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紙醉金迷

                            點擊:
                            第一回重慶一角大梁子(1)

                            民國三十四年春季,黔南反攻成功。接著盟軍在菲律賓的逐步進展,大家都相信“最后勝利必屬于我”這句話,百分之百可以兌現。本來這張支票,已是在七年前所開的,反正是認為一張畫餅,于今兌現有期了,那份兒樂觀,比初接這張支票時候的憂疑心情,不知道相距幾千萬里,大后方是充滿了一番喜氣。但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也有人在報上看到勝利消息頻來,反是增加幾分不快的。最顯明的例子,就是游擊商人。在重慶,游擊商人各以類分,也各有各的交易場所。比如百貨商人的交易場所,就在大梁子。

                            大梁子原本是在長江北岸最高地勢所在的一條街道。幾次大轟炸,把高大樓房掃為瓦礫堆。事后商人將磚砌著高不過丈二的墻,上面蓋著平頂,每座店面,都像個大土地堂,這樣,馬路顯著寬了,屋子矮小的相連,倒反有些像北方荒野小縣的模樣。但表面如此,內容卻極其緊張,每家店鋪的主人,都因為計劃著把他的貨物拋出或買進而不安。理由是他們以陣地戰和游擊商比高下的,全靠做批發,一天捉摸不到行市,一天就可能損失幾十萬法幣。

                            在這個地方,自也有大小商人之分。但大小商人,都免不了親到交易所走一次。交易所以外的會外協商,多半是坐茶館。小商人坐土茶館,大商人坐下江館子吃早點。

                            在大梁子正中,有家百齡餐廳,每日早上,都有幾批游擊百貨商光顧。這日早上七點半鐘,兩個游擊商人,正圍著半個方桌面,茶煙點心,一面享受,一面談生意經。

                            上座的是個黃瘦子,但裝飾得很整齊。他穿了花點子的薄呢西服,像他所梳的頭發一樣,光滑無痕,尖削的臉上,時時笑出不自然的愉快,高鼻子的下端,向里微勾,和他嘴里右角那粒金牙相配合,現出他那份生意經上的狡詐。旁座的是個矮胖子,穿著灰呢布中山服,滿臉和滿脖子的肥肉臃腫著,可想到他是沒有在后方吃過平價米的,他將筷子夾了個牛肉包子在嘴里咬著,向瘦子道:“今天報上登著國軍要由廣西那里打通海口。倘若真是這樣,外邊的東西就可以進來了,我們要把穩一點。”

                            那瘦子嘴角里銜著煙卷,取來在煙缸子上彈彈灰,昂著頭笑道:“我范寶華生在上海,中國走遍了,什么事情沒有見過?就說這六七年,前方封鎖線里鉆來鉆去,我們這邊也好,敵人那方面也好,沒有碰過釘子。打仗,還不是那么回事。把日本鬼子趕出去,那不簡單,老李,你看著,在四川,我們至少有三年生意好做,不過三年的工夫也很快,一晃就過去了。為了將來戰事結束,我們得好好過個下半輩子,從今日起,我們要好好的抓他幾個錢在手上,這倒是真的,我們不要信報上那些宣傳,自己干自己的。”

                            老李道:“自然不去信他。但是你不信別人信;一聽到好消息,大家就都拋出。越是這樣越沒有人敢要,一再看跌。就算我們手上這點存貨蝕光了為止,我們可以不在乎。可是我們總要另找生財之道呀。于今物價這樣飛漲,我每月家里的開銷是八九上十萬,不掙錢怎么辦?你老兄更不用說了,自己就是大把子花錢。”

                            范寶華露著金牙笑了一笑,表示了一番得意的樣子,因道:“我是糊里糊涂掙錢,糊里糊涂花錢。前天晚上贏了二十萬,昨天晚上又輸了三十萬。”老李道:“老兄,我癡長兩歲,我倒要奉勸你兩句,打打麻將,消遣消遣,那無所謂。唆哈這玩意,你還是少來好,那是個強盜賭。”

                            范寶華又點了一支紙煙吸著。微搖了兩搖頭道:“不要緊,賭唆哈,我有把握。”老李聽了這話,把雙肉泡眼,瞇著笑了起來。放下夾點心的筷子,將一只肥胖的右巴掌,掩了半邊嘴唇,低聲笑道:“你還說有把握呢,那位袁三小姐的事,不是我們幾位老朋友和你調解,你就下不了臺。”

                            范寶華道:“這也是你們朋友的意思呀。說是我老范沒有家眷,是一匹野馬,要在重慶弄位抗戰夫人才好。好吧,我就這樣辦。咳!”說到這里,他嘆了口氣,改操著川語道:“硬是讓她整了我一下。你碰到過她沒有?”老李笑道:“你倒是還惦記她呢。”范寶華道:“究竟我們同居了兩年多。”正說到這里,他突然站起身來,將手招著道:“老陶老陶,我們在這里。”

                            第一回重慶一角大梁子(2)

                            老李回頭看時,走來一位瘦得像猴子似的中年漢子,穿了套半舊的灰呢西服,肋下夾了個大皮包,笑嘻嘻的走了來。他的人像猴子,臉也像猴子,尤其是額頭前面,像畫家畫山似的一列列的橫寫了許多皺紋。

                            老李迎著也站起來讓坐,范寶華道:“我來介紹介紹,這是陶伯笙先生,這是李步祥先生。”陶伯笙坐下來笑道:“范兄,我一猜就猜中,你一定在大梁子趕早市。我還怕來晚了,你又走了。”范寶華道:“大概九點鐘,市場上才有的確消息,先坐一會吧。要吃些什么點心?”

                            茶房過來,添上了杯筷,他拿起筷子,指著桌上的點心碟子道:“這不都是嗎?我不是為了吃點心而來。我有件急事,非找你商量一下不可。”范寶華笑道:“又要我湊一腳?昨天輸三十萬了,雖然錢不值錢,數目字大起來,也有點傷腦筋。”

                            陶伯笙喝著茶,吃著點心,態度是很從容的。他放下筷子,手上拿了一只桶式的茶杯,只管轉著看上面的花紋。然后將茶杯放在桌上,把手按住杯口,使了一下勁,作個堅決表示的樣子,然后笑道:“大家都說勝利越來越近了,也許明年這個時候,我們就回到南京了。無論如何,由現在打算起,應該想起辦法,積攢幾個盤纏錢。要不然,兩手空空怎么回家?”范寶華道:“那末,你是想作一筆生意。我早就勸過你了,找一筆生意作。你預備的是走哪一條路?”

                            陶伯笙額頭上的皺紋,閃動了幾下,把尖腮上的那張嘴,笑著裂痕伸到腮幫子上去,點了頭道:“這筆生意,十拿九穩賺錢。現在黃金看漲,已過了四萬。官價黃金,還是二萬元一兩。我想在黃金上打一點主意。”范寶華對他看了一眼,似乎有點疑問的樣子。

                            陶伯笙搭訕著把桌上的紙煙盒取到手,抽出一支來慢慢的點了火吸著。他臉上帶了三分微笑,在這動作的猶豫期間,他已經把要答復的話,擬好了稿子了。他噴出一口煙來道:“我知道范兄已經作有一批金子了。請問我當怎么作法?”范寶華哈哈一笑道:“老兄,盡管你在賭桌上是大手筆,你還吃不下這個大饃饃吧,黃金是二百兩一塊,買一塊也是四百萬。自然只要現貨到手,馬上就掙它四百萬。可是這對本對利的生意,不是人人可以作到的。”

                            陶伯笙道:“這個我明白。我也不能那樣糊涂,想吃這個大饃饃。你說的是期貨,等印度飛來的金磚到了,就可兌現,自然是痛快。可是我只想小做,只要買點黃金儲蓄券。多一點三十兩二十兩,少一點十兩八兩都可以。”范寶華道:“這很簡單,你擠得出多少錢就去買多少得了。我還告訴你一點消息,要作黃金儲蓄,就得趕快。一兩個禮拜之內,就要加價,可能加到四萬,那就是和黑市一樣,沒有利息可圖了。”

                            陶伯笙看了李步祥一下,因道:“大家全不是外人,有話是不妨實說。我也就為了黃金官價快要漲,急于籌一筆錢來買。范兄,你路上雖得活動,你自己也要用,我不向你挪動。但是,我想打個六十萬元的會。”范寶華不等他說完,搶著道:“那沒有問題。不就是六萬元一腳嗎?我算一腳。”

                            陶伯笙笑道:“我知道你沒有問題,除了你還要去找九個人呢。實在不大容易。我想,求佛求一尊。打算請你擔保一下,讓我去向人家借一筆款子。”范寶華兩手同搖著笑道:“你絕對外行。于今借什么錢,都要超過大一分,借六十萬,一個月要七八萬元的利錢。黃金儲蓄,是六個月兌現。六七四十二萬,六個月,你得付五十萬的子金。這還是說不打復利。若打起復利,你得付六十萬的利息。要算掙個對本對利,那不是白忙了?”

                            那胖子李步祥原只聽他兩人說話。及至陶伯笙說出借錢買黃金的透頂外行話,也情不自禁地插嘴道:“那玩不得,太不合算了。”陶伯笙道:“我也知道不行,所以來向范兄請教,此外,還有個法子,我想出來邀場頭,你總可以算一腳吧?”范寶華道:“這沒有什么,我可以答應的。不過要想抽六十萬頭子,沒有那樣大的場面。而且還有一層,你自己不能來。你若是也加入,未必就贏。若是輸了的話,你又算白干,那大可不必。”

                            第一回重慶一角大梁子(3)

                            陶伯笙偏著頭想了一想,笑道:“自然是我不來。不過到了那個時候,朋友拉著我上場子,我要是說不來的話,那豈不抹了人家的面子?怎么樣?李先生可以來湊一腳?”李步祥笑道:“我哪里夠資格?我們這天天趕市場的人,就掙的是幾個腳步錢。”

                            范寶華道:“提起了市場我們就說市場吧。老李,你到那邊去看看,若是今天的情形有什么變動的話,立刻來給我一個信。我和老陶先談談。”

                            李步祥倒是很聽他的指揮,立刻拿起椅子上的皮包就走出餐廳的大門。剛走到大門口,就聽到有人在旁邊叫道:“我一猜就猜著了,你們會在這里吃早點的。”他掉轉頭去看時,說話者就是剛才和范寶華談的袁三小姐。

                            她穿著后方時新的翠綠色白點子雪花呢長袍,套著淺灰法蘭絨大衣。頭發是前面梳個螺旋堆,后面梳著六七條云絲紐。胭脂粉涂抹得瓜子臉上像畫上的美女一樣,畫著兩條初三四的月亮型眉毛。最摩登的,還是她嘴角上那粒紅豆似的美人痣。看這個女人也不像是怎樣厲害的人。倒不想她和范寶華變成了冤家。他匆遽之間,為她的裝飾所動,有這點感想,也就沒答復出什么話來,只笑著點了兩點頭。

                            袁小姐笑道:“哼!老范也在這里吧?”她說著,把肋下夾的皮包拿出來,在里面抽出一條小小的花綢手絹,在鼻子上輕輕抹了兩下。李步祥又看到她十個手指頭上的蔻丹,把指甲染得血一般的紅。

                            她笑道:“老李!你只管看我作什么?看我長得漂亮,打什么主意嗎?”李步祥哎喲了一聲,連說不敢不敢。

                            袁三小姐笑道:“打我什么主意,諒你也不敢,我是問你,是不是打算和我作媒?”李步祥還是繼續地說著不敢。

                            袁三小姐把手上的手絹提了一只角,將全條手絹展開,抖著向他拂了一下,笑道:“阿木林,什么不敢不敢?實對你說,你要發上幾千萬元的財,也就什么都敢了。”老李笑道:“三小姐開什么玩笑,你知道我是老實人。”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jishi/28944.html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