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我本壞蛋

                            點擊:
                            一年前扒我褲子的女孩后來竟然成為了守護我的女神……
                            這不只是一個少年的青春,也是你,是我,是他的青春,我們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年少時似曾相識的影子……
                            這是一個關乎于親情,愛情,友情的故事,總有一種力量會讓你感到如此動容……
                            相信我,看下去,說不定一個動作,一句話語,就能令你泣不成聲……

                            第1章 得罪了美女同學

                            我上初中的時候,我媽出車禍死了。

                            那晚她跟我爸吵完架跑出去之后就再也沒回來。

                            我媽走后半年,我爸就又領了個女人回來,挺年輕挺漂亮的,倆人晚上弄得動靜還特大,經常吵得我睡不著。

                            其實我媽死后我就一直對我爸心有怨言,現在他又領了女人回來,對他更加的不待見。

                            所以那時候的我和大多數同齡的孩子一樣,叛逆、自我、年輕氣盛。

                            初二的暑假我就以安心學習為由搬了出去。

                            我自己在外面租著房子住特自由,一到晚上就和同學一起去網吧通宵。

                            那會兒我同學跟我說了個成人論壇,當時就給我看上癮了,對男女之事也開始特別向往。

                            我記得那會兒我最喜歡的就是看屏幕里頭女人的屁股,搖晃的特別來感。

                            后來上了學校之后就老喜歡從后面偷看女生的屁股。

                            初三的時候,我們班轉來一個女的,長的挺好看的,身材也好,打扮的也洋氣,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

                            她那時候老是冷著個臉,給人的感覺挺清高的,班主任讓她做自我介紹的時候她也只是冷冷的說,“我叫蕭璐。”

                            當時不知誰在下面嘴賤跟了一句,我還叫“銷量”呢,惹得班里人哈哈的笑。

                            那時候她確實挺漂亮的,我平日里也老跟別的男生談論她,并且喜歡偷偷看她的屁股。

                            雖然我們班里好多男生都喜歡她,但是卻沒一個敢招惹她的,因為都聽說她在高中有一個混的很厲害的哥哥。

                            后來我偷看蕭璐的時候發現她的屁股比一般女同學的都大,也翹,跟我看過的片子里的那種歐美女人似的,肉多,拍一把掌估計能抖好幾抖,當時我就想,要是從后面來肯定爽。

                            我們學校那會兒上午二三節課和下午三四節課之間要出去跑操,一下課,所有人都往外走,挺擁擠的,有一次我正好走在她后頭,身后不知道誰擠了我一下,我沒防備,一下子貼到了蕭璐的身上,下身也一下子拱上了蕭璐的屁股。

                            當時天還挺熱的,穿的也少,所以我下面碰到她屁股的時候不由的反應了一下,我的臉刷的紅了,就把身子往后挪。

                            她估計感覺到了,回身瞪了我一眼,我有點歉意的一笑,不過這時后頭不知誰又擠了一下,我沒站住,身子撞向此時正回頭看我的蕭璐,她被我一撞,頓時失去了重心,腳下被門檻一絆,一下子往后倒去。

                            我趕緊伸手去拽她,結果不小心抓她胸上了,當時感覺挺軟的,心里一蕩,手上的力道也一下子小了,所以最終不僅沒抓住她,還把她衣服還拽了個大口子,她里面穿的粉紅色胸罩都露了出來。

                            她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胸前的衣服,走過來抬手就打了我一耳光,還罵道:“死變態,你他媽賤不賤!”

                            她這一罵,周圍的人立馬就看了過來,我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不過自覺理虧,我就跟她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不接受,用力的推了我一下子,沖我吼,說:“不是故意的?你當別人傻嗎?你是不是有娘生沒娘養?!”

                            她這話一下子說到了我痛楚,我心里一陣難受,接著也火了,一把把她推到了地上,吼道:“老子沒有媽!”

                            她一屁股跌坐到地上,然后就開始哭,我沒有管她,直接就走了出去。

                            后來我操也沒有跑成,直接就被班主任叫到了辦公室,教訓了我一頓,說以后再這樣就叫家長。

                            從班主任那出來之后我心煩意亂的,不想面對我們班同學,就爬墻出去上網去了,打了一下午的魔獸世界,等見快放學了,我就打算回學校拿書包。

                            等我走到學校的時候就放學了,我就見大門口站著一幫子人,好像在等什么人,一個個都挺面生的,應該是外校的。

                            我往那走了兩步就在旁邊的一個小賣店前站住了,我當時想這幫人不會是蕭璐找來打我的吧。

                            我雖然不怕打架,但是眼前這么多人我要還往上沖,那我就是傻逼。

                            我等了一會兒,見學校的人都走凈了他們還沒走,心想八成就是來找我的,所以我書包也不打算拿了,直接從旁邊的小路回了家。

                            第二天去了學校我一打聽,果然昨天那幫人是沖著我來的。

                            蕭璐見到我的時候,臉色特難看,兩只眼睛瞪著我,恨不得上來咬我一口。

                            我本來我還覺得對她有點虧欠,但是見她這么一副咄咄逼人的態度,也就沒搭理她。

                            下午第三節課跑操的時候,我正往外走,蕭璐就堵住了我,沖我說,“放學有本事別跑!”

                            看她那趾高氣揚的樣我就來氣,就這么點小事,至于嗎。

                            我見她那副樣子就挺不爽的,沖她點了點頭,說:“你放心,我要跑的話就是你養的!”

                            跑操的時候我就跟平日里玩的幾個比較好的說了這事,想讓他們放學的時候幫我,結果他們沒一個應承的,要么說自己有事,要么就說自己身體不舒服。

                            我心里冷笑了一聲,現在明顯不是請他們吃飯喝酒跟我稱兄道弟那會兒了,不過我也沒有多說,有些事自己心里明白就成。

                            等跑完操之后我就順道去了趟學校的小超市,買了把鐵做的圓規,挺長的,十多厘米。

                            回到教室之后我就從書包里撕了塊布,撕成條,將圓規用布條牢牢的綁緊,只露出頂頭的那塊鐵尖,然后揣在口袋里。

                            蕭璐跑完操就沒回來,好像是跟老師請假了,我估計是跟那幫人一起在門口等我呢。

                            放學后我往門口走的時候就看到門口那邊聚著一大幫子人,比昨天還多,有幾個昨天我見過。

                            這幫人好多都燙著頭,還染著黃毛,長的也高,也壯,看打扮應該是高中的。

                            我當時見這么一大幫子人,心里就犯了怵,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要不就跑吧。

                            不過想起來今天跟蕭璐說的那句話,就又硬著頭皮往前走去,同時悄悄的把兜里的圓規握在手中,藏了袖子里。

                            等我走到校門口的時候,就看到蕭璐正在旁邊跟那幫人里面一個長得挺帥的男的聊天。

                            這時蕭璐也注意到了我,朝我一指,沖旁邊的那幫人說,“就是他。”

                            那幫人看到我之后呼啦一下子圍了上來,領頭的一個燙著紋理,染著黃毛的就沖我喊,“小子,就是你打的我妹妹?”

                            他問我的時候,我們學校的保安想上來管,但是被人家一瞪眼,又給瞪了回去。

                            那個黃卷毛見我沒吭聲,往我頭上打了一巴掌,說:“老子問你話呢。”

                            “是你妹先打的我。”我看了眼蕭璐說。

                            那個黃卷毛一聽這話不干了,嘴里罵著,“媽個比,她打你,你得挨著!”

                            “挨你媽了個逼。”本身他打了我一巴掌我就服氣,現在他還說這話,這不明擺欺負人嘛,我也不干了,一下子火了,沖他吼道。

                            他見我罵他,不高興了,臉一耷拉,沖到我跟前,一把揪住了我的頭發,作勢要打我,我趕緊抬腳就往他肚子上踹去。

                            他沒想到我敢還手,沒有防備,一屁股跌了地上。

                            我趁他旁邊那幫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下子沖到他跟前,將藏在袖子中的圓規頂在他脖子上,沖旁邊那幫人喊道:“都別過來,誰敢動一下子老子就弄死他。”

                            被我這一詐哄,前面那幫人立馬就不敢動了。
                                           
                            第2章 誰動了我的絲襪

                            不過我當時太傻逼了,只顧著前頭了,沒注意到身后有人抄起磚頭沖我摸了過來,等我聽到腳步聲轉身的時候,磚頭就到了眼前,眼一黑,接著就四腳朝天的躺在了地上。

                            被打的那股麻勁兒過去之后,我就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腦袋暈乎乎的,身上也沒有一點力氣,爬都爬不起來。

                            后來那幫人見我被砸成了這個死樣,也沒有再難為我,罵了我兩聲,就散了。

                            旁邊有幾個好心的同學走過來把我扶了起來,我坐在地上,感覺頭上黏糊糊的,用手一摸,發現全是血,額角還特疼,估計破了個口子。

                            那幾個同學說要把我送醫院去,我擺了擺手,說不用,跟他們道了謝,就讓他們先走了。

                            我自己從地上爬起來又進了學校,見醫務室關門了,就跑了廁所去洗了洗臉,從鏡子中看到自己右眉眉角處有條一厘米多的口子,不停的往外冒血。

                            我就將自己穿的短袖的袖子撕了下來,用手拿著堵在傷口上。

                            回家的路上我就順道去藥店買了瓶雙氧水和紗布,等到了家之后,我堵在頭上的袖子整個都成了紅的。

                            我回家之后照鏡子一看,見自己的右眼腫的老高,便用雙氧水清理了傷口,然后用紗布包好。

                            當天晚上一晚上我都沒睡好,就感覺頭疼的厲害,一睜眼還暈的慌。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感覺好了點,不過頭還是有點疼。

                            我去上學的時候,邊走邊想,感覺挺來氣的,為了這么點小事就把我打成這樣,心里對這個蕭璐挺恨的,麻痹,要是老子留下個后遺癥還好說,要是把老子給拍傻了可咋整。

                            我邊走邊想著怎么報復蕭璐,畢竟她是個女的,要是我直接打她的話,那肯定不成,老師不讓,同學們也會瞧不起我的。

                            后來我就想起來蕭璐老是帶個手機去學校,上課還老愛拿出來發短息,估計她手機里肯定特別多秘密,我到時候偷過來給班主任拿過去,她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