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修真四萬年(下)

                            點擊:
                            第1777章 萬腦互聯!

                            “吞掉你?”

                            莫玄教授瞪大了眼睛,像是受到莫大的侮辱,背后焚燒村落的火焰變得愈發狂暴,重重揮手道,“這里是我的世界,如果我對你真有什么惡意,早就傾盡全世界之力,一口將你吞了,又何必將一切都原原本本說出來,博取你的信任呢!”

                            “嘿嘿嘿嘿,真以為我那么好騙么,你要是能不費吹灰之力就一口將我吞噬掉,你會不吞?”

                            血色心魔發出怪笑,“你要一邊發動陰謀,同時算計聯邦和黑風艦隊,控制整個靈網,還要構造出無數個靈界來侵蝕那么多古圣修士你也達到極限了吧?或許我們的激戰,就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令你的全盤計劃徹底破產,所以你才花言巧語,暫時將我穩住呢?”

                            李耀咬牙,掙扎著揮舞手臂,艱難道:“你們!不管你們有什么陰謀,我都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你閉嘴!”

                            血色心魔獰笑道,“這是我們天魔之間的高端商務洽談,哪有你多嘴的份,老老實實洗干凈脖子等死吧,白癡!”

                            伴隨著它的獰笑,李耀周身長出了更多血色荊棘,將他的右半邊身體都死死糾纏住,令他發出痛不欲生的低吼,單膝跪倒的身體顫抖得愈發厲害。

                            “哼,老實告訴你都無所謂,不錯,我一直蟄伏在這個白癡的身體里面,一方面固然是隱忍不發,等待時機,想要找成功率最高而代價最小的時候一舉將他的三魂七魄統統吞噬!”

                            血色心魔周身綻放出一縷縷的血紋,如群蛇亂舞般晃動著,猙獰到了極點,它得意洋洋道,“但是另一方面,這個白癡的運氣也夠好,在星耀聯邦的地位也爬得夠高,令我的日子過得相當舒服!

                            “我們血紋族,和你這種以互聯網為載體的新型天魔是不同的,我們主要還是寄生在智慧生命的血肉之軀里面,依靠強烈的情感波動,特別是戰爭當中的各種負面情緒為能量來源!

                            “哼,星耀聯邦要向星海中央進軍,接下去有無數大仗要打,無論我是否吞噬掉這個白癡的神魂都無所謂,我都可以憑‘李耀’的身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所以,像我這樣一個來自傳統領域的古老天魔,又為什么非要和你這種古古怪怪的網絡天魔合作呢,就算你把這個什么……全人類網絡化的計劃,吹噓得再天花亂墜,亦不過是一堆泡沫而已!”

                            “網絡是人類文明的未來,絕不是泡沫!”

                            或許“它”真的仍是莫玄教授,或許天魔亦有自己的道心,聽到靈網被對方貶斥為泡沫,莫玄教授陡然間提高了聲音,聲嘶力竭道,“接下去,注定是‘萬物互聯’的時代,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擋!”

                            “哦?”

                            血色心魔輕笑一聲,瞇起眼睛道,“那像我這種以血肉為載體的古老天魔,在萬物互聯的時代,又能干什么呢?”

                            “聽我說!”

                            莫玄教授漸漸冷靜下來,銀白色的眼底放出了熱切而真摯的光芒,“我真的沒有騙你,我一直都在尋找你最高級的血紋族之王!

                            “我相信人類文明一定會實現全面網絡化,不過你們的顧慮也有道理,為了不讓更多無辜者慘死,為了讓絕對和平的新世界早日帶來,我的確……稍稍操之過急了一些。

                            “現在的我們,仍舊沒有為全人類都準備好最先進的超級晶腦,作為他們神魂的載體,即便你們在深藍超腦醫院地底看到那些,以仿生學和分子級數三維掃描、打印出來,能99.99%模擬人腦的超級晶腦,價格昂貴、煉制成本極高不說,和真正的人腦相比,終究存在些許差異,有種種副作用。

                            “即便我們的計劃成功,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人類的血肉之軀,依舊是靈族必不可少的‘外殼’,至少大腦是如此!

                            “所以,我一直在研究如何強化人類的大腦,令人類大腦更適應全天候無休止的靈網生活。

                            “你知道,現在人類的大腦很脆弱,并不適應長時間待在網絡世界里面,擬真度越高、虛擬時間流逝速度越緩慢的網絡世界,對人腦的負擔就越重,每隔幾個小時就必須退出,令大腦冷卻更長時間之后,才能重新進入!

                            “這都是因為人類的大腦太過原始,它原本就是為了蠻荒世界的采集和狩獵而誕生的,短短十萬年的進化,根本不足以讓它徹底進入萬物互聯的新時代!

                            “更何況還有子嗣的問題,我們的確還沒有解決靈族如何在靈界中生育后代真正后代的問題,那么現實世界中,至少人腦和生育器官是無論如何,都舍棄不了,反而必須強化的!

                            “但是,我的研究遇到了障礙。

                            “如你所言,我畢竟只是一名靈網專家,并不精通生物和基因技術,更何況光是靈界的構造和維持就耗盡了我全部的心力,哪有這么多時間和精力開辟第二條戰線?”

                            血色心魔冷冷道:“所以你就想到了我?”

                            “當然!”

                            莫玄教授道,“五千年前,你的祖先或者說‘前身’降臨到鐵原星時,我們就是鄰居了,雖然不曾打過交道,但彼此也以某種玄之又玄的方式,知道彼此的存在!

                            “李耀在鐵原星上的經歷,后來原原本本告訴了我,而且‘耀世集團’在對鐵原星的黑暗大陸進行大規模開發時,也遇到過一些疑似感染血紋族的古怪生物,并對他們進行了研究,那是某種介乎于細菌和病毒之間的古老生命體,有激活基因、強化血肉之軀的功能!

                            “在我意識到,人腦和生育器官無法摒棄之時,自然就想到了你,我想借助血紋族的力量來強化人腦,定向培育出更加適應靈網時代的全新人腦!”

                            “那種介乎于細菌和病毒之間的東西,并不是真正的血紋族。”

                            血色心魔解釋道,“那是來自幾十億年前的古老原始生命,是血紋族的第一代載體,或者用你的話說,‘外殼’而已,你可以把他們當成一個個用來進行長途宇宙旅行的逃生艙。”

                            這番解釋,令莫玄教授更加信服:“果然,我早該想到的,那些東西固然有感染和強化生物的能力,卻并沒有表現出昔日依附于燕西北身上的血紋族,那么強大和睿智!

                            “看來,絕大部分血紋族依舊是十分低等的原始生命,就好像游離于三維和四維空間之間的絕大部分域外天魔,也只是一縷縷低等而原始的‘能量蠕蟲’罷了,如你我這樣和智慧生命完美融合的高等天魔,終究是極少數啊!”

                            血色心魔冷哼一聲:“不要扯遠了,你究竟要我怎么合作?”

                            莫玄教授道:“我要你調制人腦,創造出更強大、和神魂分離度更高的人腦!

                            “你擁有血紋族的天賦神通,又在擅長生化技術的血妖界待了這么久,等我們徹底奪取星耀聯邦的最高權力之后,就有大量資源和優秀人才供應給你,用上百年時間,完成這方面的研究,應該不成問題吧?

                            “到時候,所有人類的大腦都可以通過晶纜傳輸線路或者生化神經接駁到一起,可以長時間生活在靈網中,何止萬物互聯,簡直是萬腦互聯!

                            “至于身體其他部分,為了最大限度節約寶貴的資源,除了生育器官之外,也統統可以擯棄,這一點,同樣需要你的幫助!

                            “看,我提出的都是十分長遠的需求,證明我絕不是臨時起意在糊弄你,而是從很早以前,就真心實意想要和你合作!”

                            血色心魔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道:“等一等,總結一下你的需求,你該不會是想要我把人類調制成這樣一種形態他擁有一個極其龐大的腦袋,腦容量很可能達到現在的五到七倍,以便有足夠的散熱、冷卻和緩沖空間來承受長時間超強信息沖擊;大腦上或許天生就擁有一些接口,可以插入多種生化神經甚至晶纜;但四肢和五臟六腑都可以極度萎縮,甚至沒有存在的必要;最多,再加上一套功能還算強大的生育器官,能正常產生孕育后代的種子就可以了,是吧?

                            “用一句比較粗俗的話說,你想象當中的新人類,就是大腦下面直接掛著個老二,沒錯吧?”

                            “有錯。”

                            莫玄教授嚴肅道,“新人類并不需要外生殖器,反正現在的人工授精技術已經很成熟了,男歡女愛都可以在靈界里解決,在物質世界,只需要有一個小小的內生殖器就可以了這是最節約資源,最優化的形態,有什么問題?”

                            血色心魔皺眉:“問題是,這對我有什么好處?”

                            “當然有好處。”

                            莫玄教授道,“新人類的進化離不開血紋族的幫助,到時候血紋族就共生于所有新人類的超級大腦里面,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吸收到強烈的情感波動難道這不是你最大的理想嗎?”

                            第1778章 完美共生

                            生存、繁衍和擴張,是一切生命最原始也最強大的本能。

                            血色心魔似乎被莫玄教授說服,陷入深深的思索,它眼底邪惡的光芒愈發濃烈,而繚繞于李耀周身的血色荊棘,舞動得更加活躍。

                            李耀的慘叫聲越來越沙啞,就像是被血色心魔徹底壓制的樣子。

                            莫玄教授還以為血色心魔真的心動,大喜過望道:“怎么樣,我沒有騙你的必要,到時候,我只需要靈網之內的世界,而整個聯邦上千億人口的血肉之軀,都可以成為血紋族最富饒的家園,不,不止是上千億,只要我們兩個聯手,完全有機會完成一萬年前末日戰狂血神子沒有完成的霸業,徹底橫掃整個宇宙!”

                            血色心魔不置可否地冷笑幾聲:“末日戰狂血神子,你倒也真說得出口,我們兩個說到底,也不過是星海邊陲的鄉下天魔而已……”

                            “沒辦法,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莫玄教授一半冷靜,一半瘋狂地說,“盤古文明即將重生,圣約同盟就是最好的證據,而且我們在昆侖遺跡之中,還親眼看到過活的盤古族!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