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官涯無悔

                            點擊:
                            因愛生變故,棄教入仕途,身世離奇出,紛雜情感路。
                            他揣著受傷的心,步入仕途,昔日園丁,轉眼變身公仆。
                            宦海風起云涌,如何搏....

                            楔子 我要當官

                            包房內,燭光柔柔的躍動著。

                            楚天齊經過刻意打扮,看上去更加精神。忐忑與激動的心情交織著:特意選的七月初七,傳統的情人節;特意選的市里一流的咖啡廳:千里來相會;特意選的包房:情定今朝。

                            等待的時間總是顯得那樣漫長。他看了看表,馬上就八點了,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十分鐘。自己也覺得好笑,一小時內看了幾十次了。

                            楚天齊又拿出呼機,看了看,沒有任何呼叫信息,再用咖啡廳電話呼她嗎?不,她一定有什么事情出來晚了,一定在考驗我的誠心。

                            敲門聲響起,楚天齊快速起身,打開了房門,來的正是心中的她:孟玉玲。他展開雙臂,等待著熟悉的情景。

                            “天齊,我來晚了。”說著,孟玉玲側了側身,擦著他的手臂進了房間,期待中的擁抱沒有出現。

                            他訕訕的放下雙臂,說道:“玲玲,快坐。”

                            孟玉玲“嗯”了一聲,坐了下來,左手抓著肩上小包的帶子。

                            楚天齊仔細看了看孟玉玲,感覺今天她有點怪怪的:“玲玲,把包掛在衣架上。”

                            “不了。”孟玉玲面無表情的說。

                            “她是怎么了?”楚天齊想不明白。

                            靜,出奇的靜。

                            楚天齊打破了沉默:“玲玲,我今天請你來,是……”。

                            “天齊,別說了,我來是要告訴你,我倆不合適。”孟玉玲打斷了他的話。

                            “什么?”他不相信,一定是自己聽錯了。

                            “我倆不合適。”孟玉玲又說了一句,“分手。”

                            “為什么?為什么?”沒有人回答他,孟玉玲已經離開了房間。

                            楚天齊忽然想起了什么,瘋狂的沖出包間,沖出咖啡廳,到了咖啡廳門外。門前停車場上,熟悉的身影正要上車。

                            這時,她猛然回頭,四目對視了一剎那,毅然鉆進了身旁的奧迪車,車子在他的注視中,揚長而去。

                            他見過那輛車,近一段時間他去找她時,多次見到。楚天齊打聽了,車的主人是一個姓張的建筑公司老板,張老板的爸爸是省計委的副主任。正管著孟玉玲的工作單位:沃原市計劃委員會。

                            “我明白了,明白了,不就是有權嗎?我也要當官,也要掌權,孟玉玲你會后悔的。”楚天齊怒吼著。“五年了,五年了,就一句話,就一句話……”,楚天齊把手中的一個小盒子拋了出去,一個亮閃閃的東西從盒中滾了出來……。

                            沒有人注意他,只有街邊的路燈,發著昏黃的光亮伴著他。

                            ……

                            午夜,淅淅瀝瀝的小雨下了起來。

                            小巷里,一個身影從餐館晃了出來,他的手中握著瓶子,上面的標簽很醒目:二鍋頭。他醉了。

                            忽然,身后拐角處閃出幾個人影,一個聲音響起:“大哥,就是他。”

                            惡恨恨的聲音接道:“好好的教訓他,別打死就行。”

                            拳腳像雨點一樣落在了他的身上,他不還手。盡管頭上被罩上了一個袋子,只要他想還手,就這幾個人還是不夠他一劃拉的。他的心很痛,大腦一片空白,他不想還手,不想,他什么也不想……

                            第一章 臨危受命

                            怎么會是他?推開門的一剎那,楚天齊愣住了。

                            正面辦公桌后坐著一個人:長方臉,黑色寬邊框眼鏡,白色西服套裝,白色尖頭皮鞋。最讓楚天齊感到怪異的是發型:頭的四周刮的光光的,露出青色的頭皮;在頭的正中央,一簇染成草黃色的頭發,用橡皮筋系著;足有四寸長的頭發,怎么看著都像踢的大毽子。

                            雖然打扮怪異,但是臉龐模樣變化不大,楚天齊一眼認出了他:老同學馮俊飛。

                            “小楚,快進來,這位就是我們科長。”綜合科的科員李姐介紹道。

                            馮俊飛也看到了楚天齊,愣了一下,張開雙臂,迎著楚天齊走過去:“老同學,是你呀。”說著,給楚天齊來了個擁抱。

                            “你們認識呀!那你們聊,我去縣委辦拿文件了。”李姐說完,走了出去。

                            面對著馮俊飛的友好,楚天齊說:“我也沒想到是你。”

                            “老同學,快坐,我給你倒茶。”馮俊飛松開楚天齊。很快,透著清香的茶水,遞到了楚天齊面前。

                            楚天齊感受著馮俊飛的熱情,心中疑惑:當年的事難道不是他。剛坐下的楚天齊站起身,接過水杯,放在了桌子上,說了一聲:“謝謝”。

                            馮俊飛從頭到腳看了看楚天齊,一米八以上的個頭,國字臉,三七分的頭發;穿著很平常:米色夾克,白襯衣,藏青色褲子,黑皮鞋,黑腰帶,看上去都是一般的料子,普通的商標。

                            楚天齊被看的有些發毛,疑惑的說:“老同學,怎么了。”

                            馮俊飛笑著說:“你有知識分子的儒雅,也有青年人的朝氣,挺撥的身板還有軍人的氣質。”

                            “去你的。”楚天齊笑著回答,“到底是組織干部,說話一套一套的。”

                            看到馮俊飛坐到了座位上,楚天齊也坐了下來。

                            辦公桌上擺著亞克力桌簽,里面插著印刷的紙,字很清晰:馮俊飛,綜合干部科副科長,主持綜合干部科全面工作。打印紙左上角,貼著照片:長方臉,板寸頭發,白襯衣,紅領帶。

                            沉默,各揣心事的兩人不知道說什么了。

                            馮俊飛心情很復雜,想想自己,用手段占用了師范指標,從教師、教導主任、教育局股長,到現在的組織部綜合干部科副科長,這是大伯多方運作才有的結果。

                            再看楚天齊,竟然考上了全省唯一的本科院校:河西大學,這所大學在全國也排在前五十名,然后分到了沃原市一中任教。這次,在全縣正、副科干部招聘考試中,筆試、面試雙第一。

                            “他就那么優秀,我看未必。”馮俊飛恨恨的想。

                            轉念一想,馮俊飛心理又平衡了:可是,你小子運氣太差了,你怎么又把組織部領導得罪了。

                            看著馮俊飛臉上變化的表情,楚天齊打破了沉默:“你什么時候到這兒工作的?前幾次來都是李姐在,說科長還沒到任,沒想到是你小子呀。”

                            “小科長一名,就是干活的。”馮俊飛臉上神情有些自得。

                            “我想問一下,我的分配定了沒?”楚天齊說了此行的目的。

                            “嗯……,我上周剛調到組織部,今天周一,又是剛上班,我還不太清楚。”馮俊飛言不由衷的說著,然后從抽屜中找出文件,“今天早上剛收到,還沒看呢!”

                            一邊說,一邊裝模作樣的找起來:“楚—天—齊,在這兒,哦……,怎么會這樣?”

                            看著馮俊飛的表情,楚天齊感覺情況可能不妙,忙問:“分到哪了。”

                            馮俊飛把文件遞給楚天齊:“你自己看。”

                            楚天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后面對應的單位:“青牛峪鄉”,職務:“鄉長助理。”

                            “怎么會這樣?”,楚天齊的臉色變了幾變,既象是對馮俊飛說,又像是自言自語,“不是說,成績好的進縣委、政府嗎,怎么會到最窮的青牛峪呢?”

                            看到楚天齊苦澀的表情,馮俊飛心里美極了,“小子,自認倒霉,你太單純了。”

                            “叮呤呤…”,桌上的電話響了,馮俊飛很隨意地拿起了電話聽筒:“誰呀”。

                            “飛哥,我呀。‘處理品’”電話里的聲音很大,楚天齊也聽到了,他抬頭看向了馮俊飛。

                            馮俊飛表情尷尬,急忙把聽筒緊貼著耳朵,說道:“我還有事,掛了。”迅速的按下電話。

                            楚天齊感覺電話里說的是他,隱隱有些怒氣,因為他最怕同學叫的外號,就是“處理品”。

                            楚天齊,原名楚禮平,經常被同學取笑“處理品”。他為此回家找父母,堅決要改名,父母拗不過,就同意了。他崇拜電視劇《西游記》中的齊天大圣孫悟空,就想改為楚齊天,又感覺怪怪的,最終改成楚天齊。

                            初中時,楚天齊和馮俊飛唯一的一次打架,就是因為馮俊飛罵他“處理品”,他罵馮俊飛有個“野老子”。好多人說,馮俊飛是他大伯馮志國的兒子,是他大伯和他媽媽私通生的。

                            想到“野老子”這個詞,楚天齊“撲哧”笑了。

                            看到楚天齊不怒反笑,馮俊飛尷尬的表情不見了,露出滿臉疑惑。

                            “叮呤呤”,電話又響了。馮俊飛拿起話筒,大聲說:“跟你說了,我有事。”忽然馬上變了口氣,“魏部長,不知道是您,我,我以為又是推銷產品的呢。”他頓了一下,說道:“在,他在,好的,我馬上帶他過去。”

                            放下電話,馮俊飛對楚天齊說:“跟我到魏部長辦公室。”

                            楚天齊隨馮俊飛走出房間,很快,在一個房間門口停下,門牌上有“副部長”三個字。

                            馮俊飛輕輕叩門,里面傳來“進”的聲音,馮俊飛推開門,楚天齊跟著走了進去。

                            “魏部長,這就是楚天齊。”一進門,馮俊飛介紹道。

                            老板臺后面,坐著一個男子,大約有五十歲左右,梳著大背頭。

                            楚天齊趕忙說:“魏部長好。”

                            “小楚啊,政府門前有人上訪,需要你去處理。”魏部長接著說,“和信訪辦吳主任去。”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