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寒宮暖流:女子監獄紀事棋

                            點擊:
                            祈愿愛和陽光灑遍世界每個角落。—作者題記
                            人在最完美的時候是動物中的佼佼者;但是,當他與法律和正義隔絕之后,他便是動物中最壞的東西。—亞里士多德:《政治學》

                            引子

                            A省西部莽莽大山深處,有一個叫清水潭的天然小湖泊,山外知道的人很少。可近些年來聲名鵲起,都因為這里有一座女子監獄。

                            清水潭女監的歷史,可以上溯半個世紀。新中國建國之初,解放軍剿匪反霸,抓獲許多土匪惡霸和反動派的殘渣余孽,極少數罪大惡極的首犯要犯,送他一粒花生米,就打發上西天了;大多數雖有民憤卻還夠不上死罪的,判他幾年十幾年乃至無期徒刑,建一所監獄把他們囚禁著。在A省西部山區剿匪立下赫赫戰功的解放軍團長梁建成,帶著幾名參謀、戰士在清源山上轉了一大圈,發現這里山深地偏,交通阻塞,只要在大山坳里筑起四面圍墻,再在渡口建一個哨卡,罪犯們插翅難逃。于是,便在這里建起清水潭監獄。不過那時男犯女犯同監,像全省其它十幾所監獄一樣,沒啥特殊,自然也沒多大名氣。

                            到了八十年代末,我國監獄管理的各項制度漸漸完善,中央司法部下達通知,男女犯要分別關押以便于罪犯的服刑改造。這時已經是省司法廳長的梁建成,又來清水潭走了一圈,覺得這里山明水秀,環境幽靜,關押和改造女犯再適合不過。于是,清水潭監獄便改名為清水潭女子監獄,專門關押各類女犯。

                            如今的清水潭女監與早先的清水潭監獄已不可同日而語。五十年代的清水潭監獄,在十幾條山溝里搭起一溜一溜黃毛拉雜的干打壘茅草屋,算是關押罪犯們的號房。如今的女子監獄呢,在清水潭湖畔建起一幢八層大樓,能容納千余名女犯。女監大樓依山面湖,一排排監舍的玻璃窗,反射著大森林綠意盎然特別柔媚的陽光。

                            大院的人行道和草坪上,芳草成茵,綠樹成行,還有許多圓形、方形、棱形和長條兒的花壇花圃。初來乍到,遠遠地一瞄,光看這幢大樓堂皇的氣派,也許會把它看成哪家大公司的寫字樓呢。但是,你只要走近一瞧,看見這幢大樓門前日夜站著一個腰間別著手槍的戰士,四周筑起兩人多高的圍墻,大墻上掛著一塊白底黑字的橫匾,你即使不看那橫匾上寫著什么字,也就知道這里是一座關押罪犯的監獄。

                            據說,梁建成廳長主持籌建這座女子監獄的時候,很有超前眼光。他考慮到文化大革命的后遺癥,預見社會犯罪率將有逐年上升的趨勢,因此這座女子監獄的規模在南方是獨一無二的。號房也相當寬敞,可以住十二人的大房間,那時只擺上三四張架子床,住上六至八個女犯,監管人員都說這里的女犯住得比大學生還舒服。可是,梁建成萬萬沒有料到,在商品經濟日趨活躍的年代,權力和金錢一旦把深藏在人們骨髓里心窩里的魔鬼誘惑出來,社會潛在的犯罪因素,比起“文革”遺毒要兇猛可怕得多。

                            也就是幾年工夫吧,女犯一茬接一茬關進來,又一茬接一茬刑滿釋放,然而進的多出的少,清水潭女子監獄很快爆滿。

                            現今關押在清水潭女監服刑改造的,大都是刑事犯:如盜竊犯、詐騙犯、貪污受賄犯、走私逃稅犯、容留賣淫犯、販賣人口犯、拐騙兒童犯、敲詐勒索犯、吸毒販毒犯、行兇殺人犯五花八門,無奇不有。如今社會犯罪日趨低齡化,女性尤其如此。

                            清水潭女監在押女犯百分之八十是年輕女性。不難想象,她們鋃鐺入獄之前,正當花季,窈窕婀娜,走到哪里都會牽引人們的視線。可惜再光鮮水艷的花兒,一陷落于這高墻之內,失去陽光雨露,也就成了敗柳殘蕊,很快蔫蔫地枯萎了。

                            這里畢竟是囚禁罪犯的監獄,關在鐵籠子里的山禽猛獸們快活得起來嗎?如今雖然不像古代那樣作興往犯人臉上打黥印,可是,女犯們一律剪成“馬桶蓋”的短發,一律穿上灰不溜秋松松垮垮的號服,又一律在胸前別上一塊號標,上面寫著姓甚名誰,標明是“寬管”還是“嚴管”,這就是烙在女犯們臉上的黥印呀!

                            青春在鐵窗中凋謝,愛情在囹圄中死亡。一切自由公民有權享有的自由都被剝奪了,她們惟獨比普通公民多了一個冷冰冰的字眼—叫做“刑期”,短則幾年,長則十幾年,以至無期和死緩,時時像塊磨盤壓在她們的胸口上,你就是啟動一臺大軋汁機,也休想在她們愁苦的臉上軋出一絲微笑呀!

                            女子監獄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有如西方的修道院與東方的尼姑庵一樣,是個相當純粹的“女人國”。清水潭女監除了警衛戰士和幾名駕駛員是男性公民,所有管教干警全是女性,而警衛戰士和駕駛員們是禁止進入女監監室的,因此女監就成了相當清純的陰性社會。當然,這里說的“陰性”,不僅僅是性別意義,還包含著鐵窗高墻營造出來的陰冷、陰森、陰沉、陰郁的生活氛圍。難怪新來的女警官任思嘉一踏進清水潭女子監獄,就像美國的“阿波羅”宇航員登上月球,有一種無邊空寂和徹骨陰冷的感覺,于是,就想起只有嫦娥和玉兔幽居的“廣寒清虛之府”,別出心裁地稱這個獨特的陰性社會為“廣寒宮”。

                            任思嘉——

                            女犯們干了一天活,吃過晚飯,沖過澡,有的搬個小馬扎坐在娛樂室看電視,有的窩在號房里看書學文化。整個監室都很靜,靜得好似空無一人。其實,第五大隊整整一層樓的號房里,住著兩百多名女犯。這會兒,女犯們是在悔恨中沉思呢,還是在沉默中唉聲嘆氣?反正整個號房聽不到歡聲笑語,聽不到歌聲喧嘩。女犯們的日子有點像長江三峽逆水而上的木筏,任岸上的纖夫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是一寸一尺地行進得異常緩慢。好容易熬到九點半鐘,熄燈就寢的鈴聲一響,女犯們都動作敏捷地上了床。

                            我走進監舍,從走廊東頭走到西頭,又從西頭走回東頭,打著手電筒把每一間號房照了兩遍。這是值班管教干部的職責,女犯就寢前要點名,女犯就寢后要巡房。號房一概不許關上房門,睡在架子床上的每個女犯,腦袋必須朝外,這樣便于管教監視;她們的衣服都疊得整整齊齊,擱在枕頭邊上;鞋子成雙成對,在床前擺成一條線兒。我發現,這些女犯已在強制中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動作十分麻利,僅三五分鐘,她們上完廁所上了床,就有輕微的鼻息在黑暗中此起彼伏,和著清水潭拍岸的水聲,在深沉的夜中蕩漾開來。

                            這晚我在大隊部辦公室值夜班。山里的月光照進大樓,把樓外一株馬尾松的影子投映在室內的白墻上,像一幀淡淡的水墨畫。林子里有山蛙和蟈蟈的陣陣叫聲,偶爾也爆出一兩聲鳥啼,深山的秋夜更顯幽靜了。我喜歡在這樣的靜夜里想點事兒,攤開一本粉紅色塑膠封面的日記本,在燈下寫道:

                            “文人們形容年輕女子的眼睛,總是什么水波蕩漾啦,柔情萬種啦,我看這里女犯們的眼睛,都是干澀、呆滯、麻木、迷惘、空洞無物的”

                            我是剛跨出警官大學校門的碩士生,來女監當警官一個多月了。我作這種職業選擇,有點“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目的是想積累一些第一手資料,將來撰寫一部關于女性罪犯改造心理學專著。因此,我天天把所見所聞所思所感記下來。我繼續寫道:

                            “人們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這話對觀察女犯同樣重要。

                            我注意到,已經適應獄中生活的老女犯,其目光比較沉靜正常;剛入獄的新女犯,其目光常常卑怯驚恐;重刑犯的目光,時時流露憂郁和哀傷;那些二進宮、三進宮的無賴,其目光只有麻木和無恥;神棍、巫婆、慣偷和詐騙犯,她們大都不正眼看人,趁你不備時用眼角匆匆瞟你一下,眼神里充滿狡獪和陰鷙”

                            來女監后,我對種種女犯的眼神作過細致入微的觀察,將來在我的專著中,也許可以設一專章或專節,就叫“從眼神看各種女犯的心理特征”。但是,只有一個女犯的眼神我至今捉摸不透。

                            我在日記中繼續寫道:

                            “梁佩芬是個非常特殊的女犯,她入獄不滿一個月,還算個新犯,但我從她眼里看不出驚惶和膽怯。我每次找她談話,她那顯然由美容師做過手術而拉出的雙眼皮下面,向我投來的目光,總是那么冷漠而傲漫”

                            我寫完這句話,情不自禁地輕聲一笑。我有點自鳴得意的欣賞自己細微的觀察。梁佩芬入獄第一天,我就看出她雖然蒼白卻保養得很好的臉上,一對雙眼皮把她那不大不小的眼睛襯得相當漂亮。但我再多看幾眼,就發現她的雙眼皮有人工痕跡,像如今書畫市場中常見的膺品。這樣的雙眼皮的線條僵直,比不上天然的柔美,或許還因為她的眼皮挨過刀子,眼皮有些松弛,眼角已有幾絲魚尾紋。僅這一點,我敢斷定梁佩芬是個虛榮心極強的女子。隨后,我翻閱了這名女犯的犯罪檔案,更證實了這一點。梁佩芬,四十一歲,原為西源市常務副市長,因為在她主持的市政建設工程中,先后收受過幾個包工頭的三十多萬元賄賂,一個赫赫有名的地專級女市長便淪為階下囚。

                            我在日記本上繼續寫道:

                            “梁佩芬那桀驁不馴的眼神,是否說明她還端著女市長的臭架子?說明她壓根兒不肯伏罪?說明她不把鐵窗當回事,像看待自家的門檻一樣,啥時想輕松邁出去就準能邁出去”

                            寫到這兒,只聽得門口有人喊了一聲“報告”。女犯謝芳站在隊部辦公室門口。她只穿著睡衣短褲,神情非常緊張,氣喘吁吁的,再說不上一句話。

                            我說:“怎么啦?你別急,慢慢兒說!”

                            謝芳雙手按著自己的胸口,好容易才鎮定下來,結結巴巴說:“報告中隊長!不、不好了,有人打架!”

                            我霍地一下站起來,跟著她快步如飛奔向三中隊9號號房。

                            號房里沒有燈光,只聽到里頭拳打腳踢的摔打聲,和硬憋在喉嚨里的叫喊聲,在黑暗中亂成一團。我啪地撳亮電燈,看到兩個女犯把一個女犯按在地上,她們正掄起的拳頭巴掌還來不及收回,僵硬地定格在空中。

                            我大喝一聲:“住手!想造反嗎?關飛鸞!呂金妹!”

                            關飛鸞和呂金妹一下子彈跳起來,連忙立正垂首站在自己床前。還有五名女犯也連忙下了床,一動也不敢動地在床前站著。

                            我這才看清被打倒在地的正是貪污受賄犯梁佩芬。這位前副市長頭發蓬亂,身上一件無袖睡衣的扣子全被扯開了,兩個白白的大奶子暴露無遺,臉頰印著一排紫紅的掌痕,嘴角掛著一絲鮮血,那樣子既狼狽又可憐。

                            我對呂金妹、關飛鸞大聲吼道:“還不快快把梁佩芬扶起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jishi/29827.html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