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美貌打工女遭遇權貴后的多舛命運:魂斷欲海

                            點擊:
                            美麗、聰穎、溫婉的山鄉姑娘胡建蘭來到城市打工,被松江市副市長陸方堯一眼相中,慘遭暗算和奸污之后,被迫當上了坐臺女,后來她雖脫離苦海創辦了自己的事業,但最終還是被罪惡勢力逼上了絕路……
                            小說圍繞這一中心線索,多側面、多領域、多層次地反映了商品經濟條件下的種種社會現象。   

                            第一部分   

                            魂斷欲海1(1)   

                            街道如星河墜落,樓群如瓊宇仙境,松江市的夜景既虛幻又迷人。

                            位居松江市繁華地段的圣華大酒店的一樓大堂,今夜燈光格外輝煌。酒店的旋轉大門和通往樓上的幾部電梯,人進人出,熙來攘往,熱鬧非常。

                            大約八點多鐘,從旋轉大門進來兩個人,走在前面的那位,像是一個級別不低的領導干部,他中上等個頭兒,西服革履,氣宇軒昂,大臉膛,直鼻梁,頭發稀疏,目光犀利,滿面紅光。跟在他后面的那個年輕人,像是他的秘書。

                            早已等在大堂的酒店女老板賈蘭姿,趕緊迎上前去:“陸市長,您昨天剛從黨校學習回來,今天又陪北京客人在市里轉悠了一天,怎么晚上也不好好休息一下啊?”

                            “哪敢休息,工作要緊啊!”這位被稱為“陸市長”的人,名叫陸方堯,他是松江市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務副市長,掌管著全市的招商引資、

                            城市建設、土地使用和稅收財政等大權,雖說現在他還只是市政府的二把手,卻也是個地位顯要、權傾一方的人物了。他說完了上面的話,又對他面前的賈老板笑笑道:“國家××部的領導同志來了,我能不多接觸接觸嗎,與他們搞好關系,多要幾個項目,就等于為咱市添了幾座金山,這也是為民造福嘛!”

                            “說得也是,陸市長的心里總是時刻裝著群眾。”賈蘭姿說著,湊到陸方堯跟前嫵媚著雙眼小聲問道,“這回該升‘一把’了吧,黨校也上了,缺的這一課也補上了,再不提拔可就有點那個了。”

                            陸方堯上黨校的事兒,賈蘭姿一直極為關注。她知道,現在的黨校,除了輪訓干部外,重要功能之一就是培養即將被提拔重用的干部。陸方堯從黨校回來后,如能被提拔為市政府的“一把”,這對她來說,無疑是件大事,因為她與陸方堯之間,早已建立了那種命運相系、利益攸關的關系了。

                            賈蘭姿的話陸方堯也不會不動心,但他卻裝著毫不在乎地淡然一笑,說道:“哎——提拔不提拔,那是組織上的事兒,我就好好干工作就是了。”

                            兩個人正說著話,陸方堯一眼瞥見總服務臺前站著一個艷麗而又端莊的姑娘,禁不住在心里“呀”了一聲,然后就用嘴向那姑娘站著的方向努了努:“那個姑娘長得好漂亮啊,她叫什么名字,在你這干什么工作,我怎么不認識?”

                            賈蘭姿回頭一看,原來是胡建蘭站在那里,她正向總服務臺的幾個服務員說著什么,于是便對陸方堯狡黠地擠擠眼睛:“漂亮嗎?她叫胡建蘭,是我這大酒店的大堂經理,她來這兒只有三個來月,您在外面學習,上哪兒認識。”

                            “她是本地人,還是外地人?”陸方堯很想了解一下這個姑娘的來歷。

                            “外縣來的,是個村姑。”賈蘭姿故意貶低了胡建蘭一句。

                            不過,胡建蘭真的是個“村姑”,她來自某省林海縣琵琶鎮。由于她的家鄉地處深山區,交通閉塞,經濟發展相對滯后。胡建蘭的父親原是鄉中學的校長,不幸于十年前因一起

                            車禍而撒手人寰,母親體弱多病,已于三年前病退回家,弟弟妹妹正在讀著高中。胡建蘭于一九九六年秋天高中畢業時本已考上了大學,但她為了承擔起家中“老大”的責任,便放棄了升學機會,并于來年的春天就一個人獨自來到松江市闖世界。她想通過自己的辛勤勞動多賺些錢,給媽媽治病,供弟弟妹妹讀書。

                            可是,這美麗的城市中卻又隱藏著過多的光怪陸離的東西,并非像她想象得那么美好。她開始是在一家飯店當服務員,工作時間長,住宿條件差,她都可以忍受,最令她難以接受的就是那些黑心的老板找個理由就扣工資,到頭來一算,每個月她也只能剩下二三百元錢。

                            在飯店打工賺不到錢,她又去了一家夜總會當了“三陪”小姐。她聽人說所謂“三陪”就是陪著客人跳跳舞、唱唱歌、聊聊天,而且掙錢較多。誰知那夜總會跳舞就閉燈,那些騷男人,不是將她摟得緊緊的,與她貼面而舞,就是動手動腳在她身上亂摸一氣;有的還強拉硬拽地要她跟他們到賓館開房上床。胡建蘭實在無法忍受諸如此類的欺侮,沒干上半個月就離開了夜總會。后來她見華美理容中心招工,就上門應聘。

                            女老板曲美妮見她長得艷如桃李,人又淳樸老實,便痛痛快快將她留了下來。但那女老板又告訴胡建蘭:你暫時只能做些打水掃地之類的粗活,等過些日子再給你安排一個“好活”,叫你學點技術。胡建蘭是個實心人,她每天起早貪黑勤勤懇懇地做著她應做的一切,并對各位師傅和師兄、師姐畢恭畢敬,只等著老板娘為她安排一個“好活”,學點技術多賺點錢解決家里困難。而不久就被賈蘭姿發現,并挖了過來。

                            陸方堯聽賈蘭姿說那姑娘是個“村姑”,似有輕蔑之意,便趕緊糾正說:“村姑怎么了?英雄不論出處,美女莫論出身。古代皇帝身邊的后妃,并不都是來自貴胄名門,有的出身也很卑微,可是她們卻能爭寵于后宮。”他這面說著,那面眼光又在那個叫胡建蘭的姑娘身上游來爬去,而后又回過臉對賈蘭姿說,“我早就跟你說過,你這大酒店是個五星級酒店,經常來這里下榻的、吃飯的、辦事的,不是官員、大款,就是外賓,所以在你這里工作的迎賓員、服務員以及各部門的負責人,都應該找些有模有樣的,而且素質要高,他們也是你這大酒店的一個門面嘛!一道風景嘛!往大了說,他們也是我們松江市的一種投資環境嘛!”

                            “是,是!陸市長說得對!我這不按照您的指示辦了嗎。您看我這大酒店里最近招來多少漂亮姑娘、小伙。”賈蘭姿一面與陸方堯說笑著,一面又向陸方堯的秘書小國遞了個眼色,“不信您問問國秘書。”

                            陸方堯在外地學習,國秘書只在家里做些收收發發或上下左右聯系的事,因為事情不多,他也時常來大酒店吃喝會友,因此對這里的情況也略知一二。他見賈老板叫他為自己的話作證,便會意地笑道:“確實,最近圣華大酒店來了一批俊男靚女,大家都說賈總很有經濟頭腦。”

                            “這就對了!五星級大酒店就應處處高標準,嚴要求。”陸方堯滿意地點點頭。

                            賈蘭姿一面與陸方堯說著話,一面又用溫柔的眼光看了陸方堯幾眼:“陸市長好像比去黨校前胖了不少。聽說現在上黨校就是那么回事兒!”

                            “啊,啊,是,是……”由于陸方堯還在神情專注地望著那位叫作胡建蘭的姑娘,便隨口說了這么一句。待他回過神兒來時,又感覺方才說的話有些不妥,于是便又糾正道,“也不能那么說,半年時間還是學了不少東西的嘛!”

                            陸方堯今晚來酒店的主要任務是要與北京的客人聊聊天,拉近感情,乘機多要點項目,多要點資金,他急著要上樓,便又對賈蘭姿說:“我現在就上樓看客人去了,等有時間咱們再聊。”說著,就與秘書小國奔向了電梯門口,一面又回頭向總服務臺那面望了幾眼。

                            賈蘭姿將陸方堯和國秘書送進了電梯,又在大堂里轉悠了一圈,便欲回到自己在酒店四樓的辦公室處理工作。因為她想順便視察一下酒店各經營部門的情況,因此沒有乘坐電梯,只是順著樓梯拾級而上。她一邊走著一邊想道:“這個陸方堯啊,他是揣著明白裝糊涂啊,還是在秘書跟前故作深沉。他最應該明白我把胡建蘭弄來的深意,但他卻居高臨下地教訓我說:形象好、素質高的服務員是酒店的一個門面、一道風景,也是市里的投資環境。可更重要的是,我把胡建蘭弄來可是另有目的的啊!”

                            確實,賈蘭姿幾乎是把胡建蘭從別人手里搶到大酒店來的,其用心不可謂不良苦。說起來,這里還有一段陸方堯并不知曉的故事呢。

                            四個多月以前,也是一個燈光燦爛的夜晚。位于鬧市區的華美理容中心門開處,進來一位穿著講究、體態

                            性感、派頭十足的中年女人。這女人就是圣華大酒店的董事長兼總經理賈蘭姿。

                            正在與客人說笑著的理容中心女老板曲美妮,一見賈蘭姿走了進來,便立即眉開眼笑地迎了過去:“喲,賈姐來了,怎么事先也不打個招呼,我去接接你呀!”

                            賈蘭姿笑笑說:“我就過來給頭發焗焗油,有什么好接的。”

                            “正好那邊還有一個貴賓座,快來。”曲美妮說著,就滿腔熱情地將賈蘭姿引到一個豪華的美發轉椅旁邊。

                            賈蘭姿一邊與曲美妮嘮著嗑,一邊脫著外衣,剛一坐到豪華轉椅上,一眼瞥見了正在打掃衛生的胡建蘭。她用眼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禁心里嘆道:“喲!這可是個萬里挑一的漂亮姑娘!”她又仔仔細細遠遠地瞄了幾眼,只見那姑娘約有一米六八的個頭兒,身材勻稱,腰細臀圓,胸部豐挺,面容俊秀,皮膚白皙,而那對水靈靈的大眼睛更是美麗動人。尤為可貴的是,這姑娘氣質高雅,落落大方,顯得很有教養。頓時,賈蘭姿心中閃出一串映像:近些年來,大家都在熱搞“美女經濟”,什么世界小姐、

                            環球小姐、國際小姐、亞洲小姐、中華小姐的大賽一個接著一個,許多商家也都拿漂亮小姐大作文章,在他們的運作和操縱下,服裝小姐、廣告小姐、汽車小姐、導游小姐、禮儀小姐、迎賓小姐、樓盤小姐、皮草小姐、泳裝小姐,還有什么“三陪”小姐、坐臺小姐、桑拿小姐、按摩小姐,也都紛紛登臺亮相。

                            她在心里說道:“美女是什么,美女就是高級商品,美女就是迷惑男人的尤物。手中有了美女,何愁迷不倒大官,何愁辦不成大事,何愁賺不到大錢。”想到這里,她心中突然一亮,接著又在心中感嘆道:“這商品經濟真是偉大,它竟能將美女變成一種經濟。”賈蘭姿越想越感到應當將這姑娘弄到自己手里,于是便一邊接受著美發師的服務,一邊詢問理容中心的曲老板:“大妹子,那邊打掃衛生的那個姑娘,是哪兒來的,在你這兒做什么工作?”

                            理容中心的曲老板略帶幾分神秘地對賈蘭姿說:“外縣來的,你看這妞長得多靚。實不相瞞,暫時我先讓她干點粗活、雜活,以后——”曲美妮將嘴附到賈蘭姿耳邊,“我現在正在裝修一個按摩室,等裝修完了,我就讓她學習按摩——搞異性按摩。那時,那些騷男人還不得聞著味兒就呼呼往這蹽呀!”說完居然樂得嘻嘻嘻笑了起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