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極品幕后

                            點擊:
                            任君飛在官場里站錯了隊,受盡了打壓,陷入了人生低谷。在一次送女領導的途中,先是知道了女友劈腿,后被女領導嘲諷,生氣之下展開報復。沒想到從此平地而起,雖隱身幕后,卻執掌滔天權柄……

                            標簽:爽文 逆襲 曖昧 都市

                            正文 0001雨夜

                            雨!大雨!滂沱的大雨!

                            夜!黑夜!無邊無際的黑夜!

                            蜿蜒曲折的209國道上,兩道耀眼的亮光在山谷間忽隱忽現,一輛白色的小車在奔馳。

                            春寒料峭,尤其到了夜間,格外的陰冷,小車內的空氣一點不輸于外面的肅殺,空氣因為寒冷而凝固,陰森森的。

                            這清明剛過,立夏還遠,哪來這么大的雨,不科學,這不科學啊!鬼天氣!

                            躲過了山上滑下來的一塊石頭,嘆氣的小伙叫任君飛,鳳陽縣城關鎮府辦公室主任,小伙子眉清目秀,人蠻精神,不過身子前傾,兩手緊緊地抓著方向盤,眉頭緊鎖,低嘆連連,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不怎么討人喜歡!

                            是啊,深更半夜的叫人出差,誰受得了!

                            與兄弟李明喝了不少酒,累得不行,剛剛脫衣上了床,副主任于正就啪啪地打門,說莫書記趕去市里辦事,指名要他送。任君飛說我喝酒了。于正說辦公室就是要保證領導隨叫隨到,知道領導有事,你喝什么酒,莫書記點的名,你要不行,自己去跟莫書記說吧。

                            給任君飛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牢騷歸牢騷,安排還得聽,誰叫自己失了勢呢?很快他就開著鎮政府唯一的一輛桑塔納上路了。

                            有什么事不能等明天啊?除非是那個事?任君飛余光瞟了瞟右邊的女子,心跳立馬加快了許多,趕緊把眼光移開。傳說中,她是葉市長的晴人。

                            副駕上坐著一位女子,正打著電話,說話很是焦急。

                            “葉叔叔,快到了,快到了,再等等,我保證,保證十點半到!”

                            “呵呵,小莫啊,這都九點半了,還要等多久啊,好吧,就等到……”

                            電話沒了聲音,信號斷了!

                            電話那頭果然是葉市長,旁邊這位就是急著和他去約會去了,任君飛暗暗罵了一句,真賤!

                            “莫書記,領導就是領導,你說話的水平真高啊?”

                            “小任,你這是什么意思?”

                            “莫書記,這還剛進七道拐,離市區還差著幾十公里呢,照這速度怕要兩個多小時啊,你這樣跟葉市長說,那也是怕他擔心啊!”

                            女子刷地沉下臉,低喝一聲,“安心開好你的車,我的事不用你管。”

                            一個小馬屁拍到腿上去了,任君飛吐了吐舌頭,閉口不言。

                            想起1月18號中午發生的那件事,就覺得后背透涼。

                            原書記柳大華在一次車禍中殉職,市里給城關鎮派來了個新領導,叫莫喬恩,是個年輕的美女,也是閑到蛋痛,任君飛打開政府網站去看美女書記的照片,耳聽著隔壁辦公室兩個無聊的人跑過來找老于和徐麗聊天,他們正聊著莫喬恩,時不時提一句葉市長。

                            又是個潛規則的人來城關鎮當一把手!自己一無靠山,二無背景,還有什么前途啊,任君飛聽得心煩意亂,媽的,這些人怎么就那么口無遮攔呢?一個個真以為自己是地下組織部長嗎?操!

                            “你們現在都是科員,啊,打是不用打了,可還得喝!要是不能喝,那副科級就別想上!等你們喝到了科級之后才有錢,有了錢才能買到處級廳級......小任啊,特別是你,柳書記在時你不需要喝,莫書記是個女領導,你這個辦公室主任嘛,還是要多鍛煉吶......”辦公室副主任于正說:

                            任君飛心里相當別扭,什么叫以前不需要喝以后要多鍛煉?不就是看老子失勢了說風涼話嘛,我是主任,你一副主任,辦公室的事什么都是你說了算,我都不和你計較,你還在我頭上拉屎拉屎,我都忍了,你欺侮我得還不夠啊,真是為老不尊,在辦公室里若無其事地談論領導的私生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呵呵,酒量是天生的,沒辦法。”任君飛心里悶著氣,臉上卻笑容滿面,若無其事地說道,“對了于副主任,按你那個市縣級是陪出來的說法,那我們的莫書記,她現在是縣委常委,副處!那也是陪出來的吧!。”

                            老于看了看外面,突然抬高了聲調:“任君飛,這可是你一個人說的,與我沒什么關系,任君飛啊任君飛,聽老兄一句勸,不要老想著天高任鳥飛那些事,現實一些,踏踏實實干事,否則你這個辦公室主任也不定保得住了!”

                            “怕了吧!閑談莫論他人非,閉門常想自己過,你們做得到嗎,就算莫書記是葉市長的晴人又怎么啦,輪到你們這些人說三道四!依我說,能當晴人也是本事,至少還要些姿色,你們幾個,也給領導當個晴人讓我看看。。。”任君飛說得高興,徐麗扯著他的衣袖不停地使眼色他也沒注意。是啊,在政府,任何人都對他頤指氣使,他都得忍氣吞聲,今天把所有的忿悶都釋放了,從來沒有這么痛快過。

                            “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都轉向門口。

                            門口站著一個女人,漂亮的女人。一頭烏黑的直發垂肩,白凈的臉上沒有一點瑕疵和皺紋,連眉毛都很自然,未經修飾,五官秀麗,五官跟都市劇女王陳喬恩有幾分相像。

                            年齡看上去大約在二十歲歲左右,上身著一件白襯衣,飽滿的胸部傲然挺立,下穿黑短裙,修長的雙腿弧線誘人,標準的職業裝穿在她身上得體而不失優雅。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她的目光狠狠地在任君飛臉上停留了幾秒,轉身走了。

                            第二天,鎮政府就傳出來這樣的消息,任君飛人品有問題,牢騷多,已經很不適合在鎮府辦主任的位置上干了。

                            消息歸消息,任君飛到現在還是鎮府辦主任!為什么?是不是我任哥哥做得太好了,讓他們挑不出一點毛病來。

                            按理說拿掉我這個小主任,就是她一句話的事,可是她沒這么做,對了,我又不是司機,這么晚還叫我開車,絕對就是挑毛病來了,然后一腳把我從辦公室主任的位置踢下去,美女腹黑,小算盤打得響!

                            想得美,老子我逆來順受,看你還能把我怎么辦!

                            “小任,能不能再快點!”

                            正在肚子里面腹腓的任君飛著實嚇了一跳,他摸了根煙,想了想又把煙丟了,嘆道:

                            “不是我不想快,關鍵是這雨太大了,視線不好,呃!”

                            “哦,滑是滑,那你也不能這樣慢啊!”

                            “莫書記,這最少都有七八十邁了,路況不好,老師傅也不開這樣快的,再說車子也差不多該報廢了,我得為領導你的安全考慮,不能再快了!”小任嫻熟地操作著方向盤,車子一會兒左一會右,不時地濺起巨大的水花,嘿嘿,你別說,路面上的那些坑坑洼洼全都閃過去了。

                            女子輕嘆了一聲,柳眉一蹙,不再作聲。怕了吧,你就是再大,小命還不是在我手里捏著!

                            任君飛眉毛揚了揚,心里有些小得意。心里暗罵,可是思想上一點不敢放松。

                            他知道,這兒是有名的七道拐,是一根奪人命的鐵拐,通路這幾十年來,到這里發生的事故就數百起,死亡數百人!

                            怎么不降一降坡度呢,呃,再向里面挖一挖,把路面拓寬一些,弄過十二米到二十米的!問題不就解決了么!

                            顯然是受不了他的喋喋不休,旁邊的美女看也沒看他,冷冷地來了一句,

                            “你操心的事情蠻多嘛,你是縣長,是市長么?”

                            “我……”一句話就把任君飛給噎住了,有點小窘迫,怪誰呢,女友也常說他是站大街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見任君飛不作聲,莫喬恩低聲嘆了一氣,又道:“人啊,得腳踏實地,尤其是我們這些人,一定要安分守己,做好份內的事情,決不可以好高騖遠,貪功急利,這樣會害人害已。”

                            他本想理論一番,如果人都不操心,不去反應,不去爭取,那這條路什么時候才能改變,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那還要當官的干嘛?但他不敢,主任的帽子還在人家手里捏著呢。

                            感覺車子越飄越快了,本能的,任君飛點了一下剎車,綿綿的,暗叫一聲,

                            我的天吶!剎車竟然沒了!

                            趕快搶檔!

                            三檔!

                            二檔!

                            一檔!

                            車子終于慢了一些,能控制了,任君飛小小地松了一口氣。好險,這要是換上別人,可能就要下坡了,呃!

                            “叫你出差,是不是很不樂意啊!”

                            “主任不就是為書記服務的么,得到你信任,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莫書記,”

                            “你少來,這和信任沒有什么關系,要不是我還在實習期里,我也不會叫你開的,一檔開車,你不怕車子燒了啊!”

                            “嗯,莫書記,路太滑,我也沒辦法了!”

                            莫喬恩冷冰冰的話讓他隱隱感覺到有些凄涼,可他不能辯解,他總不能說剎車失靈了。想到了臨走時于正那個神秘莫測的微笑。又想到了原書記的那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他怯怯地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旁邊的女人!只看見一張白皙的臉,高聳的瓊鼻,長長的睫毛,精致,漂亮,甜美,呃,反正你贊美女人的形容詞,你怎么用都不會過。

                            正文 0002天地良心

                            不過這張臉這時寫滿了焦慮,那長長的睫毛一根一根地往上翻,任君飛知道,里面蘊藏的是無比的焦慮!

                            “莫書記,這路真不好走啊!”任君飛有個毛病,就是最見不得女人在他的面前捉急,不管她是急著去找葉市長匯報工作也好,約會也罷,他都想幫她,但是安全第一,他也不能拿書記的命開玩笑。

                            “小心開好你的車就是!再快點!”

                            “嗯,莫書記,為了安全,你還是把安全帶系上了吧!”

                            “笑話!這點常識我還沒有?看好了,一上車就系上了,這不!”莫喬恩稍稍坐定了身子,把安全帶往外面拉了拉。

                            女王就是女王,小小的一個動作都有范!任君飛點了點頭。

                            嗯,是的,真系上了!特緊!剛才那是勒得太緊,都深深地嵌到胸脯的肉里面去了,這個角度,任君飛當然看不見。

                            不過因為她有意地把安全帶往外面帶了帶的緣故,里面的白襯衫竟然脫了一個扣子,哇哦!任君飛一陣暈眩: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