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下)

                            點擊:
                            241、酒精考驗

                            由此,船老板的祖父當時在青島名聲大燥,比昔日的王師傅還要風光。后來,到光緒二十二年,德國人進了青島,為了保命,船老板的祖父回到了家鄉,在家鄉開了一家自己的餐館,只是由于戰亂的緣故,飯館盡管手藝好,卻并沒有掙下多少錢,一家人的生活幾度陷入困境。

                            祖父去世后,船老板的父親身體不太好,不適合整天站在廚房里頭端油鍋炒菜做大廚的工作,于是把父親把祖父的手藝又傳給了船老板,只可惜,畢竟不是祖父親手交給船老板的手藝,船老板年少貪玩時,對學習廚藝又沒什么興趣,父親手把手的交了幾年,除了那道遠近聞名的“油爆海螺”他還能做的像模像樣之外,其他的一些菜早已無法和祖父當年的手藝相提并論了。

                            正因為如此,現在到船上來吃飯的客人,大多是奔著這道“油爆海螺”來的,這次姚曉霞他們倒是挑的巧了,正好挑中了他們這艘船,別家船上一晚上也就接待一兩桌客人,他們家船上卻已經吃完了一批客人,姚曉霞等人過來,算是今晚的第二撥了。

                            聽船老板介紹完后,不要說姚曉霞,就連秦書凱和李峰等人也對那“油爆海螺”來了興致,趕緊讓船老板來兩盤嘗嘗。

                            船老板倒也利落,半小時左右的功夫,一些冷菜拼盤上完后,招牌菜“油爆海螺”也隆重出場了,幾人都迫不及待的拿著筷子夾了幾口放在嘴里,一個個吃的喜笑顏開    起來,這船老板的確是沒有吹牛,就算是秦書凱和李峰這種經常在五星級飯店里晃悠的人,也從沒嘗過這樣的美味啊。

                            李峰見秦書凱吃的高興,趕緊適時的吩咐船老板多做幾盤,走的時候打包再帶上幾份。

                            有了順口的好菜,喝酒也有情趣,姚曉霞坐在中間左右說著笑話,李峰跟秦書凱兩人的一席酒喝的倒也算是融洽。

                            姚曉霞今晚一副風情萬種的模樣,一會沖著李峰撒嬌,一會又沖著秦書凱拋媚眼,把一個女人在酒桌上能起到的作用全都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

                            有了姚曉霞在中間起到潤滑劑的作用,一桌人一直熱熱鬧鬧的吃了一個多小時,這才走下漁船,在岸邊作別后,還是由姚曉霞親自開車,把秦書凱送回了市區。

                            秦書凱今天一時興起,多喝了兩杯,姚曉霞開車送他到自家樓底下的時候,他感覺頭腦有些暈暈乎乎的,姚曉霞見他下車的時候,腿腳有些打票,有些不放心的叮囑說,你沒事吧?自己能回去嗎?要不,我幫你打個電話,讓嫂子下來接你一下吧?

                            秦書凱沖著姚曉霞擺擺手說,你就別擔心了,趕緊走吧,要是喝一頓酒就讓我連家都找不著了,那我很能被稱為“酒精考驗”過的戰士嗎?很多時候,為了應酬,一晚上跑幾場都不帶醉的,這點酒算什么呢?

                            姚曉霞見秦書凱說話倒也口齒清楚,還比較有邏輯,心里也放心了不少,沖著秦書凱擺手說了聲,再見,啟動車輛轉瞬離開。

                            有句話古話叫“大意失荊州”,說起來,秦書凱的酒量的確不小,在縣里干過的干部,要是連點酒量都沒有,那估計也沒什么大出息。

                            平常,一晚上,有時候要應酬三兩桌的時候,秦書凱舉著酒杯幾個包間轉圈,心里卻有數,畢竟要應付的人比較多,可千萬別喝醉了,該招呼的人還沒招呼完呢,那可就丟大發人了。

                            今晚卻不同,在漁船的酒桌上,環境比較清雅,人也比較少,李峰和姚曉霞都沒有過分的灌自己的酒,大家只是隨便的一邊品嘗美食,一邊端起酒杯,一杯杯的隨便喝著,不知不覺竟然真的喝多了。

                            此時的秦書凱,只覺的頭暈的厲害,恨不得立馬就倒在地上大睡一覺。

                            然而,這個想法今晚卻只能說是奢侈的很,秦書凱踢踏著腳步走到自家門口,正準備抬手敲門,門卻已經從里面打開了,只是站在門口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妻子劉丹丹,而是一個陌生中年男人。

                            秦書凱心里以為自己是喝醉酒上錯了樓道,用力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一眼門牌號碼,正是自己家的門牌號沒錯啊,怎么家里竟然這么晚了,還有客人?

                            中年男人笑瞇瞇的沖著秦書凱問候道,秦縣長總算是回來了,我恭候多時了。

                            劉丹丹此時也站到門后,接過秦書凱手里的公文包說,這位是胡老板,在這里等你一晚上了,你怎么這么遲才回來呢?

                            聞著秦書凱一身的酒氣,劉丹丹皺眉問道,你沒喝醉吧?

                            秦書凱的腦袋里仔細的搜索著,自己的熟人中,似乎沒有一個叫胡老板的人,怎么此人竟然摸到了自己的家里來,還一直坐等自己到現在,必定是有事,這人到底什么來路呢?

                            秦書凱沖著胡老板笑笑,轉身換好拖鞋后,這才隨意的指了一下客廳沙發的位置說,胡老板先請坐吧。

                            胡老板略顯拘謹的坐下后,沖著秦書凱笑笑,兩手把自己的名片呈到了秦書凱的面前。

                            秦書凱伸手接過名片一看,名片上寫著某某山莊的董事長的名號,心里不由明白了幾分,只怕這位董事長,就是自己請魏副局長查抄的那家山莊的董事長吧。

                            秦書凱看完名片后,兩眼瞧著胡老板問道,胡老板,咱們素昧平生,您找到我的家里來,有什么事情嗎?

                            胡老板笑道,秦縣長,真是不好意思,沒有經過您的同意,我就直接到您的家里來了,打擾之處,敬請諒解啊。

                            秦書凱見胡老板說著客套話,輕輕的點頭,應付著。

                            胡老板又說,我這次來是專程過來向秦縣長道歉的,還希望秦縣長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要把昨晚的事情放在心上,昨晚上,底下人不知道是秦縣長親自光臨,一時接待不周,引起了一場誤會,還請秦縣長能看在彼人的薄面上,寬宏大量才好啊。

                            秦書凱一聽這話,明白了過來,原來這胡老板是過來向自己低頭來了,只是,他一個娛樂場所的老板,又怎么會知道,昨晚查抄山莊的行為,竟然跟自己有關呢?

                            一想到這個問題,秦書凱的心里不由一咯噔了一下,看樣子,坐在自己對面的這位胡老板必定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呢,既然他能在普安市把這么大的娛樂場所開起來,背后必定也有他自己的一套關系網絡,這樣的人物親自上門道歉,也算是給足了自己面子,可是自己到底要不要給他面子呢?

                            秦書凱的判斷是正確的,胡老板這樣的人,既然能撐起這么大的門臉,官場要是沒有過過硬的靠山,他也沒有那么大的膽子把大量的投資放到普安市的地盤上,市委市政府里頭有熟絡的老關系是正常的,這件事若是換了別人,肯定是動不了他那娛樂場所的分毫,也就是秦書凱,才有那么大的膽子,敢動了他的地盤。

                            秦書凱現在風頭正盛,這市里頭,不管是市委書記還是市長都給他三分面子,胡老板的靠山再怎么硬氣,總也不敢駁了市委書記的面子,連胡亞平都表態說,要對此事嚴肅處理,他自然不好出面幫忙協調此事,否則一旦因為此事,影響到自己在市里的地位,那就得不償失了,關鍵時刻,每個人首先考慮到的是自己利益的得失。

                            正因為諸多考慮,這位胡老板在幕后靠山的指使下,才會親自帶上重禮找上門來。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秦書凱,沒有秦書凱的舉報,就沒有公安局的調查,要想此事盡快解決,減少山莊的損失,只要秦書凱不再繼續追究,事情就好辦,否則的話,就算是靠山出面幫忙解決問題,秦書凱再繼續在背后推波助瀾的話,只怕到最后局面反而會越來越糟糕。

                            此時的秦書凱因為喝多的緣故,頭暈眼花,恨不得這位胡老板立馬走人,還自己一個清凈,有時候,人就是這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既然身為俗世中人,就必須應對俗世中諸多麻煩事情。

                            秦書凱見胡老板滿臉堆笑的客氣模樣對著自己,客廳的地上放著的一袋禮物,心里稍稍琢磨了一下,正色對胡老板說,胡老板,你既然來了,我也不妨把話跟你往明里說,我秦書凱的個性可能你還不了解,我不是那種喜歡挑事的人,不過,別人要是欺負到我的頭上,我也絕對不會忍氣吞聲。

                            昨晚上,在你的地盤上發生了什么事情,相信你心里也是有數的,這些人既然不敢在你的山莊里頭鬧事,畢竟是知曉山莊的相關背景,看上去也是你們山莊的熟客,我到你們山莊消費,原本也不過是去休閑一下,沒想到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不愉快,這件事任是放到誰的身上,想來都會心里不痛快,這一點還請胡老板能理解。

                            現在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只要求胡老板把這件事跟我解釋清楚,這幫人跟你們山莊到底是什么關系,為什么在你們山莊的大門口對客人動手,山莊的保安和服務人員只當沒看見一樣,這里頭到底有什么貓膩,只要胡老板能跟我一五一十的說清楚,我自然不會跟胡老板過不去。

                            正文 242、推卸責任

                            胡老板聽了秦書凱這話里的意思,似乎懷疑,昨晚他在山莊門口被人圍攻竟然跟山莊有關聯,趕緊喊冤說,秦縣長,您可千萬別冤枉了我們山莊的員工啊,這開門做生意的事情,大家的心里都明白,上門就是客人,客人之間發生些摩擦也是常有的事情,現在客人都到了門外私自解決問題去了,一般來說,商家又怎么會愿意沒事找事的,自尋麻煩呢?

                            秦書凱聽了這話,怒聲呵斥到,距離你們山莊大門幾步遠就成了外頭了,那外頭不是還有你們山莊那么大的停車場嗎?怎么就成了自找麻煩了?按照胡老板的說法,只要是出了你們山莊大門的客人,哪怕是在門口出現什么重大意外,也跟山莊沒有半點關聯啰?

                            面對秦書凱的質問,胡老板一時無言以對,只能低聲下氣的哀求樣口氣說,秦縣長,這件事的確咱們山莊有錯的地方,但是話往回里說,這不是事情已經這樣了嗎?我作為山莊的負責人也親自登門道歉了,秦縣長您大人有大量,這件事就這么結了吧,別為難像我這種不上臺面的生意人了。

                            胡老板說著,隨手拿起自己帶來的包說,這包里是一件好東西,聽說秦縣長喜歡收藏古物,這不,我給秦縣長拿來了一張真跡,還希望秦縣長能消消氣,別跟我們小老百姓一般計較。

                            見胡老板要從包里掏東西,秦書凱立馬抬手阻止說,別,胡老板的東西太貴重了,我可不敢隨便收,否則的話,不是要被人說成是受賄了,依我看,胡老板今天似乎沒有帶來解決問題的誠意,這件事情還是以后再說吧,現在已經很晚了,胡老板請便,我就不送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