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1969:中國知青在緬甸

                            點擊:
                            第一章 1969:中國知青在緬甸

                            那是一個崇尚英雄的時代,革命的激情使老人也犯下年輕的錯誤,更何況他們―這些心懷世界勇于犧牲的世界革命中心的革命青年……生命往往無法預測,當這幾千名20歲上下的中國知青在濃黑的夜色中偷偷越過國境線,懷著崇高的理想奔向彼國槍聲和樹木一樣密集的叢林時,一個個慘痛而悲壯的故事便拉開了序幕……

                            ●戰爭就在身邊,中國知青中涌動著革命的烈焰……

                            ●夜色中,他們頭頂星光,潛往戰地……

                            ●血污抹去,是她戀人的臉龐……

                            ●他的夢中女神,不再純真……

                            ●緬共高級將領中的中國知青

                            ●活下來的,不同的結局

                            ●多余的話

                            中國知青是一個極為特殊的群體,動蕩的年代把他們的青春一卷而去,留下的只是創傷、磨難、迷茫和痛苦的回憶。人生的苦難和挫折似乎過于偏愛他們了,他們的經歷就是一部歷史。

                            當北大荒的知青從黑土地滿身創痍地歸來后,世人為之震驚、為之流淚。然而,在遙遠的云南邊陲,中緬邊境上,更有一群擁抱戰神的孩子們被熾熱的理想和信仰所驅使,他們義無返顧地鉆入密林、撲向戰火,參加到緬共反政府的武裝斗爭中。他們是轟轟烈烈的,沒有任何一地的中國知青像他們那樣拿起武器在槍林彈雨中成為真正的殺敵戰士。然而他們又是默默無聞的,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無蹤可尋,死于何次戰役的何時何地,或是流落何方已無人知曉,歸來的人無言地回到內地,不愿向任何人談起那段叢林中戰斗的日子。

                            我們直覺地感到那熱帶雨林中隱藏的是世人所無法想象的故事,它的慘烈悲壯足以吞沒一代人的青春熱血,我們有義務把它揭示出來讓人們看到這世界上曾發生的我們不知到的一切。

                            然而采訪卻是艱難的。我們來到當年知青駐扎的云南邊境某縣,20多年的時光洗滌了一切關于舊日的痕跡,邊城的居民們大多在邊境線上做著各種生意,漂泊無定,難以說出20多年前的往事。

                            城外是一片農田,這就是當年軍墾農場所在地。故地重游,也許能夠尋到一些線索吧!果然,在附近山谷的木屋里,我們遇到幾位老人,不經意地問起關于農場的事,老人們臉上忽然露出難以言喻的神情。我們講明了來意,沉默許久,一位老人用顫抖的手從床鋪下取出一張照片。

                            那是一張發黃的照片,上面寫著“××農場二連全體戰士留影,一九六八年”,陳年的舊照卻無法掩蓋年輕人噴薄的青春活力,他們也就十八九歲吧,燦爛的笑臉,清澈的眼睛,帶著那個年代特有的激進熱情;破舊的軍裝,胸前燦爛的毛主席像章,人手一冊的紅寶書把我們拉回到那狂熱的年代。

                            終于找到了突破口。再度詢問,才知道幾位老人是當年軍墾農場的復員軍人,是他們迎來第一批中緬邊境的知青,教他們干農活種甘蔗,又是他們在夜色中目送知青們進入槍聲隱隱的密林,去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希望,也是他們,把從前線抬回的已經死去的年輕人親手掩埋。

                            后山是一片荒地。不經老人指點,我們永遠不會想到這里埋的都是飲彈而亡的中國知青。當時許多人參加了緬共的隊伍,在邊境線上作戰,傷員經常抬到中國醫院進行救治,不少沒救活被埋在這片荒地了,農場的復員軍人認得自己連里知青面孔,就把他們埋在一起,然而卻不能一一叫出他們的名字,于是這里都是一些無碑的墳墓。

                            從老人們的回憶里,我們終于約略勾勒出中緬邊境上知青們的形象。從老人那里得到地址,我們又到四川、北京、廣東尋訪當年參加過戰斗后輾轉回到內地的一些知青。重訴往事對他們?
                            戰爭就在身邊,中國知青中涌動著革命的烈焰……

                            60年代是一個動蕩不安的時代,世界大戰的硝煙散去后,露出的并不是明凈的天空,冷戰的陰影籠罩著世界。而在東南亞的熱帶叢林里,戰火彌漫。作為東南亞一支實力較強的共產黨力量―緬共,從1948年3月就轉入地下,開始了和政府軍長達數十年的武裝斗爭,槍聲起伏在中緬邊境彼側叢林密布的克欽幫和單幫一帶。

                            堅定的共產黨人堅守著“贏得戰爭,奪取政權”的信條,在北部和東北部的山區進行艱苦的游擊戰,但是由于雙方力量的懸殊和國際反共氣焰的日益囂張,直到1965年,緬共的領導者們所期望的革命高潮依然遲遲未到,他們所控制的只是靠近中緬邊境的約1萬平方公里地區,是人煙稀少的克欽族、撣族聚居地。當這些瘦削疲憊的軍人們透過熱帶雨林繁密枝葉間的空隙仰望太陽時,心中總渴望著轟轟烈烈的革命和勝利。

                            就在和緬甸毗鄰的中國國土上,正在進行的是另外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那是一個充滿標語口號的紅海洋,在毛主席的號召下,成百萬成千萬的知識青年自發地豪情萬丈地涌向全國各地,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凝聚著整整一代人悲歡血淚和青春的歷史劇從此拉開序幕。

                            而最感人至深也最鮮為人知的當屬當時云南中緬邊境的萬名知青,他們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懷者國際主義和愛國主義的熱情越過邊境,加入到緬共的反政府武裝斗爭中經過了真正的血與火的洗禮,把緬甸本已趨停滯的革命推向了高潮,他們用青春,用汗,用淚,用血祭奠了那片萬物滋生的肥沃土地。

                            1967年末,云南某縣的軍墾農場一反往日的平靜與冷清,常年往來與邊境線上的邊民驚詫地看到一輛輛軍用卡車駛進農場,車上滿載的是有著不同與他們健康膚體的白凈臉龐和好奇眼睛的年輕人,他們就是第一批來到中緬邊境的知識青年。

                            從北京,從上海,從成都,從革命已經如火如茶的內地大城市一路南行,這些不滿20歲的年輕人越來越興奮,潮濕而泥濘的雨林,悶熱得令人窒息的滿是蚊蟲的渾濁空氣,衣衫襤褸的貧苦邊民,更堅定了他們和貧下中農結合,把革命進行到底的決心。許多人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工工整整地抄下毛主席語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

                            尤其令人興奮的是在這里不時能聽到邊境那邊傳來的隆隆炮聲,那是真正的戰爭啊!他們中的一些人參加過武斗,摸國槍,并常以次自豪,更多的人對戰爭只是充滿了一種遙遠的憧憬,他們從小就萬分崇敬的那些先烈們的故事不都是發生在戰爭年代嗎?面對敵人的嚴刑與刺刀大義凜然,最后昂首走向刑場。每一次他們都會為之熱血沸騰,激動不已。

                            北京知青小雯在看完電影《卓婭》后,曾在自己的日記本上寫下這樣的話:“一個真正革命者的人格只有在戰火洗禮中,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才能最終實現。”當在一次討論中她用顫抖的聲音讀出了這句話后,一時成為同學們相互傳抄的警句。然而這些都還是在遠離戰火的北京發生的。

                            如今,腳下的土地已是留有彈坑痕跡的祖國邊陲,而幾十公里乃至幾公里之外,天天重復上演的正是為之激動為之流淚的戰爭影片的激烈鏡頭,到處充斥的是生與死的交替,有尸體,有鮮血,有槍聲,他們所渴望的關于戰爭的一切奇跡般的推到他們面前。

                            初到農場的那一夜,住在簡陋的營房中,小雯和她的三個室友徹夜難眠,她們談自己所崇拜的英雄人物―劉胡蘭、董存瑞、黃繼光、邱少云、卓婭、舒拉,她們甚至能一起背誦出那些感人的細節和廣為流傳的名言,她們竟相講著那些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動人故事,在黑暗中悄悄流淚。“風煙滾滾,唱英雄,四面群山側耳聽……”不知是誰輕輕唱起來,于是一首接一首,從《解放區的天》到《南泥灣》,從《國際歌》到《東方紅》,直到嗓子都有些嘶啞了,最后她們都不說話了,但仍然睜大了眼睛,凝神傾聽窗外隱隱的炮聲,怎么能睡得著呢?嶄新的火熱的戰斗生活就要開始了。

                            那一夜,在軍墾農場的幾百個營房里,重復發生的都是同樣的情景。

                            幾個月后,到1968年,一批又一批的知青又陸續來到中緬邊境沿線的各軍墾農場,共計一萬人左右,在中國洶涌的上山下鄉的大軍中,他們的人數并不算多,然而正是他們演義了一個個可歌可泣、可悲可嘆的戰爭故事。

                            這些知青的到來為多年在繁密叢林的遮蔽下變得異常原始閉塞的土地帶來了生機和活力,人群中開始流傳起昂揚的歌聲和外界革命的新消息。白天他們從事的是繁重的體力勞動―種甘蔗。亞熱帶炙人的烈日和成群的毒蚊蟲侵害了他們年輕的膚體,不少人中暑、病倒,但是沒有什么可以摧毀他們的熱情。在休息的間歇和晚上,他們忙著畫板報,寫決心書、標語、大字報,然后分別貼到軍墾農場的周圍和附近村鎮。

                            關于明日工作室

                            作家

                            出版社

                            報刊雜志社

                            圖書書店

                            網絡傳媒公司

                            網友、用戶

                            誠征e-book分銷商

                            校園文學社

                            2003年10月20日 星期一

                            ◇當前位置:首頁>>閱讀區  文章標題 文章內容 作者名

                            戰爭就在身邊,中國知青中涌動著革命的烈焰……

                            ◇本文作者是劉革學,于2003.04.10 00:00:00 發表于 小說天地

                            某農場二連,當時有一個很出名的宣傳干事,是上海知青,名叫阿文,他身材頎長瘦弱,文質彬彬,寫得一手好字,畫也畫的漂亮,負責連里的板報。由于處于邊陲軍事重地,國民黨時有偷襲,而且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帝國主義的反共情緒也日益高漲,所以知青們對戰爭異常敏感,經常進行備戰的討論和準備。

                            板報通常也是圍繞這一題材。阿文的板報辦的很出色,喜歡用漫畫的形式來表現。有一張當時很出名的漫畫畫的是一個很威嚴很精神的紅衛兵戰士端著槍,押著一個大鼻子的美國軍官和一個獐頭鼠目的國民黨士兵,題目叫《邊疆新戰功》,它給許多知青留下了深刻印象,以至于多年以后,當這些不在年輕的知青們經歷了一次次真正的戰爭滿身瘡痍歸來后,回憶起那個紅衛兵的形象仍然自豪地說:“那就是我們!”這一形象已成那個特殊時代特殊地區的浪漫英雄主義的象征。

                            為了實現和貧下中農結合,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許多知青分頭深入農村,到邊民的家里進行宣傳活動,向他們分析美帝國主義的侵華企圖和國民黨的伺機反共,要群眾加強戰爭的警惕性和戰備意識。然而他們從邊民那里聽來的戰爭要比他們講給邊民的要多,中緬邊境上有不少邊民常在邊境線上奔波,有時還進入緬東、緬北的山區,遭遇緬共和政府軍的局部戰爭,因此從他們口中說出來的真實情況要比知青們腦海中臆造的戰爭場面更為吸引人,更具傳奇性和誘惑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jishi/28943.html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