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死靈法師的俠客生活

                            點擊:
                            記身份的死靈法師靈魂附身普通青年,進入陌生的武俠世界,魔法不能用?毒術還是輕功?闖蕩江湖,結交好友,紅顏美眷,最后武林盟主還是一統天下?是正是邪?全在一念之間!
                            另,本文非第一人稱作品,前十二章因劇情需要為第一人稱,之后為第三人稱,有懸疑劇情,涉及身份變化,人稱會有變化,
                            關鍵詞:機智 法師 魔王附體

                            第一章 異界初涉武林

                            “這是哪兒?”等我回過神來得時候,我面前站著兩個說書人,正在滔滔不絕的講著英雄故事,

                            “這位官人,看你剛才聽得炯炯有神的樣子,是否想到了什么?”一個頭戴綸巾,看上去有點老成的說書人面帶笑意的問我。“啊?”我不是一個喜歡被人提問的人,尤其是突如其來的問題,“沒有。”我喃喃的回答。說書人看我沒興趣搭茬,又自顧自的講開了。

                            應付完說書人,我突然感覺自己有點頭暈,看看四周和身邊的人,一個也不認識,環境非常陌生。

                            “我在哪兒?我是誰,這是哪兒?”無數的疑問突然不斷地涌進我的腦子,我感到一陣頭疼,看看四周,陌生的不僅僅是環境,更是我自己,我完全想不起來我是誰,我在哪兒了,實際上我感覺我好像一瞬之間被揪到這個世界上,像是靈魂突然被攝入了眼前這具身體,同時被消去了以前的記憶,

                            “難道是攝魂術?”我突然警覺起來。

                            看看四周,周圍倒是很平和,完全沒有察覺我的異樣,氛圍很熱烈,一群村民打扮的男女老少都在津津有味的聽那兩個說書人講故事,好像是一個英雄的故事,看樣子我現在在一個村子里面的廣場上,高臺上有兩個說書人講故事,而剛剛這個身體正在興致勃勃的聽故事,直到“我”突然覺醒,或者是被攝魂,占據了這個身體,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異樣。

                            看看自己占據的身體,一身青藍色的衣服,并不華貴但是穿起來很舒服,偏瘦的體型,感覺很輕松,沒有鏡子看不到自己的樣子,自我感覺良好,無論如何,我明確的知道,這個身體不是我原來的身體,我被靈魂轉移了。

                            看看周圍的人,前面都是一群村民,有一對姐弟在看熱鬧,一個挑夫,幾個老者,右面有一群健壯的年輕人圍著一個少爺樣子的人,沒什么特別的,我站在最外層,身邊沒有人,也沒有人認識我的樣子,看來我就是個看熱鬧的過客而已,沒什么異常。

                            正在我放松警惕的時候,不對!在我左后方,有一股強大的氣,身后有問題!

                            我小心翼翼的轉頭向后看,原來是一個拿著長劍的年輕人,面部清秀,作為男人好看的過分了,再看看微微隆起的胸部,原來是女扮男裝,身材修長,左手持劍,看樣子不是普通人,她倒是沒有注意到我,還在津津有味的聽故事。

                            看她的同時,我發現遠處的小樹下面還隱約的站了一個人,氣息非常隱蔽,不仔細看以為沒人,黑色的長發遮住了樣貌,手上一柄黑色的長劍,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好像在盯著那個女扮男裝的人,看不清楚意圖。

                            觀察完四周,我感覺我該撤了,這地方不尋常,而且我目前的主要任務不是聽故事,而是弄清楚我是誰,這是哪兒,我為什么會在這兒。還沒等我動身,就突然聽見遠處傳來吶喊“快跑吧,響馬來了!”

                            啥?響馬?響馬是啥?

                            我還在反應,就看見眼前的人群突然一瞬之間作鳥獸散,好像眨眼間,人們就跑光了,南方村口遠處能看到不斷騰起的濃煙,傳來陣陣的馬蹄聲,越來越近,不管響馬是啥,我還是先跑吧,剛轉生就死了就搞笑了,反正不認識路,看著一條小路就跑過去了。

                            我沿著小路一路跑,很快就跑到了田野里面,感覺沒人追我,慢慢停下了腳步,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了女聲的喊叫“救命啊,快來人哪!”有人有危險!

                            猶豫了一瞬間,救人要緊,就好像本能的反應一樣,我脫口而出“有人在這兒,誰敢造次!”喊完以后,向著喊救命的方向跑了過去。

                            跑過去一看,是一群強盜打扮的人,圍著一個女孩,似乎要抓女孩,強盜有四個,每人手持一把鋼刀,半圓形包圍,女孩赤手空拳,但好像會功夫,四個強盜好像有所恐懼,不敢靠近。

                            女孩倒是長得眉清目秀,小家碧玉,身體修長,非常水靈,一看就是美女,雙方正在對峙。

                            “住手”,我一身怒吼,讓強盜和女孩同時向我看來,其中一個似乎是頭目的強盜惡狠狠問道“你是誰?從哪兒冒出來的?來找死嗎?”

                            “我是誰不重要,放開那個女孩!”我大聲回應,“光天化日之下,膽敢強搶民女,膽子也太大了!”“大哥跟他費什么話,”另一個小嘍嘍模樣的人,轉身提著刀就過來了,“找死吧你”

                            “公子,小心”那個美女驚呼提醒。看到對方拿著刀過來,我也有點害怕,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除了害怕外,更有點熱血沸騰,我有一種想撕碎對方的沖動,

                            “他在找死。”我的潛意識告訴我。

                            “你小子活膩了吧”小嘍嘍惡狠狠的喊著同時,一刀裹著勁風就朝我的頭上劈了下來,我卻完全沒有躲得意思,身體向前沖,撲進了對方的懷里,對著對方的胸膛卯足了力氣向外撕去。

                            “死吧你!”隨著我一聲怒吼,就看見小嘍嘍身體向后一震,就彈了出去,身上留下八道傷痕。

                            這一下,我和強盜都愣住了,強盜愣住了,是因為沒想到我會反抗,而且如此兇狠,我愣住是因為我預期的反應是對方會被撕成兩半,現在一看,僅僅是皮肉傷,沒什么效果。再低頭再看看我的手,好疼,這具身體不給力啊,沒有力量,招式沒有威力!

                            強盜們一開始嚇了一跳,但是再一看,僅僅是幾道傷痕而已,沒事,“這家伙不會武術!沒練過!就是樣子嚇人!”另一個嘍嘍喊道,他們終于反應過來了,“一起殺了他”三個嘍嘍一起提著刀就上來了。我感覺自己要交代了。

                            “住手!”就在我面對絕境無計可施的時候,樹上一陣響動,傳來一聲大喝,隨著聲音,從我頭頂的樹上下來一個人,橫檔在我面前。

                            第二章 逍遙谷云天

                            橫檔在我面前的是個年輕人,從背影看二十多歲,身材中等,衣著雖然不華貴,但是很有氣派,跳到我身前的時候一時感覺雍容華貴,身手矯健,看樣子決不是普通人。

                            “你是誰?”強盜老大明顯也看出來者不善,“在下逍遙派弟子谷云天”來人朗聲答道,逍遙派?逍遙派是個什么派?我也一時嘀咕。但是明顯這個逍遙派挺厲害,剛才還兇神惡煞的四個強盜,一聽到這個名字,馬上氣勢下來了。

                            “這位兄弟”,來人不理四個強盜,轉過身和我說話,嚇得我一楞,以我目前的狀態肯定不是這個人的對手,但是仔細一看,年輕人面如冠玉,目似朗星,眉清目秀,和顏悅色,一股凌然正氣撲面而來,看樣子不會為難于我,

                            “看你似乎不會武功,卻也如此勇敢救人,真讓谷某佩服,不知兄弟怎么稱呼?”

                            “哈?”問的我一愣,那四個強盜還在,怎么就寒暄開了,問題是我也不知道我叫啥呀,我是被攝魂攝過來的呀,還沒等我回答,本能的感到不對,對面的四個強盜,一看谷云天報完名號不理他們了,感覺有機可乘,其中一個拿起鬼頭刀,對著谷云天背后就砍下來了。

                            “背后”我低呼一聲,想推開谷云天,但是為時已晚,眼看著刀就砍上來了,不知怎么回事,眼前一花,就聽見“碰”的一聲,剛才想要偷襲谷云天的嘍嘍,直接飛了出去,刀被震掉了,身體飛出去撞到樹上,暈倒了。

                            “逍遙武學!”其他強盜暗驚一聲,紛紛后退。

                            這個時候谷云天又轉向了強盜,卻還是對我說話,“偷襲可不行啊,這位兄弟,我們打完這群響馬,再來詳聊如何?”

                            “哦”我無言以對,現在我覺得這個谷云天和我說話僅僅是想裝逼而已。

                            “姓谷的,我們雁北十三燕,今天僅僅是想請石姑娘和我們走一趟,拿個東西而已,不想惹事。”強盜頭頭說話了,一邊說話,一邊后退,看樣子他也懼怕眼前的谷云天,

                            “雁北十三燕,殺官兵打家劫舍,還敢到鄭家村打劫,當逍遙谷無人嗎?”谷云天朗聲回答。“既然來了,就別走了,到官府到案吧。”

                            三個強盜看出今天無法善終,決定以命相拼,另外兩個嘍嘍揮刀齊上,還是“砰砰”兩聲,身體就飛了出去,谷云天毫發未傷。

                            不過這回我看清楚了,谷云天是在對方揮刀的同時,以極快的速度踢出兩腳,正中強盜的胸膛,由于速度極快,力道極大,所以后發先至,將敵人擊飛。

                            從技巧上說,和我的手撕差不多,區別就在于谷云天有力量,而我沒有。這就是武學的威力。讓我心里暗暗一驚。

                            強盜頭目一看三個手下都完了,自己估計也跑不了了,干脆破釜沉舟,只見他把手里的刀扔在了一旁,氣沉丹田,身上的肌肉突然壯了一圈有余,雙臂向上抬起,就仿佛天鷹的翅膀一樣扎了起來,手指像鷹爪一樣咔咔作響。

                            “天鷹功”谷云天暗吃一驚,天鷹功是名門正派的武功,怎么不入流的強盜也會,而且看樣子修習多年,還在猶豫期間,強盜頭目已經運功完畢,

                            “姓谷的,拿命來!”隨著一聲怒吼,強盜頭目對著谷云天就是一抓,谷云天閃身躲過,兩個人打在了一起。

                            雖然我記不起我是誰,但是我知道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武功打架,這就是武學,這兩個人已經明顯脫離了普通人的范疇,在用一種氣在較量,他們的招式處處危險且威力巨大,如果我能學會,會對我有非常大的作用,雖然我也不太清楚這個作用到底是啥。

                            兩個人打的難解難分,我就感到有人碰我,誰?

                            我回身一看,原來是剛才被圍攻的石姑娘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了我旁邊,“多謝公子搭救”她低聲說道,感謝的樣子楚楚可憐,

                            “應該的”看到美女向我道謝,不由得也心情一振,一股幽香之氣隨之傳來,也許是女兒體香,讓人心情為之放松,為救美女,這趟也值。

                            “小女子石靖玉,不知公子怎么稱呼?”石姑娘問道,

                            “恩”我目前最討厭的問題就是我叫啥,我哪兒知道我叫啥,一時躊躇無法回答,石姑娘也是蘭心蕙質,看我為難,以為我不方便說,沒有追問。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