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逍遙捕快

                            點擊:
                            朗飛魂穿到了一個新的世界,他驚訝的發現,這個世界上居然有六扇門,東廠西廠錦衣衛。但是更讓他感覺驚訝的是東廠居然都是一些道人。而西廠竟然都是一群和尚。至于六扇門居然是鬼族妖族魔族。倒是錦衣衛沒有任何的變化,還是皇族的。但是這些人居然都是捕快。那這個世界還真是有意思極了。

                            第1章初臨

                            朗飛現在不知道該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因為高興吧他穿越了而且還是帶著外掛穿越的,不高興吧那就是他告別了溫馨的大床,心愛的電腦,特別是里面自己一個G收藏啊。

                            朗飛慢慢的想起了自己剛剛吸收的記憶。他現在所在的這個世界叫做天龍世界,整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國家那就是天龍帝國,而天龍帝國在統一了整個大陸以后,因為常會發生一些命案,或者一些武功高強之人肆意妄為,搞的是百姓們叫苦連天。因此天龍帝國的皇帝特設捕快一職,專門以捉拿這些人,并且捕快擁有特權,凡是罪證屬實可以直接將其捉拿,甚至先斬后奏。

                            什么人都可以申請捕快一職。而且在這里捕快不像朗飛以前世界那樣,屬于最低賤的。而這里捕快屬于最高級的,而且十分自由,只需到達每個城市的時候登記一下,便就可以了。捕快還可以在每個城市里接受任何任務,只要完成就可以獲得功績以便提升自己的位置。

                            捕快共有四大勢力分別是東廠西廠錦衣衛六扇門。東廠由東方玄門組成,各個都是道術高手。依靠神奇的玄門道術快速的破案。西廠由佛教僧人組成,各個都是佛法高手,依照慈悲之心感化使罪犯自己歸案。錦衣衛由皇族組成財勢雄厚吸收人族高手加入,設備高端,耳目眾多任何風吹草動都難逃他們的耳目。因此破案率也是最高的。

                            六扇門由妖族魔族鬼族三族組成。各個擁有奇異本領,擅長追拿罪犯。還有就是一些自由不受約束的人組成的小隊,基本上都是各管自己的一片。

                            而朗飛的前身是一個孤兒被一個老捕快養大的,老捕快在一次任務中死掉了。前身費盡力氣成為捕快。是捕快等級白丁的白嫩新人,武功不高,但是好打抱不平,在追一名小偷的時候,被人從后面偷襲打中了后腦,所以才會讓朗飛附身成功。

                            在這里說下等級分類,捕快共分白丁,捕頭,捕將,捕王,神捕五個等級,每個等級又分了九個等級,白丁在達到九級后就可以晉級為捕頭同樣捕頭共分九級,在達到九級后晉級捕將,捕將在九級后晉級捕王,捕王在九級后就晉升為神捕。但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達到神捕。

                            朗飛輕呼一口氣說道“看來必須要盡快提升實力,不然的話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會知道。不過幸好自己帶了外掛來的。”說完朗飛打開了自己的外掛。朗飛的外掛共有五個功能分別是金錢支援,無限背包,神秘商店,抽獎,追蹤雷達。

                            這些都是朗飛在還沒有穿越的時候玩一個游戲大追捕的武俠游戲因為受不了游戲里面一個人民幣玩家挑釁直接用高超的黑客技術直接做了這樣的一個外掛,但是還沒有使用就穿越了。而且外掛也跟著過來了,但是都發生了變化。金錢支援一年可以使用一次,使用后立刻獲得一百萬金元寶,一百萬兩白銀。無限背包,可以無限儲存任何東西,但是活物除外。

                            神秘商店擁有無窮的道具可以用金元寶購買但是每個月里面只出現10個道具一個月后自動刷新一次。抽獎消耗10000個金元寶進行抽獎一次,可獲得10個道具,道具里面什么可能都有。追蹤雷達消耗一定的金元寶可以將你要找的人找到準確位置。

                            朗飛啟動了外掛金錢支援獲得了一百萬金元寶和一百萬白銀。白云飛查看了一下背包發現這金元寶和白銀都可以拿到現實里用。這讓朗飛十分的后悔,早知道會這樣不如直接把金錢調到一個億好了。

                            隨后朗飛便想開了,有了這些錢他可以好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不必再為生活上的事煩惱。朗飛打開了神秘商店看了眼里面的十樣道具,加速符一個金元寶1000,金創藥一瓶金元寶一個,基本拳法一本1000元寶,基本腿法一本1000元寶。布衣一件鞋子一雙褲子一條,燒雞一只,饅頭一個頭巾一個。雜物都售價一個元寶。

                            朗飛看著這十個道具有些無語了,開頭幾個還挺好,但是后面的雜物們讓朗飛有一些抓狂了,自己現在有的是錢還用你給衣服鞋子啊還是布衣步鞋。朗飛直接全部買了下來后把雜物們扔進背包里背不住什么時候就可以用的到。

                            朗飛先看了一下加速符可以提升自身的一倍速度,保命的好東西。之后便把基本拳法和基本腿法拿了出來,只見突然腦海里外掛傳出來聲音是否使用金元寶學習武功。

                            朗飛愣了下便高興的同意了,他沒有想到金元寶還有這樣的用法,這下他的實力提升就不用愁了。

                            只見腦海里外掛聲音傳出使用100元寶可以初學乍練,1000元寶小成10000元寶大成。

                            朗飛直接使用了20000元寶將兩本基本功法練到了大成境界。在朗飛選擇完后瞬間感應到了自己的全身被一股神秘能量強化了一下。隨后腦海里充滿了基本功法的各種招式。就好像是自己天天在練似的,熟練無比。

                            就在這時腦海里的外掛傳給了朗飛一段修煉等級劃分,實力一到九流九個等級,突破一流后為后天期劃分4等級,在突破后就為先天期同樣化分4個等級。在突破后為金丹期,同樣劃分4個等級,在往后就沒有顯示了。朗飛被強化完后實力突破到了九流實力,雖然是最弱的,但好歹也是突破了凡人境界正式踏上了修煉的道路。

                            朗飛在實力提升后想要找找打自己這身體前身的小偷報仇雪恨。才對的起自己占據他的身體。讓自己心里好受些,也可以讓這前身早日投胎轉世。

                            朗飛開始回想那個小偷的樣子特征,還有名字。想了半天終于想了起來,那個小偷叫做阿三是個慣犯。抓進去幾天放了出來又繼續偷盜。

                            第2章小試身手

                            朗飛在追蹤雷達上輸入了阿三的名字和信息,只見雷達上顯示需要100金元寶便可以找到此人。

                            朗飛支付了100金元寶很快根據雷達的指示來到了柳新城西北角的一處破舊的院子里,剛走到院子角落的時候就聽到里面有兩個人正在說話。

                            其中一人說道“三哥你說那個捕快會不會被打死了。要是被人知道那可是殺頭的。”

                            三哥說道“二傻只要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呢?再說了,人是你打的,只要你自己不想死,把嘴巴封緊點,就不會有人知道。

                            朗飛知道這個三哥就是他要找的阿三,那個叫二傻的人就是打自己這具身體前身的人。朗飛心中暗想“還真是走運,兩人都在這里,那就不用費什么功夫了。”

                            朗飛直接一腳將大門踹開,走了進去看著被朗飛踹開大門嚇了一跳的兩個人,嘿嘿一笑說道“真是有緣呢,咱們又見面了,不過這次,會再給你們加上一條襲擊捕快。應該可以讓你們在大牢里面蹲上幾年了。”

                            阿三說道“怎么可能你沒有死,我明明看見你斷氣了。”

                            二傻卻是高興的說道“太好了,你沒有死,那我就不用被殺頭了。”

                            阿三生氣的說道“二傻你他奶奶的真是傻呀。是不用殺頭了,但是進去肯定沒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二傻說道“是啊,那你說該怎么辦呢?”

                            阿三說道“在這里徹底解決掉他不就行了嘛。”

                            朗飛說道“你們兩個是不是拿我當空氣呀,以為我是好欺負的嗎?”

                            阿三說道“小子只能說你運氣不好,原本我們各走各的,誰也礙不著誰,是你多管閑事,那就怨不得別人了。二傻上。”

                            二傻在聽到阿三的話后掄起拳頭就朝朗飛打去。朗飛偏了一下頭躲開了二傻的拳頭,一個跨步來到了二傻跟前一拳擊中了二傻的心窩。直接將二傻打倒在地,感到到后面傳來風聲,朗飛不屑的一笑,快速一個回旋踢腿,一腿踢到了阿三的頭上,直接把阿三踢暈了。

                            朗飛拍了拍手說道“還真是簡單無比啊,果然還是實力重要啊。”

                            朗飛一手一個提著兩個人便前往了刑捕房。這刑捕房是捕快們接受任務,和交接任務的地方。里面戒備森嚴,時不時的會有一些武功高強的捕快在此經過。

                            朗飛將二人交給了刑捕房的管事,核對完后朗飛獲得了1點功績。朗飛看著捕快令牌上在一級白丁下面的功績值上一個大大的1字。再看看還需要99點功績才可以提升到二級白丁。不由得感覺到長路漫漫,何時是個頭啊。

                            朗飛來到刑捕房告示板前面查看最新告示。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任務。只見告示板上填列著密密麻麻的任務,但是大多數都是一些雞皮蒜毛的小事。挑了半天都沒有挑到合適的,不由得有些喪氣。便打算回到家中休息休息。

                            朗飛出了刑捕房的大門,在大街上慢悠悠的朝家中走去,只見前面突然圍了很多的人。里面還有人爭吵。朗飛好奇地撥開眾人,走了進去。

                            原來是炸油條的老板說那名路人手中的錢是他的,而那名路人他是說這錢是自己的。兩人爭論不休,但是誰都沒有,證人可以證明這錢是自己的。

                            朗飛走上前去說道“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吵了,我是捕快有什么事慢慢的說。”

                            炸油條的老板哭喪著說道“捕快大人啊小老兒辛辛苦苦的做做點生意,養家糊口不容易呀,我明明看見他在我這拿了一些銀兩。但是他卻死不承認說這是他,求捕快大人給做主啊。”

                            而那名路人說道“捕快大人,你不要聽他他說,這錢就是我的。他是個惡人先告狀啊。”

                            朗飛擺擺手說道“你們二人先不用爭論,一會我自有辦法證明這錢是誰的。”朗飛又對著周圍的百姓說道“大家請給我端三盆清水過來,在下自有用處。”

                            過了一小會兒清水便端了過來放在了朗飛的面前。朗飛對著二人說道“你們二人先后用手在這兩盆清水中洗下手。”

                            二人雖然不知道朗飛是什么意思,但是還是依照朗飛所說把手伸進清水之中,朗飛看了一下,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話,而是將那些銀兩倒入了第三盆清水之中。

                            朗飛哈哈一笑說道“好了,我現在已經知道了,這錢是誰的了。”

                            周圍的眾人有些納悶說道“那這錢是他倆誰的呢?”

                            朗飛說道“這錢就是那油條的老板的。”

                            那路人神色變了變但還是說道“大人,那你有什么證據證明這錢是他的呢。”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