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天才透視神醫

                            點擊:
                            雙眼透視人間絕色,妙手良心奇跡回春!看王升如何擊敗可惡的未來岳母、奪回被分開的漂亮女友、贏得女神級婦科主任的芳心、降服刁....

                            第1章 莫欺少年窮

                            啪!

                            “哎呀!討厭啦!又打人家屁股,當心被我媽看到。”思思雙手捂住小屁屁,退開一米多遠,嘟著小嘴嗔道,白皙嬌嫩的鵝蛋臉上泛起兩朵紅云,清純中透著一抹天然的嫵媚。

                            嘿嘿!

                            王升咧嘴笑了笑,還把右手豎到鼻子前嗅了嗅,洋溢著一抹手有余“香”的陶醉感,“你媽媽不是沒回來嗎,來,親一個……”

                            “不嗎,你第一次來我家,別這樣。”

                            “沒事,反正咱倆這事都要定來來了,要不先抱抱……”

                            啪!

                            突然,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而且推門的力道還挺大,門板都拍在了墻壁上。

                            “啊!媽!”

                            “伯媽!”

                            思思趕緊推開王升,二人整齊劃一的來了個立正,看向門口出現的中年婦女。

                            這女人正是思思的媽媽,雖然四十多歲了,可平時保養得很好,比實際年齡顯得年輕了不少。

                            “你叫王升?”思思媽臉色有些陰沉,上下打量著王升。

                            王升身高一米七五,身材中等,雖然算不上帥哥,但卻有著現代人少有的憨厚勁,只是一身簡單的地攤貨顯得普通了一些。

                            “是的,伯母好。”王升憨笑著應道。

                            “聽說你是醫生?”思思媽走上前,坐在思思的床上,都沒有表示讓王升坐下說話。

                            “是啊,我是第三人民醫院的醫生……”

                            “聽說只是剛入院的實習醫生是吧?”

                            思思媽打斷王升的話,問出實習醫生幾個字時,語氣中更是顯得幾分不屑。

                            “是的。”王升道。

                            “聽說你還是中醫科的?”思思媽越問,語氣越顯得輕蔑。

                            “媽!王升是實習中醫,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思思趕緊坐到媽媽身邊,抱著媽媽的一只胳膊撒嬌道:“今天可是你讓我帶王升來家里的呢,我們事先都說好了,你……”

                            “思思,你閉嘴!現在醫生確實很有前途,可中醫就是醫院中充數的閑科,哪有未來可言?就你這傻丫頭……唉!”思思媽打斷女兒的話,已經直接表示出對王升的鄙視了,她盯住王升直白的問道:“你月收入多少?”

                            “兩千!”

                            “才兩千?!你家里有幾套房子?”

                            “沒有!”

                            “居然房子都沒有,平時開什么車子?”

                            “沒有!”

                            “你父母是什么工作的?家里有多少存款?”

                            “……”

                            面對思思媽一連串鄙視的問話,王升已經有些憤怒了,雖然他是個中醫實力生、雖然他是個窮小子、雖然他長相憨厚老實,可實際上王升絕對不是個沒火氣、沒尊嚴的人。

                            思思媽也看出王升生氣了,可她依然繼續說道:“什么都沒有,也想打我女兒的主意?我家思思從上初中起,每月的零花錢就不少于五千,上高中時就開著價值幾十萬的ni clubn,讓我女兒跟你這種最沒前途的實習中醫,呵呵!”

                            王升聽到這里,已經握緊了拳頭。他知道思思家里一直反對他們交往,更知道思思的家境非常優越,住著獨立別墅,他們倆在一起真是富家千金戀上窮小子的童話故事,實在不太般配。

                            但思思一直在做家長的工作,畢竟他們從大學時就在一起了,有著堅實的感情基礎。當今天思思告訴王升,要帶他去家里見家長時,王升以為自己的春天來了,是他對思思的真心感動了她的父母,結果卻面對這樣無情的冷嘲熱諷。

                            “怎么?聽我說這些話感覺生氣是嗎?”思思媽看著王升,臉上掛著一絲冷笑道:“如果你有女兒,愿意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一輩子注定沒有出息的男人嗎?”

                            “媽!”思思甩了下媽媽的手臂,氣惱的嗔道:“媽,你昨天不是答應我,說可以接受王升嗎?你不是說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嗎?”

                            “對,我可以給他一個機會。”思思媽像是在回答女兒的話,可目光依然死死的盯著王升,“很簡單,我給他二年時間,只要他能拿出五千萬存款,買得起一幢一千平的別墅,擁有一輛屬于自己的百萬級豪車,我就同意你們倆戀愛。”

                            王升雙拳緊握,五千萬、千平的別墅、百萬級豪車,這對一個醫院的實習醫生來說,簡直是永遠都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啊!

                            “媽!”

                            “閉嘴!”

                            思思一臉委屈加無奈的抗議,可是被她媽媽再次制止。

                            “思思我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嫁給一個沒出息的窮光蛋的,除非媽媽死了。”思思媽斬釘截鐵的說道:“昨天我同意見他,就是為了今天把話說明白。”

                            “伯母!別忘了那句話,寧欺白須公莫欺少年窮!”王升出離的憤怒,可當他聽完思思媽提出的這個讓窮小子幾乎一生不可能完成的條件后,居然平靜了下來。

                            “莫欺少年窮?呵呵!我有欺負你嗎?”思思媽冷笑道:“別在我面前說大話了,你這種沒前途的窮小子我見過得太多,如果真有本事就去賺錢吧,我等著你開著百萬級豪車,拿著五千萬存款來我家打我的臉。”

                            “好,你的條件我答應了。”王升平靜的說道。

                            “王升……”思思有些急了,可她剛要說話就被她媽媽攔住。

                            “思思你把嘴給我閉上!”思思媽拉了下女兒,繼續說道:“王升,你別忘了,我給你二年時間。還有,我會把思思送到國外讀醫學碩士,為了不影響她的學業,這二年內希望你不要再纏著思思!”

                            “媽,這不……”

                            “閉嘴!如果你再敢維護他,媽就死給你看!世界上哪個當媽的不為女兒好?你怎么這么不聽話。”

                            “媽!”

                            “別說了,這窮小子不是說莫欺少年窮嗎?我等著看他創造奇跡!”

                            “媽!”

                            “思思,你先別說話。”王升朝思思搖了搖頭,而后對著思思媽鄭重的說道:“你的條件我全答應,我愿意為思思去努力,去創造奇跡,思思,等我!”

                            “王升,別胡亂答應,這種苛刻的條件你根本……”

                            “思思,閉嘴!”

                            第2章 透視眼

                            “在一起兩年了,兩年的感情居然抵不過她媽一個無理的條件!她媽不就是嫌我窮嗎?她媽不就是嫌我學中醫沒有前途嗎?她媽不就是……我王升發誓,將來要你求我娶你女兒!”

                            坐在馬路邊上的王升一邊喝著酒,一邊自言自語著。他已經三天沒見到思思了,自從離開思思家之后,雖然前兩晚都跟思思通短信,可他的心卻空空的。

                            今天思思被她媽媽逼著出了國,距離的拉遠,讓王升更有種失落感。雖然他嘴上說莫欺少年窮,可是那么苛刻的條件,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兩年內能夠實現。

                            啊……

                            “天哪,小心,要撞上了。”

                            嗞……

                            就在這時,一片驚呼聲響起,還伴著急剎車刺耳的磨胎聲。

                            王升抬頭看過去,只見一輛貨車正朝著一名三十歲左右的女人撞去,而那女人王升竟然還認識,她正是第三人民醫院的婦科主任云月瑜。

                            “云主任小心!”

                            喝了酒的王升心里莫名升起一股豪勇之氣,他大喊一聲后想也沒想就狂沖了過去。

                            馬路上站著的云月瑜驚醒過來時,貨車的車頭已經離她很近了,被嚇呆的云月瑜站在原地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大腦一片空白。

                            但是緊接著,一股巨大的推力把云月瑜給推飛了出去。

                            砰!

                            云月瑜被王升推開了,可是貨車卻重重的撞在了王升的身上,貨車更是產生了甩尾打橫的現象,不僅將王升撞翻,車箱中更是翻出一尊三眼的玉石神像,重重的壓在了王升的身上。

                            “要死了嗎,跟思思在一起兩年多,可我還是個處男啊!云主任……”昏沉感襲向大腦之前,王升喃喃地說了這樣一句話。

                            ……

                            “趙大夫,這孩子情況怎么樣?”

                            “經過手術以后應該算是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但是能不能醒來,就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力了。另外他的眼睛恰好被玉石像凸出來的眼睛擦傷,眼球和視網膜都出現了較大的損傷。目前看來,失明的幾率很大。”

                            “情況這么嚴重?不行,我必須把他治好,他是為了救我才會弄成這樣的。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這么年輕的一個孩子……”

                            ……

                            “我這是在哪兒?”

                            王升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意識漸漸恢復過來,看著房間頂上的白色天花板,腦海中回想著他飛身出去救云月瑜的場景。

                            “是在天堂還是在地獄?肯定是地獄了,天堂的房間,天花板怎么會這么丑。”

                            聽見王升的自言自語,云月瑜驚喜地叫了一聲:“小王,你醒了?天吶,太好了,你終于醒了。你現在在第三人民醫院呢,你感覺怎么樣?”

                            “云主任?”王升偏頭看了云月瑜一眼,“我記得一輛貨車差點兒撞到您,您沒事吧?”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