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窺欲

                            點擊:
                            當一個男人徹底發瘋的時候,他的行為已經不能用常人的目光去判斷,很不幸,我遇上了這樣一名發瘋的男人,然后有了后面的故事....

                            第1章 漂亮女上司

                            我叫陳平,是一名銷售員,在一家絲襪公司從事銷售工作,為了能多掙點錢,工作之余我做起了按摩師,還是盲人按摩師!

                            當然了,我這個瞎子是裝出來的,有時間在面對女客戶的時候,也可以有個借口那啥不是。

                            本以為我這一生也就這樣了,白天忽悠女人買絲襪,晚上忽悠人做按摩,掙夠了錢娶媳婦生娃。

                            沒想到,一場變態的按摩故事,徹底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一年,是我高考落榜第三個年頭,曾經年少輕狂,被歲月與現實殘酷打磨了三年,愣是把我一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折騰成一個“大叔。”

                            因為常年從事銷售工作,接觸的人多了,便得知做盲人按摩師待遇不錯,而且工作時間又不長。

                            那個時候我為了掙錢,替家里多分擔一點經濟負擔,就打起了假裝瞎子做按摩師的注意,經過幾個月的學習實踐,靠著干銷售練就的三寸金舌,我順利的混進了一家盲人按摩店,而且還談到了一份不錯的薪資待遇,一個月五千塊。

                            這個待遇對我來說已經很不錯了,加上我一個月干銷售所掙的工資,一個月能拿近萬元。用不了幾年我就能在農村老家蓋上一棟小別墅,替爸媽臉上爭光。

                            在我入職按摩店第二個月的頭晚,沒想到我的老主顧許姐找上了我,她跟我說她一朋友需要做私人按摩,待遇很優厚,問我去不去。

                            當時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許姐,我兼職干盲人按摩師無非就為了多掙一點錢,哪有不去的道理。

                            當晚我告了假,跟著許姐就去了她朋友家。

                            去的地方我現在都還記憶猶新,那是一個富人居住的豪華別墅小區,門口保安守衛很嚴,不讓我們進去。最后是許姐打電話通知她朋友來領我的。

                            許姐朋友來領我的那一刻,我徹底被驚呆了。驚訝不是她朋友長得漂亮,實則是她朋友我認識!

                            她居然是我們公司的執行總裁謝瀟瀟!

                            謝瀟瀟是我的頂頭上司,長的就跟名模林志玲差不多,漂亮嫵媚而性感,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卡蓮絲襪公司執行總裁,像她這樣的人物平日里我這種小職員只能仰望的份兒,沒想到有一天我會這么近的接觸到她,而且還要給她做按摩!?

                            當然了,雖然我認識謝瀟瀟,可謝瀟瀟卻不認識我,平常在公司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態度,對我這種小職員根本不屑一顧。

                            “許晴,你說的那個瞎子按摩師就是他嗎?”謝瀟瀟板著臉,很冷漠的瞟了我一眼詢問許姐。

                            許姐點了點頭:“嗯。”

                            “那行,人我帶走了。”

                            說著,謝瀟瀟走上前來拉住了我的導盲拐杖,語氣冷漠:“跟我走。”

                            我點了點頭,裝作一個瞎子在她的牽引下進了她家。進門的時候,謝瀟瀟特意讓我脫了鞋子,說不要踩臟她家地板。

                            因為是夏天,氣候悶熱,我鞋子一脫,頓時一股濃烈的腳臭就傳進了謝瀟瀟的鼻子里,她眉毛蹙得很深,一邊捏著俏鼻,一邊嫌棄的說:“趕緊穿上,臭死了!”

                            我尷尬的不知怎么說好了,奶奶的,又不是我要脫的,嫌臭別聞啊。

                            我在心里憤憤了一句,走進了屋子。因為我此刻的身份是一個瞎子,進屋之后我也沒敢亂瞄,怕謝瀟瀟懷疑我的身份。

                            客廳里坐著一個大肚男人,臉色不好,一直板著。我剛進去男人的目光就投到了我的身上,似乎對我很是憎恨,我能感覺他眼里對我的不友好。

                            想來這個男人應該是謝瀟瀟的老公,因為我知道謝瀟瀟是結過婚的。可是讓我疑惑的是,她老公在場,她居然還找我替她做私人按摩,這不是打她男人臉嗎?至少要找也找一個女按摩師啊,也難怪她男人會對我這般恨之入骨。

                            “謝瀟瀟,你個婊子!你特么真是瘋了,找個瞎子來能干嘛?你真以為他能治好我的病根?我去你媽的!你是嫌刺激得我還不夠嗎?”下一秒,他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語氣很爆,就跟一火藥桶似的。

                            治病根?啥玩意啊?我心里開始對這次按摩有些狐疑了。

                            “趙四海,你別狗咬呂洞賓行不行?去了幾家醫院治療過多少次了?每次你都說沒問題,可最后呢,還不是軟得像條泥鰍?有能耐你倒是硬一個給我看看啊,口口聲聲說要孩子要孩子,你這樣怎么要!”謝瀟瀟生氣不已:“知道你要臉,這次我特意找的是瞎子,放心吧他看不到你那惡心的樣子!”

                            “你特么真是瘋了!按摩要是能治陽痿的話那母豬都可以上樹!”趙四海大聲道:“你信不信老子立馬離了你!”

                            “行啊趙四海,你真是能耐大了!有本事你離啊!我倒要看看你離了我,重新找一個能不能起得來!”

                            謝瀟瀟跟趙四海大吵了一架,一會兒吵著要離婚,一會又罵謝瀟瀟是個婊子,謝瀟瀟罵趙四海是個扶不起來的陰陽人,言語要多難聽有多難聽,我站在一旁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我也總算是明白過來了,許姐給我介紹的是啥差事。尼瑪,不是讓我來給謝瀟瀟做按摩的,準確的說是給趙四海做按摩,要把他那兒按硬!

                            靠,我有這么大的能耐?

                            只恨當初我跟許姐吹噓說,按摩能豐胸提臀,保健又養生,還能根治陽痿早泄便秘不舉……

                            銷售干了幾年本事沒學多少,倒是學會了銷售黃金三點: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遇到漂亮女人編瞎話。

                            這不一通瞎話倒是唬住了許姐,最要緊的是許姐居然把這事跟謝瀟瀟說,謝瀟瀟還相信了,我也是醉得不行。我尋思著是不是一會兒找個理由閃人,沒成想那邊謝瀟瀟已經跟趙四海吵得不可開交了。

                            “老子怎么就不舉了?你個浪蹄子信不信老子當著瞎子的面弄死你!”趙四海大怒。

                            “有本事來啊!你要是弄死了我,算我輸!”

                            “你-----老子弄給你看!”趙四海上前一把把謝瀟瀟撲倒在軟沙發上,下一秒他像頭惡狼似的撲向了謝瀟瀟,謝瀟瀟上身穿著一件黑色蕾絲花邊襯衣,下身裹著一條包臀裙,臀美腳長。

                            趙四海撲上去的瞬間,一下子就把謝瀟瀟蕾絲襯衣扯得支離破碎,甚至于就連里面風景都被我一收眼底,那半圓形的輪廓差點沒讓我把眼珠子瞪大了,我在心里暗暗估測了一下,至少也得是D罩杯。

                            還沒完,扯去襯衣的同時,趙四海騰出一只手就把謝瀟瀟的包臀短裙給卷了起來,然后手很快嵌進了謝瀟瀟的那兒,隔著薄薄的褲褲居然在里面動了起來……

                            正文 第2章 刺激

                            我靠!還真當我是個瞎子啊,當著我的面就玩得這么刺激!我一時把眼珠子都瞪直了,虧得我戴上了墨鏡,把我充滿欲望的眼神給擋住了,要不然此刻定當露餡。

                            趙四海跟謝謝瀟瀟越演越烈,甚至于到最后,謝瀟瀟都有感覺了,可趙四海還是沒反應。

                            他氣得大罵了一聲:草。然后停止了手里的動作,一張臉扭曲得異常猙獰。

                            經過這么久的折騰,這時候謝瀟瀟已經大汗淋漓了:“你快點,我要來了。”

                            “婊子!不知道這里有人?”

                            “他是個瞎子又看不到,怕什么!”

                            “哼!”趙四海哼了一句,狠狠瞪了我一眼,見我沒有半點反應,當下手指翻飛加快了動作,很快我就看見謝瀟瀟渾身緊繃著,舒服的嗯嗯了兩聲,非常享受的靠在了軟沙發上----

                            有那么一瞬的功夫,我看見謝瀟瀟有意無意的瞟了趙四海那兒一眼,眼里露出一絲失望之色,想來她應該不滿足只局限于外力來維持這樣的生活吧。

                            怪不得這么急不可耐的要把趙四海“死馬當活馬醫”也真是難為她了,換做任何正常女人但凡遇到像趙四海這種不舉男人也得著急啊。

                            我沒想到是平常冷冰冰的謝瀟瀟,私底下竟然會有這么放浪的一面,簡直讓我大開了眼界。剛才那一幕,可把我刺激得不輕,甚至于我尷尬的有了反應,雖然表面裝作什么都沒看到的樣子,實則我內心已經洶涌澎湃,好不安生了。

                            為了避免趙四海看到我的反應,我尷尬的把雙腿夾緊,微微曲了曲。

                            謝瀟瀟回房去了,再次出來的時候,她已經換了一身衣服,上身一件印花短胸衣,下身則是一條緊身黑皮褲,身材火辣,前凸后翹。似乎是剛才激情還未完全褪下去,此刻臉上布滿了紅暈,紅燦燦的,好不迷人。

                            她戲虐性的撇了一眼趙四海那兒,滿是鄙夷的道:“現在還有什么話要說的?要不要試一試你自己看著辦。”

                            “哼!”趙四海冷哼了一聲,算是默認了。

                            謝瀟瀟沒搭理趙四海,而是大方的走到我面前:“許姐說你按摩技術不錯,不僅可以豐胸提臀保健養生,還能根治陽痿早泄不舉。我相信她不會說謊,所以我打算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把我老公的病根治好的話我會付給你三十萬的酬勞,你考慮一下。”

                            三十萬?

                            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我渾身打了一顫,這個數字對于我來說可謂是天文數字了,本來我想打退堂鼓的念頭,在聽到這個數字后不禁產生了動搖。

                            沒有過多考慮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我要把這筆錢賺到手。

                            想到這,我當即義正言辭拿出我干銷售的唬頭道:“治是能治,能不能好我就不敢打包票了,華佗神醫都不敢保證每個人的病他都能治好,別說我只是一個按摩師,我只能說可以試一試,當然了我會盡力。”

                            笑話,要是按摩能根治不舉的話,那還得了。我沒有把話說死說我一定能治好,只是說了我試試,算是為自己留了一點余地。

                            謝瀟瀟蹙了蹙眉:“你有幾成把握?”

                            我面不改色:“八成。趙先生的病因具體情況我雖然不清楚,但是我想中式按摩對他能有幫助,當然了,這個按摩周期可能會很長,少則一個月多則半年,你們得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八成?”聽到我這么說,趙四海一下子激動起來:“當真有八成把握?”

                            我有個屁的八成把握啊,一成都費勁,純屬忽悠。當然了這話我可不能對他說。

                            “沒有八成也有七成,趙先生放心,我定當竭力幫你治愈。”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