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我家客廳有個副本

                            點擊:
                            楚歌有一天早上醒來,忽然發現自家客廳里出現了一個副本的入口。我靠,這是什么情況,雖然老子是游戲高手,可真人下副本這種事情,老子真的不熟啊。

                            序章 十年前的一個下午

                            那是十年前的一個下午,楚歌和他的舅舅謝天空坐在一家新開業的咖啡店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窗外的人來人往。

                            對于楚歌來說,舅舅謝天空大概是他這輩子最佩服的人了,一直以來謝天空的身上都籠罩著一層神秘的光環,他很少回老家,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外面東奔西走,總是很忙碌的樣子,直到現在楚歌都不知道他的舅舅到底是干什么的,只是知道他的這份工作有錢又有閑,每次回來,都會給他帶回很多新奇的東西,帶他到處玩,教給他一些人生哲理,而且還經常給他講一些有趣的冒險故事,那些故事每一個都精彩離奇,甚至比楚歌在那些探險小說里看到的還要離奇。

                            這些故事,按照謝天空的說法,都是他親身的冒險經歷,在很小的時候楚歌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都對其信以為真,直到漸漸長大了,才意識到那些冒險故事根本不可能發生在現實之中,這個世界沒有會說人話的猴子,也沒有生活在海底城市中的鮫人,更不可能存在所謂的‘大氣生物’。

                            但是盡管如此,楚歌和謝天空依然十分親近,他總覺得謝天空身上有一種普通人所不具備的特質,當他跟謝天空在一起的時候,他總覺得似乎隨時都會有神奇的事情發生,謝天空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仿佛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可以難得住他,或者讓他感到害怕似的,而謝天空對楚歌,似乎也青眼有加。

                            綜上所述,楚歌和謝天空是非常親近的,兩人即是親戚,也是朋友。

                            所以當楚歌看到謝天空又是一副打算遠行的裝束出現在眼前的時候,考慮到每次離開少則幾個月,多則一兩年,趁著這最后的機會,楚歌問出了自己心中最近一段時間的一個疑惑。

                            “舅舅,為什么我會感覺很痛苦,明明我生活的很好,不愁吃不愁穿,工作也不錯,而且也沒有多辛苦,我的空閑時間很多,活的幾乎沒有什么壓力,按理說我應該很快樂才對啊,為什么我總覺得生活很沒有意義很乏味很無聊甚至很痛苦呢?”

                            謝天空想了想,微微一笑,“這并不奇怪,現代人普遍都會有這種心理,區別無非是輕重罷了,尤其是像你這種不愁吃不愁穿的家伙,如果你天天得為自己的生活辛苦奔波,可能就就不會這種感覺了。”

                            楚歌原本以為舅舅會嘲笑他一下,沒想到得到的卻是這么云淡風輕的答案,不由得有些意外,“這個?為什么會這樣呢?”

                            “很簡單,你沒有辦法從你的日常生活中獲得滿足感和成就感,人類內心之中的滿足感的高低,取決于兩點。

                            第一,自身欲望的多少和對欲望滿足的程度。

                            第二,你所遇到的困難的難度和你克服困難所帶來的成就感。

                            先說第一點,你知道現代人最大的問題是什么嘛?是看到的太多,而能夠獲得的太少,在信息閉塞的古代,一個普通人只能待在一個村子里,所能見到的最漂亮的女人,可能也不過是姿色平平的村花,所能吃到的最好的食物,可能不過是逢年過節的幾塊豬肉,所能奢求的最高成就,可能也不過是成為村長,或者考個秀才功名,讓村人羨慕,偶爾去一趟縣城,都能讓他們感到十分的興奮,能夠獲得村花的青睞,娶一個‘漂亮媳婦’可能已經是人生圓滿的境界。

                            那時候的絕大多數人都是如此,即便少數身居高位者,他們所接觸到的和所奢求的,跟普通人比起來,也不過是質和量上的差別,本質上沒有什么不同,跟現代人比起來,也是天差地別。

                            對于生活范圍之外的東西,人類那貧乏的想象力并不能讓他們有太多的幻想,因此也不會有過高的期望,沒有期望,自然也更容易滿足。

                            但是現代人則完全不同,和單純的古人相比,我們被灌輸了太多的資訊,人們每天都生活在各種訊息的海洋當中,在新聞中、在影視劇中看到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那些俊男美女,那些世界富豪的奢華生活,那些超現實的驚心動魄的冒險,那些獲得強大力量的人精彩人生,當人們回到自己的現實生活之中的時候,人們往往會發現現實生活是如此的平凡乏味,毫無激情可言。

                            你接觸到的越多,想要得到的也就越多,然而現實卻是——絕大多數人根本不可能獲得這些想要獲得的,甚至連邊都沾不到,巨大的差異導致了巨大的失落和空虛感,所以你才會感到痛苦,因為你看的太多,欲望太多,而你的能力卻遠遠無法滿足你想要的東西。

                            然后再說第二點,關于成就感。

                            人生就好像游戲,總是會遭遇各種挑戰,在游戲中,游戲的難度越高,你所付出的努力越多,當你取得勝利時,收獲的滿足感也就越加強烈,付出的艱辛風險和收獲時的成就感是相對的,如果一個游戲輕松無腦,沒有任何挑戰可言,閉著眼睛也可以打過去,那么當你打敗boss,或者通關劇情,你也不會有任何成就感可言。

                            所以新人玩家總是更容易享受一個游戲的快樂,而當你對游戲了如指掌,游戲的難度變得不再能帶來任何挑戰之后,游戲也就失去了應有的樂趣。

                            而你的現實正是這樣一個簡單無腦的游戲,你的生活太輕松了,缺少冒險,缺少挑戰,你每天吃飯,睡覺,工作,娛樂,這些對你來說只是無聊的重復,而不是冒險,更不是挑戰,你不需要付出任何努力和風險,所以完成這些事情的時候你自然體會不到成就感,也無法收獲滿足感。

                            事實上,很多現代人都跟你有著同樣的問題,所以才會有那么多極限運動愛好者,才會有那么多人沉迷賭博,所以才會有那么多沉迷游戲的玩家。

                            大家都在用不同的方式來添補內心的空虛,找尋失落的成就感。

                            當然,你也可以從現在開始做一個閉目塞聽的人,少接觸那些亂七八糟的信息,或者學會無欲無求,做一個入世的隱士,自然欲望就會變少了。

                            楚歌恍然大悟,一直以來的疑惑,此時似乎完全得到了解釋,“你是說,人們想要獲得挑戰,才去參加極限運動,因為想要體驗不同的人生,才去玩游戲?因為想要冒險尋求刺激才去賭博?而這些其實都是對現實不滿的表現。”

                            “沒錯,”謝天空點了點頭,“就是這么回事,我個人建議你還是去玩游戲吧,在游戲中,人們可以體驗到不一樣的人生,你可以成為救世英雄或者滅世魔王,你可以獲得無上的力量,可以得到各種各樣的美女,你想要的一切刺激可以在游戲中找到。

                            雖然這種體驗會有些空洞和虛假,但是至少能帶來些許的安慰,用老土一點的說法就是‘過過干癮’,但是至少這樣的冒險是安全的,不需要你冒著生命的危險去進行。”

                            “當然,如果你有足夠的財力和膽魄,也可以去玩極限運動,在生死之間獲得滿足感,或者去賭博,在一擲千金的過程中體驗刺激,滿足你尋求刺激的心理,不過我強烈建議你不要這么做,老姐要知道你被我慫恿去玩極限運動或者賭博非得殺了我不可,你還是去玩游戲吧,游戲多安全啊,只要花費一點小錢就行了,甚至都不用出家門。”

                            楚歌聽了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我可不想‘過過干癮’,我想要真正的冒險。”讓說完又嘆了口氣,“可是我也不想去玩極限運動或者去賭博。”

                            我知道,謝天空說道,他看著楚歌的目光帶著幾分欣賞,“你在楚謝兩家后輩里最有冒險精神的一個,我從你身上可以看到這一點,你不甘于平凡,這一點十分重要,如果有足夠機遇的話,說不定你能干出一番事業呢。”

                            “要不干脆我跟你一起混吧。”楚歌忽然說道,舅舅從來都不談他在外面的生活,雖然不太可能像他的故事中所講述的那么神奇,但肯定也比自己一成不變的生活要精彩的多吧,想到這里,楚歌不由得有些向往起來了。

                            謝天空缺搖了搖頭,“這個可不行,這一次我的旅途恐怕有些過于危險了,不適合你這樣的年輕人。”

                            他說到這里忽然沉吟了片刻,似乎在考慮著什么,他的目光在楚歌身上掃過,似乎在猶豫著什么,不知道為什么,在這一刻,楚歌隱約感覺到自己似乎遇到了第一次的人生際遇,以至于心里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

                            良久,謝天空終于結束了思考,“這樣吧,等我這一次回來之后,如果你還是想要冒險,還沒有改變主意的話,到時候我就帶你一起出去怎么樣?”

                            “你這一次得多久才能回來啊?”

                            謝天空思考了一下,“如果順利的話,差不多一年左右吧。”

                            “那咱們就說定了。”楚歌說道,心中不由得有些向往起那所謂的冒險來了。

                            第一章 一份快遞

                            十年后——

                            “坦克,把boss拉離人群,讓boss屁股對著我們。”

                            “治療,別管那幾個游俠了,讓他們自生自滅去,給我盯住坦克使勁加。”

                            “法師,準備放流星火雨,boss要召喚小怪了。”

                            “好好好,就是這樣,要到斬殺線了,所有人大招給我開。”

                            楚歌的房間中,他一邊操控著自己的角色,一邊對著麥克風大吼著。

                            屏幕中,boss的血量穩步下降,終于完全耗盡——

                            黑暗之王:“你們這群卑微的凡人,以為這樣就能打敗我么?太天真了,終有一天我還會回到這個世界,到了那個時候,一切都將灰飛煙滅——啊啊啊啊!”轟!

                            隨著一陣絢麗的爆炸,這個強大的黑暗之王boss最終還是被一群貪婪的冒險者們轟翻在地了。

                            那些血戰余生的冒險者們頓時紛紛歡呼了起來。

                            “老大你太吊了。”

                            “哈哈哈,首殺啊,全服首殺啊老大。”

                            “老大,快摸尸體啊,一定要紅手啊!”

                            然而——

                            “啊啊啊啊啊,好無聊啊!”看著屏幕中倒下的那巨大boss的尸體,看著隊伍頻道里的一片歡呼之聲,楚歌卻怎么也提不起興致來,反而拖著長音發出了一聲哀嘆。

                            雖然眼前這游戲嚴格說起來其實還挺不錯的,剛才的boss戰也算是精彩激烈,但是卻已經沒辦法讓他感到興奮了。

                            沒辦法,這游戲他已經玩了五六年了,剛進游戲的時候還挺新鮮,感覺什么都很有趣,但是當游戲的內容逐漸被摸清,當資料片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又遠去,當一切都淪為數據之后,最初的那一點代入感,已經完全消失殆盡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