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絕地大吃雞

                            點擊:
                            女神被搞、工作失敗,一無所成的我穿越到了絕地求生世界,在這里,我為了生存拿起了武器……八倍鏡、急救包、98K,熟悉的游戲道具變成了武器,競技游戲變成殘酷的戶外求生
                            關鍵詞:都市 穿越 重生 異能 御姐 蘿莉

                            第一章 島嶼

                            耳邊是發動機和呼嘯著的風聲,我逐漸清醒過來,我這是在哪里?

                            橢圓形的車廂?我從窗戶往外看了一眼,這不是車廂,而是機艙,我在一架翱翔空中的飛機里。

                            安全帶把我固定在了靠椅上,背上有一個很沉的背包,我的周圍……我的周圍竟然有這么多人?這是一架拉滿了人的飛機,但并不是那種民航,而像是一架貨機,有一些人醒了過來,都在用和我一樣的眼神看著周圍,有一個女孩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這是在哪?綁架,救命啊,我被綁架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從窗戶看到,在飛機的下方,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島嶼……

                            記憶回到之前。

                            凌晨一點鐘。我蹲在馬路邊狠狠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煙,直到煙有些燙手了我才丟掉。我很久沒抽煙了,但身后傳來的聲音,讓我不得不用尼古丁麻醉一下自己。

                            有一棵大樹勉強算遮擋物,但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還是能看到穿著黑絲踩著高跟鞋的腿從旁邊露了出來。

                            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你們好了沒有?”

                            “還沒有,再等一下,幫我們看著點人。”女人說道。

                            “讓你看著人,還那么多廢話?你一句話,老子還得多來十分鐘。”那個男人的聲音粗壯渾厚,就和他的身材一樣。

                            我咬了咬牙,什么話都沒說。

                            周圍的路人越來越多,有的人沒注意到這邊,有的人就看到了,他們一邊指指點點一邊發出竊笑,我擔心的看著他們,不能讓他們拍照,好在幾分鐘后,男人終于從樹后走了出來。

                            我還沒開口說話,他已經一腳踹了上來。

                            我摔倒在了地上,被他踹的幾乎喘不過來氣了,看他還要動手,我只能哀求:“強哥,別打了,我不是幫你看著人了嗎?”

                            “呵呵,我這一腳是讓你記住了,以后別他打擾老子的好事。”強哥點上了一根煙:“還有一點你也要記住,就像我之前跟你說的,你要是不服氣可以試試,老子能把你全家都裝麻袋扔到海里去,誰都不敢管,跟老子作對的人,活著的還真沒有幾個,讓子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知道了么?”

                            強哥說完朝我吐了一口吐沫,轉身離去,并且在扭頭走開的時候還說了一句:“你這種臭屌絲,瞧瞧你這個熊樣,也就配給老子站站崗。”

                            我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到了樹后面,在樹后面的女人氣喘吁吁的說:“沒有別人看到吧?”

                            “絕對沒有……娜娜,你……”

                            “夠了,我今天來找你幫忙,是實在沒有別人了,千萬別誤會了,你配不上我的,強哥家里有多少錢你知道嗎?他想怎么對我都行,你有什么?”

                            “娜娜,強哥不可能是真心的……”

                            “那有怎么樣?”娜娜冷哼了一聲,推開了我,說:“等你有一百萬再來跟我說這些吧。”

                            ………………………………………………………………………………………………

                            我來到了工作的地方,我在一個夜總會里負責后勤,說白了就是一個服務員,我進了門,看見前臺坐著我的上司,一個肥胖的中年男人,他看見我就氣不打一處來,起身就罵我:“你還知道來啊?現在都幾點了?遲到兩個小時了,你知道么?”

                            我只能賠禮道歉:“對不起,我家里出了一點事情……”

                            “就你還家里出了一點事情?你家里人全都死光了也和我沒關系,你只要是不按時來上班,我就要扣你的工資,這個月的全勤沒了,今天算曠工半天吧。”

                            我本身就沒多少工資,而且我現在真的是特別缺錢用,我一下子著急了:“主管,哥,你不能扣我的錢,我最近真的很需要錢,我可以多干一點活!真的,讓我干什么都行!”

                            “呵呵,少跟我在這廢話,錢也要扣,活也要干,滾去干活!”

                            我知道解釋也沒用了,心里面一陣陣的窩火,老婆被上了,現在還要被扣工資,我是怎么混成這樣的?

                            一個清脆的女人聲音傳了過來:“哎呀,王哥,別這樣嘛,他今天來晚了,是去幫我的忙了。”

                            我抬頭一看,從里面的房間里面走出來了一個女人,她看起來特別的年輕,光從外表看,會覺得這個小丫頭也就是十七八的年齡吧,她穿了一身很性感的低胸裙,濃妝艷抹。

                            “阿花,他能幫你什么忙?我知道你是幫他說情,這套沒用的。”

                            “哎呀,我知道您人最好了,刀子嘴豆腐心,這樣吧,我們罰他多干一點活,工資就別扣了,您看這樣好不好呀?”

                            阿花的聲音特別特別甜,她撒嬌起來是一般男人都無法抗拒的,主管最后點了點頭,說了一句:“下不為例!”

                            “好嘞!”阿花說著跑到了我的身邊,挽起了我的胳膊:“走!干活去,今天來晚了,可得要好好的懲罰你一下。”

                            阿花把我拖到了樓梯口,一看周圍沒人,阿花的語氣直接就變了,那種撒嬌小女人的聲音變成了正常人:“你怎么回事啊?又遲到了,下次我可不管你了!”

                            “謝謝你了,阿花,我出了點事情,唉,我不知道怎么說。”

                            “我知道。”阿花嘆了一口氣,猶豫了一下:“算我倒霉,我這里還有一千塊錢是上個月剩下來的,轉給你,先拿去用吧。”

                            我感動的看著阿花:“我……”

                            “如果你是想謝我就免了,這錢只是借給你的,要還給我的啊。”

                            阿花的話還沒說完,就看見一個服務員狼狽的跑了出來,一邊跑一邊喊:“花姐,58號客人點名要見你!”

                            我們看到他的臉上被扇了一個大嘴巴子,留下了一個特別明顯的紅印。

                            阿花想了一下:“58號?我靠!是那個人啊,我倒霉了。”

                            第二章 絕地求生!

                            我納悶的問:“是誰啊?這個人很難搞嗎?”

                            阿花一臉痛苦的揉了揉胸:“是一個人渣,上一次他點了我,非要讓我把衣服脫了在地上當狗,我……我也沒辦法,只能同意了,結果他竟然讓我別的更過分的事情,我才猶豫了一下,他就一腳踹在了我的胸上。”

                            “怎么這樣的?沒人管他嗎?那些看場子的呢?”

                            “唉,誰管啊,人家是大老板,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有脾氣嗎?”阿花嘆了一口氣,說:“行了,祝我好運吧,我要羊入虎口去了。”

                            這時,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突然對阿花說:“阿花,下班時候想不想一起去看個電影或者吃個飯?”

                            阿花吃驚的說:“怎么啦?今天突然這樣,哪根筋搭錯了?”

                            “沒啦,我就是……”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就是想感謝你一下。”

                            “那好,三點鐘在門口等你,先說好了啊,本姐姐胃口還是很大的。”

                            “沒問題,你幫了我那么多次,我請你吃個飯是應該的。”

                            我對阿花露出了一個笑臉,然后就去工作了……

                            ………………………………………………………………

                            后面的事情呢?后面的事情我怎么有點想不起來了。

                            飛機還在繼續開動。

                            我什么時候上的飛機?為什么一點印象沒有?我這是被綁架了嗎?那些人是誰?這么多人都被綁架了嗎?

                            我目測這里得有個幾十個人甚至是上百人,并且我們所有人都是統一固定在了座位上,身后背著一個大包。

                            在我納悶的時候,腦袋中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發聲功能已被禁止,五分鐘后解開,請自行查看左手上的任務手表,獲得任務梗概。”

                            這個聲音是從哪里發出來的?像是直接作用在腦袋里的,而不是耳朵聽到的聲音,機艙里頓時全面安靜了下來,我張了張嘴,沒有辦法發出任何聲音。

                            我低下頭,左手帶著一個黑色的手表,看著這個手表,我馬上意識到這件事情可能絕非是綁架那么簡單……

                            手表之所以能戴在手腕上,是因為表帶上有紐扣或者開關,但是我手上戴的這個手表,是完全無痕的,沒有任何可以打開的開關,表帶的大小是完全貼合在我手腕上的。

                            我用右手協助了一下,發現這東西果然是取不下來的,表帶又滑又結實,連一個可以擰動的螺絲都沒有,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手表,用手銬來形容還差不多。

                            我摁下了手表上的開關,就聽到腦海中傳來另外一段話……

                            “大逃殺即將開始!五分鐘后開啟發聲功能,六分鐘后開始準備跳傘,跳傘時間為十分鐘,十分鐘內不主動跳傘者,將會啟動強行跳傘模式。”

                            “致命毒霧已經開始擴散,會在三天內第一次縮小范圍……”

                            “本次安全返回現實條件:最后剩余五人,五人全部安全返回,當前人數:一百。”

                            我聽著腦海中亂七八糟的聲音,同時就想起來,在我進入這里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時間回到昨天晚上的夜總會,夜總會里一片混亂,無數的客人、服務員都在往外面跑,桌子椅子全都被推倒了,酒瓶子也碎了一片,往外的人一邊跑一邊喊:“殺人了!殺人了!”

                            我抓住一個往外跑的服務員,問他:“里面發生了什么?”

                            那個服務員是一個年輕小伙子,嚇得都有點哭腔了:“死人了!里面到處都是血,好像是一個客人嗑嗨了,失去理智用酒瓶子捅死了一個小姐……”

                            我使勁跑到最里面的包廂,推開門,里面的畫面直接讓我就吐了出來……

                            一片鮮血,各種破碎的玻璃瓶,以及躺在地上的已經斷氣了的女人。

                            阿花!

                            在尸體的旁邊還有一個看起來瘋瘋癲癲的中年男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還在開心的大笑著。

                            我心里面一陣陣暈眩,我到底做錯了什么,為什么這個世界會這樣對我?

                            我想起了阿花生前最后一個笑容,然后再次有記憶的時候,我就已經上了飛機。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