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天上掉下個空間塔

                            點擊:
                            一個對生活失去希望的偽宅,一個未知緯度空間掉下來的法師塔,一段重新燃起希望的生活,這是一個偽宅如同小松鼠般,在各個位面中搜尋寶藏,然后勤勤懇懇地搬回自己的法師塔的故事。生活流種田流輕松流為主,練功流愛好者只能抱歉了!

                            楔子

                            (說在前面的話:這一段只是最開始想設定的時候寫的一個開頭,但是后來發現拿來開頭不太合適,嗯,至少不合適那黃金三章的要求。寫的時候故意瞎扯了一些老梗,那就更沒必要放在正文開頭了。但是這一段也可以算是一種空間塔來歷的確切說明,對李鋒的性格有略有涉及,所以我把這一段和整體故事有很大關系,但實際上卻又可有可無的章節保留了下來,當作楔子,前言,還是引子都可以。大家不要吐槽哈)

                            另外,誠懇求收藏求推薦票,舒服了的老爺們一定要都留給我啊!謝謝

                            ……

                            浩瀚無垠的璀璨星空中,一片堪比數個巨大星系的寂靜虛空處,突然間看似空無一物的空間一陣巨大的波動。

                            仿佛被一個人揉捏了成了一團的紙張似的,這片巨大的虛空褶皺起來。

                            然后瞬息之間就塌縮成了一個不可見的點,隨之而來的是狂猛無比的空間風暴向四面八方炸裂開去。

                            片刻之后,一個渾身散發著淡淡熒光的人影閃現在剛才塌縮的那個小點位置邊。

                            這是一個年輕人……嗯,或許應該說是外貌很年輕的男人。

                            身上穿了件普普通通的白大褂,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容貌只是普通的路人臉。

                            他的臉上半是疑惑半是詫異,口中喃喃道:“這效果……有點奇怪啊。”

                            剛才塌縮的虛無空間還在持續著空間風暴,這種無形無質的空間風暴區域哪怕是扔進一顆恒星來,都會立刻被攪成最微小的粒子狀態,再被空間風暴吹飛出去。

                            可這個白大褂的年輕人卻除了身上有點瑩瑩光華外,沒有其它特異之處,卻毫發無傷地站在空間風暴最強烈的中心處,好像站在自己家里一樣輕松。

                            白大褂年輕人閉上眼睛,似乎在感應著什么。

                            時間就這樣過去,空間風暴也在漫長的時間中漸漸停息下來,只有擴散出去的空間風暴傳向這個宇宙的四面八方。

                            直到很多年后的某一天,白大褂年輕人才突然睜開眼,眼神中有些怪異,輕輕嘆了口氣:“唉,看來這次的高維度穿梭測試又失敗了。”

                            在那里默然片刻,他才念頭一動,一個小點從他身上飛出,隨即迅速膨脹起來,瞬息間成為了一座巨塔模樣。

                            白大褂年輕人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巨塔頂端的平臺上,開口道:“里米特,一份工作餐。”

                            數秒鐘之后,白光一閃,一個體型矮小四方乍看有點象個小桌子的金屬傀儡出現在他面前,傀儡那平整的仿佛桌子的頭頂上……嗯,好吧這其實就是個桌子,正擺放著一個銀色餐盤,上面是冒著熱氣的食物。

                            對,沒錯,就是大學食堂里那種簡餐的樣式。

                            白大褂年輕人開口吃了起來,而那個外表很有點蠢萌的金屬桌子傀儡開口道:“主人,您這次主體出來的時間太久了,皇后娘娘和貴妃娘娘已經發來賀電,說您再不回去,她們會直接搬來這一號塔住上一百年。”

                            年輕人面色一呆,有些不確定地想了想,才有點牙疼的呲呲牙:“哎呀,考慮維度穿梭失敗的問題入迷了,都忘記給她們先發個簡訊……嗯,不對,那皇后娘娘和貴妃娘娘是什么鬼?”

                            桌子傀儡默然片刻,傳聲器中才傳出一句話來:“最近二號指揮官和三號指揮官迷上了復古情結的古裝劇,沉迷其中無法自拔,所以修改了我的稱呼指令。”

                            年輕人無語片刻,嘴動了動,憋出一句:“那你就先叫著……嗯,但是對我繼續使用她們的原來稱呼。”

                            桌子傀儡:“是的,主人。”

                            年輕人這時候已經快速地吃完了飯,隨口道:“好了,我先去實驗室整理這次的實驗數據了,你給兩位指揮官發個消息,說了一年后回去。”

                            桌子傀儡:“好的,主人。”

                            年輕人起身想走,卻發現面前的桌子傀儡還沒動,他有點奇怪地看了看傀儡:“怎么了?”

                            按照正常情況,自己吃完了,又下達了命令,里米特不是應該撤走傀儡和餐具,怎么在這里沒動?

                            桌子傀儡的輪子輕微地來回移動了幾下,有點象人蹭腳底的動作,終于說了一句:“主人,兩位指揮官不光改動了她們的稱呼指令,還修改了我的稱呼指令。”

                            “嗯?”年輕人疑惑地盯著桌子傀儡:“你現在…叫啥?”

                            “…小桌子”桌子傀儡道。

                            “呃…這?”年輕人撓了撓頭,一下不知道說啥。

                            “據說這是很多年前的某部復古古裝劇里某位公主身邊的太監的名字。”桌子傀儡繼續道。

                            “呃…好吧,我先去實驗了。”年輕人果斷地選擇忽視掉這個情況,他沒心思浪費在和那兩位女士討論里米特的新名字這種問題上。

                            直到他閃身進了實驗室,隨意看了看這一片狼藉的地方,才嘆息道:“要收拾下啊!”

                            隨手一揮,一道白光擴散而出,實驗室里的東西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這原狀,再回到原本的位置。

                            不到二十秒,一切完成,年輕人點點頭,終于順眼多了。

                            嗯?怎么總感覺有那里不對的樣子?年輕人環視實驗室,最終看向一個角落,那里一個置物架上空蕩蕩的。

                            “唔?我怎么記得這里應該是…”在記憶中翻找了下很久沒觸碰過的信息,他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居然是我的第一空間塔不見了!”

                            再回想想實驗室之前發生的那次維度風暴,年輕人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初號機…啊不,是第一個實驗性質的法師塔居然就那樣迷失在了某個未知的維度空間中。

                            因為他留在第一空間塔里的精神烙印并沒有消失,所以它沒有被維度風暴毀滅,而是可能隨著風暴去了未知之地。

                            但是……也無所謂啦!

                            到了他現在的這個地步,有無數人都在沿著他的腳步前進,可他依然是那個唯一的第一法師。

                            至于那個頗有紀念意義的第一空間塔,雖然里面也有著他最初留下的不少東西,連兩種基本法師傳承都有備份,但是誰有機會得到空間塔,那就看他們的運氣吧!

                            況且,即便是得到了第一空間塔,想成為真正的法師,其實還是需要看人品的!

                            一切都是維度中蘊含的力量在指引著,他多想無益,還是繼續自己的研究吧!

                            費時間想個紀念品,實在是太浪費研究時間了!

                            如是,一段奇異之旅在另外的未知之地開始了……

                            第1章 天降奇物空間塔

                            天南州,張昊背著個雙肩包,一身臭汗地擠出了火車站。

                            沒有東張西望,直接走到了車站外的公車站,隨意上了一路公車,坐出幾站后下來。

                            隨后打開GTS軟件叫來了一輛網約車,坐上后才急速地喘息起來。

                            感受著因為一點并不劇烈的走動就劇烈跳動的心臟,那種仿佛下一刻就要發病似的難受感覺,他原本一直忍耐的心中也不禁開始急切了起來。

                            不!不要急!

                            慢一點!再慢一點!

                            在心中又一次告誡自己,張昊微微閉上眼睛,盡力平復身體上的不適感。

                            半個多小時候后,車到達了一個不大的鎮子,四處的高樓極少,倒是有不少老式的磚瓦房,掩映在各種熱帶的樹木植物之中,環境顯得頗為幽靜。

                            張昊隨手拎起背包,隨意地垮在一側肩膀上,推門下車,走到了路邊某處樹蔭下,目送小車一溜煙地開走了。

                            抹了抹已經開始滲出大顆汗珠的額頭,張昊有些無奈。

                            在十二月的時候,從潮濕陰冷的西南地區跑到天南州這烈日普照的熱帶地區來,對于身體孱弱的他來說,簡直是冰火兩重天。

                            好在這一路辛苦,終于快要有到休息的時候了。

                            張昊拿出電話撥出個號碼,說了幾句后掛掉,不久后一個中年男人騎著個小電動施施然地出現在他面前。

                            兩句話確定了這人就是房東,張昊開門見山地道:“先看房吧。”

                            一個大概一百多平米的小院子出現在眼前。

                            該談的之前兩人已經通過飛訊交流過了,不到半小時,張昊交完租金后送走了房東,然后關上了院門。

                            走進那略顯老舊的磚瓦房里,張昊在一張塑料椅上坐下。

                            至于屋子里那套土里土氣的沙發他是不會去坐的,鬼才知道那沙發是房東從哪兒翻出來的N手貨,反正空氣清新劑都壓制不住那隱約的霉味。

                            坐下后,他拉過一旁桌子上的雙肩背包,拉開拉鏈,先掏出來的是下車前脫下的厚實衛衣,然后他輕聲地說道:“小蝸,開始監查這院子的情況。”

                            隨著他的話語,一個有著兩個大大鏡頭似的眼睛的金屬腦袋從背包里探了出來,緊隨著是有點呆呆的電子音:“老板,一切正常,院內沒有發現任何監控設備,需要小蝸繼續擴大監查范圍嗎?”

                            張昊點點頭:“你自己在院子里逛逛,注意不要被其它人發現,要排除遠距離監控到這里的各種可能。另外,如果有人敲門或者侵入,要立刻通知我。”

                            “小蝸明白。”說著,一個高不過三十厘米仿佛機器人的金屬玩偶從包中輕巧地跳了出來,漂浮在離地幾厘米高的地方,隨即向房門外飄去。

                            目送金屬玩偶出了房門,張昊松了口氣:“暫時安定下來了,出門真是累啊。”

                            旋即他怔了怔,苦笑著嘆了口氣。

                            這幾年下來,他個偽宅都和真宅一樣了,這才坐不到兩天的車就覺得累。

                            隨后心念一動,他的心神進入了一個奇異的空間中。

                            ……

                            這是一個充滿了科幻色彩的空間,柔和的白光下,各種造型的家具儀器散步在大量的透明隔間中,甚至還有不少頗為茂盛的綠色植物間雜其中。

                            張昊出現的位置是在整個空間的中心區域——一個被醒目的黃色線條圍出來,直徑超過二百米的圓環里。

                            一根直徑二十厘米,高約一米五的銀白色金屬柱體豎立在黃色圓環的正中心,而張昊恰好出現在金屬柱體前。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