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長生在武俠世界

                            點擊:
                            兩千八百年前,一介頑童拜師陸信,一百年后,成為一統天下的始皇帝,其文治武功被稱作千古一帝!
                            兩千五百年前,一位儒生進京趕考,差點猝死山中,被陸信所救,自此一代劍仙橫空出世,一把劍,一壺酒,劍光所過之處,各大武林門派莫不臣服,他叫李太白!
                            兩千年前,一位襤褸女童卑微乞討,陸信心生憐憫將其帶走,二十年后,絕代女帝日月橫空,創下女帝宮,威名一時無兩!
                            ……!
                            萬丈紅塵三千年,悠悠時光莫奈何,錦衣夜行,不顯凡塵,可歷史的洪流中,卻有著他的身影!
                            這是一個長生三千年的老怪物,活在武俠世界的故事!

                            第一章 長生三千年

                            天地之無垠,乾坤之浩淼!

                            任你風華絕代,博得帝王一世寵愛,到頭來也是紅粉骷髏,任你一代天驕,坐擁萬里江山,也終將化作黃土!

                            長生!

                            一個簡單的字眼,不知多少天驕卻倒在這兩個字的面前!

                            歷史的車輪按照恒古不變的定律緩緩轉動,生老病死,天災橫禍,從降生到垂暮,直至化作枯骨,這從未有過絲毫改變!

                            滄海桑田,歲月變遷,縱然天地也有湮滅的一天,更別提長生之說!

                            古松搖曳,清風徐徐,也讓陸信的發絲隨風飄揚,他淡然俯瞰眼前的無盡云海,雙眸當中流露滄桑孤寂之意!

                            “滄海橫移…時光荏茬…那曾經熟悉的人…或物……早已化作塵埃……可是三千年了…為什么…我還活著……?”陸信沙啞呢喃,周身孤寂之氣更加濃烈!

                            陸信有個天大的秘密!

                            他并非這個世界的人,他前世被一道雷電劈中,本以為必死無疑,卻沒想到睜眼之時,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

                            這個世界跟地球古代相似,但又完全不同,這是一個武俠世界,武者可以飛檐走壁,登萍渡水,更可在萬軍陣中,取敵將頭顱如探囊取物!

                            三千年前!

                            陸信初到陌生的世界,很是彷徨不安,可隨著時光的流逝,他發現自己容顏并無絲毫變化,隨著第一百年的時間過去,他終于發現了讓他興奮的秘密!

                            長生不死!

                            不錯!就是長生不死,那道天雷不知乃是何物,雖然將陸信帶到陌生的世界,但卻賜予了他長生不死之身!

                            兩千八百年前,一介頑童拜師陸信,一百年后,成為一統天下的始皇帝,其文治武功被稱作千古一帝!

                            兩千五百年前,一位儒生進京趕考,差點猝死山中,被陸信所救,自此一代劍仙橫空出世,一把劍,一壺酒,劍光所過之處,各大武林門派莫不臣服,他叫李太白!

                            兩千年前,一位襤褸女童卑微乞討,陸信心生憐憫將其帶走,二十年后,絕代女帝日月橫空,創下女帝宮,威名一時無兩!

                            ……!

                            萬丈紅塵三千年,悠悠時光莫奈何,錦衣夜行,不顯凡塵,可歷史的洪流中,卻有著他的身影!

                            兩千七百年前,始皇宮!

                            一位垂垂老矣,身穿帝袍的老者癱倒在帝榻之上,他淚眼婆娑望著眼前青年,再無千古一帝的威嚴,剩下的僅僅只是無盡留戀!

                            “小…小政…再也…再也不能聆聽先生的教誨…只求…只求先生能庇護小政后世子孫…不至血脈斷絕!”

                            望著曾經頑童化作垂暮老人,淚眼婆娑看著自己,陸信緩緩閉眼,而后輕輕點頭!

                            兩千三百年前,青蓮山!

                            絕代劍仙不復當年風范,化作垂暮老人,再無絲毫生氣,他飲下最后一口酒,顫顫巍巍的將手中白首劍遞向陸信。

                            “先生!太白雖有凌云之志,可今日大限以至,從此不能侍奉先生,太白死而有憾!”

                            “只是此劍乃先生所賜,太白不敢讓神物蒙塵,特請先生為它另覓良主!”

                            一代劍仙李太白,終是埋骨青蓮山中,只是他的墳前,陸信眉目低垂,謂然一嘆道:“此劍為你而生,也當為你而死,何有良主之說!”

                            封天困地,云霧遮掩,隨著陸信離開,那孤墳旁邊有一新墳矗立!

                            “青蓮劍冢!”

                            一千八百年前,女帝門內!

                            陸信看著眼前墓碑,眼底劃過凄涼之色!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長生。

                            怨天莫尤人,

                            此恨無絕期!

                            ……

                            云海蒸騰,思緒飄忽,三千年的時光,陸信經歷了生離死別,遍觀萬物滄桑!

                            他是孤獨的,并無長生不死的快樂,當他看著曾經幼童老死在他的面前,他有心相救,可卻無能為力!

                            千年前!

                            陸信來到歸云山,在此結廬而居,不理凡塵中事!

                            ……

                            蒼茫浩淼,巍峨高聳,歸云山座落在離水郡內,而離水郡是大秦統轄之地,在三十六郡當中毗鄰金國邊界,更有諸多門派駐扎于此,便是大秦官員也要看各大門派的臉色行事!

                            曾經始皇一統天下,所過之處江湖門派俯首,周邊部落叩首稱臣,可三千年后的今天,大秦已然衰落至極,這不得不說乃是一種悲哀!

                            “駕!駕!”

                            急促的馬蹄聲在歸云山腳下響起,只見一位中年男子渾身浴血,他懷中抱著一名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女,不斷抽打駿馬朝歸云山疾馳而來!

                            而中年男子的身后,十數名身穿黑甲的兵士緊緊跟隨,他們的身后更是傳來大量的怒罵之聲!

                            “安平王!你犯上作亂,乃是大逆不道之罪,速速跟本官回返朝歌向陛下請罪!”

                            哧!

                            鋼刀出鞘,劃破長空,中年男子持刀斜指身后追趕的人群,臉上的表情顯得極其憤慨道:“嬴沖這個狼子野心之輩,既然想要殺我全族,何必找這些虛偽的借口!”

                            “今天只要我贏山不死,他日定當找他報這滅族之仇!”

                            “贏山你大逆不道,既然如此,本官當遵循陛下旨意,將你就地格殺!”

                            “王爺先走,我等攔下他們!”十數名黑甲兵士悲戚怒吼,不待贏山阻止,便調轉馬身向身后敵人迎去!

                            鐺鐺鐺!

                            金鐵交鳴之音在贏山身后響起,更伴隨著凄厲的怒吼,雖然他看不到身后的景象,但他也能猜到,只怕自己這些忠心的屬下,全部都要葬身此地!

                            在此生死關頭,贏山眼眶含淚,可他知道不能回頭,自己只有盡快帶著女兒趕往歸云山,才能有一線活命的機會!

                            “爹爹…我…我們要死了嗎?”贏櫻在父王懷中哽咽出聲道!

                            耳聞女兒話語,贏山神情凄涼而不甘,他死死盯著前方的歸云山,道:“不會的,不會的,我贏山一脈傳自始皇帝,族中長輩曾說過,如果后世子孫遇到滅族之劫,帶著始皇帝的九龍玉佩前往歸云山,便能安然無恙!”

                            贏山死死捏著手中的九龍玉佩,他雖然不斷寬慰著女兒,可眼底卻劃過絕望之意!

                            九龍玉佩傳說乃是始皇帝的貼身之物,自始皇帝那一代便一直流傳族中,可將近三千年的時間過去,那祖上流傳下的傳說是否為真?

                            就算歸云山中有著當初始皇帝的秘密軍隊,可三千年的時間過去,只怕早已物是人非!

                            可贏山別無選擇,他這一族盡數被殺,朝歌上下全是贏沖的人,他也只能拼死一搏,相信那個虛無縹緲的傳說!

                            第二章 照破山河千萬朵,一念飛花皆成沙!

                            唏律律!

                            馬聲嘶鳴,鋼刀冷冽,數十名大秦兵士將贏山父女圍攏,也讓父女二人面容蒼白,雙眸當中綻放絕望之意!

                            “安平王,本官說過你走不掉的,將九龍玉佩交出來吧!”韓力虎說著此話,緩緩向父女二人接近!

                            鏘鋃!

                            長刀出鞘,凄厲不絕,贏山死死護持著懷中女兒,望著一望無際的歸云山,眼底再無絲毫希冀之色!

                            屬下浴血搏殺,創造出一線逃生的機會,終是讓父女二人終是進入歸云山中,可整座歸云山渺無人跡,到處都是飛禽走獸,那虛無縹緲的傳說,也不過乃是一個笑話罷了!

                            “韓力虎!你這個贏沖的走狗,今天你要殺便殺,我贏山體內流著始皇帝的血脈,縱然是死,也絕不會向那卑鄙小人俯首!”

                            “想要九龍玉佩?他是癡心妄想!”

                            望著神情絕決的贏山,韓力虎冷笑道:“傳說九龍玉佩當中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誰能開啟這個秘密,將擁有整個天下,可惜,你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殺!”

                            錚錚錚!

                            數十名大秦兵士鋼刀出鞘,兩腿夾著胯下戰馬,揮舞鋼刀便朝贏山父女殺來!

                            “始皇!后世子孫不孝,不僅沒能保住贏家最后的血脈,反而將您打下的江山遺失,贏山這便向您賠罪!”贏山放聲悲吼,手中鋼刀猛然向脖頸劃去,縱然是死,他也絕不能死在這些叛徒手中!

                            “爹!不要!”贏櫻悲戚哭喊!

                            “哎!”

                            突然!

                            無奈低嘆在八方天地響起,這莫名出現的聲音,充滿滄桑孤寂之意,他仿佛跨著時間長河,從上古走向今世,讓人心生渺小之感!

                            嗡!

                            九龍玉佩光芒大盛,自動從贏山懷中脫離,那熾烈的光芒刺人眼球,也讓韓力虎等人神情大變,不敢相信竟然會發生此種詭異之事!

                            萬古滄桑一世休,

                            命運坎坷話凄涼。

                            照破山河千萬朵,

                            一念飛花皆成沙!

                            “緣起緣聚…緣聚緣散……!”

                            “政兒!你讓先生…如何是好?”

                            如泉水叮咚,似煙云迷霧,滄桑嘶啞之聲,在天地間響起,也讓贏山神情怔然,而后猛然跪倒在地,激動的向虛空叩首道:“始皇后世子孫,持九龍玉佩而來,還請前輩救我父女二人性命!”

                            隨著贏山話語響起,那神秘的聲音并無回應,只是九龍玉佩依然漂浮空中,也讓韓力虎等人不敢妄動!

                            “韓…韓將軍…怎…怎么辦?”一名副將顫栗出聲,顯然眼前的神跡,讓他心底有著一種大恐怖!

                            “哈哈!”

                            韓力虎放聲狂笑,陰鷙的眼神不斷掃視四周,道:“一些迷幻之術,真以為能欺騙本官?”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