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我當的哥那些年

                            點擊:
                            楊瑞,一個撲街網絡寫手,為了生活為了不再坑爹啃老,申請成為了一名滴滴網約車司機,本想只是多份收入的他卻萬萬沒有想到,在他當的哥的這幾年卻一路香艷不斷還遇貴人提攜……

                            第一章 初遇1

                            從頤中皇冠假日酒店出來,楊瑞還有些恍惚。

                            他到低是被那妞給上了,還是他上了那妞?這他媽的是屬于順水推舟還是趁人之危?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如果不是捏了捏口袋,那一千塊錢所帶來的真實觸感,楊瑞都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回頭看了一眼那睡一晚就要一千三的五星級酒店,楊瑞嘴角扯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等找到并上了自己的車之后,楊瑞啟動那輛09款的酒紅色雪佛蘭轎車,第一次,睡姑娘開房的錢都是姑娘出的。

                            這事兒,得從昨天晚上說起……

                            2015年4月3日,為了生活楊瑞申請通過,成了一名滴滴快車司機。

                            本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原則,一整天的時間他都在保養、清潔車子,為了操作方便他買了手機支架,為了不用在行駛中打接電話,他買了aux連接線,甚至因為他是桿老煙槍怕車廂里滯留煙氣還特意買了u2k的空氣清新精油。

                            當這一切準備妥當之后,就已經天黑了。

                            畢竟是進入一個新的行當,楊瑞心里難免有些忐忑,但是身為一個27歲,卻沒有固定工作,沒有穩定收入,沒有女朋友的三無人員,總不能一直在家啃老。直到晚上九點多,這廝才終于鼓起勇氣按下了“出車”按鈕開始了他的接單生涯。

                            楊瑞是青島本地人,他家的位置在沈陽路小區,距離臺東步行街非常近屬于鬧市區,在這附近叫車的人相對多一些。

                            事實也是如此。

                            在楊銳車子剛剛拐出車位不到一分鐘,“滴滴”一聲清脆的提示音從汽車音響中傳了出來。

                            這,是楊銳的第一單。

                            “實時,距離500米,威海路與臺東八路路口到市南區臺灣路……”

                            接單距離近,目的地卻遠,這讓楊瑞方才略顯忐忑的心情為之一松,頓時感覺今天運氣還不錯。

                            不過,讓他糾結的卻是這位乘客……

                            從楊瑞接單開始就一直打電話想確認他的位置,卻不是占線就是打通就被對方掛斷。

                            直到楊瑞已經到了定位地點開著雙閃等在路邊時又撥了兩遍才接通。

                            “你有病是吧?!我說沒說別再打我電話了!咱倆完了!”

                            電話方一接通,因為手機連接著aux線,整個兒車廂里就響起了一陣女人的咆哮直接把楊瑞給吼懵了。

                            “那個……我是滴滴司機,我已經到了你定位的地方了。路邊,開著雙閃。”

                            “啊……對不起,我看到你了。這就過來。”對方一聽罵錯人了,趕緊道歉。

                            楊瑞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他樂意撿錢,但不會去撿罵,既然人家已經道歉,他也不會把這事兒放在心上,頂多就是個誤會。

                            不多時,副駕駛的車門被拉開,一陣香風撲鼻的同時,一道玫紅色的身影坐進了車里。

                            那是一個長發女孩,剛才通話的時候楊瑞就聽出她年紀應該不大,這會兒見到人也證實了他的猜測。

                            瞧上去女孩也不過二十四五歲的樣子,玫紅色的呢絨風衣,黑色皮褲,就算是坐著從她那纖長的雙腿也能看出她個子不矮。

                            她的側臉很美,化了淡妝,拎著一個棕色看花紋不知是真是假的驢牌包包。

                            看得出她情緒不太好,上車之后手機一遍遍的響起,又被她一遍遍的掛斷。

                            這種情況楊瑞也不好去搭訕,只能開自己的車。

                            或許是那女孩被不斷打來的電話搞的有些煩了,終于選了接聽,似乎要做一個了斷。

                            “說。”

                            “解釋?解釋你怎么跟我那所謂的閨蜜睡到一起了?別說了,最后我祝你不孕不育兒孫滿堂!不見!”

                            掛了電話,可她并沒有跟在電話里的講話時那么霸氣那么灑脫,而是小聲地啜泣著。

                            楊瑞目不斜視地開著車,右手卻從一邊的紙巾盒里抽出紙巾遞給她,一言未發。

                            到底是什么情況,楊瑞聽也能聽出個大概,可作為一個外人,他也不好貿然去安慰人家。剛開始還覺得運氣不錯,接到一個美女,這會兒看看?還是老實開車吧。

                            楊瑞開車的時候有個習慣,就是喜歡一邊聽著音響里的歌一邊跟著唱。在一個相對密閉的環境中,人總能比較容易放的開,車行一半,過于安靜的氣氛讓楊瑞感覺有些憋屈,趁著等紅燈的功夫就點開了手機里的網易云音樂,這款剛上線不久的app很受楊瑞的喜歡,因為它強大的用戶習慣分析能力,總能給楊瑞推薦一些他喜歡的歌。

                            “風到了這里就是黏,黏住過客的思念……”一首《江南》。

                            不得不說,楊瑞的嗓音不錯,只是唱歌好不好聽這種事情,總要有個比較,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不管是在以前上班時候的同事,還是身邊的一些朋友,麥霸屬性基本都是滿點,楊瑞以前跟他們唱歌的時候,并不覺得自己的歌聲會比別人好聽多少。

                            可耳邊突然傳來一句:“你唱歌真好聽。”

                            啊嘞!?剛剛唱完高潮部分的楊銳正high著呢,這才意識到這會兒可不是自己一人開著車,而是拉著乘客呢!

                            “呃……啊!好聽嗎?”

                            “嗯!”女孩的眼圈依然有些紅紅的,卻還是點點頭。

                            “那能加錢嗎?”

                            “哈哈,你要給我唱一路,我就給你加錢。”原本是楊瑞覺得有點尷尬,想要化解一下的話,卻把女孩給逗樂了。

                            加錢是肯定不行的,不過話匣子打開了,聊聊天卻總是可以的。

                            “有沒有人說你長得像林俊杰?”女孩似乎已經看清了楊瑞的樣子,有些好奇地問他。

                            說到自己的樣子,楊瑞自己當然清楚,真說起來多少還是挺像的,不管是眼睛、鼻子還是笑起來的酒窩。

                            楊瑞臉色一垮,道:“你要說我帥的話,我還能假裝開心一下。”

                            女孩掩嘴輕笑,說道:“林俊杰多帥啊。還那么有才。”

                            “好吧,我承認,上學那會兒的確有個人說我長的像jj,然后……”

                            “然后?然后怎么?”

                            “然后被我打了一頓啊。”

                            女孩先是一怔,可反映過來之后頓時指著楊瑞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你……你怎么這么污。”

                            “真事兒!不過后來我給他道歉了。”

                            “我現在才知道什么叫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其實楊瑞知道女孩心情不好,故意逗她開心,也不是楊瑞見人家姑娘漂亮就有什么想法,只是他覺得如果能讓別人開心,總好過讓她一直郁悶一路不是嗎?

                            不過,快要到達目的地時候,原本跟楊瑞聊的挺開心的女孩又沉默了。

                            目的地定的是臺灣花園小區,臨近門口的時候,楊瑞問她:“在哪兒停?”

                            已經到了小區門口時,一臉郁郁的女孩忽然說:“不停了,我們去閩江二路。”

                            “閩江二路?”那里是這一帶比較有名的酒吧街,楊瑞雖然沒有去過,但他知道。

                            “陪我喝兩杯吧。”女孩看著楊瑞,輕聲說道。

                            “呃……姑娘,你看,我還要干活,不能喝酒的。”楊瑞臉色有些訕訕,他是真的不想去,酒吧那種地方消費那么高,那可不是以他現在的經濟實力該去的地方。

                            “你一晚上能賺多少錢?”女孩又問。

                            “我也不知道,你看你是我接到的第一個乘客……”楊瑞很想拒絕,可是當他看著女孩從她那驢牌包包里唰唰點出一千塊的時候,下面的話他說不出來了。

                            “一千,夠么?陪我喝酒。”

                            她的眼神很堅定,此時所散發出來的氣場讓楊瑞有些難以招架……好吧,他招架不住的是一千塊錢。

                            大不了叫代駕回家,不就是喝酒么?我一個老爺們兒還怕你?

                            結束行程,收車。

                            楊瑞搖搖頭,一把方向調轉車頭,駛向了酒吧街。

                            第二章 初遇2

                            閩江二路上最多的就是酒吧和咖啡廳,在女孩的指引下,他們停在了一家名為joys的酒吧門口。

                            女孩下車之后,楊瑞發現她的身材很好,或許是穿著高跟鞋的緣故,站在一米八身高的楊銳身邊也只矮他小半頭。

                            跟著她方一進入酒吧正門,楊瑞就被門口貓籠中兩只大肥貓吸引了,應該是人家老板養的,品種是英短,憨憨的不怕人,過去摸摸它也十分的配合。

                            這里的燈光比較昏暗,可能所有酒吧都是一個樣。當女孩已經在服務員的引領下落座了,回頭卻沒見到楊瑞的人,仔細一看才發現這貨正蹲門口逗貓呢。

                            看著跟貓玩的不亦樂乎的楊瑞,女孩的嘴角微翹,沖他招了招手道:“這里!”

                            落座之后,楊瑞四下打量了一番這頗具異國情調的裝修,有些感慨道:“我還是第一次來靜吧,以前都去‘潤’玩。”

                            “潤?現在改名叫muse了,你……是多久沒出來玩了?”女孩似乎經常來,一邊跟服務員點了兩杯雞尾酒,一邊問道。

                            “呃……三年了吧。”楊瑞想了想,答道。

                            “三年!?我的天,你是做什么的?三年都不出來玩?還是你不喜歡酒吧?”

                            “我啊,我網絡寫手,寫小說的。”

                            “哇!這么說你是作家啦?”聽楊銳這么說,女孩的眼睛頓時一亮。

                            “你說的作家,那都是大神,像我這樣的小撲街哪敢稱什么作家,要真那么厲害,我還會出來跑滴滴么?”

                            “也不能這么說,萬一哪天火了呢?”

                            “這也是我一直沒放棄的原因咯,那你又是做什么的呢?”

                            “我啊,我是無業游民。”

                            人家不愿意說,楊瑞也就笑笑過去了,刨根問底不是他的習慣。

                            “不好意思啊,今天一接你電話就沖你吼。”

                            “沒事兒,我就是覺得你那電話跟熱線似的一直打不通。”

                            “還不是怪你?手機號那么好,我還以為是那個傻比用別人電話打過來的呢。”女孩撇撇嘴吐槽了一句,轉而目光一閃,問道:“欸,你手機號不錯啊,哪兒弄的?尾號三個七還是139號段,這最低消費應該很高。”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