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偽君子

                            點擊:
                            她們以為我是瞎子,總在我面前脫衣服……

                            第一章 性感的曼麗姐被人下藥了

                            我叫林小北,11歲那年出了場車禍,導致變成了瞎子。在我22歲那年出現了轉機,城里的某個富商出資搞了一個“光明行動”,我很幸運的被列入了行動的名單內,因為我不是先天性失明,而是車禍后導致的視神經損壞,所以動了手術后,我的視力就回來了。

                            對我而言能夠重獲光明,等于是重生了一次。

                            我家在偏遠的西北,那里面朝黃土,背靠山,人均收入不到兩百塊錢,父親母親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沒什么文化,為了能讓我有口飯吃,就找了城里開推拿店的曼麗姐,懇求她收留我,跟著她學推拿,那時候我還是瞎子,對于一個瞎子而言,推拿是最好的出路。

                            曼麗姐很快就答復了我父母,說愿意收留我,給我一口飯吃。可曼麗姐不知道我參加了這個“光明行動”,而且還收獲了光明。

                            父親抽著旱煙對我說“就算能看見了,留在這窮窩窩里,一輩子也只能和黃土打交道,不如到城里學門手藝,日后能混出個人樣。”

                            我說我現在看得見了,曼麗姐還愿意收留我嗎?

                            曼麗姐,全名叫趙曼麗,她家以前就住我家邊上,我們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后來她家發生了變故,她父親生病死了,她母親跟著別的男人跑了,不過那時候趙曼麗已經16歲了,母親跑了就跑了唄,堅強的她去了城里闖蕩,多年后她回村子來看過我們一家,并留了個電話,一直以來,她都把我當弟弟一般看待。

                            不過終究不是親弟弟,之所以肯答應收留我,也是看在我是瞎子的份上。

                            “你就不能先裝瞎子,把手藝學到手。”父親敲擊著旱煙管子,給我出了主意。

                            就這樣,我戴著那副跟了我十幾年的黑色墨鏡,拄著一根討飯棍,背著行囊一敲一敲的踏上了去城里的火車。

                            出了火車站,遠遠的就看見一個性感妖嬈的女人,火車出站口翹首顧盼,這個女人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修身襯衣,豐滿的山峰高高隆起,下身穿了一條露腿牛仔褲,豐潤渾圓的大腿一覽無遺。

                            憑著兒時的記憶,我認出了這個女人就是我年芳26歲的曼麗姐。

                            我剛想開口叫她,但是打住了,這一叫不等于露陷了。

                            我慢慢的敲打討飯棍走過去,曼麗姐很快發現了我,在人群中我這模樣想不被發現都難。

                            “小北!”曼麗姐招呼我,我假裝側耳傾聽,慢慢靠近曼麗姐,到了曼麗姐身邊,鼻子嗅了嗅,這些瞎子的小動作,已經深入骨髓。

                            “是曼麗姐嗎?謝謝你來接我!”我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

                            “走,回家去。這鬼天氣太熱了。”曼麗姐手一甩一甩的扇風,汗水打濕了襯衣,露出里面黑色的罩罩。

                            曼麗姐一把抓過我的手,攙扶我,一瞬間,我就接觸到了曼麗姐豐滿的山丘,仿佛觸電一般,全身激動起來。

                            “怎么了?”曼麗姐發現我手很僵硬,“是中暑了嗎?怎么額頭那么多汗水?”

                            曼麗姐從口袋里掏出一塊紙巾給我擦汗,但才擦了一下,曼麗姐的臉就紅了,我定睛一看,這哪是紙巾,在紙巾的前面應該加個“衛”字,憑著11歲之前的記憶,我還是有這點常識的,曼麗姐迅速的收起了自己的姨媽巾。

                            “走吧!”曼麗姐尷尬了一下,就繼續攙扶我出火車站口,出了出了火車站曼麗姐打了車,我們就一路到了曼麗姐的家。

                            曼麗姐的家有100來個平方,典型的三室兩廳。

                            “你就住這間房間吧!”曼麗姐領我進了一間房間。

                            “謝謝曼麗姐。”

                            放下行囊后,曼麗姐領著我摸索了一遍整個房間,主臥、衛生間、廚房、客廳,然后打開第三間房間,里面擺放了一張按摩床,白色的床單、白色的枕頭,邊上有幾瓶不知名的油。

                            “這一間是工作室,我的店面在裝修,暫時在家里接待客人。”曼麗姐跟我解釋。

                            話音剛落,曼麗姐的手機就響起了,從曼麗姐的口吻聽出對方是個男的,而且和曼麗姐很親近。

                            “等下我男朋友要和我們一起吃飯,你介意嗎?”曼麗姐問我。

                            “當然不介意了,這是你家,你能收留我,我都感激不盡了。”

                            “嘴巴倒是蠻甜的,模樣也挺俊的,真是老天不開眼,讓你成了盲人。”曼麗姐為我惋惜。

                            “都是命中注定的!”我假裝失落。

                            “換件衣服去買菜。”曼麗姐自言自語的說,邊說邊開始脫衣服了,這一下我驚呆了,我想轉過身子,但是又怕曼麗姐看出我這個避嫌的動作,而且我的眼睛也離不開曼麗姐的身體。

                            很快地上就是一堆衣服,曼麗姐玲瓏有致的身材暴露在我眼前,那雄偉壯觀的玉女峰,平坦的小腹,曲徑通幽的密林,看的我熱血沸騰。

                            直到曼麗姐抱起衣服去衛生間,我還沒有從沸騰中緩過勁來。

                            曼麗姐換了衣服后,就去買菜了。

                            夕陽西下,曼麗姐已經做好了一桌子的美食,有肉、有螃蟹、有魚蝦,這些美食在老家的時候,只能過年過節才吃的到。

                            曼麗姐的男朋友很快也來了,是一個20多歲的帥哥,名叫劉強。

                            “劉強這是我表弟!”曼麗姐為了不引起誤會,就和我說,在外人面前我們的關系是表姐和表弟。

                            劉強沒有想到我會出現,臉上有詫異的表情,他用手在我眼前晃蕩了幾下,壓低聲音對曼麗姐說:“他是瞎子啊?”

                            “別瞎子瞎子的,知道還有盲人這個詞匯嗎?”

                            “沒關系的曼麗姐,反正盲人和瞎子都一樣。”我插嘴道。

                            而后我們三個人就開始吃飯,曼麗姐一個勁的給我夾菜,使我感受到了溫暖。

                            在吃飯的時候,劉強時不時的和我調侃幾句,給我感覺很親切。

                            曼麗姐開了一瓶紅酒,這是我第一次喝紅酒。

                            “這酒可比老家的燒酒好喝多了。”我贊嘆道,原來世界上還有那么好喝的酒。

                            “哈哈哈,好喝你就多喝一點!”劉強給我斟酒。

                            “你別灌醉了他!”曼麗姐說道。

                            “一個大男人,喝點紅酒能醉嗎,是吧,小北!”

                            “曼麗姐你放心,我酒量可以。”我說道。

                            “曼麗,醋不夠了,你去廚房再倒一點。”劉強對曼麗姐說。

                            曼麗姐端著碗就往廚房走,這個時候劉強迅速的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紙包,打開紙包,里面是白色的粉末,劉強將粉末往曼麗姐的紅酒里倒,完了后用筷子搗了幾下。

                            “小北,你從來沒有喝過紅酒,今天就多喝一點。”說著劉強抓過我的酒杯也往里面倒入了粉末,然后用筷子搗勻。

                            我差點脫口而出,問劉強這粉末是什么,但要問出口了,不就暴露了嗎,我心里疑惑,這粉末是什么呢?難道是喝紅酒勾兌的藥劑、補品?在老家的時候,有些人喝酒喜歡往里面放生雞蛋、大蒜什么的。

                            曼麗姐很快就端來了醋。

                            “今天是小北來城里的第一天,我預祝他學技有成,來我們一起舉杯!”劉強舉起杯子,我和曼麗姐也舉起了杯子。

                            “當!”三只杯子碰撞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一段有聲小說,瞎子的唯一娛樂就是聽有聲小說,小說中的情節講的是女主為了報仇,用毒酒毒死了仇人,其中提到關鍵詞“白色粉末”。

                            想到這情節,一個大大的問好襲上心頭——為什么劉強要等曼麗姐不在的時候,才倒入粉末呢,那個粉末如果是補藥,大可不必這樣啊。

                            “小北,怎么不喝?”劉強問我。

                            我眉頭一皺,就將杯子放到了嘴邊,假裝喝了一口。

                            “恩,吃菜吃菜!”劉強招呼我。

                            我看了一眼曼麗姐,她已經將紅酒喝了下去,我感覺不妙,但也不確定這白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而且我是假裝瞎子,無法道破。

                            劉強時不時的敬我酒,我就喝一口然后吐在餐巾紙上,或者趁著他和曼麗姐聊天之際,吐在碗里,然后勺幾瓢湯掩蓋掉,就這樣一杯紅酒就被我全部喝進吐掉了。

                            大約過了10分鐘后,曼麗姐開始說犯瞌睡,然后人就趴在了餐桌上,劉強一把抱起她進了臥室,出來的時候劉強一臉疑惑的看我。

                            “小北,你不困嗎?”劉強這話說出的時候,我就明白了,這白色粉末是安眠藥。

                            “困啊,只是現在還早,我強撐著。”我假裝打了哈欠。

                            “別強撐了,進去睡一覺。”劉強瞇著狡詐的眼神,面無表情的說道。

                            “恩,好的!”我慢慢起身,假裝摸索著進了房間。

                            不多時,就聽到劉強在外面打電話。

                            “豹哥,搞定了,你們趕緊上來吧!”劉強在給外面發信息。

                            我預感有事情要發生,但是卻不知道現在的我該怎么辦?

                            很快就響起了敲門聲。

                            劉強開門,我悄悄朝客廳看去,有三個男人進了客廳。

                            “豹哥,人在臥室。”劉強對一個光頭男子說道。

                            “恩,干的不錯,咦?怎么有三個杯子,還有誰在?”豹哥警惕性很高。

                            “哦,是曼麗的表弟,今天剛從鄉下來投奔她的。”劉強解釋。

                            “也藥翻了嗎?”豹哥問道。

                            “放心吧,都喝了安眠藥,沒個把小時醒不來。”劉強腆著笑臉說道。

                            豹哥不放心,進來看我,我趕緊躺回床上,閉上眼睛,假裝發出輕微的鼾聲。

                            “恩,干的好,我們和曼麗爽過后,你欠我們的一萬塊錢,就算兩清了。”豹哥說道。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