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太監往事——那些不是男人的男人們

                            點擊:
                            第一章    太監是怎樣煉成的

                            先說什么是太監。

                            太監,就是皇宮中的侍者,是一群缺少某種重要零件的、沒有男性特征的男人。

                            說起太監,大多數人受影視劇的影響,腦海中就會出現一群人,外觀上,他們滿面帶笑,諂媚無比,嗓音尖利,面黃無須;人品上,他們陰險狠毒、狡詐無比,陷害忠良,攪亂國政;朝堂上,他們和皇帝的關系無比好,且爪牙遍地,手眼通天;經濟上,他們身家億萬,富可敵國,卻貪得無厭,因私廢公。

                            太監仿佛永遠那么壞,漢有十常侍,唐有李輔國,宋有童貫兄,明有魏忠賢,清有李蓮英,說起這些人,讀者無不痛罵連聲、鋼牙咬碎,而著名的“黨錮之禍”、“東林黨爭”等事件,也給這個群體戴上了一頂丑陋至極的帽子,以至于一提起太監,廣大人民群眾或恥笑,或戲謔,或謾罵,或悲憤,獨獨沒有尊重感。

                            可咱中國從盤古先生一腳蹬開了天地到如今,少說也走了幾千年了,而太監作為歷史上一個龐大的群體,在各個王朝所起的或好或壞的作用,是無法忽視的,他們究竟是一群怎樣的人?他們為什么要那樣為人處事?為什么他們可以把握住政權甚至左右國家的未來?他們究竟有什么魔法可以使皇帝對他們俯首帖耳?他們難道真的個個都那么壞么?如果不是,那么好太監又是什么樣子的?他們為什么沒有變壞?
                            也許,通過這群人的表現,人們可以得出對歷史的另一類解釋,對人性也會有另一種角度的思考,也許人們在謾罵譏笑他們的同時,卻可以看到,在他們身上,也有我們這群正常人的影子。

                            接下來再說說他們為什么要做太監。

                            沒人愿意平白無故挨那一刀子,所以做太監的人一定是迫于無奈的,去當太監主要有兩種原因,一個是常見原因,那就是窮得活不下去了,沒辦法,為了混一口飯吃,只好搏上一搏,忍痛割愛,凈身入宮,比如清代的小的張,明代的魏忠賢,都是這個原因;另一個是被逼無奈當太監,比如兵禍,被敵軍抓住了,二話不說被閹了,想不走這條路都不行,或者得罪了皇帝,處以腐刑,這也是沒得選擇的事,前者有明朝的鄭和,后者有漢代的司馬遷,當然,后者的身份究竟是不是太監,還存在一定的爭議。

                            那么怎樣才能成為太監呢?

                            對于這個問題,不少人,特別是男人,會一笑置之,同時心里說:“很容易嘛,一刀割了嘛。”

                            正常男性說到太監時的心態,基本上就是嘲笑 + 自豪,嘲笑是很自然的,主要原因就是你有的我都有,我有的你卻沒有,既然我比你多了關鍵的那一點點玩意,那我自然有權力嘲笑你,嘲笑之后便是一股充滿陽剛的自豪感,一句話,一個正常男人在一群太監面前一站,那感覺仿佛奧運冠軍站在領獎臺上,滿足感實在不是蓋的。

                            看來缺了零件的滋味確實不好受,太監們也難以否定這種感覺,如果你把歷朝歷代的太監挖出來,挨個問他們那一刀的感受,大概無一個人會說:“爽極了,我要再來一次。”

                            但是,想成為一個太監,絕非挨一刀那么簡單。

                            從一個曾經走訪過北京城老太監的記者筆下,展示了這樣一個過程。
                            首先,太監不是隨便就可以當的,家里人要托關系,找到當地的凈身師,凈身師,俗稱“刀兒匠”,他們專門負責在地方上選拔太監,送進皇宮,一個好的凈身師,那是幾輩子傳下來的好把式,一刀下去,干凈利索,不留后患,沒有感染,想當太監,找一個優秀的凈身師,至關重要,否則一刀下去血肉模糊,再來個破傷風、大失血什么的,這買賣就虧大了。

                            找到凈身師以后,立志于太監事業的人要拜師,拜人家做師傅,很多人可能不理解,把我閹了我還拜你做老師?舉個例子,您一看就懂了,我們看電影《少林寺》,凡是當和尚之前,都得有個老僧給他剃光頭是吧?那叫受戒,頭發給他刮了,他就是真和尚了,同時,誰給他刮的頭,誰就是他的終身師傅。太監拜凈身師為師,也是這個道理,打今兒以后,您就是我受戒恩師了,沒了您我還戒不了這癮呢。
                            這一拜師,非同小可,從此以后,無論此太監如何騰達青云,當初給他一刀的那位凈身師,都要受他恭敬,一輩子吃他供奉,直到終老。
                            拜師完畢,簽合同,叫上街坊鄰居,大家一起作證,合同上寫的什么?

                            上面寫著:我某某某,自愿凈身,生死不論,我若死了,分文不取。
                            寫完了,簽字畫押,此時凈身師就悄悄問了,說你這孩子是要閹了還想接茬活呀,還是管閹不管活呀?

                            敢情這還是兩種刀法,果然了得,誰吃飽了撐得慌,挨了一刀還不保活?因此都說要管活的,好了,那就按照管活的價碼交錢,交完錢,就要動手術了,上手術臺之前,那位準太監得準備三十斤小米,幾大口袋啃完的玉米棒子,芝麻稈幾擔子,五十張窗戶紙。

                            這些東西都有什么用呢?

                            三十斤小米,吃的,動完了刀子好久下不了床,吃什么?就吃它,使被閹者餓不死,據說小米還補血,也算是營養一下兒了。啃完的玉米棒子做什么用呢?那是燒炕用的,挨一刀不容易,夏天熱怕傷口不容易愈合,一般都是冬天下刀,到時候那位床上躺著哼呦嗨呦的,窗外北風嗖嗖的,沒有取暖設備怎么能行?所以玉米棒子準備燒火,同樣,窗戶紙也是為了取暖,同時避風,不讓風吹進屋里來,免得被閹者那里受了風寒。那芝麻稈做什么用呢?這玩意最重要,一般人挨了一刀后,定時血污橫流,穢物滿床,到時候芝麻稈燒成灰,撒灰止血,清除污穢,全靠它,為什么用芝麻稈呢?因為芝麻稈很易燃,燒了以后灰燼非常細小,又吸水,又不燙皮膚,堪稱閹割的最佳用品。
                            這些都準備完了,就開始選日子,這就好像囚犯處斬也要選個黑道兇日一樣,選好了騸人的日子,就準備動刀了,不過動刀之前凈身師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配藥,配的是什么藥呢?藥的主要成分是臭大麻,還有艾蒿、蒲公英等,配在一起,熬成湯,這種湯有兩種功效,一是麻醉,二是腹瀉。

                            湯熬好了,還要煮兩個雞蛋、準備兩個新鮮豬苦膽,這些可不是吃的,做什么用,一會兒就知道了。

                            全準備好了,脫下褲子,上床辦事兒。

                            先是老粗的繩子捆上被閹割者的四肢和腰,眼上蒙一條黑帶子,撒好芝麻灰,放一支大麥稈,豬苦膽、煮雞蛋都放好,然后凈身師先用大麻湯把受閹者灌個七葷八素,這就算麻醉了,隨后一刀把陰囊橫著割個口子,之后飛快的把一只煮雞蛋塞到準太監的嗓子眼里,那準太監嗓子突然被堵,氣上不來,為了不被憋死,他只有拚命的挺腰用力喘氣,想把雞蛋“呼”出去,就這么一用力的一剎那,兩只睪丸就從被割開的口子里擠出來了。

                            是不是很可怕?很野蠻?很血腥?但是別忙,如果這一幕確實沖擊了您的眼球,那還有更刺激的,那就是“去勢”。

                            要知道,皇宮里沒有男人,唯一的男人,就是皇上,其余的不是不男不女的人,就是女人,為了保持皇家的聲譽及宮門的清靜,所有太監都是要割干凈的,即外生殖器一點兒不留,因此把睪丸除去,只是第一步,完成了這一步以后,就是割除外生殖器了。

                            如果個別讀者真沒見過男性生殖器的外觀,就去醫院或者醫學院看看模型,這種外觀給閹割者找了一點兒小麻煩,那就是割多割少的問題,如果割得多了,一點兒不留,那么等傷好后,收口的皮膚就會內陷,屆時這位公公上廁所就會出笑話,尿尿的時候會形成了一個“扇子面”,把褲襠都打濕,難堪不說,還是一生的麻煩。如果割得少了,更麻煩,割少了回頭被檢查出來,還得再挨刀,那痛苦可就大了去了,所以凈身師這一刀要不深不淺,剛好合適,下刀前用一個雞蛋堵住準太監的嗓子,不讓他叫,然后掐住根部一刀平過,又快又利索,這就算完成了。

                            完成后,用豬苦膽貼住傷口,清涼止血,然后用大麥稈插在尿道口,以防止傷口愈合后貼住尿道,到這時候,手術基本完成,又一個太監出爐了。

                            接著便是養傷,養傷的過程中,要不斷的喝大麻水,主要用來瀉肚子,為了避免傷口感染,就要減少尿量,那么就得讓水分通過其他方式排出去,無疑,拉肚子的方式最好,但光喝大麻水是不夠的,畢竟人還要活,所以小米粥也得喝,兩樣都喝,這人才能不死,至于割下來的玩意兒,太監是無權收藏的,凈身師才有權保留,他們拿一個盒子,盛滿石灰,把那東西放在里面,同時放進去的,還有簽的那一紙合同,然后包好紅布,將其放在房梁上,這里面有個意頭,叫做“紅布高升”,“布”同“步”,祝愿這個新太監今后能發跡。

                            那么如果這個太監以后的真的發跡了,他就可以花錢贖回曾經屬于自己的那點東西,一般來講,這個步驟是遲早要做的,特別是太監們老了以后,準備著落葉歸根的時候,即使花重金,也要拿回自己的“骨肉”,否則據說死了以后,閻王都不收,因為“六根不全”。

                            好了,說到這兒,不忍心繼續說下去了,說來道去就一句話:太監苦,修煉成一個合格的太監幾乎就是過一道鬼門關,搞不好命都丟了,即便是活下來,也要遭人恥笑,而生理原因造成的麻煩,更是苦不堪言,太監們最討厭別人罵他們“臭”,不是因為這樣罵不對,恰恰是這樣罵罵得很對,恰恰罵中了太監們的軟肋,由于去勢后無法控制尿液滴出,所以十個太監,九個半身上都有那么一股騷臭味兒,你罵他臭,就等于揭他的短處,而且是最短處,這誰能受得了?所以但凡有人罵太監臭的,太監們往往回罵一句“你不得好死”,以求得一個心理平衡,這也的確是氣壞了。

                            可這么凄慘的處境,為什么中國幾千年來,太監怎么就沒斷過呢?歷朝歷代總是有他們的影子呢?這個群體究竟經歷了什么,才讓他們一代代樂此不疲的進入這個行業呢?他們究竟都有哪些事跡呢?都起了什么作用呢?

                            正文,才剛剛開始。

                            作者:電腦前的紅椅子 日期:2008-07-27 16:28
                            第二章    由閹人到宦官,從宦官到太監
                               
                            想弄清楚太監這個職業的來源,得進入時空隧道去看一看。

                            太監有個前身,叫做“宦官”,人們都習慣于將太監和宦官畫等號,其實,二者之間有那么一點點區別。

                            我國早期是沒有太監的,只有“閹人”,據考證,早在商代,就有了人類的閹割術,但是,甲骨文中雖有閹割的記載,卻沒有閹人入宮的記載,也就是說在那個時代,還沒有真正的太監出現,直到岐山革命一聲炮響,西周王朝建立,《周禮》中才明確紀錄了以閹人為宮中雜役的史實,所以有人說,宦官(太監)制度,起于周朝,特別是柏楊老先生,還專門寫了個文章把文王姬發領導的周部落罵了個狗血淋頭,說其“野蠻”、“獸性”,“殘酷”了三千年,柏楊先生罵得是否合理先不說,但是要說宦官制度起源于周朝,則的確是謬誤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jishi/29828.html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