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妻心似刀

                            點擊:
                            一次酒后歸家,妻子的絲襪上居然···

                            第一章 陌生來電

                            “您好,您呼叫的用戶正在通話中······”

                            我坐在沙發上,煩躁地掛斷電話,掐滅了煙頭。

                            這都凌晨一點了,妻子還沒回來,電話也打不通,我擔心她出事。

                            “不等了,去她公司看一下吧。”我剛生起這樣的念頭,門鈴聲便響了起來。

                            打開門,陳安琪帶著一身的酒味,跌跌撞撞地撲到我的懷里。

                            “老婆,這么晚了你還喝酒?”我皺著眉頭,趕緊扶她到沙發坐下。

                            “有個大客戶要陪嘛,不喝不行。”陳安琪滿臉緋紅,將修長的雙腿交疊放在茶幾上。這個姿勢讓她的職業套裙向上緊繃,黑絲遮掩下的內內若隱若現。

                            陳安琪和我一樣高,一米七。面容姣好,一雙玉腿纖細修長,加上36D的飽滿胸圍,魅力無限。

                            平時我看到她那誘人的模樣,肯定就動那方面心思了。

                            但她醉得那么厲害,時間也不早了,我也就沒了那種想法。

                            我給陳安琪拿來醒酒藥,用開水喂她沖服了。

                            我心疼地抱起她,看著她依偎在我懷里,在她的額頭輕吻,將她放回了床上。

                            “一身酒氣。來,衣服脫了,我幫你洗。”我打開衣柜,給她找出一套新的衣物。

                            明天是周六休息日,陳安琪也沒什么事,就選這套居家的好了。

                            “不嘛老公,你幫我脫。”陳安琪從身后抱住我,酒味和淡淡的香水味沖入我的鼻子。

                            她飽滿柔軟的胸脯在我后背不斷磨蹭著,一只纖纖玉手不安分地從我褲襠里鉆了進去。

                            我一下子就起了反應,趕緊抓住她的手,將她按回床上。

                            “安分點啊,你喝多了,好好休息。”我無奈地抓住她的手。

                            陳安琪就是這樣,一有機會就向我拼命索取,根本不看時候的。

                            甚至有的時候還不分場合,讓人既擔心又期待,充滿了矛盾的刺激感。

                            說白了,欲壑難填!

                            我將她身上的衣物脫下,露出大片白皙細膩的肌膚。

                            我將她剝了個精光,費力地給她換上了睡衣。這才拿著她的衣物走到陽臺,打算扔洗衣機里洗干凈。

                            我手上拿著她的黑色絲襪,感受著那絲滑細膩的觸感。突然,一陣濕潤粘稠的觸感從我指尖傳來。

                            我看向手中的絲襪,上面竟然有一些不明液體。

                            是酒嗎?

                            不,不對!

                            如果是酒的話,不應該這樣粘稠。

                            難道是男人發射出的白漿?!

                            我被自己的念頭嚇了一跳。相愛三年,我們夫妻的關系一直很好,她也不是那樣的人。

                            “她不會做那種事的。”雖然我的心里這樣想著,但卻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絲襪,放在鼻子前嗅了起來。

                            沒有陳安琪身上那熟悉的淡淡香味,只有一股男人都無比熟悉的腥臭!

                            我的心臟猛地緊縮了一下,難道我的妻子出軌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我回到了臥室,準備質問我的妻子。

                            但看到她熟睡中甜美的睡顏,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像是自欺自人一樣,我安慰著自己,這可能只是個誤會。盡管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想的那樣,那還能是什么?

                            我帶著復雜的情緒熬過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陳安琪沒有穿我為她挑選的家具休閑服,而是穿了一套性感清涼的衣服。

                            深V的黑色上衣,露出小半的雪白渾圓,一條溝壑若隱若現。再配上一條短裙和黑色絲襪,將本就修長的雙腿襯得更加誘人。

                            她照著衣柜上的鏡子,整理著自己的衣物,還俏皮地問我:“老公,你看我這身怎么樣?”

                            漂亮,是個正常的男人看了都想犯罪。

                            但我的心里卻很不開心。妻子的穿著一直都是很保守的,今天為什么穿得這么開放?

                            “你這套衣服什么時候買的,我怎么不知道?”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死老公,叫你不關心人家。前天我取了個快遞,就是這套衣服啦。”陳安琪嗔怪地白了我一眼,媚意天成。

                            我一想,好像是有這么一回事。

                            “老公,不跟你說了,我要出門了,拜拜。”陳安琪走到門邊,從鞋柜拿出高跟鞋換上。

                            “你穿成這樣出門?”我承認我吃醋了,我不想讓嬌妻穿得那么清涼,讓別的男人大飽眼福。

                            “我的好老公,你思想不要那么落后嘛。女人天生就是愛美的嘛,這樣多好看?”她在我的嘴上親了一口,溫潤而柔軟。

                            “別吃醋啦,回來我好好犒勞你。”

                            我心里還惦記著昨晚那絲襪上的液體,眼看她就要出門了,情急之下直接問道:“老婆,你昨晚的絲襪怎么是濕的?”

                            陳安琪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慌亂,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隨后,她說道:“是嗎?可能是喝酒的時候不小心,灑在上面了吧。”

                            我可以肯定,絲襪上沾染的液體絕對不是酒。

                            我應該繼續追問嗎?

                            我想要探清事情的真相,但又害怕著我最不愿意見到的那一幕出現。

                            “老婆,”我深吸了一口氣,“你的絲襪濕潤那一部分,我摸到是黏糊糊的。而且我聞了一下,那是莖葉的味道。”

                            我說完這些話,已經是硬著頭皮豁出去了。

                            “老公,你······”陳安琪的嬌軀顫抖了一下。

                            我心中“咯噔”一聲,難道真的被我猜中了?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懷疑我?”陳安琪看著我,眼眶都濕潤了。

                            我頓時慌了神,支支吾吾的。突然,我的腦海中靈光一閃,鬼使神差地開口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怕你喝多了,有什么猥瑣男對你做了惡心的事情!”

                            “好吧,老公。你說的那種液體,應該是我新買的的石楠花精油。”

                            “我本來想看一下怎么樣的,不小心把它打翻了,所以弄到身上了吧。”陳安琪干脆坐在鞋柜旁的凳子上,給我解釋了個清楚。

                            石楠花啊,那個東西的味道是和莖葉一模一樣。我高中的學校就有一顆大石楠,每年春暖花開的時候,班里的男生就會說校園里一股精味。搞得班里很多純情女生,都知道小蝌蚪是什么味道了。

                            看來是我誤會陳安琪了。

                            我感到深深的自責和后悔,我怎么能這樣惡意猜測她出軌?

                            “老婆,對不起,我以為你······”我的聲音低了下來,沒有說下去。

                            “老公,你要相信我。我的心里,只住著你一個人!”陳安琪誠懇地看著我,拿起我的手,放在了她心口的位置。

                            因為她的胸部太過豐滿了,我沒能感受到她的心跳聲,只有讓人心神蕩漾的觸感。

                            “老婆——”我的心里涌起一陣暖流,有這樣愛著我的嬌妻,我多么幸運啊。

                            我緊緊擁抱著陳安琪,吻住她柔軟的嘴唇,一只手也不安分地滑進了她的內

                            衣,輕輕揉捏著。

                            她的呼吸逐漸變得急促,但在我將舌頭探進她嘴巴的時候,卻被她抵住了。

                            陳安琪將我燥熱的身子推開,輕柔道:“老公,我要出門啦,回來再好好喂飽你。”

                            我收拾好遺憾的心情,跟她告別。

                            目送她下了樓,我將防盜門關上。

                            這時,我一拍腦門。

                            陳安琪也沒告訴我,她今天這么早急著出門是干嘛呀?

                            又不用上班,她會有什么急事呢?

                            算了,不想了,等她回來再問她嘛。

                            我準備看會電視放松下,突然茶幾上的手機響了。

                            誒?那是陳安琪的手機。

                            “走這么急,手機都忘帶了。”我無奈地搖頭,拿起她的手機。

                            一看顯示屏,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我也沒多想,就接了起來。

                            “親愛的,你出門了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成熟男人的嗓音。

                            第二章 脖子上的草莓印

                            我聽到這聲音,頓時心都揪緊了。

                            陳安琪剛出門就有人打來這樣的電話,還稱呼她為“親愛的”。

                            難道我的愛妻真的出軌了?

                            “你是誰?”我強壓住心中的怒火,語氣很不善。

                            “啊,對不起先生,我打錯了。”電話那頭傳來慌張的聲音,隨后被掛斷了。

                            真的是打錯了嗎?

                            我想了想,還是劃開了手機鎖屏的手勢密碼,翻看起陳安琪的通話記錄。

                            我滑動著手機屏幕,半天也沒有看到這個號碼的其他通話記錄,但還是覺得心有疑竇。

                            畢竟,他打電話來的時機和內容都太巧了。

                            我又是個多疑的人,自然聯想到通話記錄和短信記錄都是可以刪除的。

                            突然,傳來門鎖打開的聲音,陳安琪再次回來了:“老公,我忘帶手機了。”

                            我將手機遞給她,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老婆,剛有人給你打了個電話,你回撥一下吧。”

                            陳安琪接過手機,看了一眼號碼,說了句:“好像沒見過這個號碼,等下打過去問吧。”

                            說完,她匆匆出了門。

                            “難道,那個男人真的和他有一腿,所以老婆不敢在我面前打過去?”我生起這樣的想法,折磨得自己很難受。

                            不行,我得暗中跟著她,看看她要去什么地方,和什么人見面!

                            我的手按在門把上,默數了六十聲。

                            陳安琪應該已經下電梯了。我這才打開門,走了出去。

                            果然,電梯門口沒有看到她的身影。

                            我按了向下的電梯,進電梯后按了一樓。

                            當我從電梯下來的時候,遠遠的正看到陳安琪走出小區門。

                            我一路跟在她身后,看到她打量著停在小區門口的車子。

                            突然,陳安琪打量著四周,向身后看來。

                            我嚇了一跳,趕緊躲在綠化帶的灌木叢后方。

                            “嘿,周國鵬,你在這蹲著干嘛?”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我轉頭一看,是保安亭的大叔。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