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別樣仕途:靠近女領導

                            點擊:
                            一個草根出身的公務員,以靠近女領導為捷徑,一步步在權力之路披荊斬棘奮勇前行。有能力的人千千萬,沒能緊跟領導就只能對著實權位置望洋興嘆。混官場最實用的法寶,就是靠近領導......

                            第一章 侮辱美女主任

                            七月五日,晴,早上剛上班。

                            隨江市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辦公樓五樓,加掛人力資源局牌子的管委會辦公室中,辦事員張文定不時的咬一咬牙,心里總是想著剛剛自己在衛生間侮辱了漂亮的管委會女主任徐瑩的情景。

                            “只要大腿叉得開,保證升官升得快!”當時,剛從男廁所出來的張文定對著手機的陌陌群里喊了一句,還沒來得將手機放進褲兜,便發現對面女廁所門口走出來了一個滿臉陰沉的美女。

                            美女顯然聽到了張文定剛才說的話,眼神凌厲地盯著他看了足足有三秒。

                            張文定被她這眼神看得莫名其妙,心中有點不爽,這女人有毛病!

                            然而下一秒,他心中的不爽就全部化為了不安。

                            因為,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錢棋勝也來上廁所了,并且無視張文定對他招呼的那一聲“錢主任”,反而微笑著對那個滿臉陰沉的美女主動打起了招呼:“徐主任。”

                            徐主任?

                            張文定聽到這三個字,腦子都快炸了。

                            尼瑪,這女人是徐瑩?傳說中市長高洪的情人,隨江官場第一美女,隨江市招商局前副局長,隨江市經濟開發區現任黨工委記、管委會主任徐瑩?

                            值得錢棋勝這家伙微笑并且主動開口打招呼的徐主任,除了管委會新的一把手徐瑩,不會再有別人了。

                            臥草!不是說徐瑩三天后才會來開發區上任的嗎?怎么現在就來了?自己請假的這兩天,管委會到底發生了些什么事?

                            整個開發區管委會,恐怕人人心里都明白徐瑩能夠當上管委會的一把手,就是因為跟隨江市長高洪有一腿。但是,這個事情,心里明白歸明白,卻沒人會蠢到在開發區里說出來!

                            然而,就在剛剛,他張文定居然說了一句“只要大腿叉得開,保證升官升得快”,而且還被徐瑩親耳聽到了。

                            這就相當于直接扇徐瑩的耳光,這是對徐瑩最大的侮辱!

                            休假回來第一天,就當面侮辱了整個管委會的一把手,張文定覺得自己以后的人生已經完全灰暗,再也找不到亮點了。

                            張文定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辦公室的,他只是覺得整個世界都在和他開玩笑。

                            以后只要徐瑩還在開發區一天,那自己就絕對不可能得到重視和提拔,而且還會被打壓!這日子還怎么過?這工作還怎么干?

                            從早上上班就心神不定,直到下午上班,張文定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管委會辦公室主任兼人力資源局局長覃浩波走了進來:“小張,徐主任司機今天請假,你去頂一頂。”

                            張文定這一下就傻眼了,老子早上才侮辱了徐瑩,現在去給徐瑩當一天臨時司機?這……是怕老子死得不夠快,還是死得不夠慘?

                            管委會辦公室加掛人力資源局的牌子,主要工作就是組織人事、文秘、信訪接待,也包括做好司機安排等為領導服務的工作。領導的司機也是人,有時候生個病或者有點什么急事也會請假。

                            張文定還沒考公務員的時候,就在管委會當合同工司機,后來考上了公務員,還在管委會上班,由于他親舅舅是隨江市委副秘長、市委辦主任,所以,他雖然已經不再是司機,但覃浩波還是會經常安排他給管委會的領導臨時客串一下司機。

                            別以為給領導開車是個苦差事,接近領導的機會,別人打燈籠都找不著呢。

                            張文定能享受這待遇,有三點原因。

                            第一,他以前在管委會當過司機;第二,他年輕帥氣還會功夫能夠在緊要關頭保護領導安全;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他有個當市委辦主任的舅舅,領導愿意用他!

                            覃浩波這么照顧他,很大程度上是看在他舅舅的面子上。

                            只是,去年冬天,他舅舅被當時還沒當上市長但卻是市委專職副記的高洪給整了,從市委辦主任變成了市委老干局局長,一下就失勢了。

                            自從舅舅失勢之后,張文定再沒給管委會的幾位大佬當過臨時司機了,倒是有時候覃浩波自己出去辦事,會叫他充當一下司機,要說這管委會里面啊,現在也就覃浩波對他還算過得去。

                            “局長......”張文定看了看覃浩波,吞吞吐吐地不知道應該找個什么理由婉拒。

                            因為管委會的領導是主任,所以辦公室的人都稱呼覃浩波為局長,反正他兼著人力資源局的局長。

                            “八十八號車,鑰匙給你,去市政府。”覃浩波打斷他的話,拋出鑰匙道,“動作快點,別讓徐主任等你!”

                            張文定接過從空中飛過來的車鑰匙,見覃浩波已經轉身,也只好答應一聲,然后直接按電腦主機開關鍵關機,出門下樓而去。

                            媽的,不就是當司機嘛,有什么好怕的?

                            要死卵朝天,不死在人間。大不了被她好好訓一頓,難不成她還敢墻間老子不成?

                            ……

                            八十八號車的牌照數字號其實是01188,在管委會內稱之為88號車,去年年初買的一臺帕薩特,張文定還開過兩次呢。發好車,看著這熟悉的儀表盤和操控臺,他可說是感慨萬千,想不到自己居然又摸了一次這車!

                            沒再多感慨,張文定將車開到辦公樓大門口停好但沒熄火,然后下車,不到兩分鐘,便見到徐瑩走了出來。

                            “徐主任。”張文定滿臉堆笑叫了一聲,然后一手拉開車后座的門,一手扶在車頂,請徐瑩上車。

                            徐瑩站著看了張文定兩秒,目光不僅僅只是凌厲,還帶著陰冷,從鼻子里哼出一個嗯字,彎腰往車內鉆去。

                            張文定目光正好掃過,很意外地從她領口看了進去,頓時心中一顫。

                            黑配白,永恒的經典啊!而且,目測36e,很有料!

                            張文定心里呻吟了一下,跟夢里一樣呢。

                            自從知道了徐瑩會出任開發區管委會主任之后,他曾做過幾次夢,夢中把徐瑩給辦了。

                            此時此刻,原本應該害怕的張文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想起了夢中的情景來,頓覺渾身上下熱血沸騰,還好沒有精蟲上腦,知道現在并不是在做夢,老老實實地關好車門,然后走到前面也鉆進了車里,掛擋起步,汽車奔向市政府而去。

                            開發區離市政府不是很遠,可市區里的速度快不起來,這時候是下午四點,還好沒趕在下班放學的高峰,但也花了近半個小時才到市政府。

                            帕薩特直接開到政府大樓的大門前停下,徐瑩自己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一句話也沒給張文定交待。

                            張文定找車位停好車,目光幽怨地注視著市府大樓,暗想高洪的辦公室會在哪一層呢?徐瑩這么急匆匆地進去,不會是想找他在辦公室里來一場盤腸大戰?

                            靠,這世道也太他媽的不給力了,好白菜都給豬拱了!啥時候也來兩棵水靈靈的大白菜讓咱拱一拱呢?

                            媽蛋,高洪那狗日的真會享受!

                            如果老子猴年馬月也能混上個市長來當一當,一定要找個比徐瑩還勾人的尤物做情人。不,找兩個,一個放在那里干,一個讓她站在邊上看!

                            在車上亂七八糟地想著,張文定目光卻一直盯著政府大樓的大門口,不是為了看美女,而是要注意到徐瑩什么時候出來,他就馬上將車開過去接。雖然在幻想里已經把她擺出十八種姿勢辦了個夠,可是現實中,他還得小心的侍候著她,誰叫她是領導呢?

                            更何況,自己還侮辱過她!

                            等了近一個小時,徐瑩的身影出現了在大樓門口,張文定趕緊將車開過去,停好車正準備下來幫她開車門,卻發現她自己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車繞過大樓前的花壇,平穩地駛出市府大門。

                            徐瑩沒有說話,張文定也不問,直接往開發區而去。他能夠感覺到氣氛的壓抑,連音樂也不敢開,往車內的后視鏡瞟了一眼,發現徐瑩一張臉陰沉得跟下暴雨前的天空有一比,暗自腹誹她不會在市長辦公室被高洪玩了什么高難度的姿勢?

                            車剛出市區,還才上去開發區的路,坐在后排講完了幾個電話的徐瑩開口說話了,簡簡單單四個字:“去素柳園!”

                            素柳園是個吃飯的地方,張文定到開發區上班之前在那兒吃過幾次飯,環境不錯,價格有點貴,菜的味道確實好,服務員的態度也挺好,就是有一條不方便,包廂里沒有衛生間。

                            不過吃飯的地方不比ktv,包廂里弄了個衛生間的話,若有人在吃飯的時候進去,就算開門關門時沒有臭味,可總讓人心里怪異不是?

                            “好。是。”張文定沒料到她會突然說話,回答得雖然及時,卻也有點緊張。

                            車在前面路口調頭。開發區在市區的東郊偏北,素柳園在西邊,隔了一整個的繁華市區。

                            到素柳園之后,張文定本準備在車里等,可徐瑩卻叫他一塊兒吃。

                            張文定也沒推辭,反正今天已經把徐瑩給得罪慘了,再小心也不會討得她歡心,還不如灑脫點。

                            跟著迎賓走到包廂門口,徐瑩腳步稍微停了一下,擺擺手等迎賓轉身走開后,她并沒馬上進去,而是繼續往前走去,張文定對這兒不算陌生,自然知道她去的方向是衛生間,想了想,也沒進包廂,落后她幾步跟著。

                            就算他不想上廁所,也得往里面跑一趟了——總要等著領導先進包廂才行啊!

                            素柳園的衛生間在過道的盡頭,一進門洞就有個八平米大小的空間,墻上有兩個洗手的臺子,臺子的兩邊各有一扇門,左男右女。

                            張文定進去撒了泡尿,洗了手之后走出門洞在過道上等著徐瑩,然而他沒等到徐瑩人出來,卻聽到了她一聲尖叫:“啊……”

                            張文定不敢怠慢,躥進門洞,卻見到徐瑩很沒形象地坐在了濕漉漉的地上,一只手撐在地上,包也沒有幸免。更令人無語的是,徐瑩這時候兩條腿微微彎曲,還沒有完全并攏,讓他的目光看到了最不應該看的地方。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