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步步青云

                            點擊:
                            官場風云變幻,咸魚大翻身!

                            第1章 是人就會犯錯!

                            蘇自堅慢慢地爬了起來,看了睡在床上的妻子李曉倩一眼,無可奈何地幽幽嘆了口氣。

                            從床頭柜上取了包香煙打火機,走到陽臺上點燃,弓著腰依在樓欄上吞云吐霧,感嘆良多。

                            他原本是不吸煙的,自打結了婚后沒過多久發現妻子李曉倩在夫妻生活上不感興趣,一個月中頂多也就給他一次半次,平時那可是撞都不許他撞一下,這讓年青精力盛旺的蘇自堅難受之極,卻又無可奈何。

                            望著夜色蒙蒙,街上幾乎是沒什么行人了,遠處偶爾幾聲狗叫傳來,更是讓良夜更增幾分落寂。

                            他吸了一只又一只,陽臺上盡是他丟棄的煙頭。

                            這時,遠街上一個人影晃動,緩緩地進這邊走來。

                            蘇自堅看這個身影有點兒的眼熟,心念一動:不會是她吧?

                            他把眼球放大瞧去,心中十有八九肯定是什么人了,由于是在夜間不敢妄下定論。

                            只見那人停下腳步,抬頭高望,似乎也看到了站在陽臺上的蘇自堅,即舉起手來朝他搖了搖手示意。

                            蘇自堅不禁歡喜若狂,原來這人是他單位同事,而且還是個女的,叫歐雁梅倆人在單位里可算是同在一間辦公室,呆的時間久了,不免日久生情,只是蘇自堅愛上了現在的妻子李曉倩后不愿對他人再用情,這讓歐雁梅很是傷心,難以自撥,由于想念蘇自堅夜里睡不著,這就獨自上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這邊來,就看到了站在陽臺上吸煙的蘇自堅。

                            蘇自堅躡手躡腳地回到屋內換上衣服,看著沉沉入睡的妻不覺暗暗好笑:他媽的,你這樣對待老公,日子真的沒法過了,那可就對不住了。

                            下到樓來,那人迎了上來,蘇自堅一看這人正是歐雁梅,驚喜之下不禁把她摟在懷中,忍不住就朝她唇上吻去,倆人狂吻了一陣這才離開。

                            蘇自堅把她帶到一處工地倘末峻工的地方。

                            他把衣服脫下鋪在地上,急急就去脫歐雁梅的衣服,歐雁梅等這一天早就等好久了,也不推拒,順勢倒了下來。

                            在這夜色中,工地里靜悄悄地,卻隱隱約約地傳出了一陣動人的美樂音頻,幽幽蕩蕩,煞是動聽。

                            幾起幾落,潮飛蕩悠。

                            良久良久,倆人這才事畢,正待起身把衣服穿上之際,忽地看見有手電簡照來,直照在倆人的身上。

                            蘇自堅與歐雁梅吃了一驚,歡愛之際那曾想到會遇上這種事,居然會有人撞到這里來,由于倆人都還沒有穿衣服,猝不及防。

                            “什么人!干什么的!”

                            看到倆人的這般情景,不用多說也知道是干什么的了,這一伙人分明是欺負他倆都還沒有穿衣服,一上來就捉住正著,歐雁梅嚇得差點沒暈了過去。

                            八十年代初期,似這種男女生活作風可是一件大事,這下可不了得呀!

                            這伙人鬧得哄哄地,一邊看著熱鬧,一邊大嚷大叫,引來了不少人,附近的居民都道是有小偷呀什么的偷東西,一下子涌來了不少,一看到這種情景,真是又氣又罵,把倆人揪到派出所去。

                            蘇自堅原本練過武術,要是動起手來的話不難把這些人打倒,只是這樣一來勢必鬧大,而且歐雁梅也逃不了,反而不美,只求他們讓倆人穿上了衣服,然后再到派出所。

                            蘇自堅知道這下可謂是炸開了鍋,先別說是家里,就是單位里也是不知將要怎樣處理?不覺暗暗發愁,看著歐雁梅不知如何是好?

                            果如他所想的那樣,天亮之后單位里的領導與老婆李曉倩還有岳父李可強,李可強鐵青著臉,一把揪住蘇自堅的胸口一拳就打了下來,派出所的民警把他攔了下來,不然他定會痛歐一陣。

                            蘇自堅暗暗地忍受著,誰叫自己出了這么一件事,李可強是他單位里的主任,蘇自堅與李曉倩結婚之后,他便把蘇自堅安排到他屬下糧所工作,蘇自堅表現良好,有一定的工作能力,這讓他非常的高興,那知他與女兒結婚半年之久,居然會跑到外面來干這種事,而且是單位里的女同事,這讓他氣得不得了,不能痛打歐雁梅,只能把蘇自堅拳打腳踢來出氣了。

                            李曉倩卻是大哭大鬧,上來揪住歐雁梅的頭發,衣服也撕破了,臉上也抓出了好幾條指痕血絲。

                            這種亂搞男女關系,生活作風腐敗,那可是人人痛恨的一件事,蘇自堅被拘留了十五天,出來后李可強要女兒與他離婚,李曉倩不肯,她知蘇自堅為什么會到外面去亂搞,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原故,這種事也不好意思說了出來,再說了這要離了婚再嫁個人,說不定比蘇自堅還要厲害,那可不得了,這蘇自堅怎說在自己面前還能低聲下氣,所以她堅決不肯離婚。

                            這事鬧大后,單位里的領導作出人員調整決定,把蘇自堅與歐雁梅作出調離原工作單位的決定,把倆人都下放到各個鄉鎮的下屬糧所,這兩處糧所天南地北,各處一方,李可強之所以這么作是怕蘇自堅老毛病發作,又再找歐雁梅亂搞,那女兒非得氣死不可。

                            拎著一個大包,里面放著的是他的換洗衣物,生活用品,坐在班車上。

                            車輛行馳在顫抖地黃土公路上,車后揚起一陣黃灰。

                            蘇自堅臨而坐,抵腭看著窗外,車輛緩慢地馳過山道,他的思緒紛亂之極。

                            歐雁梅怎樣了?

                            出了這樣的大事,想必她比自己更是難過狼狽,這李曉倩要是肯與自己離了婚,自己大可嫁了她回去當老婆,這樣就什么事也沒有了,問題是自己家在農村,高中畢業后出來還是靠李可強的關系搞到了在糧所的這份好差事,李曉倩不肯離婚他也沒有辦法,這事只能這么拖著了。

                            他可是后悔萬分,這要不是自己性急,或是把她帶到一處隱蔽的地方,不就什么事都沒有了。

                            不過又有什么辦法了,這事都搞了出來,就得為這種事去負責吧,再說了,他也是一個有責任心的人,現在單位把倆人東南西北的調離分開,自然是岳父李可強弄的手段了,要怪只能是怪自己太心急了,一點都沒把這件事好好思量了才……

                            現在搞得她沒臉作人,也被下調到農村里,一個姑娘們日子一定比自己難過萬分了。

                            第2章 雨夜浪漫。

                            彎彎的山道,青青的山巒,一條曲曲彎彎的黃土延伸出去在山的那邊。

                            由于山道曲彎,公路難行,車輛只能是緩慢地行馳著。

                            中午時分,一聲雷響,豆大的雨粒嘩啦啦地下來。

                            山洪從林中急灌而出,沖向班車,司機大急,把車開到一處高地停下,等得雷過雨停,已是臨晚。

                            當時的車輛還比較落后,又泡過了水,一下子發動不起來,搞了老半天才發動,開到一個小鎮便壞掉再也走不動了。

                            車上十多個乘客都擠到鎮上唯一的客店里,這小店生意原本就不怎么好,也就那么幾間客房,一下來了這么多人可容納不下,這些大多是山村里的農民,穿著不怎么講究,加上又是雨夜天氣,人人都是腳踩烏泥,衣濕褲濕,身上都發出了異味。

                            店老板娘皺了皺眉頭,看蘇自堅人長得秀氣,不象是農家人士,便安排他到自己的房內歇息同,她則到另一間房內睡覺。

                            睡到半夜,蘇自堅醒來抽個煙,卻聽得嘩嘩的水響聲,似有人在洗澡。

                            他心念一動:什么人三更半夜了還在洗澡呀,是男的還是女的呢?

                            畢竟他也是個有感情的人,突然間遇上這種事,是男人的話都不免會有那好奇的心思,這看一看的沖動促使得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澡房只是用木板釘起來的,許多漏縫閃過燈光。

                            耳中聽著水響聲,蘇自堅心意起伏不定,下來拉也泡尿,看著燈光不覺湊近朝里偷窺。

                            這么一看之下,不禁令得他血脈僨張,渾身的血氣都沸沸騰騰。

                            澡房里果然是有人在洗澡!。

                            原來這洗澡的人竟是店老板娘,她半夜起來拉尿,水濕路滑不慎滑倒摔跤,搞得一身泥水,迫不得已深夜洗澡,她把衣服脫個精光,也不急著洗澡,先把衣服洗個干凈,然后再洗澡,她這么慢慢悠悠的洗澡,可是讓站在外面的蘇自堅大飽眼福了,看得直流水口。

                            畢竟是剛剛結了婚的人,在那方面才初初接觸,對于這樣誘人場面讓他忍受不住。

                            他暗暗罵道:他媽的,都三更半夜了洗什么澡呀,想害老子今晚睡不著覺嗎?

                            邊罵邊咽口氣,那知這么一來可就壞事了,口里有大量的口水,他又是不加顧忌的咽,聲音不免大了些。

                            里面的老板娘登即就聽到了聲音,把她嚇了一大跳,不禁沉著聲音低喝而道:“誰呀!”

                            蘇自堅一驚:媽的,老子怎就這么倒霉,這偷看就偷看吧,居然還被人發現了。

                            急忙快步奔回房里上床睡覺,只是一夜之中無論如何也睡不了,滿腦子都是老板娘的身體影子。

                            次日一早,司機對大家說車壞走不了了,得派人來修,這一等非得幾天不可。

                            路程不遠的都步行走了,還剩下幾人在等待,蘇自堅的目的地還有幾十公里,說什么也走不到,只得留了下來。

                            到得晚上,老板娘給幾人張羅著晚飯,吃過了晚飯后,蘇自堅坐在房里抽煙,聽得有敲門的聲音,問道:“誰呀!”

                            “是我!”一聽是老板娘的聲音,起身開了門。

                            老板娘走了進來,她低沉著臉,一言不發地盯著蘇自堅。

                            蘇自堅給她看得心中發毛,強笑說道:“怎么了老板娘。”

                            “昨晚那人是不是你?”老板娘一言道破蘇自堅心中的隱密,把他驚得毛骨怵然。

                            “你說什么呀,我聽得不太明白。”蘇自堅強笑地說道,事到如今只能給她來個死皮賴臉,賴到底了,反正她又沒看到是自己在偷看,自己不承認她也抓不到證據,一想到這兒不禁暗暗得意。

                            “偷看我的那個人就是你!”老板娘一字一句地道了出來,一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你憑什么這樣說呀,這胡說八道總得有個證據的吧?”

                            “你想要證據嗎?”老板娘冷笑了一聲。

                            “沒有證據你就別想冤枉好人!”暗道:老子不承認看你拿我怎辦?

                            心中得意之極,幾乎忍不住想笑了出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