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余楚

                            點擊:
                            這個江湖,有白衣劍仙一劍斷生死。
                            有個老和尚低頭是菩薩,抬頭便成佛。
                            更有白發男子沙場秋點兵,踏著尸山血海看白骨!
                            關于葉如晦,世間所有史書所記載的開頭都只有一句話:這個少年在某一天走出了洛城。
                            世人說大楚將滅,葉如晦不同意!
                            世間萬物皆可亡,唯我大楚存世間!
                            作品標簽: 熱血、感情

                            第1章 小城

                            大楚王朝地域遼闊,下轄十數州,然各州風情又有不同。

                            東邊臨近東越國的吳州盛產兵器,十大名劍之一的“吳勾”便產自此處。

                            北方與北匈國接壤的燕州因所產良馬極多,所以燕州又有馬州的稱號。

                            而在王朝西南的梧州,雖以野茶“春尾”而馳名大楚。但比起中原各州,仍然算是“偏安一隅”。

                            洛城縣,隸屬于梧州青山郡,以疆域廣闊的大楚來看,小小的洛城在梧州都不顯其名,更枉論囊括十數州的大楚了。

                            ……

                            ……

                            酒在洛城的地位是要勝過茶的。

                            或許洛城就應該是平凡的,勞作一天的人們更喜歡在小酒肆里喝兩口帶些酒糟不算清冽的劣酒,而不是一口喝下滿嘴苦澀的野茶。

                            除了上了年紀的老人會在與故人相會的時候喝上一壺春尾,其他時候,都幾乎是不喝茶的。這就導致了晚春時,洛城背后的小溪山上為數不多的幾株“春尾”也無人采摘。

                            反倒是高粱年年無余。

                            洛城愛酒之深,可由此觀之。

                            而在洛城,最出名的酒肆不在城中最大的酒樓醉君樓,而在離醉君樓數百步遠的青石巷。

                            青石巷因滿地青石而得名,這里并非洛城最繁華的地方,但卻是最有味道的地方。

                            這個味道,自然指的是酒味。

                            這里只有一家酒肆,因為再無酒肆敢開在此處與其搶生意。

                            酒肆的老板加上伙計也只有一個人。

                            每天這里只有一缸酒,因為酒肆人少,又怎么釀的出多余的酒來。

                            酒肆的名字也很簡單,就兩字“劣酒”。

                            ……

                            ……

                            正值清晨,其實細細算來應該還沒有到辰時。

                            門外已經有了些許響動,是賣早點的小販擺攤的聲音。

                            酒肆里,少年聽到聲響,他睜開眼睛,就這樣坐起來。

                            片刻后,他揉了揉眼睛,穿上了放在床邊的棉衣。

                            這個時節是晚春,天氣已經漸暖,不過清晨還是有些涼意。

                            穿上鞋子的少年先去水井打水,把灶房的水缸盛滿。然后才往鍋里倒了一瓢水。

                            一炷香的功夫。換來此刻眼前這碗冒著熱氣的面條。

                            少年輕輕的拿過旁邊的鹽罐,用勺子舀了半勺鹽,再用筷子從旁邊的罐子里撮了一小塊豬油。攪拌均勻,然后是安靜的吃面聲。

                            在整個過程中,除了必要的響動外,沒有其他任何一點聲音。

                            接下來,在小院的那根梨樹下。少年用青鹽漱口,恰好一朵梨花落在鹽水里。少年楞了楞。抬頭看了看不時落下梨花的梨樹,透過梨花,可以看到少年那張干凈清秀的臉,怕是任何人看到這張臉之后,除了清秀安靜之外,再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他洗干凈碗,放回原處。外面的喧鬧聲漸起。

                            他沒準備開門迎客,酒肆早上的生意總不會太好,這自然不能把他的酒肆算進去。

                            他不開門,便沒有人能在早上喝到他的酒,所以現在門前就肯定沒有人等門開。

                            少年從酒窖里拿了一瓶梨花釀,從小院后門離開,出門的時候,看到他的小販都很熱情的跟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應。

                            不多時,少年便來到城東的一處小院,這里位置偏僻,周圍也沒有什么店鋪,所以行人相對而言要少很多。

                            推開木門,端坐在小院大槐樹下看書的是一個滿頭白的老人。

                            “如晦,你來了。”

                            看到少年的老人放下書,看了看身旁的空著的小木凳,示意少年坐下。

                            坐在老人身旁的葉如晦把梨花釀放在石桌上。抽出懷中的儒家經典《夫子》輕輕問道:“先生,夫子圣人無名。可否就是講讀書人的最高境界?”

                            一輩子與儒家經典打交道的老人搖了搖頭,“確實如此,春秋周夫子言圣人境界最高,是天下讀書人畢生追求之典范,可細細數來,從春秋到大楚數百載,除周夫子以外,又哪里出過第二個圣人?”

                            “那依先生之言,讀書人要想讀出個圣人豈不是癡心妄想?”

                            “如晦,你為何以為天下讀書人都是為圣人而讀?”

                            老人看著葉如晦的眼睛,微笑道:“老夫以為,讀書人雖更應有成圣的氣魄,但更多的是該有兼濟天下的心胸。當世稷下學院的夫子就認為一人成圣遠不如世間為圣世。”

                            半響,葉如晦點頭“學生受教了。”

                            老人看著自己的學生,心中也是萬千感慨。

                            老人一生所教學生不下千人,聰慧者不知凡幾。卻從來沒遇到過和這個學生一樣天資的。

                            初時教他《周易》,這孩子三天便便爛熟于心。

                            再教《春秋》,七日便理解其中真義,后來的《禮》《樂》等不一而是。

                            除了這本儒家最晦澀難懂的《夫子》之外,再無東西能夠難住他,可見其天資高絕至此。

                            看著身穿棉衣的少年,老人又是一陣嘆惋,若是這孩子身體無恙,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果真是天妒英才,只有我等庸碌之輩才會一生無憂。

                            老人微微自嘲,自己一生所學終究是沒能傳承下去。

                            本以為找到個好苗子,卻不成想那個孩子又有如此隱疾,竟是早夭之相。

                            一時間,老人看向少年的目光中不由露出遺憾之色。

                            “先生可知我這梨花釀與劣酒有何不同。”葉如晦仿佛知道恩師心中所想,輕輕開口道。

                            老人想了想,“如晦,你這梨花釀不及劣酒猛烈,卻比劣酒悠長。想來是因為加了梨花的緣故。”

                            葉如晦淡淡一笑,“劣酒酒烈,適合血氣正盛的漢子飲用,而這梨花釀卻是我專門為先生所釀。先生不喜飲茶,劣酒又酒勁又太過于大,我以梨花所釀此酒,不僅味香酒淳,而且梨花也有滋養肺部的功效,正適合先生這般年齡的人飲用。”

                            “你這是說為師老邁,不勝酒力?”

                            老人大笑,聽出葉如晦言下之意。

                            葉如晦微微一笑,“學生不敢。”

                            “可先生可否知道這小小梨花為何有如此作用?”

                            “早春梨樹開花,晚春便落下。期間不過月半,世人都覺得短暫,而學生卻以為,有過絢爛,衰敗的梨花,已然是活的完美了。”

                            “況且梨花最后還被我入了酒,學生竊以為梨花一生決無遺憾,周夫子不是也有詩句說‘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么。”

                            老人不是沒有見到過那些看淡生命的人,反而他這一生見過的絕不在少數。

                            不過,像葉如晦這樣年齡不大卻有如此看法的,真是第一個。

                            生子當如葉如晦。

                            有徒如此,夫復何求?

                            老人顫顫巍巍起身,微微一笑“如晦,是為師偏執了,你且等一下,為師有東西給你。”

                            老人慢慢走回屋子里,在枕頭下拿出那本陪伴他一生的書來。

                            “如晦,這本書是為師一輩子的讀書感悟,今天送給你,權算無聊之時的閑讀之物。”

                            “不必推脫,不是什么貴重之物。天色不早了,不知道你那酒肆門口有多少人正眼巴巴等著你開門呢,快回去。”

                            老人看著葉如晦,輕輕招了招手。

                            葉如晦神色復雜,不過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起身告辭。

                            看著葉如晦離去的背影,老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是老師在此,是不是也會羨慕我收了個好徒弟?

                            一想到此處,不由老懷大慰,也不去找杯子,拿起石桌上那瓶梨花釀一口飲盡,頗有豪邁之氣。

                            最后醉倒在石桌上,仍呢喃道:“我欲助他上青天。”

                            新書開始上傳,收藏的,點擊的,都快來。

                            (本章完)

                            .

                            第2章 他說,我懂。

                            待葉如晦回到酒肆的時候,還是晌午,葉如晦把午飯做好,吃了后才慢慢的打開酒肆的門。

                            因為門板較重,而葉如晦還穿著棉衣,本來現在天氣就不是很冷,稍微一勞作,葉如晦額頭上便有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等到把所有門板都取下來后,早已是滿頭大汗。

                            微微歇了歇,拿毛巾擦了擦汗,葉如晦坐在酒肆里,靜靜等著客人上門。

                            這期間,他拿出那本儒家經典《夫子》默讀著。

                            半柱香過后,第一個客人上門了。

                            是城東醉君樓的李掌柜。

                            李掌柜輕車熟路的找到位置坐下,很明顯不是第一次來這里喝酒了。

                            感覺很荒誕,醉君樓和這劣酒鋪子應該是生意上的競爭者,此時對方卻坐在對頭店里等著喝酒。

                            “多少?”

                            葉如晦合上書,抬起頭看著對方。

                            “四兩,老了,喝不了多少了。”李掌柜微微一笑。

                            葉如晦起身,從酒缸里打了酒,不用量分毫不差。

                            拿到酒的李掌柜喝了一口后微笑道:“你這打酒的手藝快趕上釀酒的手藝了。”

                            “要是我酒樓里那些兔崽子有這份手藝,我倒是省心了。”

                            “小葉老板,不如……”

                            李掌柜話還沒說完,葉如晦便搖了搖頭,示意他不用在說下去。

                            “唉。”

                            李掌柜嘆了口氣,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葉如晦拒絕了。只得坐下繼續默默喝酒。

                            葉如晦不同意,他也是無計可施,在洛城可沒有什么以權壓人。

                            一旁的葉如晦也是思緒萬千,李掌柜想要他去醉君樓釀酒,以醉酒樓的底蘊加上他這獨步洛城的酒技,進而展醉君樓壟斷全洛城的酒業。

                            不過葉如晦倒沒有什么想法,當初他釀酒只是覺得這青石巷的街坊去遠處喝酒不方便,再加上自己也需要一份工作來維持生計。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