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模特妻子的秘密

                            點擊:
                            我是一個小記者,我老婆是一個漂亮動人的平面模特,她溫柔賢惠善良,我一直以自己能夠娶到我老婆這樣的女人而感到自豪,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了保守的老婆竟然換了一套性感的內衣……

                             第一章老婆的問題

                            我叫張楊,取這個名字,是因為我爸姓張,我媽姓楊,合起來就成了張楊,我是個當地市臺的小記者,雖然平時工作比較忙,但畢竟收入不錯,如果不是考慮到房貸的話,日子過得會相當滋潤。

                            我有個漂亮的老婆,叫做李小嵐,她很漂亮,當初在學校的時候,就因為她的漂亮讓我完全死心塌地,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我曾經發誓,這輩子只會愛她一個,直到現在,我似乎都沒有改變這個觀念。

                            我們結婚三年了,從來沒有吵過架,鬧過別扭,在別人的眼里,我跟李小嵐是人人稱羨的模范夫妻。

                            不過老婆的職業,卻讓我很苦惱。

                            她是個模特,準確的說,是個網店模特,老婆能夠成為網店模特實屬偶然,當初優.衣庫事件的時候,我想領著她去優.衣庫來個模仿秀的,可莫名其妙地被一個路過的網商看中了,據說這個網商實力雄厚。

                            網商姓嚴,身家不菲,據說當初馬教父剛創立淘寶的時候,他是最早發現商機的那批人。

                            嚴網商不停勸說老婆加入,成為他旗下網店的專職模特。

                            老婆雖然漂亮,但骨子里其實是很傳統的那類人,想都沒想就拒絕了嚴網商的盛情邀請。

                            不過,那段時間我因為工作上幾個采訪出了問題,收入大受影響,最終迫于經濟的壓力,想想那段時間差點被房貸給逼瘋了,老婆沒有辦法,只好答應了嚴網商的邀請。

                            老婆的工作并不復雜,一個月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家里,只有工作的那么幾天,會進攝影棚,拍幾套成品衣服就可以了。

                            我起初也有些疑惑,懷疑是不是嚴網商對我老婆別有用心,不過嚴網商一本正經地告訴我,他公司正規,看中我老婆,是因為我老婆的氣質很符合他們公司產品的形象,還一副隨時歡迎觀摩的樣子。

                            我跟著老婆去拍了幾次,發現確實很正規,慢慢也就釋疑了。

                            今天是老婆的生日,一大早我出門,就為了去十三鋪買老婆心儀了很久的手工鉆鏈,打算晚上回家給老婆一個驚喜。

                            想起老婆看到鉆鏈那欣喜若狂的樣子,我的心瞬間就被甜化了,想到這里,我立刻給老婆發了條短信。

                            “美女,晚上約嗎?海濱路酒店,不見不散。”

                            濱海路酒店屬于市里的高檔飯店,最重要的是那里的西餐味道非常地道,再加上浪漫的旋轉餐廳,是市里約會談情的最佳地方。

                            結婚這么多年,浪漫是必須的!

                            我美滋滋地想著。

                            老婆回了條信息,卻讓我的心情瞬間不好了,“老公,臨時有通告,得去江市,明天中午才能趕回來。”

                            “唉!真是幫我節約成本啊!”

                            我苦笑地搖了搖頭。

                            不過跟老婆過日子,是細水長流的事情,也不在乎這一時半刻,老婆也不是那種特別講究的人,想想我也就釋然了。

                            忙了一整天,回到家里,渾身都臭烘烘的,我走進衛生間,立刻被臺子上一條黑絲鏤空的內衣吸引住了目光。

                            這是一條性.感內.衣,老婆性格很保守,曾經我買過一條,可老婆打死都不愿意穿,還讓我失意了好一陣呢。

                            老婆什么時候穿這種短褲了?

                            我壓下心里的疑惑,拿起來仔細看了一會,還別說,這衣服的觸感很好,一摸就知道是高檔貨,價格不菲。

                            不過我現在沒有任何心思,被衣服上一個不起眼角落的殘留物給吸引住了目光,那殘存物黏黏的,帶了一點乳白,淡淡的男人味道無情地嘲笑著我。

                            老婆出軌了!而且就在家里。

                            我下意識地想到了這個答案。

                            想到這個房間里充滿了奸夫跟老婆歡好的各種不堪入目的場景,我的心就像是煮沸的開水,瞬間就燃爆了,一股憤怒從腳底直竄腦門。

                            為什么要出軌?

                            為什么要背叛我?

                            呆呆坐在衛生間的小板凳上,我發現自己完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甚至有股沖動,想要立刻撥通老婆的電話,問清楚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深吸了幾口氣,卻發現于事無補,感覺整個頭頂都是綠油油地一片。

                            離婚?

                            老婆背叛了我們的感情,離婚似乎成了唯一的答案。

                            可是想到這些年跟老婆的點點滴滴,我的心如刀剜了一般的痛,我發現自己真的很愛她,對她充滿了不舍。

                            可再怎么不舍,老婆出軌是原則性問題,作為男人,這條紅線是堅決不能踩的,否則以前別想抬頭做人。

                            任由淋浴沖刷著我的身體,想要將內心的糾結煩悶徹底洗掉,可心情不見好轉,變得更加煩悶起來。

                            渾渾噩噩走出衛生間的門,我拿起茶幾上的手機,又輕輕地放下,內心糾結要不要給老婆打個電話。

                            不管了,我一定要知道答案。

                            電話響了幾下,接通了,我聽到電話那頭傳來老婆可以壓抑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誰啊?”

                            老婆的聲音響起。

                            一個陌生的男人說道:“寶貝,我看你手機響了,不小心,幫你接了。”

                            緊接著電話掛了。

                            那個男人是誰?老婆難道真的出軌了?事實發展地讓我難以接受,畢竟老婆是個骨子里很傳統的人。

                            我的腦海情不自禁地跳出了一個畫面。

                            一張豪華酒店的大床.上,老婆嬌.軀橫陳,搖動她那盈盈一握的蜂腰,嫵.媚地迎著陌生男人的沖刺。

                            也許,等老婆回來,我就應該跟她徹底攤牌。

                            過了五分鐘,電話突然響起,是老婆打過來的,我接了電話,心里卻仿佛在滴血一般。

                            “老公,剛才我在片場,有什么事嗎?”

                            聽著老婆的話,想到老婆那陣陣嬌.喘,我完全是另外一種心情,語氣冰冷地問道:“剛才你干了什么?”

                            “剛才在工作啊!”

                            老婆聽我的語氣不善,立刻解釋道:“今天的拍攝的主題,叫做都市麗人的誘.惑,導演讓我們這么做的,老公,你想多了哦。”

                            電話那邊,接著傳來一陣女人的嬌.喘聲,還有攝影師要求擺拍的聲音,這讓我安心了不少。

                            “什么都市麗人的誘.惑,跟島國片似的。”

                            老婆道:“老公,導演還說我放不開,這種事,很羞羞的嘛。”

                            我知道老婆對于男女的那點事,一直很保守,心里不由一動,嘿嘿笑道:“那你回來叫給我聽,要不然我會生氣的。”

                            “嗯!”

                            老婆一口答應下來,電話那頭又傳來導演叫老婆過去拍攝的聲音,老婆匆匆掛斷了電話。

                            等到老婆掛了電話,我才想起衛生間里內衣的事情。看來只能等老婆回來,才問的清楚了。

                            不過現在看來是虛驚一場,我微微松了口氣,倒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第二章手機里的照片

                            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里老婆咬著紅唇,放浪地扭動著仟腰,當我想去觸摸的時候,卻看到老婆趴在一個陌生男人的身上,忘情地吸吮著男人根部,她轉眼看著我,眼里滿是嘲弄。

                            “不!”

                            我清醒過來,覺得一切太真實。

                            “老公,你怎么在沙發上睡著了?”老婆剛回來,手里的行李箱都沒有放下,換了拖鞋,走到我的邊上,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

                            “累的!”

                            昨天跑了幾個縣區采編,確實太累了。

                            老婆一臉心疼的看著我,俯身下來,親了親我的額頭,說道:“老公,也別太累了,身體重要!我給你去做早餐。”

                            我的眼睛正好看到老婆胸前的風光,真空的,依稀可看到兩粒粉葡萄,一股淡淡的煙味傳來。

                            我微微蹙起眉頭。

                            老婆從來不抽煙,不知怎么我又想起了剛才做的夢,心莫名地一緊,想到這里,我故意裝作一臉迷醉的樣子。

                            “壞蛋!都摸了這么多年了,還沒摸夠?”老婆啐了一口,臉上有些發燙,媚眼如絲地說道。

                            “沒有摸夠,一輩子都摸不夠。”

                            老實說,我很迷戀老婆的身體,這么多年,她的身體還跟我第一次碰她的時候一樣,緊湊,手.感極佳。尤其老婆這么保守傳統的女人,摸起來總是滿臉羞澀,那樣子可愛誘人極了。

                            老婆被我摸得面紅耳赤,眼睛都要滴出了水來,呼吸漸漸急促,一邊拉著我的手阻止我繼續,一邊嬌滴滴地說道:“好啦,老公!別這樣,我給你去做早餐。”

                            我看到力度夠了,突然問道:“衛生間里那內衣是怎么回事?”

                            老婆一愣,眼里有些茫然。

                            我從衛生間里把那內衣扔在了老婆的面前。

                            老婆看了看,笑道:“老公!你太壞了,這可是菲菲的內衣。”

                            菲菲?

                            我對菲菲有些印象,是老婆的閨蜜,長得一臉禍國殃民的臉蛋,卻偏偏喜歡化濃妝,看起來跟鬼沒兩樣。如果不是有一次菲菲借宿在我家,讓我看到了卸了妝后的樣子,打死我都不會相信這會是同一個人。

                            “菲菲她什么時候來我們家了?”我記得早上出去的時候老婆一個人在家,難不成菲菲是那個時候來的?

                            “就在你走后沒多久她就來了,因為她要跟我一起去拍攝照片,所以就直接來我家了,不過我估計她昨晚應該是沒有回家,很有可能又跑去哪個酒吧玩了,一身的酒味,然后我就叫她換了一套我的衣服后跟我一起出門了。”

                            聽了老婆的話,我冷哼一聲,“何止是玩,昨晚估計在酒吧都和人一夜.情去了。”

                            “老公,你胡說什么呢,菲菲雖然喜歡玩,但不至于的。”

                            “什么不至于,你看看這衣服上的……”

                            老婆看了我手指的地方,明顯愣了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她的眼里閃過一絲慌亂,有些心不在焉。

                            不過隨即我老婆的眼睛卻是一亮,一雙明亮亮的大眼睛盯著我,“老公,你不會是懷疑這衣服是我的,懷疑我出軌了吧。”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