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上)

                            點擊:
                            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 作者:金一新

                            一無所有的秦書凱因為抱了女同事的腰被人誣陷,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到處尋找真相,牽扯出一系列的人,而他也在過程中不斷成長,權色皆收.....

                            正文 第一章代價

                            那一年的夏天,天似乎和人作對,異乎尋常的熱。

                            大專畢業分配到陵水縣發改委的秦書凱,作為單位里資歷最淺的小辦事員,每天的工作除了打掃衛生,就是在科長的指揮下干些雜事,這不,下午剛上班,2點鐘多一點,科長就到秦書凱所在的辦公室,說;

                            “小秦,縣政府有個文件,立即去拿一下。”

                            大熱天,狗日的,讓人出去那什么鳥文件,這不是要人命嗎。

                            秦書凱父母是農民,他是家里唯一考上大學成了人人羨慕的吃皇糧國家干部,盡管秦書凱外表看起來瀟灑倜儻,一表人才,為人也忠厚善良,因家境貧寒的原因,想要在一個城市立足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有人說,現在的社會是有錢人的社會,其實,那個朝代都是這樣,不過是表現出來的方式不一樣而已,作為秦書凱要想生存,不僅是經濟方面的壓力,也要面臨工作上的無形壓力,因為單位很多人對他的態度,是和他各方面的情況有聯系的。

                            秦書凱沒有什么優越的先天條件,只能接受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暗罵了科長狗日的很多次,甚至發誓有一天一定把科長弄到手,狠狠的日幾次,報復科長這樣對自己,不過科長雖然有點姿色,但是確實是老了。可是行動上確實很無奈,必須無條件的執行科長的指揮。

                            看了看周圍的幾個同事,大家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秦書凱的辦公室總共坐著四個人,科長邱大姐,副科長陸長生,辦事員王娟和秦書凱。

                            聽到科長這樣指揮秦書凱,坐在那邊的陸長生,端起杯子喝水,似乎沒有聽見。而另外一個人,王娟,長的很好看,剛結過婚,據說男人某鄉里黨委書記的兒子,雖然品行不怎么樣,家境卻比較殷實,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到班上。

                            這就是特權,有背景的人才能有的特權。

                            出了辦公室,到了樓下的時候,竟然遇到剛上班的王娟,不知道這個女人沒有到辦公室,這個時候準備到哪兒?王娟推著木蘭摩托車,問道,秦書凱,這個時候去哪兒?

                            秦書凱看到王娟,心里很是激動,這個女人永遠是那么讓人激動,長著一張精致的面孔,頭發是中分,自然的長發,沒有綁起來,就那么披在肩膀上,臉上架著一副粉色的眼鏡,眼鏡后頭是一對無時無刻都在勾動人們心弦的眼睛,還有那傲然的身材,那纖細不堪一握的小腰!

                            “去政府辦拿文件!”

                            “天很熱,我也到政府辦去有點事情,我帶著你,這樣也快!”

                            王娟和秦書凱是同歲,早工作幾年,有很多的經驗,很能控制局面,在單位能夠得心應手,對秦書凱這個比較帥氣的大男孩,其實就如男人看漂亮的女人一樣,心里還是很有好感的。

                            聽到這句話,秦書凱心里很是激動,能坐美女的摩托車,到時候摟著美女的細腰,嗅著特有的氣息,那也是快樂的事情。

                            “走吧!”

                            在秦書凱沉思美好的想象中的時候,王娟已經發動了著摩托車,坐了上去,一條修長的腿已經放在踏板上,另外一條白嫩修長的伸長正好讓腳支撐著保持車的平衡,等著秦書凱。

                            上車了,坐在后面,秦書凱心里完全的活躍了起來。

                            看著美女白白修長的脖子......,不得不遐想很多,假如能夠.......可惜她結婚了.....

                            秦書凱根本就沒有想到,他坐上王娟摩托車的時候,有個男人看到了這一切,回到辦公室后,給誰打了一個電話。

                            后來,秦書凱就把手放到了女人的腰上,說自己不習慣坐摩托車,害怕掉下來。

                            王娟沒有說什么,抱著女人的細細的腰,秦書凱很是激動。

                            一路上,瞎想很多。

                            到了政府辦,拿了文件,回來到了樓下的時候,秦書凱剛從摩托車上下來,就看到有幾個人走了過來,仔細一看,很是吃驚,來人是同事王娟的丈夫董云霄。

                            來人的眼睛都是火。

                            秦書凱心里吃驚,狗日的,剛才自己可是摟著王娟的腰,難道被這個男人看到了,那可是麻煩的事情那,再說,這個董云霄怎么到這來了?還沒轉過彎來,董云霄已經沖到秦書凱面前一副怒不可遏的口氣質問道;

                            “秦書凱,你小子膽子夠肥的,敢勾搭我老婆?”

                            秦書凱的腦袋一下子蒙了,這是什么事情,自己就是有那個心也沒有那個膽子,再說,自己和王娟同事幾個月,也就是剛才那個抱了她的腰,談什么私通,再說,老子一個身家清白的年輕人,即便是想要找個對象也得是個黃花大閨女,怎么會打別人老婆的主意?

                            看到董云霄此人的樣子,秦書凱立即意識到此事的嚴重性,這件事要是不解釋清楚了,對自己的影響那是很大的,以后可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秦書凱站在那邊,嚴肅的口氣反駁說:

                            “董云霄,你可別血口噴人,我秦書凱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人,也絕對干不出那樣的事情來,你說這話是在侮辱我的人格,也是在侮辱你的老婆。”

                            “你他媽這樣的人還有人格,狗屁人格,剛才我也是看見了,你他媽摟著我老婆的腰,還說沒有私通,你當老子是瞎子,狗日的,今天不把你廢了,老子就不是男人。”

                            董云霄最近知道老婆王娟懷孕的事情,本來很是高興,可是當無意中聽王娟和一個朋友打電話說孩子都三個多月的時候,一下子愣住了,因為自己和王娟結婚才兩個月,而且婚前王娟從來不允許。

                            聽到這個消息的董云霄慢慢的調查,從王娟到婦幼保健院建立胎兒服務卡上知道她確實已經懷孕三個多月,很是吃驚,于是就讓發改委的一個同學調查王娟來往密切的男性。

                            正文 第二章誤解

                            調查知道王娟和新來的秦書凱關系很好,于是一次和王娟直接的攤開談判,說只要王娟說出這個孩子是誰的,那么可以安靜的分手,否則,會把這個事情鬧大的。

                            王娟知道已經瞞不住,就說,既然要離婚了,為什么要告訴你?

                            董云霄說,做男人的尊嚴。

                            王娟很是不惜的說,是男人你就自己去調查,何必要問我,你認為你和那些女人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全部都知道,而且知道有兩個女人為你墮過胎,其實大家都是半斤八兩。

                            董云霄說,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和那個剛來的秦書凱關系很好,一定是這個小子的種。

                            王娟當時就說,你家不是很有勢力嗎,去查。

                            董云霄說,你不要隱瞞,隱瞞也沒有用,敢動我女人,我會讓秦書凱這個小子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

                            王娟當時就沒有和董云霄繼續談下去。

                            董云霄看到王娟沒有反對,就認定是秦書凱,今天聽有人電話說兩個人出去的時候,就帶人來等著,想不到竟然看到這個小子摟著王娟的腰,更加確定就是這個秦書凱了。

                            董云霄繼續說,秦書凱,你和王娟的事情,她也老實交代了,現在她連你的孩子都懷上了,你還敢不承認?”

                            秦書凱聽到這兒,的嘴巴一下子張的老大,短暫的驚愕過后,理直氣壯的反問道:

                            “董云霄,王娟是你老婆,她懷上了,跟我有半毛關系?你要是不相信,把她叫過來,我要跟她當面對質,不要往我身上潑臟水,我可告訴你,董云霄,你要是再敢沒有證據胡說八道,當心我到法院去告你。”

                            董云霄卻壓根不信秦書凱這番話的模樣,冷笑了一聲說,怎么了?你小子便宜占了,又成縮頭烏龜了,我跟王娟結婚才不到兩個月,肚子里的孩子都三個多月了,你說那孩子跟你沒關系,那跟誰有關系?剛才你摟著我女人的腰,那可是很多人都看到了。

                            秦書凱見董云霄認定了自己的老婆跟他有一腿,心里不想跟這莽夫多說廢話,為了不讓這件事成為發改委今天的特大新聞,他脖子一埂,速戰速決的口氣說:

                            “董云霄,我什么事情都沒有做,不要胡說八道,現在立即給我滾遠點,你要是再敢污蔑我的名聲,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董云霄對秦書凱的威脅并不以為然,相反,他伸手一指秦書凱說:

                            “今天老子既然來了,就要讓你這烏龜王八蛋嘗嘗偷人家老婆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也讓你知道像你這樣的人,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

                            秦書凱正有些疑惑,這孫子話里到底什么意思,見董云霄一招手,一起來的三個彪形大漢,脫去了身上的衣服,向自己走來,個個身上描龍刺虎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秦書凱起身后退,心里很是悲傷,狗日的,看來今天不會這么簡單的過去,要是自己真的日了這樣女人,那么也不怕承認,都是真實的是逼毛都沒看到,更不要說什么進去過舒服了。

                            自己做過的就是今天摸著這個女人的腰,如果說摸了一下,就是這樣的代價,這個代價也是太大了。

                            這個時候,幾個人一步三搖的走到了秦書凱的身前,而董云霄則是和一個看起來似乎是幾個人的老大,站在后面,看著秦書凱,說道:

                            “秦書凱,我不知道王娟是如何看上你這樣的垃圾,不過我馬上就會甩了這個女人,不過對你,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你跟我道歉,并且給我賠償,第二,那就是......!”

                            董云霄得瑟的說道。

                            “你和王娟的事情和我無關,想要敲詐,毛都沒有,至于說武力,老子什么也不怕!”

                            “好好好,那今天就只能讓你明白一下,在這個時候,到底誰才是說了算的!”

                            董云霄看到秦書凱并沒有出現想象中的害怕,這火一下子就上來了,罵了一聲之后叫道:

                            “哥幾個,上,讓秦書凱跪地求饒,高唱《求饒》!”

                            話音剛落,三五個跟班就嗖的一下沖向了秦書凱。

                            幾個人沖起來的速度并不快。

                            都是一些普通的混混,頂多會抽個煙喝個酒,能快到哪里去?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