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宦海商途

                            點擊:
                            他出身貧寒農家,靠著一路拼殺成為商業大亨,他由商入官,如魚得水,將權錢之道,發揮到巔峰。他以一介書生起家,操縱資金,縱橫....

                            第001章 美貌表嫂

                            “浩然,快過來吃飯!”表嫂羅麗嬌滴滴地叫著。

                            陳浩然的眉頭一皺,他覺得在表哥家住的越來越別扭了,表嫂羅麗這種時不時放電的舉動,讓他如坐針氈。

                            陳浩然來江城市是上大學的。現在,高考剛剛結束,他報考了江城大學,本來他有機會報更好一點的學校,但家里的經濟狀況,讓他沒有太多選擇的余地,他報考的江大歷史系,原因只是學費最低。

                            估計還得個把月才能收到通知書,他提前來江城,只是因為表哥曹大偉讓他來幫個忙。曹大偉是跑運輸的,忙起來,十天半個月不在家,家里倉庫的貨物堆積如山,只靠媳婦羅麗一個人忙不過來,于是,他就想起小時候最好的玩伴-表弟陳浩然。正巧陳浩然也要來江城上大學,他就讓陳浩然提前過來,幫著羅麗打點一下家里的生意,其實,也就是幫著計個數,記個賬,不用出力氣。

                            “浩然,你怎么還不來啊!飯菜要涼了!”羅麗推開房門裊裊婷婷地走進來。

                            羅麗這身打扮,把陳浩然嚇了一跳,心里嘀咕,這是干嘛!這又不是夜總會,這里是家,穿的這么正式,給誰看?

                            見陳浩然在看書,羅麗把身子貼過去,伸手拿過書,扣放在桌上,裂開紅艷的嘴唇,笑道:“我說大才子,還看書啊!過幾天就上大學了,辛苦了這些年,也該歇歇了。”說著,好像是無意之間,羅麗高挺的秀峰在陳浩然的肩膀上輕輕蹭了一下。

                            兩人挨的很近,陳浩然聞道一股濃烈的香水味,抬頭之間,見羅麗正笑吟吟地望著他。

                            羅麗的妝容是顯然精心修飾過的。潤紅的嘴唇紅如瑪瑙,一對修眉斜飛入鬢,長長的假睫毛彎曲向上,眼皮上涂了藏青色的眼影。

                            “走吧!別看了,跟嫂子去吃飯!”說著,羅麗輕輕抓起陳浩然的手腕,她的心中一喜,像陳浩然這種農村出來的孩子,就是身強體壯,一握之間,她就感覺到了那股涌動的青春力量。

                            陳浩然看見,羅麗的指甲修的很好看,也被涂了艷紅色的指甲油。

                            陳浩然的心砰砰直跳,感覺今晚的氣氛不對勁,表哥這次去四川拉貨,才走兩天,起碼還得七八天才能回來。羅麗這種魅人的打扮,不是別有企圖吧?

                            陳浩然早有感覺,自從進了表哥家,這位年輕的表嫂就對他格外熱情,看他的眼神都帶著鉤。不時,借各種機會,發生兩個人的肌膚接觸,一開始,他以為是無意的,后來,他好像明白,表嫂是故意的,表嫂喜歡他。

                            “發什么呆啊!快點跟我來!”羅麗拉著陳浩然走進他的房間。

                            路過在客廳的時候,羅麗拉著陳浩然在一面鏡子前站住,扭動了一下腰肢,笑問道:“浩然,你看我這件裙子怎么樣,昨天新買的。”

                            “挺漂亮的。”陳浩然笑了笑敷衍道。

                            “是不是短了點?”羅麗向陳浩然笑著擠擠眼睛,向下拉了拉裙角。

                            “啊!不短,不短!”陳浩然的臉紅了,他本想附和一下,可是這個問題他本不該回答的。

                            羅麗咯咯一下,把一只腳伸出來,笑道:“這鞋怎么樣?”

                            “挺好!”

                            “后跟有10厘米,是不是太高了?不過穿著挺舒服的。”

                            陳浩然笑而不答。

                            羅麗自己在鏡子前欣賞了一番,自我感覺好像很滿意,突然,嘆了口氣,翹著嘴向陳浩然道:“再好也沒用,你表哥就是塊木頭,什么也不懂。”

                            陳浩然:“我看表哥對你挺好的,賺的錢全交給你。”

                            羅麗笑道:“你懂什么,毛頭小子,女人要快樂才行,光有錢有什么用?”

                            陳浩然:“你現在不快樂嗎?”

                            羅麗:“你看我快樂嗎?”

                            陳浩然撓撓頭:“有那么多錢,還有什么不快樂的。”他真搞不懂,羅麗一天也不干什么,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有花不完的錢,想要什么,表哥就買什么,光車就好幾輛,住著近二百平米的復式樓。

                            羅麗瞪了陳浩然一眼:“傻瓜,這些你不懂得。有女朋友就明白了。”

                            兩個人一起來到餐廳,保姆做了四菜一湯,就被打發走了。桌上擺了一瓶看起來很貴的紅酒,還有兩只高腳杯。

                            羅麗給陳浩然倒酒,陳浩然連忙攔住:“嫂子,我不會喝酒。”

                            羅麗一笑:“這算什么酒,紅酒,葡萄做的。”她拉開陳浩然的手,給他倒了滿滿一杯。

                            陳浩然疑惑道:“不就是吃飯嘛!為什么喝酒?”

                            羅麗給自己也斟滿了一杯,對著陳浩然笑道:“當然有高興的事,今天是我的生日。”說著,她端起酒杯,向陳浩然晃了晃:“你表哥不在家,你替他陪陪我吧!”

                             第002章 要你陪我

                            陳浩然只得也端起酒杯,在羅麗的酒杯邊緣輕輕地一碰,笑著說道:“祝嫂子生日快樂,越來越年輕漂亮!”

                            羅麗高興的什么似的,不住地抿著嘴笑,向陳浩然瞄了一眼,笑道:“看你像個書呆子樣,嘴巴也蠻甜的。就沖你這幾句話,我就都干了。”說著,羅麗一仰頭,將整整一滿杯的紅酒喝干,由于喝的有些急,臉上頓時涌起一片潮紅。

                            “浩然,你怎么還不喝,我都干了!”羅麗的聲音很柔,有點甜膩膩的。

                            陳浩然本不喜歡這種酒,雖然酒精度數不高,但喝起來頭發暈,而且那種苦澀發酸的味道實在難以下咽。可是,羅麗眼巴巴地看,既然在人家家里住著,總不能不給主人面子,他只好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感覺肚子里一陣翻騰。

                            羅麗見陳浩然痛快地喝了,十分高興,忙伸筷子夾了一塊燉牛肉,送到陳浩然的嘴邊,說道:“真是好樣子,快吃點菜壓壓酒。”

                            陳浩然十分尷尬,牛肉送到口邊,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羅麗好像故意要看陳浩然難堪似的,伸著筷子不動,笑瞇瞇地盯著他。

                            “嫂子,我自己來吧!”陳浩然說。

                            “不嘛!嫂子偏要喂你!”羅麗把筷子又向前送了幾分,已經接近了唇邊。

                            陳浩然無奈,只得張口把牛肉放進嘴里。他嘴里嚼著肉,根本吃不出什么滋味。他不是傻子,羅麗這樣的舉動,他心里很明白。可是,羅麗是自己的表嫂,表嫂也是嫂子,與親嫂子也差不太多,他怎么能作出那樣豬狗不如的事,那樣怎么對得起表哥,日后他還怎么再見自己的哪些親戚。

                            羅麗不斷地給陳浩然夾菜,他的碗里立刻堆起了小山般的食物,可是陳浩然的心思已經不在吃上,但他也沒想好如何應付眼前的尷尬,他不能把這層窗戶紙捅破,那樣對誰也不好。

                            羅麗這是試探,在試探自己的底線,陳浩然的腦子立刻緊張起來。

                            陳浩然連忙給羅麗斟拉半杯酒,給自己也倒了半杯,了借著倒酒的機會,把身子向外挪了一些,讓自己的腿離開羅麗的腳。

                            陳浩然端起杯子,誠懇地說道:“嫂子,我來你酒家這么長時間,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多謝你的關照,我敬你一杯,我先干為敬!”他一口將喝干,感覺頭有點發暈。

                            羅麗看了他幾眼,沒說什么,也將酒喝干。

                            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沉悶,悶悶地吃了一會。

                            “嫂子,你和我表哥結婚好幾年了,還沒要個孩子?”陳浩然只是想找個話題,打破僵局,此外,他想如果羅麗和表哥有了孩子,是不是就不會總胡思亂想了。

                            羅麗聽說,噗嗤一笑,說道:“還要什么孩子,你哥那地方不行。”

                            陳浩然:“那有什么大不了的,去醫院看看,吃點藥不就行了。”

                            羅麗一笑,伸手在陳浩然的臉上輕輕地擰了一下:“小屁孩,你懂什么。你哥那個地方廢了。”

                            啊!陳浩然大吃一驚,看來問題是蠻嚴重的,只是不知道廢成什么樣。

                            羅麗嘆了口氣道:“你們都不知道,一年前,他跑長途的時候,出了車禍,別的地方傷的都不嚴重,只是那個地方受到了很嚴重的外傷。我們去很多大醫院,醫生都說沒法治。”

                            說著,羅麗趴在桌上嗚嗚咽咽地哭起來。

                            陳浩然目瞪口呆,這事他不知道,也沒聽親戚們談過,八成表哥誰也沒告訴。

                            “我們一年多,沒那個了,怎么能有孩子。”羅麗不哭了,笑望著陳浩然。

                            這倒是個嚴重的問題。醫生都沒辦法,陳浩然就更沒辦法了。

                            這回陳浩然徹底明白了,對羅麗的責怪少了幾分,原來事情這么嚴重,作為一個女人,三十歲真是如狼似虎的年齡,一年多獨守空房,也真難為羅麗了。可是,自己也不能充當她解決寂寞的解藥啊!

                            陳浩然沉默不語,默默地給自己倒了半杯酒,也不管羅麗,一口喝了下去。

                            羅麗用手支著下巴,看著陳浩然,半晌問道:“你說我還漂亮嗎?”

                            陳浩然點了點頭。

                            “你喜不喜歡我!”羅麗的話越來越有挑逗性。

                            “你是我嫂子,不能說喜歡不喜歡。”陳浩然雖然有了幾分醉意,但腦子還清醒。

                            “你能不能幫幫嫂子。”羅麗把身子靠在陳浩然的身上。

                            “怎么幫?”陳浩然被羅麗熱乎乎的身子靠著,自己的身子也跟著熱起來。

                            羅麗沒說話,冷不防將自己的紅唇使勁吻在陳浩然的嘴上,順勢一把抱住了他。

                            陳浩然的身子瞬間僵硬。

                            “嫂子喜歡你!”羅麗的親吻如狂風暴雨。

                            陳浩然猛然驚醒,一把將羅麗推開,歪歪斜斜地站起來,說道:“我只當你是嫂子,我不能做出格的事,我不能對不起我表哥!”

                            羅麗驚訝了一下,立刻站起來,來到陳浩然身邊,說道:“你別擔心,你只要和我好就行,我又沒真的嫁給你。”

                            陳浩然搖頭:“不行,表哥對我不錯,我不能。”

                            羅麗冷笑了幾聲:“你沒聽說過,人心隔肚皮,做事兩不知。”

                            陳浩然感覺頭好暈,坐到了旁邊沙發上:“算了,我不想談這個事了。”

                            羅麗緊挨著陳浩然坐下,溫言道:“好兄弟,我不會讓你白做的,你哥不在的時候,你來陪陪嫂子就行,這個你拿著。”說著,從她的皮包里拿出一疊錢放在陳浩然的手里。
                            广东十一选五