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中場統治者

                            點擊:
                            這是一個天使和魔鬼賦予一身的人,從少年到現在。無論在哪里,他都意味著天才和勝利,也意味著狂放不羈和惹事生非。-----《法國足球》

                            序章

                            七月滬城正午,炎陽高高掛起,接近四十度的高溫讓人們感受著別樣桑拿。

                            江灣體育場

                            第十二屆全運會上海市足球代表隊剛結束第二堂訓練課,正式成員第一時間跑到碩大的太陽遮棚傘下,一邊拿著毛巾擦拭汗液,一手握著功能型飲料往口里猛灌。

                            而來自候選隊的十多個二十歲以下的年輕球員就沒有這種待遇,他們坐在另一端,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吹著牛,聊著天,喝的是娃哈哈礦泉水。

                            其中一個三人小團體的目光聚在做著伸拉放松運動的唐錚身上,若有所思。

                            過了一會兒,身材壯碩的傅苕逸扭頭朝著孫子銘刻意的大聲說:“嘿,子銘,聽說前幾天唐錚他爸跪在地上向校長求情,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呵這個我知道,千真萬確!真搞不懂家里無權無勢的一個臭絲,竟然敢碰楊少看中的妞,不知天高地厚!傻X!”長得一副歪瓜裂棗的孫子銘皮笑肉不笑的說。

                            個子很高的謝雨適當補刀:“就是,難道他不知道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嗎?這傻X我真的服!”

                            這個小團體平時就跟唐錚不對眼,因此只要有機會他們就會嘲諷,奚落一番。

                            旋即,候選隊的其他人都將目光放在唐錚身上,因為他們知道唐錚的脾氣并不好。

                            如果不出意外,等下會有好戲!

                            不過結果卻讓他們有些失望,唐錚仿佛什么都沒有聽到,彎著腰繼續做著拉伸運動。

                            可實際上,唐錚在忍,拼命的忍。

                            二隊隊長元謀扭頭看了一眼低頭綁著鞋帶的唐錚,猶豫了下,然后朝孫子銘吼道:“喂喂喂,你們三個有完沒完?休息就休息,別沒事瞎比比,等下林教練就回來了!”

                            三人直接無視元謀,依舊我行我素,孫子銘的聲音更是高了幾度,毫無忌憚的嘲笑唐錚:“我還聽說了其他內幕他爸后來跟條狗一樣”

                            然而話還沒有說完,一只四十四碼的茵寶球鞋準確無誤的砸中孫子銘那張丑陋的臉,同時空中飄來一句話:“說我可以,不可以說我爸!”

                            真人搏斗終于正式上演!

                            雖然唐錚是一個人在戰斗,但他憑借常年練武且身高臂長的優勢,絲毫不落下風。

                            而他們身邊,是一群拉架的隊友。

                            就在這時,主教練林海濤的獨特大嗓音在虹口足球場響了起來:“干什么干什么!都TMD的給老子住手!!”

                            “叫你跟老子拽!TNND!”怒火沖天的唐錚仿佛壓根就沒聽到其他聲音,上去就是一腳,掄起拳頭朝著孫子銘的面部一頓亂砸:“TMD繼續給老子拽啊!MD!!老虎不發威,你當老子是病貓?”

                            誰也不知道,唐錚的這幾下,讓他的命運朝著另外一個未知方向發展

                            全運會足球代表隊主教練林海濤本來是非常看好唐錚的,雖然唐錚今年十八歲不到,但踢球意識好,是那種喜歡動腦子踢球的年輕球員,很聰明,值得栽培。

                            可是剛才發生的一切,讓他對唐錚產生強烈不滿。

                            平時在學校打架斗毆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敢在備戰全運會的關鍵時期搞出毆打隊友這檔子事!

                            這是完全不尊重自己啊!

                            無組織,無紀律,不聽從教育!

                            經過全運會代表隊的高層統一意見,上級決定如下處罰唐錚:

                            1將唐錚開除出全運會代表隊。

                            2注銷他在中國足協各項賽事的參賽許可證。

                            也就是說,只要是中國足協舉辦的賽事,唐錚都沒有資格參加。

                            當然了,如果按照常規的相關制度正常辦事,唐錚是不會有這么嚴重的處罰。

                            最多也就是開除出隊,回家反省,根本就不會出現注銷參賽證的額外罰單。

                            但是唐錚得罪的滬城楊少,而且還在公共場所動手打了他的狗腿子,問題也就上升到個人顏面受損的高度。

                            他的家族在上海體育系統內影響力很大,尤其是在上海足協這一畝三分地,話語權各更重!

                            福不雙至,禍不單行。

                            第二天,回到中邦報道的唐錚意外收到了俱樂部的解約信。

                            解約理由非常簡單:俱樂部不需要一名無組織無紀律,在關鍵備戰時候毆打隊友的球員,這種行為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俱樂部聲譽。

                            經過幾天思考,冷靜下來的唐錚選擇跟他父親攤牌,主動說:“爸,我不踢球了。”

                            知子莫若父,唐天華點燃一根香煙,然后睿智的轉移話題:“我記得你12歲那年,指著電視屏幕上那個醒目的0:4信誓旦旦的說,你要成為一名職業球員,登陸歐洲聯賽,帶領中國隊走向世界,難道你忘了嗎?我記得這可是你的第一個夢想!也是讓你奮斗到今天的唯一目標!”

                            唐母坐在一旁,欲言又止,但想到那是兒子的夢想,便堅定下來。

                            聽著父親的敘述,唐錚陷入沉思,的確從那開始,他每天努力的訓練,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成為職業球員,然后登陸歐洲五大聯賽,穿上國家隊戰袍,帶領中國隊征戰世界杯,完成夢想。

                            可是前幾天發生的事情,讓他的夢想變得遙不可及。

                            到了這時,他才知道在國內沒錢沒勢,是無法在足球道路上走遠的。

                            “說句老實話,忘了和沒忘,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唐錚靠著墻壁,望向雪白色的天花板痛苦自嘲:“書讀不了,球也踢不了,還不如去打工!這些年您跟媽為了我真的太操勞了。”

                            “衰仔,別給老子凈扯這些沒用的,我就問你,還想不想踢球?”唐天華掐滅手中香煙,碎道。

                            唐錚眼睛一亮,隨即又暗了下來,有所抵觸的說:“爸,我不是跟您說過嗎?我輩子就算不踢球不讀書,也不求那些狗仗人勢的東西!”

                            “你這孩子,人都是有尊嚴的,你爸我也是!是你陳姐前些日子無聊將你參加的全國高中生足球聯賽的比賽錄像集錦視頻發到那個什么南美球探聯盟,現在已經引起阿根廷豪門博卡青年的注意,半個小時前,我的老戰友,也就是你的陳叔打電話給我說了這件事,他建議我盡早帶你去阿根廷那邊熟悉環境,等到十月份,參加統一的試訓,現在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

                            第0001章 試訓博卡

                            八月底,國際足聯U20世青賽和U17世少賽相繼在加拿大、韓國降下帷幕,可謂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費比諾羅德里戈是一名阿根廷籍自由球探,依靠推薦優質、具有天賦的年輕球員到南美各大豪門球隊賺取傭金。

                            但是最近他比較倒霉,看好的球員在加拿大世青賽和韓國世少賽的表現都很低迷,不被他看好的球員卻表現驚艷,成為香餑餑的存在。

                            比如阿根廷的巴內加、迪馬利亞,烏拉圭的卡瓦尼、智利的桑切斯,巴西的拉斐爾

                            作為一名依靠推薦年輕球員到豪門俱樂部賺取傭金的自由球探,費比諾羅德里戈無疑是失敗的。

                            好在過了而立之年的他心理調整能力不錯,他重新打開電腦,熟絡的雙擊InternetExporer瀏覽器,進入收藏夾內的南美球探聯盟,然后輸入賬號密碼,看看最近有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視頻。

                            南美球探聯盟,是巴西前傳奇巨星雅伊濟尼奧挖掘出羅納爾多的著名球探在2001年創辦的球探交流,方便資源分享。

                            當然,分享并不是無償的。

                            只要經過南美球探聯盟挖掘出來的年輕球員,無論是球探還是俱樂部,都必須給站繳納1030的傭金分成,而發布視頻或者提供資料的會員,可以得到1030傭金分成中的40。

                            費比諾羅德里戈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瀏覽數十頁視頻資料,無奈的伸了個懶腰,順便打了一個哈欠。

                            這年頭,暫露頭角的天才球員早被豪門俱樂部提前預定,就算有些漏之魚,也是那些中小型俱樂部的重點培養對象。

                            流落民間的天才,少之又少

                            不過費比諾羅德里戈耐心很足,他硬是又瀏覽了兩頁視頻,直到一個名叫天才!絕對的天才!不是天才直播吃翔!!的視頻帖子引起他的關注。

                            本以為是一個嘩眾取寵的帖子,沒想到兩分鐘后,費比諾羅德里戈猛拍大腿,驚呼道:“上帝,想不到中國竟然有如此天才的球員!上帝果然沒有拋棄我!阿門!”

                            但是當他點擊獲取發布者的聯系電話時,顯示的是該資料已被博卡青年俱樂部獲取。

                            失望過后,費比諾羅德里戈安慰自己:博卡青年在整個南美都算得上是頂級豪門,怎么會看上中國人呢?

                            對,肯定看不上!

                            所以他決定在十月中旬前往布宜諾斯艾利斯,去博卡青年一個季度舉辦一次的試訓現場撿簍子。

                            說不定還能淘到其他好貨呢?

                            十月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天氣溫和,溫度最高22攝氏度,最低13攝氏度,濕度適中,天空蔚藍,萬里無云,這種天氣很適合進行一場高對抗的足球比賽。

                            博卡青年坐落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中心地帶的博卡區,每隔一個季度,阿根廷絕對豪門博卡青年都有一天時間是給那些擁有足球夢想的年輕人一個機會,讓他們圓夢。

                            試訓當天,博卡青年俱樂部會派出至少四名球探、職業教練員,全方位現場觀摩和點評,然后制成字表格,評估這名年輕球員是否擁有足夠潛力成為一名合格的職業足球運動員。

                            十點整,教練員準時鳴哨示意試訓人員集合。

                            “兒子,加油!”唐天華像其他在場家長一樣,拍著兒子的肩膀,鼓舞道。

                            “陳叔也看好你!”陳中華在旁邊說道。

                            “鐵骨錚錚,佳佳姐更看好你!”打扮時尚靚麗的陳佳摟著唐錚的肩膀說道。

                            唐錚抬頭望了一眼支持自己的三人,暗暗的攥了攥拳頭,然后扭頭望向不遠處的那塊天然草皮試訓場地。

                            一定要通過試訓!!

                            來到博卡青年試訓的年輕人基本都是二十歲以下,因為足球界也有自己的潛規則,年齡一旦超過二十歲就代表該球員技術已經定型,可塑性不強,沒了培養價值。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