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劍道江湖之碧血殘陽

                            點擊:
                            第一章 映血殘陽照破簫

                            夕陽西下,天空只剩下一抹殘紅,宛如利刃割開的一道血口——殘陽如血!

                            斷崖上,一位身著黑袍的中年漢子,靜靜地望著天邊的那一抹殘紅,冰冷的山風吹散了長發,零亂的黑發中,露出一張蒼白而又疲憊的臉。他的左手握著一柄非常普通的月形彎刀,在江湖中它不叫彎刀,它叫——鬼刀。

                            七年前,獨斬“陰山十二鬼”,三年前血戰“沙漠飛狐”范天霸,用的正是這柄彎刀。而此刻這柄彎刀所面對的卻是沙漠飛狐的十八個弟子,江湖人稱“十八孩兒”。換作平時,鬼刀于七當然不會把十八孩兒放在眼內,只可惜連日拼殺,身心皆疲,武功已是大打折扣。所以當十八孩兒將他圍在斷崖邊時,雖未回身,但握刀的手此刻卻握得更緊。

                            十八孩兒,各執利刃,小心翼翼,呈半圓形慢慢地圍了過來。鬼刀于七猛地一個轉身,右手抽出彎刀,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刀鋒過處,血光乍起,早有三四人應刃而倒。其余之人,急退三步,驚懼異常。

                            鬼刀于七駐立原地,彎刀斜指向下,鮮血順著刀鋒流下,慢慢地滴落在地,觸目驚心。而他的右手衣管中同樣有一股鮮血慢慢地流了出來,沿著手背往下滴,同樣的觸目驚心。刀鋒上的血是別人的,而手背上的血卻是自己的。剛才回首一招,雖說出其不意地傷了幾人,但手臂上的傷也隨之迸裂,血流如注,傷勢委實不輕。

                            十八孩兒不但注意到了刀鋒上的血,更注意到了他手背上的血,原本驚懼的心頓時放松了不少。十八孩兒之首的斷刀范方道:“兄弟們,大家別怕,鬼刀于七雖然厲害,但已是強弩之末,不足為懼!”范奎接道:“大哥說得沒錯,看他傷痕累累,疲備不堪,只要咱們小心應對,必可奪得碧玉簫!”

                            鬼刀于七沒有說話,他不想在十八孩兒身上浪費更多的力氣,哪怕是說一個字的力氣,此刻都彌足珍貴。自三天前奪得碧玉簫以來,便拼殺不斷。十八孩兒這種三流角色都能追蹤到此,那自己的行蹤自始自終都沒逃離別人的眼線。當務之急只能盡快解決眼前這些人,離開此地方為上策。

                            想到此處,彎刀一展,一招“人鬼殊途”,幻起道道光圈,一圈套一圈,一圈強一圈,直撲十八孩兒。范方見狀驚叫道:“鬼刀十八斬,大家小……”“心”字尚未出口,一道匹練閃過,血光沖天四濺,一顆頭顱已飛向殘陽,落在斷崖的最深處……

                            范方說得沒錯,這正是鬼刀于七賴以成名的“鬼刀十八斬,神鬼亦難閃!”只見刀鋒過處,慘叫不絕,血箭四射,肢肉模糊,漫天飛舞,與天空那一抹殘紅,共同勾勒出一副慘絕人寰的畫面!

                            隨著最后的哀叫消失,大地在剎那間恢復了沉寂,空氣亦在剎那間開始凝固,濃濃的血醒味卻在殘陽的冷風中四處飄散……

                            鬼刀于七長長地噓了一口氣,漠然地站起身來,除了手臂的傷口迸裂外,胸前又有幾處創傷迸裂,鮮血早已濕透了衣衫。胸口沉悶異常,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竟然吐出了幾口鮮血。本想就此離去,但雙腿著實乏力,找了塊大石坐下,簡單地處理了一下身上的傷口。又從懷中掏出了一支只剩半截的玉簫,通體碧綠,在殘照的映射下,更是碧光四射,耀人眼目。望著手中的碧玉簫,鬼刀于七的嘴角掛著一絲苦澀的笑意,喃喃地道:“碧玉簫啊,碧玉簫,想我鬼刀于七縱橫江湖二十余載,何等榮光。沒想今日為你亡命江湖,逃至這荒山野嶺亦不得安身!”

                            稍加休息后,緩緩地站起身來,望望天色,又望著南邊,心中暗道:“再過兩個時辰就到神仙谷了,望天憐見,佑我逃過此劫!”

                            將碧玉簫放回懷中,望了望地上亂七八糟的的尸體,微微地嘆了口氣,舉步南行。沒走幾步,忽又停了下來,眼光落在了十八孩兒那散落的包裹上,上前撿起其中的一個包裹打開,里面除了兩套華麗的衣服外,竟然還有幾件尋常農家的衣服。心道:“果然沒有猜錯,十八孩兒是想得手之后異裝而行!”

                            換上農家衣服,又用一件破舊衣服將彎刀包好,在臉上抹了一些黃泥,不似先前那樣蒼白。向南大約走了三里路左右,忽見三人聯袂而來,年紀均在三旬上下,均是白衣錦袍,一人手持折扇,二人身背長劍。鬼刀于七久經江湖,雖未見過三人,但就三人裝束及腳底那份輕功亦斷定對方是“太白三英”無疑。內心自是驚駭莫名,以“太白三英”的武功,縱算自己未曾受傷亦無全勝之把握,自己既處對方視線之中,想要避開已然不及,只得硬著頭皮,佯裝若無其事地迎面走了過去。

                            三人中除拿折扇的白衣人回頭看了鬼刀于七兩眼外,余下二人甚至連正眼都未瞧過,相背而去。鬼刀于七深知此處離斷崖也就三四里路,太白三英一旦看到十八孩兒的尸體,一定會猜得自己異裝而行,很快便會折回。自己有傷在身行動不便,逃離不是辦法。當下按原路返回,走了大約一里左右,藏在一塊巨石后面。剛藏好沒多久,便見“太白三英”又急匆匆朝南追去。

                            見三人走遠,鬼刀于七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慢慢地從巨石后轉了出來,遠遠地跟在“太白三英”的身后。“太白三英”在前面追趕,當然不會想到自己要追的人就在自己身后。鬼刀于七正得意間,忽聽一聲尖銳的破空之聲,一顆煙花沖天而起,在空中綻放出五顏六色的光茫,是那樣的絢麗多彩,那樣的賞心悅目。

                            瞧在普通人的眼中,這煙花是美麗的。但瞧在鬼刀于七的眼中,這煙花就是一道催命符。因為碧玉簫走到哪兒,這煙花便會跟到哪兒。三天前,當他看到這種煙花的時候,他從別人的手中奪得了碧玉簫。三天后,當自己精疲力竭時,他再次看到了煙花,看到了死亡,也似乎看到了碧玉簫的秘密。既然走不掉,也就沒必要再走。在一處相對干凈的地方盤膝坐了下來,在強敵尚未到來之前,盡可能多地恢復點精力,以期最后一搏。

                            最先到的當然是“太白三英”,當他們看到鬼刀于七時,還疑惑著為何鬼刀于七還落在他們身后,接著到的是小霸王周沖、西北人熊段飛,還有幾個不知名的江湖武人。鬼刀于七緩緩地睜開雙目,在眾人面上一掃道:“諸位都到齊了吧?”

                            太行小霸王道:“該到的都到了,沒到的全都在路上躺著。我等來意,咱們俱是心照不宣。正所謂:幫有幫規,賊有賊道,坐地分賬,見者有份!兄弟們聽說于大俠得到一件稀世之寶,所以也想來分一杯羹,不知于大俠意下如何?”

                            鬼刀于七當然明白小霸王說的是客氣話,雖說自己身受重傷,但也不愿弱了名頭,從懷中掏出碧玉簫,淡淡地道:“于某為了碧玉簫,殺人過百,也不在乎多你們幾個!”西北人熊段飛道:“江湖中誰不知你鬼刀于七武功高強,鬼刀十八斬更是神鬼莫測,現如今你身受重傷,可謂是脫毛鳳凰不如雞呀!”

                            鬼刀于七左手拿著碧玉簫,右手卻緊緊地握著他的鬼刀,躁動的心也慢慢開始平和起來,仿佛這柄刀能帶給他無窮的信心和力量!

                            不錯,刀——的確能帶給一個人無窮的信心與力量,即使一個生性怯懦的人,在面對兇徒時,只要手中有刀,腰板多多少少會直一點,更何況是他——名動四方的鬼刀于七!

                            “脫毛鳳凰不如雞!”鬼刀于七接道,“段兄說得沒錯,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遭犬欺,可惜你西北人熊連蝦犬都不如,被人賣了還在幫人數錢!”段飛不解地道:“此話怎講?”鬼刀于七道:“每個人都想爭奪碧血簫,但碧玉簫就這半支,目前在誰的手中都一樣,來奪簫的人,都是敵人,只有最后活著的人才是它的主人,來的人中,誰的武功最高,你在看看他現在站在什么位置。”

                            來的人中武功最高的當然是太白三英,但太白三英沒有站在前面,反而站在最后面,很明顯想坐收漁翁之利。鬼刀于七的一番話,頓時讓眾人驚醒起來,眼前的敵人不只鬼也于七一個,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敵人。太白三英當然知道鬼刀于七是想把茅頭引向自己,秦百川緩步上前道:“于兄說得沒錯,在場的都是敵人,不過敵人也得分高低,也得分主次,在我們當中,以你的武功最高,咱們要獲得碧玉簫,第一個要除去的自然是你。當然如果你能放下碧玉簫并自廢武功,我太白三英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鬼刀于七一生縱橫江湖,一柄單刀神出鬼沒,黑白兩道無不刮目相看,不想今日虎落平陽遭犬欺,一股傲氣油然而生,狂笑著道:“想我鬼刀于七一生縱橫馳騁,什么場面沒見過?難道會在荒山野嶺翻船不成!單打群毆,但請放馬過來!”

                            秦百川干笑著道:“于兄武功蓋世,‘鬼刀十八斬’更是江湖一絕,說不得只有群毆了!”

                            小霸王邪笑著道:“不錯,不錯!兄弟做事只問目的,不問手段,只要能取得碧玉簫,哪管他單打,還是群毆!”說到這兒,挺槍而出,直刺鬼刀于七,但槍到中途,突然槍頭掉轉,刺進了離自己最近的陸風的胸膛。陸風正欲攻擊鬼刀于七,哪曾想小霸王突施殺手,左手抓住槍桿,怒視著小霸王道:“你……”小霸王道:“你什么你,誰不知在場的除了鬼刀于七外,就數你們太白三英武功最高,不趁機除掉你們當中的一個,當殺了鬼刀于七后,你們兄弟三人聯手,還有我們的活路嗎?”說完之后,長槍一回,陸風砰然倒地,氣絕而亡。

                            秦百川眼見兄弟慘死,雖然怒極,掂量眼前形式,若先向小霸王動手,必為鬼刀于七所乘,只好強忍怒氣,喝道:“遲點再找你算帳!”小霸王道:“誰找誰算帳還一定呢,反正咱們當中只能有一人活著!”

                            鬼刀于七眼見陸風身死,秦百川都能暫時隱忍,深知他們的首要目標是自己,不可能有轉機了,與其硬拼,不如逃跑。打定主意,展開鬼刀,直撲防守最薄弱的西北人熊,段飛的脾氣雖說暴躁,但武功也著實不弱。也不管于七的刀勢變化,仗著力大,銅錘迎著刀刃向上磕去。刀錘相交,發出一串震耳欲聾的金屬交鳴之聲,鬼刀于七只覺右臂發麻,彎刀在銅錘上一按,借力一個空翻,落在眾人身后,足底發力,向北面逃去。

                            太白三英中的老三凌云輕功較高,幾個起落,便攔在鬼刀于七的前面,揮劍便刺,鬼刀于七想也未想,伸出碧玉簫迎著劍勢而去,就在簫劍相碰前的一剎那,凌云忽地劍走偏鋒。一劍刺空,正欲回劍時,忽覺心口一陣冰涼,伴隨著一陣刺痛。凌云緩緩地低下頭來,他看到了碧玉簫,一截在鬼刀于七的手中,一截在自己的身體中。睜著雙眼,望著碧玉簫,慢慢地倒了下去。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wuxia/29946.html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