睡去。

                            陳偉醒來了,在美艷妻子的臉上親了一口,輕輕的從安語的身邊爬了起來,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了?兩個人都興趣盎然,折騰到兩點多才睡去。

                            陳偉從床上下來,光著腳往外面走,腰酸背痛的,剛要出門的瞬間,他猛然間看到了妻子白嫩光滑的大腿上有兩個青色的印記,而那兩個印記居然在膝蓋上,陳偉記得昨天晚上他們沒有用過那樣的姿勢呀!難道?這兩個印記是她昨天回家的時候就帶回來的?

                            第二章 膝蓋上的青色印記

                            陳偉看著安語膝蓋上那兩個青色的印記發呆,他很清楚要造成那樣的印記,需要什么樣的姿勢,需要怎么樣的激情。昨天晚上安語雖然醉的厲害,可陳偉是清醒的,陳偉清楚的記得他們根本就沒有用過也不能用那樣的姿勢,陳偉不敢再去想下去了。

                            陳偉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思緒,可是那一幕幕限制級的場面還是不斷地浮現在他的眼前。陳偉難以想象,溫柔賢惠的妻子會變成那樣的女人。

                            難道?安語她?

                            陳偉天生不是個多疑的人,他跟安語認識以來,他們之間一直都非常的信任對方,甚至連對方的手機都不曾翻看過,可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卻讓陳偉第一次感到了莫名的恐慌,老婆安語長得非常的漂亮,面容精致,皮膚白嫩,身材超級棒,36E的上圍,她又特別喜歡性感的打扮,每次跟安語上街出門,回頭率百分百,

                            以前陳偉引以為傲,安語是他的老婆,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合法擁有安語的男人,他也很自信,一米八五的個頭,臉龐帥氣陽光,他又酷愛健身,倒三角的身材,六塊腹肌讓安語很迷戀,一直以來,他都明顯的感覺到,安語非常的愛他,甚至很依賴他,在陳偉的跟前,安語一直是個溫柔似水,小鳥依人的小女人。

                            盡管他們已經結婚了,他們之間的關系依然好像熱戀的時候一樣甜蜜,他們的x生活也非常和諧,絕對超過了一個星期三四次的正常頻率,所以陳偉從來沒有懷疑過安語,可是現在,陳偉的心卻變得非常的不安了。

                            陳偉看著依然在甜蜜夢鄉的嬌妻,目光落在了安語放在床頭柜的手機上,他第一次有了查看安語手機的沖動,他也知道這樣不好,可是還是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床前,伸手剛要去拿安語的手機,猛然間他的胳膊被安語拉住了,陳偉嚇了一跳,剛想說什么,安語把他拉到了床上。

                            陳偉躺在床上,驚魂未定,他還以為自己剛才的舉動被安語發現了,看著身旁的安語小鳥依人的靠在他的身上,嫩白光滑的小臉貼在了陳偉的胸膛上,用手輕輕的撫摸著陳偉的身體,陳偉一下子就有了反應,安語妖嬈嫵媚的看了陳偉一眼,那只柔軟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朝著陳偉下面摸去。

                            陳偉再也忍不住了,翻身到了安語的身上,又是一番纏綿。

                            安語嬌-喘連連的靠在陳偉的懷里,小臉上飛過一道緋紅,滿足的親了陳偉一口:“老公,你真棒!”

                            陳偉躺在床上,眼前卻不時的晃動著安語膝蓋上那兩個青色的印記,以前安語膝蓋上也曾有過那樣的印記,那是在那個炎熱的夏天的一個激情之夜后的杰作,可是,現在安語卻帶著這樣的印記回家了,那需要多么樣的激情呀!

                            “安語,你膝蓋上的青色印記是怎么回事?”陳偉實在忍不住了,還是問出了口。

                            安語起身看了看,用手一摸,還很痛:“昨天不是經過那堆建筑垃圾嗎?絲襪被劃破了,我腳下不穩,被絆倒了,膝蓋到現在還疼呢?老公,你幫我抹點紅花油吧!”

                            絆倒了?陳偉心中狐疑,可還是起身去外面拿了紅花油進來,倒了紅花油,輕輕的抹在了安語的膝蓋上,難道真的是自己誤會安語了?

                            “老公,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早餐吧!”安語用手撫摸著陳偉那張帥氣的臉龐,漂亮的大眼睛眨巴著,眼睛里滿是柔情蜜意,好像永遠也看不夠陳偉一樣。

                            陳偉點點頭,昨晚上折騰一晚上,一大早又做了早課,這事情本身就是很耗費體力的,陳偉還真有些餓了。

                            安語從床邊拿了陳偉的白色襯衫套上,穿著性感的小短褲就從臥室里往外走,陳偉斜靠在床上,看著身材火辣,極具誘惑的妻子的背影,陳偉的心,再次變得不安起來了。一直以來,安語都不到追求者,就算是結婚了,還是經常會遭遇那些狂蜂浪蝶的騷擾,這年頭,有個漂亮老婆,既怕賊偷也怕賊惦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覬覦安語的美色。

                            陳偉靠在床上發呆,安語的解釋還算合理,難道真是自己想多了嗎?

                            一直以來,在陳偉的心里,安語都是一個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賢妻,要說安語會有外心,陳偉以前還真不相信,但是那青色的印記,還有那只穿過一次就莫名失蹤的黑色絲襪,卻不時的縈繞在陳偉的心頭!

                            陳偉起身到了外面,廚房里,穿著他的襯衫的安語正在忙碌著,慵懶的周末,安語總喜歡穿的這么隨意,那寬大的襯衫下面包裹著安語性感的身軀,兩條細長嫩白的大腿顯得愈發的性感。

                            陳偉走到了廚房里,從安語的身后擁著她,雙手伸到了前面,輕輕的抱住了安語纖細的腰,輕吻著安語嫩滑的臉龐,動情的說道:“老婆,我愛你!”

                            安語笑著回吻了一下陳偉:“親愛的,別鬧,蛋要煎糊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